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神级修复高手 第146章 两强之约

时间:2018-04-03作者:小神

    今天他却来了,但不是为了吃百鹤楼的顶级套餐,而是来见杜爷。

    本来白净羽跟杜爷并没什么特别的交集,只是大家都在京城上层圈子里混,免不了见面打打招呼或者偶尔相互照顾一下的。

    京城是一盘天大的棋,身在其中的人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因为某种利益走到了一起。

    杜爷本来也对白净羽这样的少壮派公子不感兴趣,可是今天却必须要见他,因为两人今天谈的是那个叫唐阳羽的雷州少年。

    他们如今有了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一不小心吃了唐阳羽的暗亏。

    这对他们这种等级这种身份的人来说是不可思议的,毕竟即便在京城他们也都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他们要是看上哪个妞那当天晚上一定就能睡到手,如果看哪个不顺眼那么就一定能让那家伙滚出帝都。

    两人在名为元室的房间内坐定,相视一笑,身边伺候的自然是楚伊。

    白净羽于是先拿楚伊开起了玩笑,“曾经年少不懂事,没觉得杜爷身边的楚伊如何,可是这两年越看越是羡慕,我身边怎么就没有楚伊这样一个极品的红颜知己呢?呵呵。”

    杜爷看了谈笑风生的白净羽一眼,“楚伊只有一个,先说好,你拿什么都换不走,哈哈!”

    杜爷依旧潇洒而霸气,言语中楚伊就是他的私人物品,可以任意他支配。当然在白净羽眼里楚伊也只是杜爷手中的一个玩具而已,至于楚伊背后的另一个金主,白净羽也是知道一点眉目的,虽然不能完全确定,可他知道的自然要比一般人多一些。

    白净羽抬手喝了一口热茶,京城的四季最分明的就是夏季和冬季,夏天很热很热,冬天很冷很冷,帝都不是华府国地理上的中心,地理上的中心是长安,那里的朝代更替和历史味道比帝都更浓。

    偏偏白净羽喜欢长安,他不喜欢老旧的东西却唯独喜欢历经沧桑古老的长安城。甚至每个月都要飞过去几天,有人说他心中有一个帝王梦,有人说他很聪明,避开帝都的各种利益纠葛和明争暗斗,很有眼光的在年少一代先去了长安发展和立足。

    白净羽在长安最着名的便是大唐俱乐部,这个俱乐部虽然刚刚成立不到5年,可是如今已经成为华府国国内的十大俱乐部之一。

    而且因为远离如今的帝都所以天高皇帝远,发展的路子可以更加宽广和多元化。

    杜爷是没去过大唐俱乐部的,白净羽抬手奉上一张大唐俱乐部的烟卡,这是大唐俱乐部最高等级的会员卡片。

    拥有了一张以后就拥有了俱乐部内的一切特权。

    大唐俱乐部的模式从一开始就很国际化,所以大唐俱乐部的创立地点和总部都在长安城朱雀大街888号,但是却觉不拘泥于一座小小的长安城,大唐俱乐部在全世界17个国家都拥有自己的度假村,高尔夫球场,赛马场等等。

    所以会员的活动也从一开始就是国际化的。

    杜爷抬手接过那张设计的颇为现代和厚重的大唐烟卡,顿了顿,“今天我们这次见面应该在你的大唐,而不是我这一座小小的百鹤楼,不是么?”

    白净羽大方的一笑,“杜爷说笑,如果杜爷肯赏光屈尊大驾,那我立刻安排飞过去,呵呵。”

    对于他们这种人说飞就飞,两小时后从帝都飞往长安的私人飞机上两个人又开始谈笑风生,只是杜爷的规矩也很大,杜爷自带了楚伊伺候。而白净羽也足够开明,就顺着杜爷的心思让楚伊一个人在私人飞机上伺候。

    他的人全都躲在机舱的小休息室,一个人都不允许出来。

    两人在下棋,两人还有一个共同的爱好那就是下围棋,单纯从这一点上讲殊为难得。因此没人敢说杜爷是个纯粹的草莽,也没人敢说白净羽是个虚浮的小白。

    楚伊坐在旁边,安静的看着,她心里有些紧张。唐阳羽那件事之后她很清楚杜爷对他已经不如之前那般信任,他现在对她颇为防备,偏偏又非要带她在身边。

    那么他的目的很明显,想要再一次找机会占有她的身体。

    这次的占有跟以往不同,杜爷当然不会想跟楚伊依靠的那个人翻脸,可是什么事情都有折中的法子,这一次他们会在长安城住上三天。

    这三天之内发生什么只要楚伊自己守口如瓶,那么就没人知道。

    至于白净羽这边,既然他主动伸出橄榄枝,主动拉拢杜爷加入他的大唐俱乐部,那么他就会替他保密到底。

    何况在长安城杜爷也有自己的安排和地方可去,三天不可能都乖乖呆在一个他认为年轻人瞎乱折腾的所谓国际化俱乐部里面的。

    杜爷在将军。

    如何应付,全靠楚伊自己了。

    包括白净羽在内,三人之所以能够如此诡异的同机,根源都在于唐阳羽。楚伊内心是担心唐阳羽的近况的,同时也担心李梅的病情。

    皮特的确说了他找到了治疗李梅的办法,可他的办法依然还停留在不成熟的实验室阶段,唐阳羽愿意尝试。

    结果如何谁又敢保证?

    虽然满腹心事,可是她还是伺候的很体贴很细心,这方面她有天赋,就像她在伺候男人那方面很有天赋一般。

    她对于自己这种特别的天赋一度觉得很耻辱,可如今她早已看淡,她所要的正在一点点得到,那么她之前的付出就是值得的。

    唐阳羽那个傻小子还以为是他连累了她,实际上是她连累了他才对。

    想到这她微微一笑,这莫名的一笑刚好被白净羽抓到,于是他趁机开起了另外一个小小的话题,“喔,对了,楚伊,唐阳羽这个雷州人你是认识的,对吧?”

    白净羽这么说已经很给面子,毕竟那次在玉湖胡同口两人是打过照面的。

    楚伊看了悠然自得的白净羽一眼,“白公子说的没错,我认识,他喊我一声姐姐。”

    白净羽一边点头一边落子,他是执烟先行,盘面上看他占据着很大的优势。只是杜爷的棋风一向是防守反击,所以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敢在杜爷跟前说自己稳赢了。

    “嗯,那个雷州人颇有些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架势,看起来要一个人一双拳头独创京城了,呵呵。”

    白净羽把话题特意引到唐阳羽身上杜爷不能不象征性的回复几句,虽然他并不想在下棋的时候谈起这个人。

    “唐阳羽得到了一些他不该得到的关注,所以身份一下子飞了上去。不过烂泥终究是烂泥,扶不上墙的,也不值得白公子你单独提起,哈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