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神级修复高手 第176章 特邀全球珠宝鉴定师

时间:2018-04-03作者:小神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唐阳羽已经回国,但是却收到了一份邀请函,在邀请函里他得到了梦寐以求的igi珠宝鉴定师职位。

    甚至比他期望的亚洲区珠宝鉴定师级别还要更高,igi全球特邀珠宝鉴定师。

    到目前为止这种特邀的全球级别的鉴定师一共只有5个而已,除了唐阳羽其余四个都是60岁以上行业内的巅峰大师级人物。

    唐阳羽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一位。

    接到邀请函和委任状的同时唐阳羽也知道了自己需要付出相应的代价,igi突然给了他这么大的好处一定是要他去解决那十几个失误事故的。

    否则真的给个亚洲区的头衔就够了,全球这个还是过于高大上了。

    令他倍感意外的还有另外一件事,张野蛮留了个字条就消失了,说有正事要做忙完了再来找他。

    所以唐阳羽得以轻松的上飞机回国,张野蛮也挺贴心的,临走之前还给唐阳羽留了5000欧的现金,虽然对她来说一点都不多,可是至少说明她还是个有良心有爱心的人。

    邀请函到达的时间几乎就是唐阳羽落地的时间,唐阳羽落地之后就接到了醉猫的电话让他先回学校一趟。

    结果他回去的时候快递已经被醉猫自作主张的提前打开了。

    他没有生气,不打开就不是醉猫了。

    醉猫看着委任状发呆,仿佛怎么都不愿意接受这个现实。

    “喂,小子,就你那三脚猫的手艺真的担的起这么沉甸甸的职位么?原本我一直觉得igi这些老外挺靠谱的,不过通过这件事看也就那样,做事还是太随便了。”

    醉猫的神情凝重,一边抽烟一边教训着连口水都没来得及喝的弟子,总算有了一点教授的样子。

    “我有没有这个本事要以后做起来才知道,现在没有答案。”唐阳羽的回答颇为奇特,出乎醉猫的预料,他以为这小子肯定拍着胸脯自信满满呢。

    因为这小子从来都是蔫坏,看着老实巴交的农村人,实际上骨子里却孤傲的很。他抬头看看一脸风尘的唐阳羽,总算良心发现抬手递过一瓶农夫山泉,唐阳羽也不客气,拿起来就喝,结果瞬间悲剧。

    “咳咳,咳咳,楚老师,你能靠谱点么?这是二锅头?”

    唐阳羽虽然是能喝白酒的,可是毫无准备之下把二锅头当矿泉水喝肯定会呛到,醉猫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

    “二锅头和水有区别么?小题大做,一般人我舍得给他二锅头么?”

    唐阳羽抬手把二锅头还给醉猫,他没有大白天喝酒的习惯,喝酒误事,只有没事的时候特殊的场合他才会喝上几口,也只是几口而已。

    他不喜欢酒也不喜欢烟,这是天性,否则他现在早就烟酒不离手了,毕竟他做事的手法隐秘而稳妥,能把李梅骗的团团转。

    “对了,小子,一会凌雨晴会来带你去医院做个全面检查,然后你一周之内不用上课,自我隔离吧。”醉猫紧接着就给他放大假,理由不言而喻,波札那回来的家伙怎么都让人不放心。

    可是醉猫现在却正在喝唐阳羽刚喝过的那水瓶里的二锅头,这真是个矛盾的家伙,又或者他给唐阳羽放大假是知道他需要一些时间来处理医院和自己生意上的事情。

    唐阳羽走的时候他最后是支持的,回来却一句非洲那边的情况都没问,这也很奇怪,就像是他早知道这小子一定会成功一样。

    “你什么时候告诉凌雨晴的?我是要自我隔离,所以我才没有告诉任何人我回来了。”没想到唐阳羽自己也早有自觉。

    想想也是,否则就是醉猫这边催的再急他也肯定要先去医院看李梅还有黄碧的老妈儿子的。结果就是他都没去,直接回了京大,而且还没进学校,直接来的醉猫家里。

    他很小心谨慎,唯独对醉猫毫不在意,幸好醉猫自己也不在意,他反正连自己哪天喝死都不清楚,干嘛在意别的?

    那不是太累么?

    不符合他今朝有酒今朝醉的人生哲学。

    从醉猫家里走出来唐阳羽立刻给凌雨晴打了个电话,要她不要过来,他还没确定完全安全呢,可是电话还没挂断凌雨晴就已经俏生生的出现在他面前。

    她就那么安静的看着他,好像不认识一般,最后走近,“回来了,瘦了,晚上给你叫好吃的吧。”

    唐阳羽则刻意跟她保持距离,微微皱眉,“凌雨晴,你不害怕艾糍病么?这不是开玩笑的。”

    凌雨晴眨眨眼,“我怕,不过艾糍病也不是洪水猛兽,艾糍病不通过空气传播,要接吻发生男女行为或者血液传播才行,所以不要弄得草木皆兵。”

    唐阳羽笑了,但还是站在距离凌雨晴2米开外的地方,“你能控制自己我可不一定,小别胜新婚,我看见你就想亲你咋办?”

    凌雨晴的脸刷的红了,忍不住骂道,“去了一趟非洲脸皮怎么更厚了?什么都没学会光学坏了是吧?”

    唐阳羽顿了顿,单纯干净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光亮,“不是学坏,是突然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有些事想必猴子早跟你说了。”

    凌雨晴点点头,“是说了,说你在非洲遇到了一个小富婆,开着1200万的法拉利追着喊着非要包养你,对吧?”

    唐阳羽深呼吸,再深呼吸,猴子也就是现在不在身边,如果在,那么他再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这小子的嘴巴怎么跟老太太的棉裤一样松?

    怎么什么都敢乱说?

    但他不解释,一个字都没解释,不是他不想解释,而是他一直坚信相信他的人不解释也会相信,不相信他的人解释多少也没用。

    而眼前不顾传染危险第一时间俏生生出现在他面前的凌雨晴就属于相信他的人。

    “告诉你个好消息,我现在已经算是igi正式资格的珠宝鉴定师了!”喜悦一定有人分享才更圆满,这个好消息他甚至不敢第一时间告诉给李梅,因为那会引起母亲一连串的疑问和不安,李梅会怪罪他不好好在京大上课乱跑出去做什么?

    在李梅简单淳朴的观念里,儿子上学读书就是天大的事,别的什么都不能比拟。

    所以这次唐阳羽都没跟她说自己又出国,只说学校的事情忙,暂时不能去医院看她而已,当然这需要凌雨晴的帮忙和配合,他不去凌雨晴还是两三天就会去一趟的,偶尔还会在医院陪床。

    反正她现在做着的事情基本已经是一个儿媳妇应该和不应该做的一切了。

    至少对李梅是如此。

    凌雨晴手里拿着那封官方委任状,眼里有泪水打转,她从来不是这么脆弱和多愁善感的人,然而这次却有点无法控制,毕竟这封任命状几乎是眼前这个傻子用命博来的,在别人看来他太幸运了,天上掉馅饼。

    实际上只有凌雨晴才知道他到底有多艰辛,多努力,多不容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