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神级修复高手 第717章 大小两个狐狸精(求花花,大章精彩爆发)

时间:2018-04-03作者:小神

    唐阳羽悠闲的坐在水榭楼台的阳台,阳台放了一个沙发,两人坐的那种。

    看样子跟房间里的奢华并不相称,但是唐爷喜欢,唐爷喜欢是天,唐爷喜欢最大。

    唐阳羽在打盹,他一天还是得睡12个小时,而且他现在居然习惯了水榭楼台这张床,离开这张床睡不踏实。

    但是阴差阳错他还没有跟张波在这张床一起睡过。

    今晚是好时候。

    夕阳已经西下,次他们约的那晚,没实现,因为唐阳羽自己先睡着了。

    张波此刻站在他身边,没有坐,站着看着,她不说话,很安静,这里本来是她的家,她应该在水榭楼台幸福的长大,无忧无虑。

    但是这一切都没有实现。

    现在仔细回忆,是她哥哥没有死的时候,她在家族里也是没有地位的。只是一直以来她心大,没有那么敏锐的察觉而已。

    “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看看你那个装疯卖傻的爷爷?”唐阳羽笑了笑,似乎觉得这事有点可笑。

    “不了,他自己封住了自己的灵修穴,想保住命而已。但是我不理解,他为什么会 那么怕你,怎么想你的武力也不是他的对手,即便你现在有星光护体,会萨巫力,但是他也没必要还没跟你交手把自己的灵修穴封住变成植物人,他为什么会怕成这个样子?”

    孙科地仇情艘学战阳毫不酷

    张波微皱眉头,因为她盯在姑姑那里两天了,却一点进展都没有,无论她用尽什么方法姑姑还是不开口,变得也像是个植物人一般。

    这点她不如唐阳羽,因为她的手段还不够狠毒,不够卑鄙,不过强横。

    结科远地独结察由冷孙不诺

    姑姑有心求死,所以她更不能对她动刑。

    “他们到底做了什么,到底在隐瞒什么?”张波稍微提高了一点声音。

    后远仇不酷结球接阳术闹仇

    后远仇不酷结球接阳术闹仇  这点她不如唐阳羽,因为她的手段还不够狠毒,不够卑鄙,不过强横。

    敌科地仇鬼后术所孤冷仇仇

    “我倒觉得张振山封住自己的灵修穴把自己变成一个植物人的最主要目的是等人来救,虽然是什么人来救我不知道,但是他不会对此一点准备都没有的。”唐阳羽突然给出另一种可能。

    张波一愣,“这点有可能,可是如今关押爷爷的地方只有你和黄碧知道吧?别人根本不清楚在哪,更不用说谁在守卫,如此密不透风不是为了防止他被人救走劫走?”

    唐阳羽点头,“但是也不是绝对有把握,据我所知京城之内还有某些特殊人物又能找到他把他救走,然后他会被解开灵修穴变回正常人,什么都没受影响。所以……所以我觉得现在还是把他的手筋脚筋挑断较好……但这样也还是不够彻底,只要他还活着,即便他真的不行了,还会有人把他当成傀儡,挟天子以令诸侯。”

    张波冷哼一声,“你阴阳怪气直接说把他杀了不得了,哪有那么多废话!”

    孙远远仇酷孙球接冷艘冷酷

    唐阳羽抬手拉着她的小手让她坐下,坐在自己身边。

    孙远远仇酷孙球接冷艘冷酷  “我倒觉得张振山封住自己的灵修穴把自己变成一个植物人的最主要目的是等人来救,虽然是什么人来救我不知道,但是他不会对此一点准备都没有的。”唐阳羽突然给出另一种可能。

    “不,谁死他都不能死,只有他才知道更多龙眼湖的秘密,我有预感,十分不好的预感,龙眼湖会出事,而且是大事,很快很快。”

    敌远科不情孙恨接月鬼方星

    “张振山在封住自己的灵修穴之前应该是启动了打开了龙眼湖底的某扇诅咒之门,灾难马要降临,也许已经不可避免。”

    张波吓了一跳,“你不是已经派大烟下到湖底去探墓了么?事情真有这么严重?这么说你并不是赖在这不走,也不是要给张洁洁难堪,而是因为你要找出那扇被打开的诅咒之门,然后在灾难开始前重新关闭?”

    唐阳羽吧嗒吧嗒嘴,“我要是张振山肯定不是光打开那扇诅咒之门那么简单,我肯定会直接把诅咒之门给砸碎了,炸掉了,破坏了。这样即便有人找到诅咒之门也无法关闭了,因为门都没有了。”

    “在那一刻他想到的肯定是同归于尽。”

    张波更加迷茫,“同归于尽?为什么?还远远没有到达同归于尽的时候啊?这是我最不解的地方,明明只要他还在龙威山庄有反抗之力,哪有那么容易一夜之间被覆灭?这好像他故意想让龙威山庄覆灭一样,然后他自己非但没有逃命,反而把自己变成了植物人,这怎么都说不通。即便他打开了诅咒之门,那为什么打开之后不逃走?非要把自己变成傻子?”

    “谜团,我觉得我们必须找到这个谜团的答案,否则我们可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这绝对不行。明明我们胜利了,但是却好像被放在火烤,失败的那一方还要惨。你不觉得么?”

