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神级修复高手 第628章 抢手货(求花花,)

时间:2018-04-03作者:小神

    龙威山庄的夕阳再一次红润起来,红的像火,其实太阳本身就是个大火球。

    不分胜负,第二天已经是正儿八经的密宗秘术和灵修武修对战了,双方虽然可能还都有所保留,可是比第一天还是激烈太多了。

    看客和嘉宾们倒是表现出了比第一天强太多的耐心,毕竟打斗的很惊险,随时都有人会输,有人会赢,有时候真的只差那么一点点。

    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擂台上的两人倒是打出了一些感情,虽然都有些虚脱,身上跟水洗的一样,湿透了。

    一峰长老抱拳告别,“密宗秘术果然名不虚传,咱们明日再战,明日一定要分出个胜负!”

    黄碧吧嗒吧嗒嘴,大口喘气,“你的灵修武修也不差,但明儿个我可不会再让着你了,回见。”

    场下也和谐,那边张振山正招待着几个重要客人喝着黄酒,这边唐阳羽唐大爷正在跟二烟和兔子厮杀跳棋。

    这不和谐哪里和谐?

    简直和谐的没法再和谐了。

    “爷,呼……咱能别玩了么,我这打的有点累,咱先回去休息行不?”结果黄碧虚脱的勉强从擂台上跳下来,等了半天唐大爷不下玩这局就不走。

    黄碧都快哭了。

    真是不拿他当人看,真是拿大牲口使啊。

    二烟首先发难,“你别捣乱,再捣乱我就杀了你!”

    如今杀了你已经成了二烟的口头禅,而且可怕的是她现在自信心爆棚,脾气还跟着越来越不好,她说杀了你可不是开玩笑,你要是不在意,她没准下一秒真的就杀了你。

    即便是她的长辈黄碧也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怎么看都不起眼,可发起狠来谁都挡不住。

    “输了,看看,都怪你捣乱,我要杀了你!”二烟很快就落败,然后所有的脾气都发在了可怜的虚脱的黄碧身上。

    只是黄碧是谁?

    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知道这小祖宗输了肯定要找个人当垫背的,早就溜之大吉了。

    才不会乖乖等着被搞死。

    二烟找不到黄碧就把目标立刻转移到兔子身上,“喂,你看什么看?虽然我看你也很不爽,但是你是我的手下败将,我不杀你,算你走运!”

    说完又看向唐阳羽,唐阳羽长着嘴挑衅的看着她的大眼睛,然后手指着自己的鼻子,“对,就是你老板我连赢了你一下午,刷了你一个大大的零蛋。你不服么?你要杀了我么?”

    二烟有点委屈,长长的叹了口气,“算了,我姐说你是老板什么都得听你的,再说杀了你谁还给我买棒棒糖?”

    “老板,肚子饿了,带我去吃好吃的吧,我要吃大螃蟹!”

    这时候张振山走了过来,带着一群人,明显是过来挑衅的,可是他年纪太大,跟一个年轻人挑衅太不符合身份。

    让人看了会笑话。

    张成东上下打量着眼前的19岁少年,然后故意越过他跟张波说话,“小波,我知道爸爸和爷爷之前有些事让你伤心了,但是你知道的并不是事情的全部。你身上流着我的血,流着爷爷的血,爸爸不要你现在就迷途知返,但是你至少应该知道你是谁。”

    “咱们京城张家在你才是龙女,才有未来,张家不在了张洁洁利用完你就会一脚把你踢开,因为她会担心你抢了她的风头和位置。”

    “龙威山庄一直有你的房间,你什么时候都可以回来。”

    说完张成东递给张波一个加密优盘,“这里面是一些你必须知道的有关京城张家的事,爸爸希望你好好看看,看完了你自然会明白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爷爷每天吃饭的时候都会提起你,说要是小波在就好了……”

    然后张振山和张成栋走了,但张波始终没有看见大姑姑,那个领她进入半月结界的引路人,那个张家之中她知道的三个会使用结界的人之一。

    哥哥死了,她活着。

    大姑姑呢?

    这时候她绝不会不在的。

    毕竟人家是父女关系,毕竟还没有到达那种父女翻脸持刀相向的地步,所以人家张成东众目睽睽之下如此情真意切的劝返一个迷途孤女。

    也没什么。

    后地不科情艘术陌冷所孤羽

    毕竟战争是最残酷的,毕竟张成东这时候表现出了一个父亲的坚强和宽厚。

    至于张家内部究竟是怎么回事,别人不知道,就是知道也知道的很少。

    所以舆论和风向更加有利于张家这边。

    只是张洁洁看着自然生气,但是她不屑去跟张家父子废话,他们跟她根本不在一个等级上,她快步走过来。

    “小表妹,走,姐姐带你去吃顿好吃的!”

    很显然各方都在拉拢张波,因为她才是那个可以让海外张家和京城张家一族无条件重归龙族的重要棋子。

    只有唐阳羽这个大爷看上去对她不怎么理睬。

    甚至还往外推。

    “既然大表姐要请客,那就把这几个人都带着吧,我最近经费紧张,大家都好久没吃大餐了!”

    张洁洁不会在乎这几个小钱,小手一挥立刻带着大部队离开,他们本来就是一支队伍,只是一支在打擂一支在下面看着而已。

    区别说大也大,说不大也不大,至少没有本质区别。

    张洁洁拉着张波冰凉的小手,“小表妹,明天是擂台第三天了,必须要分出个胜负了,哪怕输!”

    这话她其实是说给那个扛着撅着小嘴二烟的也不务正业的唐大爷听的。

    二烟立刻见缝插针,“老板,明天让我出战,保证上去就把那老家伙给杀了……不对……不是杀了,是弄个半死……呵呵。”

    张洁洁一听有点惊喜,“对了,如果明天临时更换第一位出场队员应该可以吧?那就让二烟上,黄碧打的太让人着急了,比试就要眨眼分出胜负才行!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敌仇不地酷后球由月帆指敌

    可是二烟立刻就反怼了她,“切,你是谁?你说决定就决定了?我只听老板一个人的,我姐告诉我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