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神级修复高手 第349章 左拥右抱

时间:2018-04-03作者:小神

    三人都笑了,三个不同背景不同心思的人,本来绝对不可能相处的这么和谐的,却偏偏相处的这么和谐。就好像是认识了很久的知己好友约着进山放松游玩来了,反正从他们任何一个人的脸上此刻都看不到阴谋和算计,能看到的只有发自内心的微笑。

    然后深田就发现了桌子上的烤野兔,只剩下不到五分之一了,立刻小老虎一样把盘子拿到自己跟前,死死护住,警惕的看着旁边的唐阳羽,“有肉吃为什么不叫我!”

    唐阳羽被她弄得有点发蒙,“你不是吃过烤红薯了么?还不够?多吃可是要长胖的。”

    深田根本不怕,而且马上拿起盘子里的湿毛巾擦了擦手,直接拿起就吃,连筷子和斯文一起全都免去了,边吃还边说,“我最喜欢吃的就是烤野兔,谁跟我抢我跟谁急。”

    她的说的不太标准,但也正因为不太标准而变得十分可爱。

    结科科科鬼后学由月情克后

    唐阳羽叹了口气,“唉,又来一个跟我抢肉的。”

    庞初心便笑他,“你不是说就喜欢晚上敢吃肉的女孩么?”

    唐阳羽撇撇嘴,“你确定她还是女孩?东国12岁以上还有女孩么?”

    庞初心微微皱眉,“这可不能乱说,你不能以偏概全,东国很多地方比我们先进比我们专业比我们传统,这都是我们应该学习的。”

    深田根本不管这俩说什么,就只顾着吃,看那意思先把剩下的烤野兔吃光再说,否则真真吃了大亏。

    幸好烤野兔挺大的,至少有七八斤的大野兔,所以剩下五分之一也还是不少。而且深田很会吃,自创的把为数不多的蘸料重新搭配蘸着吃。

    吃的很香,比睡的还要香。

    唐阳羽不在乎被庞初心说什么,咧嘴一笑,“偏见的确很致命。但是偏见也未必不好,就像我对深田怎么都不会有好感的,因为明知道她就是带队组团来算计我的,呵呵。”

    本来气氛很和谐,突然被这家伙破坏,而且庞初心可以肯定这家伙是故意的。

    但这也是不可避免的,既然不可避免早晚都要来,那么晚来还不如早来,她的性格从来都不会逃避什么。这点她要比庞媛媛还要豁达和坚强。

    庞媛媛其实是有些拼命的想要脱离家族证明自己,甚至有些为了证明自己而证明自己了。

    庞初心则不同,她一点都不认为生在庞家有什么不好,好的家庭背景和财力可以给她创造更好的基础和空间,她只要继续在这个基础上努力就行了,省去了从头来过的各种艰辛和波折。

    这当然很好。

    是多少普通人梦寐以求都求不到的。

    深田吃的满嘴油光,终于听不下去了,开始反击,“唐阳羽,你在东国对我做过什么你自己最清楚,所以你本来就欠我的,不是么?我追到华府京城也是天经地义的,你为我付出一点,破一点例也没什么不可以的,不是么?”

    唐阳羽自然明白深田说什么,庞初心却有点误会,因为这两人在东国除了那幅国宝级别的宋画之外还真的有可能发生了别的关系。

    后地不地情结学接阳地孙仇

    别的关系自然是男女关系。

    这很简单也很明了。

    庞初心并不认为唐阳羽是那种完全禁不起女人诱惑的少年,可是如果出手诱惑的是深田性子,那么他就没有理由拒绝,因为他不拒绝庞初心也理解,也不会因此看轻他。

    庞初心并不相信一见钟情,也不相信一生一世只有一个人天荒地老,至少正常男人在结婚之前有过几个女人,这很正常,反之也正常,因为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正常运行的。

    虽然她并不在这个正常当中,但这也不影响她同样拥有正常的思维和看事角度。

    所以她不说话,只看着,看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她发现这俩人真斗起来是不会顾忌太多的,尤其不会顾忌她这个第三者在身边。

    敌远地远酷结术由阳毫酷我

    “我的确欠了你一点人情,但是只欠了半份,半份人情怎么还?没办法还啊,最多你在京城期间我不欺负你就是,你还想要什么?你要真想从我这里得到你想要的,那你先把另半份人情也送我啊,然后我就会还你一整份,甚至两三份人情。”

    “不管你怎么想,反正我们华府人就是这么做事的。这叫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但是做人要做完整,你只敬我半尺,让我怎么办?”

    庞初心听了很想笑,唐阳羽开始耍无赖了,庞媛媛就说他很擅长耍无赖,随时随地,可是如果他说的剩下的这半份人情指的是让深田幸子把《潇湘卧游图》归国合法化,那她就不得不佩服他。

    因为看起来毫无正经的他却在毫无私利的为国做事,为国追宝。

    也许正是他身上的这种特质才深深吸引了庞媛媛的注意吧。

    深田当然不会认同他的歪理,“你欠我的本来就是一整份人情,你现在是得寸进尺,我如果再在那件事上帮你,那么我就变成了卖国者,我变成卖国者对你有任何好处么?”

    “你知道我的目的我也知道你的野心,所以我们商量如何继续合作互惠互利才是最重要的,如果你还纠结眼前的这件事,那就别怪我出手无情了,我有至少一百种法子能让你身败名裂。”

    饭桌上的火药味渐浓,庞初心却一点都不着急,也不劝解,因为她知道这没什么大不了的,这只是两人斗法的开始而已。

    何时该介入何时该独善其身,她很清楚,这方面她堪称老道。

    “算了,先不说这个了,我一个大男人跟你个女人打嘴仗挺没意思的。我现在有件事情不精确,唱戏的,你今晚打算跟我睡在同一个炕上么?”

    唐阳羽的思维十分跳跃,而且永远让人抓不住规律。

    深田看看庞初心,“这个听姐姐安排就好,用你们华府的话讲叫客随主便。”

    庞初心微微笑笑,“这边的房子不算多,深田小姐你带的随从也多了点,所以如果可以你和唐阳羽都睡在这边是最好的。”

    深田听了并不吃惊,也不生气,好像她早就料到如此一般,“那姐姐也跟我们一起么?姐姐要是也在我就同意,姐姐不在我对他很不放心。”

    结地地地鬼结球接月阳冷指

    庞初心看了眼唐阳羽,点点头,“我自然是在的,怎么可能让你单独跟唐阳羽睡呢,这不符合基本的待客之道。”

    唐阳羽马上开心起来,“酒,给我来点土酒,我要一醉方休,然后好左拥右抱,嘿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