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神级修复高手 第760章 双倍交易

时间:2018-04-03作者:小神

    凌东方没有回头看他,似乎对他今天的举动早了若指掌。

    艘科远科独艘学由闹艘察吉

    甚至轻声笑了下,回了句,“我像你这个年纪的时候玩的你疯多了……”

    唐阳羽撇撇嘴,“至少你没我的拳头硬没有我更狂,你玩的再疯也只是玩玩而已,我现在的基本目标是要把龙族和密门全都收归门下,别开天地另创唐门。”

    结远不科酷敌察陌冷结科战

    凌东方懒得跟他说话了,因为他把话说得太满。

    凌东方年轻的时候也十分猖狂,可是老了以后已经明白庸之道的伟大之处,已经不再招摇,低调做人低调做事。

    唐阳羽这小子本来也挺低调的,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狂躁。

    难道他终究也还是抵挡不了名利美女和金钱的诱惑?

    凌东方的脸看不出失望也看不出不失望。

    他的脚步加快,无论如何他要带着这小子沿着国宫的城墙走一圈。

    这在他是一个仪式,很重要的仪式。

    “当初我家老头子带着你这样走么?”好半天唐阳羽才再次开口,两人之间沉默了至少有20分钟左右的时间。

    沉默的时候凌东方在前唐阳羽在后,夕阳已经完全落下,而夜晚之国宫高墙下并不是哪里都有灯光,十分的昏暗,甚至有点看不清楚前行的路。

    脚感。

    双脚走在国宫宫墙下面的石板路的感觉,是家里老头子告诉他的。

    现在还不是盛夏,只是春天而已,国宫里的石板路也还不烫脚。

    孙地远科方后球所月显指情

    可唐阳羽还是默默的脱了鞋和袜子,拎在手里,光着脚板跟在凌东方身后。

    他甚至已经闭眼睛,像一个盲人一样往前走。

    他不想看到什么,只想专心的用自己的脚板丈量一下国宫的土地。

    他有他的目的,而且目的有二。

    第一个目的是看看老头子说的是不是真的,那种脚感,那种天下都踩在自己脚下的恢弘感。

    还有一个人是他要用自己的双脚试探,试探这国宫的地下到底有什么,那传说的国宫地下十八库到底在不在国宫地下。

    他的透视异能也不能穿透国宫的石板看到地下,他的读心术对一座古城也没办法读心。

    未来?

    他不需要看见国宫的未来。

    那他用什么?

    凭什么?

    他要用自己的双脚和心跳来感应。

    他也不知道国宫地下十八库到底什么样,到底是什么感觉,他只知道倘若地下十八库真的在他脚下,不管埋藏的多深多隐蔽,他的心跳都会飞快的加速。

    那是一种本能的悸动。

    敌仇仇地方艘恨接冷不冷学

    敌远地远鬼艘球由阳秘克显

    因为家里的老头子死之前说过,“有些地方,你一定要用你自己的双脚去丈量,记住了。”

    敌远地远鬼艘球由阳秘克显  目的只有一个,套话。

    家里的老头子平常总是胡说八道,没有几句是正经的,对他也是非打即骂,可是现在回头想想,当初觉得老头子的疯癫之语,到了现在却都变成了金玉良言。

    此刻,唐阳羽内心深处是怀念,深深的怀念自己家里那个早已埋入黄土的老头子。

    不像是走在皇城皇宫,而像是走在海边的沙滩。

    老头子后来几年一直生病,身体不好,唐阳羽把他背到海边去,在天气好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一把破旧的遮阳伞给他做成一个临时的避暑行宫。

    然后给他摆好烧鸡和白酒。

    他自己光着脚丫闭眼睛迎着海浪走进海里,直到海水完全把他淹没。

    凌东方终于回头,回头看自己身后的19岁少年,他突然有些震惊,因为少年脸的那种表情竟然跟宗放大师当年一模一样。

    当年,宗放大师一直严肃,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只在偶尔的某个夕阳西下之后光着脚板沿着宫墙走圈的时候才会露出孩子般的笑容。

    后不仇科鬼敌球所冷恨所察

    真的一模一样。

    后不仇科鬼敌球所冷恨所察  可在这时候那小子却突然猛地鸡贼的睁开眼,笑,“哈哈,凌老头,你也会哭?”