    唐阳羽向后靠了靠,靠在沙发靠背,无奈的笑了笑,“所有人都以为我赢了,没想到最终能理解我内心不安的竟然是你,果然睡过的和没睡过的是不一样……唉……”

    张波迅速脸红,忍不住骂,“都这种时候了你怎么还满脑子想着那事?不能正经点?再说我们干那事也是为了传承纯元金丹而不是为了个人私欲,不是为了个人身体的快乐。”

    后不地不酷敌恨由阳独技恨

    唐阳羽一听不干了,“我可没你那么高大,我睡你是为了个人身体的快乐啊,这一点从头到尾都没变过,原来你一直都误会了,我现在必须跟你澄清。”

    “另外越是这种时候我们越要抓紧时间把最后的事办了,你也争点气,赶快把纯元金丹全都拿了去,这样你可以再次提升,根据我的观察很可能在画地为牢以后再突破半月结界第四重半月神火。画地为牢的确挺牛逼了,听起来牛逼,可是半月神火才是真正半月结界由守转攻的真正开始。半月神火,画地为牢的基础被困之人会迅速被结界产生的三味真火烧的连骨头渣都不剩,这才有点力道,别人才害怕。”

    艘科不不酷孙恨所孤月科地

    “最近经历了擂台大战又经历了暗夜屠城,知道为什么我都没有让你冲锋陷阵么?其实不会顾及你的身份,而是顾及你的武力不够,冲去只能白白送死。”

    张波的脸更红,“原来你在内心这么瞧不起我,唐阳羽,你自己有本事也没几天吧?你不觉得当面这么揭穿我太残忍了么?”

    唐阳羽撇撇嘴,“我做恶人,残忍一点没关系,但是到了战场可没有人会怜悯你会给你第二次活命的机会。”

    “大敌当前,大难当前,所以别废话了,我们现在沙发开始吧……”

    张波的脸红的像大红布,“你……你这个变态……原来你让人搬个沙发到阳台来是为了干这个……不行……我不愿意……”

    唐阳羽却已经一个饿虎扑食把人家扑倒在小小的二人沙发之……

    张波嘴说不要身体却是诚实的,很快已经开始本能的回应。

    这里是最美好的地方也是最震撼的地方,阳台下面是深蓝的龙眼湖水,没人打扰。

    安静而神秘。

    阳台是半开放式的,但是晚又有电动的定做的弧形落地玻璃可以封死。

    现在是封死的。

    唐阳羽在扑倒人家之前关死的。

    敌科地地方后恨所孤独早冷

    因为一会两人要出很多汗,出很多汗被冰冷的湖面吹来的风一吹,肯定感冒了。这个可不好,他不喜欢。

    但是又不是完全封死,他还耍了一点小心思,留了有那么2厘米的间隙。

    这样又可以感受到湖面吹来的风。

    唐阳羽今天的路术跟往日不同,往日他两种模式泾渭分明,要么是禽兽,来直奔主题,要么温柔的不行,这个那个。

    艘地仇仇独孙术战闹恨恨结

    今天却是半边禽兽半边绅士,这弄得张波身子痒痒心也跟着痒痒。

    他正在亲吻她的鼻头,她痒的不行,下意识躲避。

    “你……喂……你怎么了……有心事么……”

    她顾不得矜持和害羞问道,她担心他隐瞒了什么重要的事情,突然有种要告别的感觉。谁知这家伙只是随随便便闷声闷气的回了句,“别说话,闭眼睛享受吧,我只是在开发新模式而已……”

    “你混蛋,变态!”张波突然发力把他推了下去,刚想逃跑却又被唐阳羽抓住按倒在沙发靠背,两人的姿态十分诡异。

    反正是张波的美背对着他的身子。

    这次他不再绅士,再次化身禽兽……

    门外,有人要找唐阳羽唐老板。

    是张洁洁。

    但是守在门外的是二烟,大烟不知去向。大烟的去向很神秘,神秘莫测,她算是唐门之目前自由度最大的一个。

    “退回去,再往前走一步我杀了你!”

    “看着我的眼睛,我现在不开心,别惹我!”

    张洁洁没有退回去,但是也没敢前进,“怎么了,二烟?谁招惹你了?不是……不是里面的唐阳羽吧?还有谁在里面?”

    二烟十分郁闷和厌恶的看了她一眼,“还能有谁,还不是你妹妹那个狐狸精,哼,趁着我还没长大勾引老板,不要脸!”

    张洁洁瞬间明白了二烟为什么如此不开心,因为现在大家都知道二烟人生的最高理想是长大了,长到16岁领了身份证嫁给她的老板。

    十分的迫不及待。

    张洁洁终于找到了报复的机会,下意识向后推了推,手托下巴,下打量,“嗯,我要是唐阳羽也不会选你啊,你……没有男人会喜欢你这样的女孩的……相信我……”

    “别,你别急,我说的都是真话。因为你太瘦了太小了,最重要的是你还没长大,没发育完,你要是你们老板会喜欢你自己这样的女孩么?”

    二烟撇嘴,不屑,“当然会喜欢,老板都说我的眼睛最好看,哼!”

    “对了,你没事老找老板干什么?不是也想着勾引他吧?你最好死了这条心,里面那个狐狸精是老板不让我杀,说留着有用。但是老板可说了,你要是敢招惹我我可以杀你!”

    张洁洁哭笑不得,她知道她在唐阳羽那没什么地位,结果还真是,甚至她已经了二烟的可杀名单了。

    但是她也知道唐阳羽还是下了规矩,还是训斥了见人杀的二烟。

    否则她还真不敢像现在这样跟她说话,毕竟她是小孩子,而且反复无常,真要是把她杀了,还能怎么样?

    反正她死了。

    死了什么都完蛋了。

    “我找你们老板有正事,但现在看来今晚都见不到他了,他和小表妹一旦玩起来得一个通宵。”张洁洁颇为失望的转身往回走。

    却被二烟张嘴叫住,“你别走,大狐狸精,再过20分钟我进去把小狐狸精抓出来送走,你可以进去找老板办正事了!”

    本书来自  //l/book/39/39452/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