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神级修复高手 第196章 犟驴一头

时间:2018-04-03作者:小神

    古人喜食苦笋 ,唐怀素有《苦笋贴》十四字 :” 苦笋及茗异常佳乃可迳来怀素上。” 似为笔札分开来加上标点符号就是,苦笋及茗异常佳,乃可径来。怀素上。

    大概的意思就是苦笋和茗茶两种物品异常佳美,那就请直接送来吧。怀素敬上。

    《苦笋帖》两行十四字,字虽不多,但技巧娴熟,精练流逸。运笔如骤雨旋风,飞动圆转,虽变化无常,但法度具备。黄庭坚《山谷题跋》:“张妙于肥,藏真妙于瘦”。从此帖看亦是多用枯墨瘦笔。尽管笔画粗细变化不多,但有单纯明朗的特色,增强了结体疏放的感觉,与其奔流直下、一气呵成的狂草书势相得益彰,《苦笋帖》是怀素传世书迹中的代表作。

    听到这个不幸的消息,房间里的每一个人都神情严肃,甚至包括只有区区几岁的赵小兵,除了坐在沙发上完全放空自己还在脑子里想着百宝箱的唐阳羽。

    本来他应该是最相关的那个人,现在却完全一副我是谁,我在哪里?发生了什么事?关我什么事?的三无状态。

    李秋山继续讲述当时的情况,“《苦笋贴》是沪博的镇馆之宝,所以平常是不对外展出的,除非有特殊需要的时候才会拿出来。平常都在珍宝室内有专人负责维护和保存,但是奇怪的是再没有任何人为破坏的情况下却突然粉化,等到工作人员发现抢救都来不及了,好好的《苦笋贴》已经变成了一堆纸沫……”

    凌东方当先回应,“虽然这样的事很少见,可也不是不会发生,既然发生了想办法解决修复就行了,否则还要我们这些人干什么?”

    李秋山颇为敬佩的看向凌东方,就好像凌东方是他的救命恩人一样,“是啊,正如凌馆长所言,我第一时间就封存了整个珍宝室,赶来求援。”

    “王先生是当今华府第一书画大家,有什么好的办法么?”

    王祺老人摇头,“你让我临摹一贴《苦笋贴》不成问题,可你让我修复那就问错人了,这方面还是凌馆长更权威。”

    王祺老人并没有把话题引向一边放空的唐阳羽,而唐阳羽跟前还站着一个凌若惜,正趁机上下左右仔仔细细的打量眼前的消瘦校服少年。

    “你就是唐阳羽?看起来也没什么特别的喔……”

    唐阳羽被她看得都不能放空自己了,只能咧嘴笑笑,“是啊,姑姑,我身上唯一特别的地方就是特别穷,呵呵。”

    凌若惜笑了,“还挺会说话的,不过知道自己的不足就好,你才高中毕业还没到赚钱养家的时候呢……也不对……你早已经开始养家糊口了……”

    “咳咳,弱惜,这边没你的事了,你带小兵去睡觉吧。”凌东方听不下去了,自己这个女儿完全是分不清重点的典型。

    凌若惜拉着赵小兵走了,赵小兵却不肯走,“妈妈,我想跟那个穿校服的大哥哥玩。”

    凌若惜弯下腰,低声在耳边提醒儿子,“今天不行,改天妈妈带你去找大哥哥玩,今天你不去睡觉外公会不高兴的。”

    在这个家里外公来了基本对于小孩子就等同于大灰狼来了,所以赵小兵一听立刻乖乖上楼,只是在楼角还不忘恋恋不舍的回头看唐阳羽一眼。

    楼上房间凌若惜对着几岁的儿子,“小兵,你为什么要跟那个大哥哥玩?”

