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神级修复高手 第369章 血移

时间:2018-04-03作者:小神

    没有人知道唐阳羽要做什么,甚至到现在都没有人知道唐阳羽究竟知道多少内情又究竟都会什么了。

    老苏消失不见,二女只能等待,等待着唐阳羽出刀。

    奇怪的刀币匕首是从哪里来的?

    是什么时候的物件?

    1000年?

    还是2000年?

    他要用刀币匕首把凌雨晴右肩上的那条小烟龙给割下来么?

    本来这是个可以考虑的办法,但是稍微了解烟龙附身内情的人就都会觉得这根本就是扯淡,除了残忍的伤害凌雨晴的身体之外,烟龙根本无法割出,分离。

    前方,正常也就20分钟距离就是绝壁之上的烟龙寺,烟龙寺的空凡法师就有可以让凌雨晴彻底变回正常人的驱龙术。

    然而就是相差这20分钟,不到2公里的路程,倘若天气晴好,他们站在这边已经能够看见烟龙寺全貌了。

    近在咫尺却被迫改变驱龙方式?

    还是这么愚蠢的?

    所以二女根本不知道唐阳羽要做什么。

    唐阳羽举起烧红的刀币,扒开凌雨晴的衣服,双眼冷漠的盯着那条在洁白身躯之上的烟龙,然后冷哼一声开始出刀!

    但是他的刀并没有落在凌雨晴洁白粉嫩的香肩上,而是落在了自己的左臂之上,左臂小臂,刀走如笔,笔行如龙。

    敌不不科方艘术战阳所陌太

    呲啦,呲啦!

    立刻一股焦糊的肉味传来,和着的是惨无人道的灼伤声。

    楚伊已经不忍再看,默默的转过身,她没有阻止唐阳羽的自残行为,也没办法阻止,甚至连阻止的理由都没有。

    她只有选择相信,相信小弟这么做是正确的,相信他绝不会错。

    凌雨晴惊愕之后并没有移开视线,而是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酷刑的一幕,她没有眼泪,她从来不会哭,即便眼泪已经在眼圈里打转她也不会让它流出来。

    会硬生生的憋回去,这就是她的性格,过去如此现在如此未来也会是如此。

    她也没有说话,这种时候任何语言都是多余的。

    唐阳羽也没有多坚强,因为他的身子在瑟瑟发抖,他的额头布满冷汗,他的牙齿咬的咯咯直响,他只是勉强忍受着没有悲惨的嚎叫出来。

    但是他持刀的那只手却很稳很稳,就好像那只手已经跟他的身体分离,好像不管发生什么那只手都不会慌张更不会犯错。

    龙,唐阳羽的左臂上逐渐出现一条龙的形状,跟凌雨晴右肩上一模一样的龙。这不是唐阳羽开了挂才拥有的能力,这是唐门子弟最基本的复刻功夫。

    修复?

    哼,修复的现场和环境千变万化,有的极好,有的极坏,在极坏的情况下原件根本不能保存甚至很快就会被损毁,灰飞烟灭。

    所以作为全华府最好的修复师,唐门子弟必须具备在原件损毁之前短暂的珍贵的时间内,随手抓起一个替代物在那上面进行快速复刻。

    复刻很好理解,就跟复印一个道理,只是要比复印难度大的多。

    艘远仇远方后球所阳方察吉

    尤其是如今这个经济高速发展大家都失去了匠人之心的年代,这种手艺基本都已经失传或者处在失传的边缘。

    唐阳羽也真的没办法,这几乎是他最后的办法,老苏突然消失绝非偶然,也绝不是他故意迟滞不归,他一定遇到了大麻烦。

    而单凭武力能让老苏陷入麻烦不能自拔甚至不能自救的人根本没有几个。

    洞内是一小片天地,暂时可以保们周全,洞外则是神秘诡异的一张大网,现在这个时候谁出去都不会再回来了。

    唐阳羽正因为很清楚这点所以他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出去救人,他打算死守,在死守的同时看看自己是否能够再次看见那道石门,看看自己能否有办法像龙崖山那次逆袭,找到并且打开石门直通绝壁之上的烟龙寺。

    但那些都是后话,现在他先要把凌雨晴救回来。

    他不是医生,没办法判断凌雨晴的身体情况,即便是最好的医生在,其实也没用,因为凌雨晴并不是发病,而是发癔症。

    血龙,他左臂上复刻的不是烟龙而是血龙,他要用自己的血暂时把凌雨晴右肩上的烟龙附身转移过来。

    家里的那个老头子告诉过他,这叫血移,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老头子告诫唐阳羽,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使用,因为这法子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对自己身体的损害很大。

    可是唐阳羽还是毫不犹豫的用了出来,因为凌雨晴身上的这颗定时炸弹好像已经到达要爆炸的临界点了。

    之前他之所以未使用这种法子,是因为他心里还有些把握不会出事,还有就是凌雨晴的身体还未出现异变。

    异变生,血龙移。

    因此到了这种时候他反而没有任何犹豫了,果断而决绝。

    疼,撕裂的疼,比平常打架挨砖头要疼多了,那种疼他早就习惯了,出再多血都不怕。可眼前这种疼则是从外到内的那种钻心的疼痛,侵入骨髓,痛彻心扉。

    他差点就在完成血龙复刻之前晕厥过去。

    但是他坚持了下来,浑身发抖,浑身是汗,悲惨异常的坚持了下来,最后收刀,他笑了,对着一动不动盯着他左臂血龙看的凌雨晴。

    “好了,没事了,老虎不发威那条小烟龙还真当老子是病猫呢!”

    “姐,没事了,不是自残,不用害怕,最多也就算是……纹身吧……纹一条血龙,是不是很酷?”

    凌雨晴还是没动,甚至没心思把衣服穿好,反正她也没什么感觉,楚伊咬着牙缓缓转过身,深呼一口气。

    但还是闭着眼睛,“小弟,真没事了么?”

    唐阳羽拉过她修长冰冷而惨白的小手,带着她轻轻抚摸那条还在流血的血龙,一点点,从龙头到龙尾。

    艘远科远独孙恨战闹指敌

    “看,真的没事了,就是刚才疼一会而已。”

    楚伊这才敢睁开眼睛,“小弟你这是……难道你把雨晴身上的烟龙引到了自己身上?”

    唐阳羽没有回答,凌雨晴代他回应,“虽然我不懂,但我现在开始好转了,我感觉得到。应该就是姐姐说的那样,就像是一个人用嘴把另一个人身体里的蛇毒吸出来一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