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神级修复高手 第728章 万年黑泥(求花花)

时间:2018-04-03作者:小神

    唐阳羽坐在水榭楼台的阳台,这回更干脆,他让人直接在阳台放了一张大床,让他即便睡梦也能看见外面的龙眼湖。

    龙眼湖在他眼里好像是一个绝世美女,怎么看也看不够。

    此刻他手里正捧着那个盒子,盒子里是坏掉的烟龙刃。

    孙仇远科方艘察所冷通我

    黄碧已经在地下挖了两三天了,马能挖到京郊宾馆的地下练刀场,马能解开李易风的圣刀之谜。

    但其实已经不用解开了,因为大烟已经解开,只是还不知道李易风手里的到底是哪种圣兵而已。

    白色闪光。

    白龙刃,哼。

    唐阳羽其实心里早已有数,他已经下了命令,让黄碧不要彻底挖通地下密道,留下2米左右的距离,留着以后有大用。

    这是计策,连环计。

    唐阳羽已经打开那个盒子,拿出烟龙刃,烟龙刃还是那么的让人喜欢,还是看不出什么杀气。一把没有了杀气的屠龙刀不是屠龙刀。

    他必须加快时间修复好烟龙刃,这样他跟李易风之间才能维持一个相对平衡。否则李易风哪天改变主意哪天发狂他们唐门会全军覆没。

    他明知道有这样一个强大的对手存在必须提前做好准备。

    虽然他即便修好了烟龙刃可是他还没有刃谱,但那是后事。

    关键时刻只要他烟龙刃一出,哼,对方会不敢造次了。

    毕竟烟龙为雄,白龙为雌。

    敌科仇地独敌术陌冷由术主

    敌科仇地独敌术陌冷由术主  修复是一种经验的技术。

    雄当然能胜雌。

    这把烟龙刃他没事的时候在晚拿出来把玩,可是远他早已修好的佛挂珠还难。佛挂珠这种物件说白了是珍珠,佛挂珠他没修过别的珍珠可修过不少。

    他家里的老头子可是有一地窖的破烂东西让他练手的。

    所以说他缺乏实践经验其实是一种误解。

    他从未解释过,因为根本不需要解释。

    他不需要别人的夸赞和奉承,他只需要知道自己进步到了什么阶段好。老头子很会教人,从一开始给他画了一张大大的图谱。

    图谱是他要突破的等级和级别,所以他的修复之路根本不难,只要按图索骥能大成。问题是老头子又很缺德,老头子图谱之间的没个目标都相距很远很远,别人必须用3年完成的目标他只画了3个月,别人10年的他只画了1年。

    如此循环下去,唐阳羽成为大才圣修的几率越来越小,成为神经病神经错乱和半途而废的几率越来越大。

    幸好到现在他还没有变成神经病还没有半途而废背弃祖训。

    关于他的家族之谜,老头子也留下了线索。

    只是这个线索必须在唐阳羽超越唐修学成龙修以后才能找到。

    现在?

    想都不要想,没门。

    武器,唐阳羽修复之术最弱的一环是武器,因为历史需要修复的知名武器太少,而且一般即便出土了什么名剑名刀什么的也只做基本维护不做剑身复原。

    所以老头子的地窖里那些破烂当只有一把战国的斧钺,其余的没了。

    至于这种名剑名刀之的圣刃,呵呵,唐阳羽真的连听都没听过。

    老头子的确爱讲故事,但是他讲的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故事,关于唐门起源,关于龙族,他几乎从不提起。否则也不会到死都不告诉唯一的孙子他还有一份娃娃亲在京城定着呢。

    修复佛挂珠的时候唐阳羽即便一直百思不得其解,但是他并不放弃希望,他知道很快他能找到方法,他需要一个机遇需要一个启示,需要一个火花,一个灵感。

    结果他真的得到了。

    根本没有。

    所有的幸运其实都不是幸运,其实都是日复一日的苦学苦练积累起来的。

    修复是一种经验的技术。

    没有经验根本无从下手。

    没有经验根本没有任何修复的机会。

    烟龙刃在手,一把没有杀气的烟龙刃,他在笑,他的头不疼,因为对于自己一无所知的事情他从不着急,着急也没办法为什么要着急。

    孙仇科仇情后察战阳术指科

    如果放在平常他肯定绕过去了不管。

    他必须正面突破。

    他一个人不行可以拉来一个人,他在某天晚曾经给张波看了烟龙刃,结果张波对此没有丝毫的兴趣,只草草看了两眼,下了结论。

    孙不远远酷孙术所冷不岗秘

    孙不远远酷孙术所冷不岗秘  所以老头子的地窖里那些破烂当只有一把战国的斧钺,其余的没了。

    敌地仇远酷后球陌孤术远战

    “武器,我不懂,我是女生!”

    这是最牛的回答,唐阳羽赶紧的麻溜的收起了这宝贝圣兵,继续回到床干他自己晚该干的事了。

    结远远仇情结术战闹指最接

    然后他还那给了楚伊看,因为楚伊是外人,旁观者清。

    可是楚伊从始至终都没说话,一个字都没说,走了。

    再然后……再然后他没什么心情再拿给女人看了,男人给谁看?黄碧算靠谱的知情者了,他都不知道烟龙刃哪里坏了,别人谁还知道?

    况且这又不是他老家地窖里的废铜烂铁,这种圣兵可不是谁都能给看的。

    凌雨晴。

    凌雨晴对此倒是有自己的看法,只是最近她很忙,一直没时间过来水榭楼台跟他团聚。其实也没办法团聚,这里都成了他和张波的洞房了,她怎么来?

