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神级修复高手 第145章 交代完

时间:2018-04-03作者:小神

    警察站得很远,他也听明白怎么回事了,即便黄碧有罪,但是黄碧家里的孩子和老人没罪,所以他也不上来制止了,故意放宽了一点尺度,让黄碧把家里的事情交代完。

    “小哥,我娘……我娘的后事就麻烦你了,也不用什么,就麻烦你到时候把我娘的骨灰取出来放回家里。等我……等我出去……我会给我娘找一处风水好的墓地,盖一个棚子,守孝三年……”

    “还有小宝……小宝你就送去孤儿院吧,等我……等我出去再把他接回家……我……我不配做他爹……”

    黄碧一个大男人,哭的像一个泪人。

    可是没有人嘲笑他,更没有人瞧不起他,他因为悔恨而哭,因为下不能养育上不能尽孝而哭。看着黄碧那丑陋脸上一串串眼泪凌雨晴终于知道了他跟唐阳羽为什么在看守所认识还能成为朋友。

    因为孝道,百善孝为先,这是华府国几千年来的传统美德。

    不管唐阳羽是什么人,不管黄碧是什么人,但他们这一点是共同的共通的。

    “你……你这情况是特例,如果……如果黄家奶奶真的病危或者……去世了,我和唐阳羽会帮你申请特殊探视……法律也是讲人情的……”

    黄碧这才真正注意到凌大美女的存在,他很尴尬,“喔,喔,谢谢,谢谢你,姑娘,我也给你磕头!”

    说罢,咣咣咣的又给凌雨晴磕头。

    凌雨晴一个20来岁的大姑娘哪里受得了这个,小脸腾的就红了,伸手扶不是不扶也不是,急的只能催促旁边的唐阳羽。

    “你快把人家扶起来,这怎么可以啊。”

    唐阳羽却一动不动的看着,“没事,他喜欢磕就磕吧,你不让他磕他不踏实。他是作孽太多,到了偿还的时候了。”

    凌雨晴惊愕的看着眼前的少年,他好像突然变了一个人,冷漠而冷血,明明他内心是同样心疼心痛的,明明他跟黄碧是朋友的,明明他在尽自己一切努力在帮这人,可是这时候怎么如此不通情理呢?

    唐阳羽抬手摸摸脖子,“你别这么看我,这个世界谁做错了事就都要受到惩罚,没有人可以例外。”

    “黄碧,你听着,小宝和你娘我来管,你在里面把自己的事情交代清楚,不管是三个月还是三年三十年,我都等你出来。但是如果你避重就轻耍心机,那对不起,你的儿子我不管你的亲娘我也不管!”

    黄碧没有再磕头,而是站起身,抬手擦干脸上的泪痕,开始变得决绝,“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我黄碧虽然沦落至此,但是我心中一样有正义有未来,我说过你是这个世界上除了我娘和我儿子第三个相信我的人。所以我会把我的所有事情都交代清楚,然后不管三年还是五年光明正大的出去!”

    “光明正大的面对我的儿子,光明正大的去我娘的骨灰面前磕头守孝!”

    回去的路上,辉腾车里,还是凌雨晴开车唐阳羽坐在副驾驶。气氛还是有些凝重,过了好久凌雨晴才主动打破沉默。

    “喂,猪头,看不出来你关键时刻还挺深刻的,我们出来的时候看守所的所长都亲自出来送,说你帮忙感化了一个顽固份子和惯犯。”

    唐阳羽目视前方,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只能看到他的眼神很纯净,“我哪有深刻,我说的都是实话。我是个自身都难保的人,却突然又多了一个孩子和老太太要照顾,我还哪有心情开玩笑,哪有心情笑出来啊。”

    凌雨晴一愣,忍不住抿嘴笑,“你又在合计着怎么跟着楚千杯出去赚快钱了,对吧?”

    唐阳羽也是一愣,回头看了她一眼,很有骨气的拍拍胸脯,“没有啊,我的大明珠宝公司手续都办完了,从此以后我要光明正大的骗钱……不不……赚钱,我才不会继续跟那只没有底限的醉猫为伍!”

    凌雨晴笑得更开心,更好看,“看看,自己一不小心都说漏嘴了吧,那你就说说你打算如何利用珠宝公司骗钱呢?”

    唐阳羽撇撇嘴,“都说了不是骗钱是赚钱,被你带到沟里了。因为我手里的钱有限,所以暂时没办法注册珠宝加工生产类别的公司,暂时只能注册珠宝销售和鉴定类别的公司。这个跟我要加入igi成为秦洲特邀珠宝鉴定师是息息相关的,我谈的条件可是兼职,给igi兼职,主业是我自己的大明珠宝。”

    “如今珠宝销售和珠宝鉴定在国内其实还没有真正的发展到高峰期,但是我有预感,珠宝时代的高峰期马上就要到来了,所以我就顺应时代潮流趁机赚点小钱而已。”

    凌雨晴若有所思,前面又开始堵车了,不过这在首都很正常,首堵的名号可不是白来的,她拧开音乐,里面很快传来一首好听的唐洲乡村音乐的曲子。

    她没有再纠缠珠宝公司这个话题,而是突然聊起别的,“对了,猪头,哪天有时间你能完整的单独给我弹一曲古琴听么?”

    唐阳羽嘿嘿一笑,“当然行,别说一曲十曲都行,但是……我木有古琴啊,那玩意好一点的贵的要命……”

    凌雨晴想了想,“古琴外婆有一把,就是不知道还能不能用了,改天你跟我去外婆那边看看。要是能用你就直接弹给我和外婆听,没准外婆一时来了兴致挥毫泼墨送你一个宽幅呢,呵呵。”

    唐阳羽立刻听出了其中的玄机,马上不好意思起来,“凌雨晴,其实你不用这么明显的帮我的,你姥姥的一副宽幅有多值钱我会不知道?”

    凌雨晴整个人瞬间就不好了,好容易放松下来的心情再次变得阴郁无比,“猪头,你能有一秒钟不见钱眼开么?外婆送你的宽幅你转手就要拿去卖?你……你就一点保留和收藏的意思都没有?这可是外婆对你的一片情,一片期待,一片爱护……”

    “即便你真的缺钱,那好,我写字你拿出去卖,我的字虽然不如外婆的好也不如外婆的值钱,但是如果你急用手术费,那肯定还是能卖出一个好价钱的。”

    唐阳羽有点着急,“我不卖啊,我就是开个玩笑,你还认真了。你姥姥的字你的字我都不会卖,你们就是每天给我写一个宽幅我都不卖,我到时候专门造个收藏室,专门收藏你们俩的字画,好不好?”

    “不过你打算给我写一副什么字啊?”

    凌雨晴微微一笑,“一个字,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