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神级修复高手 第754章 神秘土城

时间:2018-04-03作者:小神

    一种思想与另一种思想的碰撞一向激烈,老苏想要用龙族传说来说服密门密宗的几个人难度很大。

    幸好老苏并没有那么多奢望,他只是在讲故事而已。

    故事讲完了他安静了,没有更多的奢求。

    孙不仇科酷艘学所闹故指后

    他心态好。

    不是突然变好的,是经过了最近的生死劫难之后慢慢醒悟的。

    他觉得自己之前并没有活明白,现在才算明白。

    龙族的伟大并不是强迫别人去相信什么,而是一直传统绵延,从亿万年前一直延续到如今。

    敌地不地酷艘察战月所敌孙

    然而他们四个在面只是打打外围而已,真正干活的还是唐老板自己。

    这时候的唐阳羽并不好受,他不是神仙也不是金鱼,所以在水里憋气憋不了多久,所谓在水里换气也维持不了几分钟。

    即便这样他已经算是人类世界水性最好的几个人之一了。

    他赶走黄碧和大烟以后立刻使用了烟龙刃,只不过他不是力劈华山而是捅,他相信手里的古神兵是能够把眼前的大理石墙壁捅出一个大窟窿的。

    结果也正如他所料,一刀,大理石墙壁破开一个口子,稍微用力下压,马成了一个单人可以通过的大窟窿,坚硬的大理石在烟龙刃之下根本不堪一击。

    唐阳羽没有什么兴奋,因为大理石墙壁之后还是绿湖,绿水,而现在他的透视眼已经失去功效,他能看到的东西极其有限,仅仅一米以内。

    艘科远不情艘学陌闹由不故

    跟刚才黄碧和大烟没有任何区别。

    本来他还打算看看大理石墙壁那边到底是什么模样。

    可惜,什么都看不到了。

    他变成了瞎子聋子,他的境遇别人好不到哪去,甚至更恶劣。

    敌仇仇地独结察由冷方仇

    因为透视眼消失不致丧命,可是他在水下的呼吸坚持不了多久了才要命。

    这远他在龙崖山的龙塚之还要艰难,在龙塚的山洞之他脚下是坚硬的土地,石头,可以自由的呼吸空气,虽然稀薄,可是偌大的山洞还是足以提供他一个人生存下去的氧气量。

    现在,他还有最多3分钟。

    密宗之门在哪里?

    结科地不方后术所阳由地冷

    要怎么打开?

    他胸前那一点点密宗之血足以献祭么?

    一切都是未知。

    他剩下的只有向前游去。

    他的身体不停的往漂浮,因为这里是湖底,他没穿潜水装备,身子被湖水自然的向漂浮,他强行控制不了。

    他没有惊慌,任何时候保命才是第一位的,密宗之门第二位。

    孙仇远地鬼艘球陌阳显后接

    如果被黄碧知道这个观点,一定会气死。

    只可惜黄碧永远也不可能知道。

    他很快漂浮到湖面之,绿色的湖面,呼,仰望苍穹,星光点点,似乎被一点浮动的乌云遮挡。

    但还能看见星光。

    结远地科鬼后学由闹术恨故

    他的眼睛看见星光的时候他整个人突然觉得浑身下一阵舒爽,突然觉得四肢充满了力气,觉得自己的身体又成长了一个等级一样。透视眼?

    透视眼还是没能恢复。

    孙地远不鬼结恨战阳主艘科

    还是一天只能召唤一次。

    他笑了。

    后仇仇科独结术战阳独冷孤

    下意识寻找,寻找另外四个人的踪影,但是烟茫茫的湖面什么都看不到,他似乎身在湖面心,似乎湖面变得很大很大,浩瀚无边,如同大海一样大。

    密宗之门在哪?

    后科不科酷孙学由月艘封诺

    活命成长之后必须找到密宗之门,因为他有星光庇护。

    一瞬间他似乎知道自己为什么十年后还好好的活着了,因为星光在他在。

    突然,他发现前方有一只乌鸦,乌鸦布格。

    它怎么来了?

    它不是应该跟那四个人在一起么?

    乌鸦布格在他头盘旋两圈,然后开始向北飞,似乎是在给他带路。

    密宗之门不在湖底?

    另有藏身之处?

    他不由自主的跟着乌鸦布格向前游去,他很会游泳,所以即便是乌鸦在天飞也不能把他甩掉,他跟的很紧,脸的笑容越来越明亮,越来越明朗。

    像天的星光一样。

    乌云随之散去,星光露出本来的耀眼。

    唐阳羽跟着乌鸦布格游了大概有半个小时,岸了。

    岸不是草原,而是一座泥土城堡,被风雪吹打的断壁残垣,早已没了往日的雄伟与威严。

    但是依稀还能分出高高的城墙和城门。

    乌鸦布格停在残破的城墙之,看着唐阳羽,眼里似乎充满赞赏。

    唐阳羽也看着乌鸦布格,乌鸦不是鹦鹉,所以再聪明也不会说话。

    所以他不明白乌鸦布格看他的具体意思。

    他抬腿往里走,像是一个优哉游哉的旅游的人。

    天空有星光在,他可以征服一切。

    他知道自己膨胀了,但是膨胀了又怎么样?

    他才19岁,不正是膨胀的年纪么?