    孙地科地独后术接月所远克

    闻着这屋子里满是别的女人的气息?

    这肯定不好,谁都笑不出来,谁都会杀人的。

    艘不不不鬼艘学战阳闹后主

    艘不不不鬼艘学战阳闹后主  他不需要别人的夸赞和奉承,他只需要知道自己进步到了什么阶段好。老头子很会教人,从一开始给他画了一张大大的图谱。

    但楚伊那天在李梅那边的表现让他十分起疑,原本他只以为楚伊是不懂,因为帮不忙什么都不想说。现在看来她不是不懂,她懂,但是不说。

    或者不能说。

    他才发现楚伊姐对他一直都有着一条隐隐的原则,只是他发现的太晚了。

    凌雨晴本身也很忙,她在忙高金投资的事情,虽然看起来唐阳羽这边的战争和争斗才是生死攸关的,才最重要。可实际高金投资的取得才是长久之计。

    双线作战。

    李易风现在是双线作战,可他是单线作战,所以他一定要在修复这件事情快过他战胜他,一定要在李易风修好龙象仪之前修好烟龙刃。

    而且唐阳羽从不认为李易风真的能修好龙象仪。

    想要修复龙象仪必须用到龙修。

    其余的修复大师技艺再高经验再丰富都没用,这叫术业有专攻,龙族圣物必须龙修修好。

    这不是规矩。

    这是命运。

    任何年代任何时代任何人都无法改变。

    哪怕科技再发达,哪怕修复手段再智能,甚至可以大批出现克隆人的时代也还是不行。

    灵修修复龙族圣物最后的一步叫做点睛,画龙点睛。当然不是真的全部都在龙头点睛,而是说的是最后的收尾,收尾的一种极其高深的修复技巧。

    所以他才对醉猫说李易风只是在给他打下手而已。

    这不是大话,更不是吹牛,这是事实。

    孙地科地独艘术由闹孙术显

    事实是如今的他如果没有能力修好龙象仪,那么世界任何人都修不好。

    这不是狂妄,也是事实。

    所以他心里有底,有数。

    所以他刚好借助这段难得的李易风停战的时间来完成烟龙刃的修复。

    他为什么守着龙眼湖?

    一个是龙眼湖的隐秘他必须搞清楚,必须阻止灾难从京城开始。一个是龙眼湖下面有修复烟龙刃的万年烟泥和烟龙塚之还鲜活的烟龙血。

    他怎么知道的?

    这是这么久他唯一琢磨出来的一件事,也是他亲自下到湖底证明了的一件事。

    只是这龙眼湖底的万年烟泥可没有那么好采,万年烟泥隐藏在湖底的那些坟冢下面,因此他才让大烟下到湖底挖坟掘墓。

    一举双得,一箭双雕。

    后仇不仇鬼艘察所阳酷闹通

    虽然到现在还没挖出什么,都是些普通尸骨,最多有点珠宝首饰铜器而已,但是他不会放弃,他必须挖出一个结果来。

    万年烟泥是外壳,是修复烟龙刃的表,二烟龙血是内魂,是修复烟龙刃的魂。

    也是说他在无从下手一无所知的情况下逆向思维,首先确定了烟龙刃的表和魂。

    他是高手。

    结仇不不独结学战月艘我孤

    结仇不不独结学战月艘我孤  他不需要别人的夸赞和奉承,他只需要知道自己进步到了什么阶段好。老头子很会教人,从一开始给他画了一张大大的图谱。

    真正的高手。

    反正大烟每次下到湖底挖坟掘墓干苦力之前都对他恶狠狠的说一句,“你是高手,你狠。”

    脚步声音,还带着水滴的声音,然后一个人从窗户翻了进来,这么干的只有大烟,二烟都不会,因为二烟身子不好,翻不了窗户。

    大烟一身烟泥,手里还抓着一把,直接送到唐阳羽跟前,又腥又臭,“看看对么!”

    唐阳羽被薰的一阵干呕,“滚,你妹的,跟你说了多少次了,真正的万年烟泥一定是出淤泥而不染,一定是一股万年的冰冷和清香,这叫清香么?这大粪还臭!”

    大烟不说什么,转身从窗户爬了出去,噗通重新跳进冰冷刺骨的龙眼湖,她是这样,她不是故意的,因为她已经被薰的闻不出香臭了。

    所以只能爬来让唐老板自己分辨。

    唐老板不得不放下手里的烟龙刃起身拖地,他喜欢干净,受不了满地又腥又臭的大烟泥巴。

    他刚拖完,哗啦,大烟又满身烟泥又腥又臭的从窗子翻了进来,如出一辙的要他辨别,他恨不得扑去一口把她咬死。

    他连滚都懒得说了,直接无奈的摆摆手让她自己跳湖。

    这次大烟却没有,而是带着满身臭泥巴钻进了他的浴室,意思是今天她下班了,她也有自己的时间规划和原则的。

    现在她每两天晚去找李易风打一架,为的是让身子本柔弱的李少帅白天晚都不得安宁,白天他在国宫修龙象仪晚,后半夜还要跟大烟拼命,的确够辛苦了。

    他那小身板,怕是真的熬不了几天了。

    可是他却言而有信,说随时欢迎大烟去挑战真的随时欢迎,而且每次都亲自迎战。

    这点倒是让大烟颇为佩服。

    本书来自  //l/book/39/39452/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