    赵小兵十分冷静而理智的达到,“因为大哥哥是高中生,而且看起来很能打架的样子,你别看他现在受伤了,可是越是这样越能打,那以后我就可以带着大哥哥去欺负高年级的同学了……”

    凌若惜的巴掌毫不犹豫的举起……楼下,唐阳羽的手的确是个问题,只剩下一只,另一只包着厚厚的绷带挂在脖子上,本来唐阳羽觉得这样很夸张很麻烦,可是在来凌家之前他却特意找出来挂上。

    很明显他过来就奔着说我不会修四个字来的。

    李秋山的目光最终还是落在了唐阳羽残疾的右手上,轻轻叹了口气,那意思这副模样哪怕就是有唐修之能也没办法施展唐修之术了。

    凌东方笑了,“怎么,秋山馆长,你在怀疑我的推荐么?”

    李秋山连忙摇头,“不,怎么会,只是恐怕要等些时日了……”

    凌东方看向一脸淡然和没心的唐阳羽,没有直接对他说什么,而是把凌雨晴叫过来,“雨晴,一周之内你跟唐阳羽飞一趟沪海,去把《苦笋贴》修复好了。”

    凌雨晴一听就不干了,“爷爷,我修不了啊?”

    凌东方脸色阴沉,“你修不了别人还修不了么?我让你跟着去本就是去学习的,懂了么?”

    凌雨晴没想到爷爷会用这种办法对付唐阳羽,她瞬间成了爷爷手里杀人的那把刀,她看看唐阳羽,那意思猪头你倒是说话啊,拒绝啊,你自己不说话不拒绝我怎么办?

    我说你修不了爷爷会把我活吞了的。

    唐阳羽这才慢慢悠悠的站起身,挺有礼貌的对着李秋山微微颔首,“李馆长,不是我不帮忙也不是我这只手弄伤了,而是我原本就不会什么唐修。”

    李秋山一怔,因为唐阳羽可是凌东方亲自推荐过来的,来之前都没沟通过么?

    他绝不相信凌东方在戏耍他,那问题肯定就处在唐阳羽身上,他忍不住重新打量起眼前的高中校服少年。虽然还很稚嫩不过脸上的确有宗放大师当年的一点影子而已,但也只是一点影子而已,而且从他进门开始他就暗中观察,似乎宗放大师这个唯一的孙子和传人心思并不在文物修复上,而在别的地方。

    因此他稳住心神,“嗯,如果是这样那也没办法。唐阳羽你现在除了上学还做别的什么吗?”

    唐阳羽脱口而出,“我刚刚注册了一个珠宝公司,刚刚成为igi的特邀珠宝鉴定师,所以我现在是个珠宝商人,从零开始。”

    李秋山的心一点点的开始冰凉,“那祖传的唐门唐修呢?也许是我多言,唐门唐修对于你们唐家对于整个华府国文物界都是弥足珍贵的宝贵财富,可不能就这么废弃断代了。”

    唐阳羽也认真起来,“李馆长的心情我可以理解,只是唐门唐修从我爷爷咽气那一刻起就已经跟随他老人家而去了,就已经断代失传了。”

    李秋山听了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失落之情布满脸上。凌东方却一点都不着急,非但不着急甚至脸上还带着淡定和自信的笑容。

    沉声吩咐,“好了,雨晴,你带唐阳羽也下去吧,我跟你秋山爷爷还有别的事情要谈。秋山,你来我的书房吧……”

    说完凌东方起身倒背双手带着李秋山上楼了。

    一进书房李秋山就迫不及待的追问,“凌馆长,唐阳羽真的可以么?真的会去沪博做修复么?”

    凌东方淡淡一笑,“那个孩子一定会去,至于能否修复得了,明天一早我就带你去看看那个孩子只用了一个小时不到就修好的国宫金龙。”

    楼下剩下的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还是凌雨晴忍不住发问,“外婆,你倒是帮我说句话啊,这么大的责任我担不起啊。”

    王祺老人下意识看向楼上书房方向,“这是你爷爷交给你去做的事情,你只能自己处理,懂了?”

    说罢王祺老人也走了,自己走的,这俩人谁也没带。

    楼下只剩下唐阳羽和凌雨晴两人,凌雨晴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看看没心没肺的唐阳羽,“现在怎么办?猪头,刚才为什么不强烈反对?”

    唐阳羽咧嘴一笑,“你别问我,你爷爷是让你解决,不关我事,那么,我也走了,你慢慢想办法,不着急啊,再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