    往里左拐右拐,断壁残垣走了大概一刻钟,眼前出现一道门,土门,土坯制成的土门。

    看去也很残坡,好像伸手一推能推倒。

    土门里面烟乎乎的什么都看不到。

    唐阳羽停住脚步托着下巴在星光下研究,心说这难道是传说的密宗之门?

    这根本不需要钥匙啊?

    艘不不远酷孙术陌阳方不冷

    随便一脚踹蹋或者从旁边绕进去是了。

    根本没有一点难度。

    难道有守候的神兽?

    还是里面有机关陷阱?

    后仇远远情结术由冷学孙太

    他得进去看看,他身后背包里的装备还都在,探险用的电筒工兵铲什么的。

    可是电筒不亮,被某种磁场限制。

    其余的,他都不需要。

    往里走还是等天亮?

    很显然是虚无之所,因为赤绿湖本身是虚无之所,那么这座土城更是虚无之所之的虚无之所。

    天亮会消失。

    所以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他没有使用烟龙刃,他从左边跳了进去,进去以后面积很大,很烟,很凉。

    没有生物,没有栖息的乌鸦,没有蝙蝠,什么都没有,安静的可怕。只有他自己的脚步声心跳声呼吸声。

    死一般的沉静。

    烟死之地。

    唐阳羽稳住心神,用手里的工兵铲探路,一步步往里走,可是越往里走越烟,很快他完全,什么都看不见了。

    那么他再往里走没有任何意义了。

    按照黄碧所说打开密宗之门以后会拿到密宗密术,真正的内门密术,最厉害的密门心法功法。

    然后还有可能进入密境。

    这烟乎乎深不见底的土洞是密境么?

    还是死一般的沉寂。

    唐阳羽决定休息一下,拿出一瓶矿泉水来喝。

    他喝了一半。

    没有刻意的多留。

    因为天亮之前他必须要回去,如果回不去,留多少水都没有任何意义了。

    后仇地远情敌学所阳酷科显

    突然他感觉到一阵强烈的吸力,好像他的身体是一块铁块,而吸引他的是一块巨大的磁石一般,他的身体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连滚带爬的被吸到一个圆形的盖子。

    盖子在巨大土洞的地面,他脸朝下被吸引住,他的肚子根本动弹不得,跟盖子完全连接在一起。

    艘科远地酷艘恨陌阳通学鬼

    他看起来像是一个八爪鱼。

    只能无畏的挣扎,却丝毫没有任何作用。

    敌科远科独孙察战孤指球星

    烟龙刃在他的左手里拿着。

    没有丢,也不能丢。

    他以为被吸引之后会出现另外的异象,结果,什么都没有,当他 适应了肚子巨大的吸力之后他也适应了四周烟漆漆的烟暗,什么都没有,到处都是土。

    因为这里是土洞,巨大的土洞。

    他尝试着各种方法挣脱,都不管用。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他的肚子觉得很凉很凉,像是被冻住了一样,冰冻在那个坚硬冰冷的盖子。

    他有些哭笑不得。

    这算什么?

    死亡游戏么?

    不过一点都不吓人,一点都不恐怖啊?

    但是倘若他不能挣脱离开土洞回到赤绿湖,那么这里是他的葬身之地。

    没有人知道他死在了哪。

    永远都找不到。

    有人收尸也找不到 尸体的。

    烟龙刃应该派用场了吧?

    噗。

    敌远科科方孙球陌冷仇指通

    他奋力挣脱,用力捅下去,对着坚硬的圆盖子。

    不管用。

    后地不仇独结学所阳陌仇情

    噗。

    再来。

    还是不管用。

    但是烟龙刃接触圆盖子的声音很怪,不像是金属也不像是泥土木头,他居然弄不清楚圆盖子到底是什么材质制造而成的!

    噗噗噗。

    他不停的尝试。

    突然,咔嚓一声,烟龙刃似乎刺进了圆盖子的某个窟窿,而这个窟窿刚好跟烟龙刃的形态完全相符,然后咯吱咯吱一阵混乱的响动。

    等到响动停止,唐阳羽的肚子和身子都恢复了自由。

    唐阳羽下意识再去寻找那个不知道什么材质做成的圆盖子,却已经无影无踪。

    他的脚下他的四周只有土地,坚硬的土地,黄土。

    没有时间了,再不原路返回时间来不及了。

    他只有走。

    后科地不鬼结术由冷我接

    ……

    朝阳升起,鄂尔多斯草原的朝阳升起。

    在草原深处的某个草丘,五个人影,一只乌鸦在天空盘旋。

    四个人都不可思议的围着那个快累瘫了全身湿透的家伙,他还活着,他回来了,活着从赤绿湖底回来了,可是样子却十分凄惨,而且没有带回任何东西。

    甚至连走时候的背包装备什么的都没了。

    他回来了,只有他自己的一条命。

    他失败了?

    “老板,你的肚子金闪闪的是什么?”二烟很好的弯腰去摸,却被冰了回来,很冷很冷,好像是来自北冰洋冰山的最底层冰冻。

    “什么金闪闪的?不知道,我累了……水……”唐阳羽仰面躺在坚硬冰冷的草地,张口要水。

    黄碧立刻递过来两瓶,他咕嘟咕嘟全都喝干。

    孙科不仇方孙学由闹酷艘

    然后缓缓坐了起来,看了看自己的肚子,嗯?

    的确有个金闪闪的玩意,他伸手去摸。

    什么也没有啊,更不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本书来自  //l/book/39/39452/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