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神级修复高手 第497章 以暴制暴

时间:2018-04-03作者:小神

    唐潇大摇大摆从半月结界中走了出去,无视眼前重重包围的张家保镖和卫士。

    这条路已经是张家的私人公路,虽然这个说法不太准确,可实际上这条路就是京城张家自己出钱修建并且负责日常维护的。

    使用这条路的基本上也都是张家人自己。

    这就是有钱的好处。

    钱可以解决太多穷人连想都不敢想的问题。

    张波一直以为他很聪明,至少绝不会在这种时候走出结界自己送死,所以根本没有这方面的准备。

    等她想要阻止的时候,那家伙已经自投罗网了。

    后远科不情艘术战闹科岗

    而她再想重新布置结界也来不及了。

    她布置结界也并不是完全随心所欲,需要心法,烟豆的数量,环境等等因素相结合才行。而且现在对方人太多,分布的区域也太广,以她现在的等级根本没办法做大规模的结界。

    她有两种选择,一种立刻冲出去追上那个蠢家伙重新做出他们二人的结界,一种则是呆在现有的结界不动,任凭其自生自灭。

    她选择第一种,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没什么!

    但就在她打算也意气用事冲出结界的时候唐阳羽却突然回头,对她笑了,“喂,二小姐,你最好呆在那别动,不要拖我后腿,这样即使我死了也有个人给我收尸对吧?”

    他说到了死,说到了收尸,可是那一刹那张波从他眼里看到的却不是绝望和恐怖,而且信心和戏谑。

    她竟一下子彻底放下新来。

    这家伙还有底牌没漏,这家伙一个人能对付得了眼前的几十人。

    敌不不地独后察接闹诺学冷

    敌不不地独后察接闹诺学冷  这家伙还有底牌没漏,这家伙一个人能对付得了眼前的几十人。

    她本能的点了点头,“那好,我等着你,等着你一个人把这些混蛋都打趴下,呵呵。”

    她笑了,就像当初跟他在一起的时候那种笑,纯真而大胆,好看而阳光。

    她好像一瞬间恢复了。

    恢复了她本该有的本性。

    于是他更加耀武扬威,高高在上。

    隔着一群烟衣保镖对着那边的张振山,“张老头,你敢过来跟我一对一单挑么?”

    张振山一见这小子居然自己跳出来送死那害怕什么,马上分开人群来到近前,“哼,你还真欺负我张家没人不成?今天不用别人动手,我要亲手教训教训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外姓杂种!”

    敌仇不地方结学战月艘由毫

    他说话很难听,因为杂种这个词本就很难听,本来他这种身份地位的人是绝不应该说出这种话的。

    可是他却顺嘴就说了出来。

    可见平常小贱人,小杂种这类词语根本就是他在没人时候的口头禅。

    身后的张波一听脸色变得很难看很难看,毕竟她到现在为止还没有直接跟爷爷还有爸爸撕破脸皮,可是当她听到张振山直接喊唐阳羽杂种的时候。

    她还是忍不住了,再也没有任何犹豫,弯腰抬手收回地上的烟豆结界,快步来到唐阳羽跟前。

    唐阳羽没有怪她,因为他从她眼里看到了浓浓的仇恨和战意。

    “呵,小贱人和小杂种凑在一起还真是天生一对,那好,犬子学艺不精辱没了张家血狼拳的威名,今儿个我就用真正的血狼拳送你们下地狱!”

    “你们都该死,早就该死,你们都不应该出生在这个世界上!这个世界上是属于高等生物的,你们不配,你们太低级!”

    90岁的老人,90岁的大家族族长,居然当着几十个保镖和卫士的面说出了这种下三滥的言语。

    可那些保镖和卫士根本不在乎,好像早已习以为常。

    悲哀,一股浓烈的悲哀从张波的体内开始升腾,不可抑制。

    她气的都说不出话来。

    孙远地地鬼敌学接闹毫孤最

    就在这时候脖子上胳膊上手上包扎的像个木乃伊一样的张成东也狐假虎威的冲了出来,如同一个丧家之犬一样,躲在自己90岁的父亲身后。

    阴毒的眼睛看向眼前的被重重包围的两人,“父亲,那小子会蛊术,你千万要小心!”

    结地地地独敌察由阳毫考敌

    本来这是一句善意的提醒,可是马屁没拍对拍到了马蹄子上,啪,张振山一巴掌打在他本来就肿胀不堪的脸上。

    而且是正反两面全都打了,公平合理。

    后仇地远方孙学陌阳诺技早

    怒吼,“混账东西,张家的脸都让你丢尽了,你的血狼拳是干什么用的?连一个这样毫无武功的小杂种都对付不了么!”

    后仇地远方孙学陌阳诺技早  今天他就要以暴制暴,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看着,你睁大眼睛好好看着,看着我是怎么用血狼拳的,看着我是怎么打的这小杂种满地找牙横尸荒野的!”

    死手!

    90岁的张振山要下死手。

    他现在连张洁洁都敢绑架自然不会在乎在他的地盘内杀死一个外姓人!

    他开始运功,看起来很像样,还没出手就能感觉到高出张成东不知道多少个等级,张波见张振山真的要下杀手,立刻趴到唐阳羽耳边低声道。

    “一会你在正面吸引老家伙的注意,我从侧面趁其不备用结界将他困住,然后我们就掌握了主动权,知道了么?”

    她收回自己的结界不是来看热闹的,是来解决战斗的。

    她不服,她痛恨自己生在如此肮脏的家族。

    她从此再没有这样的爷爷和父亲!

    可是唐阳羽却咧嘴一笑,“我说过,你只要保护好你自己就行,安心观战,我应付得了。”

    张振山的血狼拳招式跟张成东的没什么区别,甚至要更缓慢一些,但这绝不是因为张振山年纪大了体力不支,而是因为他更加厉害。

    正常的武术格斗中都讲究快准狠,都讲究力气越大身体越壮越好,可是对于血狼拳却不是如此。

    血狼拳同样凶猛残忍,可是却是越老越厉害,越慢越高明,张振山冷哼一声,“你们都看好了,今儿个我这个族长要清理门户!”

    结远不地鬼艘学所闹通结地

    说着血狼拳打出,直奔唐阳羽的面门。

    看起来很平常的招式,速度也真的颇为缓慢,唐阳羽这次的战术跟上次可不同,上次他是完全不了解血狼拳的招式神不知鬼不觉被锁定了。

    这一次他才不会再上当!

    但是随风袭来的那种特殊的控力却比张成东的大的很多,即便他早有准备,即便他计划不被锁定也几乎不可能。

    但是他有他自己的办法,他趁张振山出拳之前早已将那颗半残的佛挂珠悄悄取下握在了左拳里。

    不成佛便成魔!

    今天他就要以暴制暴,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