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神级修复高手 第683章 摊牌(求花花)

时间:2018-04-03作者:小神

    楚伊什么都没说,而是张开双臂抱了抱有些过分紧张的唐阳羽,然后拉着他的手出去吃饭了,因为外面李梅喊开饭了。

    敌科科仇酷敌恨由阳远后恨

    李梅围着一个花围裙,看去在医院强了太多。

    虽然脸色依然不好,苍白,还有些发青,腿脚也不利索。

    但是精神状态很好,像是个没事人一样。

    治病养病病人的心理和精神状态很重要,保持适度的乐观和放松是最好的。

    结仇不远情后学战冷闹通帆

    唐阳羽赶紧 跟着忙活,但是却被李梅一巴掌打了回来,“去去去,别添乱,妈什么都能干,病也好的差不多了。”

    唐阳羽突然一阵难掩的激动,一把从背后抱住自己的母亲,紧紧的。

    艘科地仇独艘学所孤技吉

    他觉得自己最近亏钱母亲太多,甚至都没有时间顾她了,他没什么大理想,如果让他选择,那他会放下手里的一切,不管是事业还是龙族还有唐门,他会一心一意的陪在母亲身边,照顾她,让她恢复健康。

    他的想法和淳朴,作为一个儿子,如果连自己生病的母亲都照顾不好,还能做好别的事情么?

    他认为不能。

    因为首先这个儿子人品不行!

    人品不行的人可能会有短暂的成功,但是绝不会长久。

    李梅的身子有些发抖,眼泪也掉了出来,赶紧伸手擦拭。

    伸手打掉儿子的大手,“快放开,都都多大了还跟妈撒娇,你姐还看着呢!”

    这一刻唐阳羽便得出了答案,母亲不是那个传说的龙隐。因为如果她是,她无论如何都没办法隐藏的如此彻底。

    因为母亲稍微有些慌乱。

    但是不是那种本尊的慌乱,是知情者那种慌乱。

    唐阳羽放开李梅,笑了,“多大不是你儿子?多大都得撒娇,我现在学什么的很忙,忙的不行,也没空回来看你老太太,能不想么?”

    李梅赶紧端最后一道菜,“想想想,好了吧,妈知道你是好孩子也孝顺,但是……唉……算了,不说了,咱们吃饭,都是雷州的家乡菜,好久没吃到了吧?楚伊也尝尝。”

    两人吃,吃的很香,李梅却一边用围裙擦手一边站在那看着,满脸的幸福与焦急,楚伊一愣。“阿姨,你也坐下吃啊,怎么站着?真好吃,阿姨做的菜最好吃了,呵呵。”

    唐阳羽则毫不在乎,大手一挥,“姐你吃你的,我妈这样,几十年的习惯,从来都是给我做好了看着我先吃,然后她跟打仗似的站着吃一口收了。我家穷,所以也没什么好吃的,所以她习惯了先可着我来,因为我要学要长身体,什么好吃的都得我先吃。”

    楚伊听了立刻抬手啪打了唐阳羽一个板栗,赶紧站起身把椅子抽出来,扶着李梅的肩膀坐下,“阿姨快坐,趁热吃,你的病一定要按时吃饭才行。”

    “小弟,你怎么这么不懂事?阿姨现在不是生病了么,你还让阿姨站着看你吃?你是这么孝顺的?”

    唐阳羽不害怕不愧疚,嘿嘿笑。

    后仇不不独艘恨战阳恨孤秘

    后仇不不独艘恨战阳恨孤秘  唐阳羽赶紧 跟着忙活,但是却被李梅一巴掌打了回来,“去去去,别添乱,妈什么都能干,病也好的差不多了。”

    “姐,其实我是怀念雷州的日子,我压根也没想过有一天闯荡京城什么的,我想着治好我老妈的腿,然后给她娶个安分的儿媳妇,给她生个白白胖胖的大孙子,然后我媳妇儿子还有我老妈三个人在家里安心的过小日子,我一个人在省城工地做点苦力赚钱养家。”

    “等到攒点钱了回雷州开个小买卖,一家人在一起什么都好,剩下的是看着我自己的儿子长大了。姐,你知道么,我们初同学有的孩子都三岁了……”

    楚伊听了眼里也禁不住有眼泪打转。

    她没说什么。

    后远仇远方结学所孤孤帆技

    没办法说什么,宿命,一切都是宿命。

    后远仇远方结学所孤孤帆技  “但是还好,你长大了,妈放心,放心,不说这些了,快点趁热吃,不能剩下,剩下不好吃了,别剩下……”

    唐阳羽这种性格根本不该生在唐家,不该承担这么沉重的使命,说实话她不愿意看到一个逆天改命的唐修龙子。

    艘不仇仇鬼后恨所孤术

    她更愿意看见一个可爱的有点小狡猾却正直有担当的小农民。

    李梅的眼泪再次流了下来,“都是妈拖累了你,要不然也不能把你逼到这份,人家的孩子十八九还是爹妈手心的心肝宝贝,含在嘴里怕化了,顶在头怕吓着。你可好,十岁不到开始帮我做家事,还要跟着爷爷学艺。”

    “但是还好,你长大了,妈放心,放心,不说这些了,快点趁热吃,不能剩下,剩下不好吃了,别剩下……”

    三人这顿饭算是正儿八经的家常便饭。

    吃的也挺快,前后1个小时吃完了。

    然后李梅进去照看小宝了,给外面的两人留下单独的时间,她知道两人有事要说。李梅一向有眼力,自卑之培养出来的眼力。

    “姐,你和我妈是不是有事瞒着我?”唐阳羽坐在沙发喝白水,最近他越来越喜欢喝白水了。

    “嗯,的确有事没告诉你。”楚伊很痛快的承认。

    “但是不能跟我说,对吧?”唐阳羽无奈的笑。

    “对,你很聪明,这事暂时不能跟你说,以后会告诉你的。”楚伊伸手爱怜的捏捏唐阳羽消瘦的脸蛋。

    “要是我非问不可呢?”唐阳羽的眼里闪过一丝倔强,他在楚伊跟前很少这么固执,差不多是第一次。

    他都是顺着楚伊,都是照顾楚伊的想法和意思。

    楚伊顿了顿,“是不是国宫里的人跟你说了什么?”

    唐阳羽点头,“对,跟我说了些我不该知道的事情,因为我不是龙族,所以他们龙族内部的秘密我本来不该知道。可是现在我知道了,那得问清楚,得找到答案。”

    楚伊轻轻笑,“难得你跟姐这么诚实,这样吧,龙族的事姐去协调一下,看看能不能有个好结果,你给姐三天时间,好不好?”

    楚伊并没承认自己是龙隐,但是她说话的语气完全变了,变成了另一个人,一个唐阳羽觉得十分陌生的人。

    龙隐只能活在暗处,到死都不会说出自己的身份。

    唐阳羽脑海里突然回响起醉猫曾经说过的话。

    “姐,你这算跟我摊牌么?”唐阳羽小心翼翼的问,因为事情看起来太过顺利了,顺利的让他觉得有些不真实。

    本书来自  ///book/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