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神级修复高手 第205章 惊人天赋

时间:2018-04-03作者:小神

    沪博院长办公室内,凌雨晴很奇怪的看着唐阳羽,此刻办公室里就只有他们两个人,沪博珍宝室被破坏和丢失的只有怀素的《苦笋贴》,所以只要专门针对展开调查就可以了。

    李秋山正在配合薛凯展开一系列的调查工作,唐阳羽和凌雨晴暂时没地方去只能呆在李秋山的办公室。实际上他们现在已经不允许再自由活动。

    “喂,猪头,你为什么非要拉着我一起加入专案组?你离开我自己就活不了么?”凌雨晴脸色并不好看。

    “凌雨晴,你的觉悟怎么这么低?你难道不想为找回国宝奉献自己的一份力量么?”唐阳羽一脸的吃惊。

    凌雨晴深深呼了口气,“你不要东扯西扯,我当然希望也能帮忙,可是我自己没有这份能力,我的专业是考古专业,我也没有你在文物盗窃这方面的敏锐和敏感。我进入专案组完全是你缠着人家薛凯死缠烂打走后门,我真的不希望你为了我这么做。”

    唐阳羽咧嘴一笑,“你当然有能力帮忙,你还说对了我现在一分钟都离不开你,走到哪都要带着你,有你在我就什么都能做,你不在我就魂不守舍连思想都没办法集中。而且所有人中我只对你百分百的信任,对别人我并不了解也就不可能完全信任,你要知道这种时候有一个完全信任的人在身边有多重要。”

    凌雨晴一愣,“你的意思是说这个案子会很复杂?到时候还需要我从中做一些特别的沟通和协调?”

    唐阳羽点点头,“就是如此,这次的国宝失窃案一定是一个惊天大案,这次盗窃国宝的方法见所未见,如果不是阴差阳错的被我们撞上,恐怕结果堪忧。你想想这些人可是先丧心病狂把这几幅国宝书画全部粉化损毁,损毁的程度让人不忍直视,否则李秋山怎么会专程跑到京城找你爷爷求援?这也就是说,如果不是被我这种天才修复师遇见,那么即便费了好大力气动用数不胜数的资源把这些国宝找回来了也没用,也已经变成了废纸一堆,根本没办法再修复了。”

    凌雨晴再一次被这家伙弄得哭笑不得,“行行行,你是天才你了不起是吧?可是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么?你需要依靠你爷爷的修复药水修复才行,可药水最多只够修复一副《苦笋贴》的,天知道其余几个博物馆被损毁的书画是不是有超大幅的,如果那样就是你也根本无能无力,不是么?”

    “猪头,你不要骄傲,你根本还是个毛头小子而已。”

    唐阳羽顿了顿,眉头紧皱,“凌雨晴,我在说真的,你说这个世界上除了我们唐门,除了我这个唐门唯一的天才继承人之外还有谁能够有如此把握修复损毁如此严重的书画呢?你也说了我只能用爷爷留下来的修复药水,而这个修复药水可是独一无二的,除了唐门之外别无分号。那么这个盗贼打算用什么方法修复呢?”

    凌雨晴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来到窗边看向外面的世界,好半天才回过头,“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但是唐阳羽这个世界上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正如你所推断的盗贼既然敢这么做就一定有把握修复。你要学的还很多呢,我现在想的倒不是这个,我现在想的是我们能不能运气爆棚进了神农大山就一下子找到那五种药水原料,然后再次运气爆棚迅速找到配制药水的方法快速配置成功。”

    唐阳羽撇撇嘴,“你别做美梦了,即便配置成功也只是一个开始而已,里面还暗含着巨大的风险,新配置药水的持久性和稳定性我们根本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做实验,只能用真正的国宝来当实验品,也许我们配制的新药水能坚持五年十年甚至一百年,也许连一年都坚持不了。凌雨晴,这个超级英雄真不是那么好做的……”

    凌雨晴不得不同意唐阳羽的悲观,她想了想补充道,“其实爷爷现在在京城也正在着急相关最顶级的书画修复专家开会,正在一起研究修复粉化《苦笋贴》的其它办法,当然现在连他都还不知道《苦笋贴》已经被盗。但他不知道也是好事,就先让他做好另一种准备吧,如果你这边失败了,那么他会亲自出马的,只有进行抢救性的强行修复,至于到底能修复到什么程度就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唐阳羽的思维则一直在跳跃,“凌雨晴,我在想这个盗贼会不会是华府国人?私人买家是东方人还是西方人这个我们暂时根本没法判断,但是盗贼本身却有迹可循,当年跟我爷爷齐名的文物修复大师可不是没有。例如江南童家的童大焕,例如北津北派修复大师藏天能,他们到现在还都在世,而且子孙之中继承衣钵手艺的人数也不少……”

    凌雨晴吓了一跳,赶紧走过来伸手堵住他的嘴,下意识看向门口,“嘘,小点声,你这张嘴早晚惹出大祸,江南童家和北津北派藏家都是华府国硕果仅存的真正的最后的大师,他们都是德高望重在海内外拥有极好名声的老前辈,而且对自家子孙要求也都以严苛着称。这种事在没有实质证据之前你可不能乱说,一旦因为你的猜测这两家同时遭到中安的秘密调查那后果不堪设想,弄不好会成为华府国文物修复界的一次大劫难。”

    唐阳羽吧嗒吧嗒嘴,“我没那么傻,我就是跟你说说啊,别人?别人我只字不提,守口如瓶的。可是你敢说我刚才的猜测一点可能性都没有?”

    凌雨晴轻轻叹了口气,“你个猪头这方面的确有过人之处,人都说知人知面不知心,这两个修复大家家庭内部的情况到底如何谁也不清楚,而且如果真如你所说有超级私人买家给出了一个令人根本无法拒绝的天价呢?这个世界上有几个人能抵挡得住以亿元为单位的开价?”

    唐阳羽立刻拍拍胸脯吹嘘起来,“我啊,以十亿为单位我都微微一笑,绝对不抽。”

    凌雨晴张嘴骂道,“你滚,有多远给我滚多远,看见你就烦!”

    ……另一个房间内,持续忙碌布置了两三个小时的薛凯和李秋山也终于有点机会暂时休息一小会,中安的技术小组马上就到了,到时候李秋山唐阳羽凌雨晴他们都需要再次进入珍宝室进行进一步的配合调查取证。

    薛凯喝了口矿泉水,他不但烟酒不沾,甚至连茶都不喝,目的就是为了保持最好的身体状态随时应对最危险的环境和变故。

    他已经40岁,他的真正出身没几个人知道,正是京畿龙战大队。

    他曾经在那个全华府国最神秘的特种部队服役13年,然后才到的中安。

    “李馆长,我有种感觉,唐阳羽刚才已经发现了一些线索,只不过出于某种原因他并没有跟我们说出来。”

    李秋山一愣,随后低头仔细了一下,“你这么说他的确好像有点不同,但是也有可能是小小年纪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有些紧张,又或者他对自己的发现并不肯定担心说出来反而会破坏我们的调查方向。”

    薛凯还是坚持自己的看法,“不对,我的这种直觉不会差,看来一会我要单独跟他谈谈了。”

    李秋山不免有些担心,“谈谈可以,但是不要把他逼的太紧了,他虽然是唐门之后可是毕竟从来没有经历这么大的场面,要是你相信我有些话还是我先跟他沟通比较好,他对你和你的手下独狼似乎有一种天生的敌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