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神级修复高手 第473章 皇陵告急

时间:2018-04-03作者:小神

    尘归尘土归土,当京城的朝阳再次照耀大地,张波玫瑰园别墅里一切都恢复了平静。这正是人们起床的时候,可是别墅内的事情才刚刚结束。

    敌地科仇情敌察陌月吉故星

    孙远不远独结学战阳月毫毫

    牛比的张魔女硬是把京城张家这几十人折腾了整整一个晚上。

    每个人都苦不堪言,最后统计送医院的十多个人,受到惩罚的十几个人,其余的即便没受皮肉之苦可也留下了终生阴影。

    艘不仇科鬼后术接冷我技学

    张魔女与此同时还宣布了两件事,第一件唐阳羽是海外张家的客人,张波是海外张家的二小姐,第二件事,即刻免去张振山京城张氏一族族长身份,她暂时代理族长一职,待选出新的族长人选她再让位。

    一切都在张洁洁大表姐的掌控之中,除了吴暖情的处置她没参与之外。

    别墅里所有的血迹和宴会相关全都不见了,第一卫个个都是多面手,很好用。而唐阳羽也因此爽约,爽了凌东方的约。

    凌东方让他下午去国宫修一件东西的。

    他却把全部精力都用在了京城张家的事情上。

    照样重新升起,他冲了个澡,换了一套干净衣服,凌雨晴给他买的衣服。暂时他不想跟凌雨晴见面,就让凌雨晴跟苏一一和庞媛车在东郊围场休假几天,等他梳理清楚这边的事情再见面也不迟。

    而且他跟张波同学的同居生活还未结束,张波还没有全部得到他的纯元。

    前晚他们没在一起,他捡了一晚上瓷器碎片,昨晚他们还是没在一起,他帮忙审讯了十几个人。

    不用读心术,就用眼睛和直觉。

    他觉得自己提升的很快,都快赶上北敦的福尔摩斯了。

    重新在京城的晨风中骑上杜卡迪的感觉很好,唐阳羽这个时候才是最真实的,吴暖情,他还是不喜欢,就像他自己亲口跟人家说的那样。

    而吴暖情人家也不稀罕让他喜欢。

    她一个人带着俞楠离开别墅的时候,没有对他说一个谢字,正因为她什么都没说唐阳羽对她的印象反而好了一些。

    因为 他对她所做的都不是看她,而是看她的女儿,所以她没必要说谢,他不需要,她说谢他会觉得她很没品,不酷。

    反正他的心思还是单纯。

    即便刚刚见证了这个世界人心的肮脏和邪恶,也仍然不改初心。

    雨,天突然下起小雨,这让唐阳羽始料未及,他这种村里孩子可没有出门看看天气预报的习惯,再说天气预报大部分时间都是不准的。

    春天来了么?

    冬天就这么过去了?

    他完全没有什么概念,甚至在京城过的第一个新年他也没什么感觉,一切都很平淡,就那么过来了。

    他跟李梅跟小宝当然还有凌雨晴一起在医院过的新年。

    凌雨晴。

    他心中有愧,他不在乎自己的第一次,凌雨晴也不在乎,可是他应该把自己的第一次给她的,因为她的第一次也在给他留着。

    尽管这么想多少有些自恋有些不要脸。

    他很想给人家打个电话,但是忍住没打,他无颜面对人家,至少这段时间内。

    国宫他早就轻车熟路,很快到了。

    然而他过于高调和贵重的杜卡迪大魔鬼停车的时候还是引来了一些老古董同事的极度白眼,他们不是羡慕,他们是不屑,这样招摇虚荣的家伙怎么可能会安心呆在国宫修文物?

    怎么能修好文物?

    哼,说他是来破坏文物的还差不多。

    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到现在也不知道唐阳羽的唐门身份,在他们眼里和心里只有唐宗放,绝无唐阳羽。

    唐宗放是大师中的大师,是匠人中的国师。

    唐阳羽?

    他是个屁?

    后远仇远独后察所月不阳秘

    是谁?

    骑几十万杜卡迪招摇过市的那个毛头小子?

    然后他在国宫看见了一个人,一个本该在监狱服刑的人,不是沪海放出来戴罪立功的童飞飞,而是就在京郊监狱服刑的黄碧。

    小宝的亲生父亲。

    结不仇地独敌学战孤考酷

    当然黄碧跟前还站着几个人,凌东方,郑家,岳棋,黄碧依旧瘦小枯干,一双小黄眼睛依旧滴溜乱转。

    身上的衣服显然不是自己的,不知道从哪找来的,所有的都要大两号,穿在他的身上让他看起来愈加像个悲惨的耍猴人的猴子。

    还没等这边人开口唐阳羽立刻冷哼一声,“你们几个老的就这么黔驴技穷没羞没臊么?把黄碧这种不相干的人叫来干什么?来威胁我么?”

    “黄碧,你特么不在监狱好好服刑来这里做什么?”

    黄碧见到唐阳羽的那一刻立刻两行热泪喷涌而下,真的是喷涌而下,然后扑通跪倒,再磕头。

    “唐先生,恩人,请再受黄碧一拜!”

    此情此景,再冷漠的人也会动容。

    唐阳羽大步走过去像拎小鸡一样把地上跪拜的黄碧拎了起来,“哭什么哭?跪什么跪?你在监狱里已经哭过已经跪过了,现在你要抬起头做人。”

    “说,你到底来国宫干什么来了?”

    黄碧被唐阳羽强大的气势和力量吓倒,赶紧用宽大的袖子擦干眼泪,一脸迷茫,“我也不知道啊,在牢房里睡的挺好的,就突然被叫醒然后带到这来了,这是哪?国宫么?真的是国宫?”

    艘仇科仇酷后球陌阳月故恨

    唐阳羽轻轻松开他瘦弱的身子,真的是皮包骨,监狱里的伙食也好不到哪去,他越过黄碧瘦削的肩膀看向身后的郑家。

    凌东方和岳棋这俩人他自动忽略,至少郑家能跟他说点实话。

    郑家叹了口气,走了过来,“让你修的东西跟秦皇陵墓有关,事关重大,还是坐下来慢慢说吧。”

    唐阳羽瞬间明白了,秦皇陵墓,哼,怪不得要把黄碧这人才大半夜从牢房里折腾出来了,因为他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接近秦皇陵墓的那个人。

    人才,到什么时候都不会被埋没的,总有发光发热的那一天。

    就像妖女童飞飞,就像盗墓贼摸金瘦猴子黄碧。

    黄碧一听却更加迷茫,忍不住拉了拉唐阳羽的衣角,“恩人,恩人,我那事不是被判过刑了么?一年零三个月,怎么现在要推翻重来么?恩人,你跟他们好好说说,我真的没挖通啊,什么都没挖到,我……我锻炼身体不行么……”

    唐阳羽又气又笑,反手啪给了他一个板栗,“你先闭嘴,你那点破事还没有资格惊动国宫这些老头子,应该是跟秦皇龙脉有关,你总听过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