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神级修复高手 第334章 奇异的预知

时间:2018-04-03作者:小神

    唐阳羽看看凌雨晴,“呵呵,我还真是乌鸦嘴,说什么来什么,你先休息吧,我去去就回。 ”

    凌雨晴也看了他一眼,“算了,我跟你一起去吧,真有什么意外我在场比较好。”

    凌雨晴这么做实际上是对唐阳羽的一种保护,因为烟陶龙是她的宠物,她不在场唐阳羽未必能搞定,而且烟陶龙一直就跟他不对付,在龙塚里不是差点直接把他推下悬崖么?

    唐阳羽一愣,“不是去国宫,国宫晚上进不去的,是去郑老头家里,小恶龙不在他家的。”

    凌雨晴微微皱眉,“唐阳羽,你是不是预感到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所以才不想带我去?”

    唐阳羽咧嘴笑笑,“我什么都没预感到,能预测未来反倒好了。”

    凌雨晴却不信,“不对,你刚才的眼神不对,说,你到底预感到了什么。”

    唐阳羽抬手摸摸脖子,“我预感到郑老头给我准备了一大桌子好吃的,老京城的炭火铜火锅,还准备了一瓶上好的茅台,嘿嘿。”

    凌雨晴厌恶的瞪了他一眼,“你就跟我装吧,我开车,把你的摩托车放家里别动。”

    可怜的唐阳羽的驾照还没有下来,考试倒是都考完了,但是下证的日期还没定,按照凌雨晴的说法他这考试的速度都算是京城第一人了,乖乖等着就行了。

    其实他内心对于驾照的渴望并不强烈,因为他有了自己的杜卡迪大魔鬼,每次出行对他来说都是一种乐趣,那种骑着杜卡迪在京城的大街小巷飞驰的感觉让他觉得自己活的特成功特潇洒。

    而且还可以暂时忘记一切烦恼。

    反正就是每次出行都很爽,甚至让他有一点点小小的期盼。

    结果今晚的爽泡汤了。

    他又坐回熟悉的辉腾的副驾驶位。

    外面的天很冷,车玻璃上的哈气很多,空调必须得吹的很大才行。唐阳羽有点发呆,魂游天外。所以凌雨晴更认为他不说实话。

    这让她有点不舒服。

    “喂,猪头,你到底在跟我隐瞒什么?”

    孙科远地鬼后术由孤不通技

    唐阳羽吓了一跳,“嗯?没什么啊,咱们快到了吧,我都闻到火锅底料的香味了。”

    孙科远地鬼后术由孤不通技  “真是麻烦你们了,大晚上的,我爸爸也不知道怎么了,晚上突然说要吃火锅,还要叫你们俩来。我说太晚了外面又冷,可他就是不听……唉……人老了有时候就像是小孩子一样任性……”

    凌雨晴更加厌恶的看了他一眼,“你能扯的再远点么?这大晚上的郑爷爷没事干打电话让你快去就是让你去吃火锅喝茅台?是你脑袋抽了还是郑爷爷脑袋抽了?”

    唐阳羽很无辜,“反正你到了就知道了。”

    郑山就住在国宫外面不远的地方,他住的地方是一栋四层楼,隐藏在一片高大的建筑中间,一般人还真找不到,门口无一例外的也有人站岗。

    对于这种形式唐阳羽早就习惯了。

    郑山家住在一楼,走进楼道的时候凌雨晴就开始觉得哪里不对,进门以后她一下子愣住,心咯噔了一下,因为唐阳羽说的一点都没错。

    客厅中间摆着一个大圆桌,圆桌上面一个古老的炭火铜火锅,炭火正旺,桌上各种牛羊肉绿色蔬菜冻豆腐大虾什么的,还有一瓶一看就是珍藏多年的瓷瓶茅台异常眨眼。

    她不得不下意识拉了拉唐阳羽的袖子,小声问道,“喂,猪头,你怎么知道的?”

    唐阳羽很无语的吧嗒吧嗒嘴,“我也不知道,反正郑老头电话还没挂我就闻到了火锅味。”

    凌雨晴恶狠狠的又扯了一下他的衣角,“喂,我在跟你说正经的。”

    唐阳羽更加无辜,“我也说正经的,不光是这,而且我现在好像连我妈的体温血压血脂什么的都看得见……”

    郑山已经亲自迎了出来,郑山跟自己的小儿子住在一起,小儿子50多岁了,但是没有结婚,叫郑家,这房子里除了父子俩不再有别人。

    所以显得有些冷清。

    而唐阳羽和凌雨晴的到来则立刻冲淡了这里的冷清,郑家在社科院上班,为人比较内向,一见两人就赶紧不好意思的解释。

    “真是麻烦你们了,大晚上的,我爸爸也不知道怎么了,晚上突然说要吃火锅,还要叫你们俩来。我说太晚了外面又冷,可他就是不听……唉……人老了有时候就像是小孩子一样任性……”

    凌雨晴连忙回道,“没事,没事,这是郑爷爷心里想着我们,而且……接到电话的时候我们俩正要出去吃夜宵呢,也说吃火锅,呵呵。”

    显然凌雨晴在撒谎,虽然不怎么高明,但是对郑家父子来说却是冬日里的一抹安慰。

    这时候唐阳羽已经被郑山拉着坐在了椅子上,准备开吃了,唐阳羽顿了顿,小声道,“老头子,你是不是突然觉得心神不宁没法安静下来?”

    郑山一愣,“是啊,不知道为什么,其实这情况持续好几天了,自从看见那条烟陶龙以后……”

    唐阳羽不在乎的挥了挥手,“没事,老头子你不用担心,那烟陶龙怎么也是龙塚之物,要说身上没点特殊气息什么的是不可能的,所以过几天就好了。”

    郑山低下头,看了眼满桌子好吃的,没动筷,而是亲自给唐阳羽倒酒,“唐家小子,要是你爷爷还活着该多好啊,这瓶酒比你的年纪还要大……来……陪老头子喝一杯……暖暖心……”

    “那条……那条烟陶龙会出汗……出的一地都是……小岳这孩子把我叫了去,但是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我突然觉得自己老了……”

    唐阳羽突然抬头问旁边的凌雨晴,“你最近几天晚上睡觉是不是老出汗?”

    凌雨晴一愣,点头,“是啊,是有点,怎么了?”

    声音不大,因为这种事完全是私事这家伙问干什么?

    郑山没有注意到这种细节,还沉浸在自己无解的思考当中,他是个老匠人,一定程度上也是个科学家,一切东西都要科学解释的清楚才行。

    人越老就越喜欢较真。

    “肯定是材质的问题,有些石头在地下的时间长了的确会往出渗水,你们这一路运送回来发生过这种事么?”

    唐阳羽摇摇头,端起酒杯,“老头子,先喝酒吧,明早我跟你一起进宫,看看就知道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你老头子在国宫呆了几十年,比这惊险和不可思议的事见得多了不是么?”

    郑山终于得到了一点安慰,“是啊,这也不算什么,当年的地下三十八库,我说我看见了,可所有人都说我是在做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