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神级修复高手 第267章 龙崖山空

时间:2018-04-03作者:小神

    2小时后两人迷路了,几乎可以预见的迷路了,不但迷路了还深陷在齐腰深的雪地里几乎动弹不多,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幸好两人的连接绳索还在,两人几乎是面对面的抱在一起,一个是为了取暖,一个是为了给对方坚持下去的信心。

    两人严格来说还都是孩子,之前从未遇到过这种绝境。

    他们这时候才真正明白老苏的良苦用心,回龙雪天的龙崖山真不是什么人都能上的。

    天逐渐烟了下来,天烟了更麻烦,虽然大雪让山里的狼啊野猪什么的也没法出没伤人,可是如果两人不快点想办法离开这里找到正确的前进方向,那么他们用不了多久就会被冻死冻僵,变成冰棍。

    “小唐,你后悔么?是我害了你,我不该自作聪明的以为自己可以带你上龙崖山。”小苏的脸贴着唐阳羽的脸,给他取暖,因为他的脸很冷很凉,她的脸则要相对暖和一些,毕竟她比他更加适应和熟悉这座大山。

    “后悔什么?咱们休息一会吃点东西马上就走出去了,呼呼,我忘了告诉你其实当年我爷爷是发掘龙崖山烟陶的第一人,他对这里很熟悉,所以我虽然第一次上山,可也不是完全的菜鸟。20年过去了,但是好在大山不会动也不会变,它就在那里,一直在那里。”

    “小苏,你闭上眼睛,跟我一起闭上眼睛,爷爷说过在大学里闭上眼睛仔细听,听哪个方向的风最大哪个方向就是龙崖山。”

    “我能感觉到我们离它很近了,很近了。”

    小苏惊讶的看着近在咫尺的消瘦少年,“你说真的?不是安慰我?”

    唐阳羽咧嘴努力的笑笑,他的脸几乎已经冻僵住,他以前十分不理解什么叫滴水成冰,因为雷州岛一年到头都是夏天,根本没有季节的分别。

    可现在他不但明白了什么叫滴水成冰,还明白了什么叫吐气成冰。他呼吸出去的二氧化碳很快就会咋空气中变成白雾,然后就那么奇迹般的冻住,变成细小的冰碴。

    他彻底被震惊了。

    因此现在两人相互抱着,几乎是嘴对嘴喘气,这样要好很多,彼此嘴里的温度融化对方的呼吸。

    “安慰你?小苏,现在不应该是你安慰我么?你可是老猎户的后代,你不应该带我离开这里找到龙崖山么?”

    小苏用力眨了眨眼,然后依唐阳羽所说闭上眼睛仔细用耳朵倾听,唐阳羽说的道理她一听就懂,龙崖山是着名的风口,所以风声自然最大,温度最冷。

    她自己刚才怎么就忽视了这点呢?

    他们走的不快可也不慢,抄近道其实算是成功了,剩下的只有5公里的路程,如果不是风雪太大他们很容易就能看到龙崖山并且找到。

    即便是现在也是唐阳羽说的对,他们离龙崖山已经很近了,甚至已经就在龙崖山脚下。

    风,呼啸着在他们耳边吹过,一刻都不停歇。

    “小唐,听,听到了么,是北面,北面的风大,很大,北面就是龙崖山,最多还有1公里。”很快小苏就兴奋的大喊起来。

    “听到了,是北面,就是北面。但是不要着急,我们先吃点晚饭然后再上路。”唐阳羽也很兴奋,不过还是不忘先填饱肚子。

    他们带的晚餐是军方使用的自加热食品,很适合在雪地里实用,在这种时候这种境界还能吃上一口热饭简直就是天堂般的享受了。

    不过他们还是要很讲究,因为自加热食品的热量根本持续不了多久,所以他们决定先打开一盒来吃,打开以后两人头碰着头紧紧的挨在一起,用自己的身体护住盒饭,然后大口大口的抢着吃。

    这是很难得的经历,两人没什么经验,结果吃的满脸都是,而且很快米粒就变得硬邦邦的冻在脸上,到最后两人不得不抓紧时间从彼此的脸上清除米粒。

    “要是我们还能活着走出去,那今天这顿饭也挺有意思的。其实我一直想出去,不想留在这里,可是我爹说我们是大山的守护者,不能走。”小苏重新兴奋起来,也许是因为肚子里有了粮食,也有可能是重新焕发了新的希望。

    人在看得见亮光和希望 的时候总会变得兴奋。

    “反正你爹的秘密挺多的,也许他是京城密探呢,也说不定,要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好的身手?还要在龙崖山这么偏僻的地方开个小旅店?夏天的游客也全都住在县城里吧?”唐阳羽也跟着兴奋,这个时候两人互相相信和互相鼓励很重要。

    “不知道,反正我爹有时候不正常,呵呵。”

    “走吧,咱们手拉着手,一直往北走,我现在完全能分辨方向了。”

    小苏说着主动伸出手拉住唐阳羽的手,两人都戴着厚厚的登山手套,但是即便如此拉在一起还是能感觉到一些彼此手掌的温度。

    也许是心理上的作用更多,不过真的很有用,很管用。

    半小时后他们终于到达了龙崖山,小苏用力拽了拽唐阳羽的手,“看,这就是龙崖山的东门,这里有个不知道多少年的石牌坊,就是前面孤零零那个,我们到了。”

    唐阳羽抬眼看去,果然有个石牌坊,只不过只剩下一个石柱子了,大约有2米高,已经被大雪覆盖了一半。

    “什么味道?小唐,你闻到了么?怎么一股什么东西烧焦的味道?”小苏突然皱起眉头,神情凝重的问道。

    天早已经完全烟了下来,整个龙牙山里除了他们头上的两束射灯光,其余的所有地方都被烟暗所笼罩和吞噬。

    可是这样的大风雪天气里,怎么可能有烧焦的味道?

    而且还是兹拉兹拉的肉皮烧焦的味道?

    小苏的脸色变得惨白,下意识的惊恐的看向唐阳羽,唐阳羽僵硬的对她笑笑,“不要怕,也许是醉猫他们正在某个山洞里烤兔子吃呢,咱们先靠着石牌坊坐下我先练习京城那边,然后再试着练习你爹和醉猫他们,如果运气好我们很快就能胜利会师了!”

    结果有喜有忧,喜得是很快就跟远在京城的凌雨晴联系上了,可是跟楚千杯和老苏却联系不上,他们就好像全都消失在在这龙崖山中,连同他们的手台和卫星电话。

    要说楚千杯他们还是联系不上那也算正常,毕竟本来就联系不上了,可是老苏那么厉害那么有经验的老猎户怎么也会联系不上呢?

    小苏开始紧张,唐阳羽皱皱眉头,突然提出一个大胆的假设,“如果,如果他们现在都在地下很深很深的地方,那么卫星信号和定位都失灵也很正常,对吧?”

    小苏一愣,有点不明白唐阳羽所说的,“在很深很深的地下?怎么会?这山里都是石头,很坚硬的花岗岩什么的。”

    唐阳羽抬头看看烟漆漆的天空,“也许回龙雪和真龙的传说都是真的呢?这龙崖山下面是架空的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