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神级修复高手 第259章 放大招

时间:2018-04-03作者:小神

    唐阳羽从来不会让期待他的人失望,三天一到他立刻从二楼走了出来,手里带着两幅画,两幅一模一样的《潇湘卧游图》。

    来到深田幸子和小田薰面前,也没问小田薰是谁,从哪冒出来的,而是潇洒的左右手齐开打开手里的画轴。

    画轴滚动,两幅栩栩如生的国宝级宋画便呈现在眼前。

    唐阳羽咧嘴一笑,“那么现在,凭借你们的经验来判断一下哪一幅是真迹那一副是临摹吧,呵呵。”

    说完他自己优哉游哉的坐在旁边,优哉游哉的喝茶,彻底放松了下来。

    深田幸子和小田薰的眼里同时闪过一抹难以掩饰的惊喜,然后立刻凑上前去从头到尾仔仔细细的打量和检查几乎一模一样的《潇湘卧游图》。

    结果两人从头到尾研究了至少有20分钟,最后一脸迷茫,相视无语。

    居然没人能分得出那一副是三天内的新作那一副是千年前的旧作。

    这不单是临摹的超神入化了,更牛比的是短时间内做旧的本领简直无人能及。

    当然这种震撼也只能停留在人眼的视觉观察上,一旦用上先进的紫外灯光谱仪什么的照射分析,年份和新旧马上一目了然。

    但即便如此唐阳羽的手艺仍然让眼前的两个东都大人物惊为天人。

    “先生之手艺令人敬佩,也让我等再次见识到了华府匠人的境界和高深,请受我一拜。”小田薰那么大的年纪居然恭恭敬敬的九十度弯腰鞠躬。

    这殊为难得。

    深田幸子看向唐阳羽的目光也开始变得不一样,因为这是第一个能给她带来巨大惊喜和刺激的男人,她没有像小田薰那般严肃肃穆,而是手托着下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条件,你的条件是什么,我很好奇。”

    小田薰听到这句话立刻紧张起来,眼睛下意识望向桌面上的两幅珍宝级古画。恨不得立刻卷起来拿走,连头都不回。

    因为他很清楚眼前的18岁少年绝不会放过这种大好机会,一定会提出一个相当刁钻或者苛刻的条件。

    于是他马上插言,“这个不急,先生三天三夜连续工作一定累了,不妨先去温汤泡一泡然后再吃一顿正宗的东都大餐,吃饱喝足再谈条件也不迟,反正深田是跑不掉的,呵呵。”

    唐阳羽微微皱眉,仿佛直到这时候才发觉了小田薰的存在,“等等,你是谁?从哪冒出来的?深田小姐,貌似你之前发过誓我临摹《潇湘卧游图》这件事绝不会跟任何人提起,那现在什么情况?”

    小田薰瞬间尴尬的不行,手脚没地方放,就差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深田却是笑,笑的很轻松,“唐先生不用紧张,这位就是东都博物馆的馆长,东都文物界的活化石,小田薰先生。《潇湘卧游图》就是从他那里借出来的,他是我非常尊重的一位前辈,不会有任何问题的。”

    唐阳羽看了自信满满的深田一眼,微微点头,然后看似很自然的来到两幅画作跟前,却突然拿起左边的那幅闪电般的用随身携带的zippo直接点着。

    等到深田和小田薰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那幅不知道是真迹还是仿品的《潇湘卧游图》已经化为灰烬。

    小田薰吓的眼泪都流出来了,不顾一切的扑过去下意识的伸手去抓地上还滚烫的灰烬,“怎么可以?怎么可以?不……不……不要啊……”

    可深田幸子却冷静的出奇,甚至站在原地连动都没有动,嘴角反而闪过一抹残忍的笑容,凑过来踮起脚尖贴着唐阳羽的耳朵小声道,“这两幅都是临摹品,真品还在楼上,不是么?”

    “唐阳羽,现在我开始对你真的感兴趣了,呵呵。”

    唐阳羽抬手摸摸脖子,“烧的就是真品吧?你对我还是不够了解,我这人一向是自己得不到的别人也不能拥有,所以既然我没办法把《潇湘卧游图》带回华府,那么还不如一把火烧了,呵呵。”

    深田幸子目光灼灼,几乎就要趴在唐阳羽身上,热浪滚滚,香气逼人,她身上的香气淡淡的却又有一种摄人心魄的魅力。

    好像加入了某种神秘的媚术一般,让唐阳羽差点招架不住。

    他好不容易才稍微稳住心神,不过脸已经红的像块大红布,身体也不自觉的有了比较强烈的反应。这些当然都无法逃过深田那双妩媚的桃花眼。

    她眼里的残忍和得意并存。

    “不,你们唐门人只会修东西不会毁东西,我敢打赌真迹就在楼上,如果我错了,那么《潇湘卧游图》损毁的事情我一力承当不需要你负任何责任,同时我还会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你,怎么样?”

    唐阳羽顿了顿,再次调整自己已经紊乱的呼吸,而深田幸子的小手却开始有意无意的向下面摸去,他赶紧借故走开,躲开。

    “我的赌注是什么?咳咳。”

    深田幸子轻轻一笑,“你的赌注?你的赌注就是要替我做三件事,但是这三件事我现在还没想到是什么,等我想到的时候你再做就行,放心,我绝不会让你为难的。”

    “怎么样,敢赌么?”

    唐阳羽笑了,笑的很干净很单纯,抬手一指,“赌,当然要赌,为什么不赌?现在咱们就上楼,你看看真迹到底在不在上面,呵呵。”

    说完当先带路。

    楼下的小田薰还跪在地上的灰烬里痛哭,老泪纵横,声音悲怆,就好像失去了至亲一样。

    楼上的深田的身子也如同木塑一般呆立不动,她想不到,她真的想不到事情居然会变成这样子,本来她百分百有把握掌控的事情,却突然间全都乱了,全都失控了。

    楼上的木质地板上就像是下了一场冬雪一般,飘飘洒洒的地面上全都是古画的碎片,很小很小,比碎纸机粉碎的还要粉碎。

    她的心已经开始冰凉,如果她刚才的判断没错的话,楼下的两幅画都是仿品,那么真正的国宝《潇湘卧游图》真的已经毁了。

    即便她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从这满地几十万片碎片中重新将原作的碎片一片片挑出来也不可能复原了。

    她冷笑,她开始冷笑,“哼,这就是你的如意算盘,因为这样一来这个世界上《潇湘卧游图》就真的不存在了,你好狠!”

    唐阳羽笑,笑的依旧干净而单纯,“不,我没什么如意算盘,只是如你所愿临摹了一副古画,然后因为你首先破坏规矩又随手烧了而已。”

    “听着,现在我的条件是,楼下的那一副《潇湘卧游图》就是真迹,归你,楼上这一堆临摹的碎纸片归我,公平合理,童叟无欺,怎么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