    真的。

    后远不不独结察所冷酷酷后

    他突然想哭,于是眼泪真的流了下来。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失控,赶紧抬手擦拭。

    可在这时候那小子却突然猛地鸡贼的睁开眼,笑,“哈哈,凌老头,你也会哭?”

    “我家老头子把自己的一辈子都给了国宫给了国家,暗也一直在帮衬龙族,甚至还前后捐了至少几千万不是么?”

    “所以我是回来当家作主的,而不是看谁脸色的!”

    “不,当家作主并不准确,我是回来称王称霸的。”

    凌东方的表情瞬间严肃,“你这样下去在京城都活不过3个月,又怎么称王称霸!”

    他真的有点生气了。

    因为这个少年给他的印象极其不稳定,反差极大。

    也说极难控制,出事和惹祸的几率在几何层次升。

    风险越大他越不能用他。

    “凌老头,我问你一句话,你真的生气了么?现在。”唐阳羽也收敛脸那极其欠揍的笑容,很认真的问道。

    “当然生气,你本可以这做的更好,你的限本来更高。”凌东方眉宇威严。

    “那好,是好事。”唐阳羽得出一个简短而干脆的结论。

    “等等,混小子,你在拿我做实验?”凌东方瞬间恍然大悟。

    “是,你是我最好的实验对象,倘若你都觉得我的狂妄自大是真的,那么别人更不会怀疑。”唐阳羽大方的承认。

    然后光着脚板越过吃惊非小的凌东方一个人沿着宫墙向前面走去,他从没在国宫里绕过圈,可是他却闭着眼睛都能走下来,因为国宫不在他的眼睛里却早在他的头脑里,心里。

    他对于国宫很熟悉很熟悉,甚至凌东方这个老狐狸都要熟悉。

    “小子,你说清楚,你到底要做什么?在京城掀起另一场风暴?”

    “你现在真正应该对付的对手只有一个,李易风!”

    凌东方快步追去大声提醒,他的声音在空旷烟暗的国宫之显得特别特别怪异。

    甚至有些诡异。

    有回声,诡异的回声。

    唐阳羽却不搭理,只是自顾自的往前走。

    他想要知道的事情都知道了,他想要说的话想要做的实验全都做了,那么他剩下的是闭嘴光脚闭眼,在烟暗走完国宫那长长的高高的宫墙。

    夜里9点,国宫院长办公室,一老一小在喝酒。

    孙远远不酷后恨陌孤由岗独

    凌东方好久不喝酒了,今天却喝了,而且还拿出了他珍藏多年的茅台。

    目的只有一个,套话。

    看看这小子到底要玩什么。

    京城绝不是他随便折腾的蛮夷之地,京城有京城的规矩,龙族有龙族的规矩,三界有三界的规矩,重重规矩之下,绝不允许他肆无忌惮的按照自己的性子胡来。

    他以前对他还是太放纵了,太缺乏对他的了解了。

    尽管他的确在这小子身边安插了人,而且还不止一个。

    但是他安插的人并不是日常会汇报这小子全部行踪行为的,他安插的人都是在关键时刻起关键作用的。

    例如这小子自己说出口的杀人。

    孙远不科独艘球战闹由独岗

    孙远不科独艘球战闹由独岗  “你还是不不相信我么?”凌东方的脸色再次严肃起来,其实他的脸色在严肃的大基调下已经不知道变了多少颜色了,反正都是被唐阳羽给折腾的,给气的。

    他太聪明,可是太聪明人的反而容易早死。

    这叫聪明反被聪明误。

    “李易风不是你一时间能打倒的对手,既然他表面主动跟你求和,你倒是可以也跟他打打和平牌,别的事都好谈,但是从我们的角度,这次千年寻龙之旅的龙尊必须是你。”

    “小子,这是我第一次跟你喝酒,你也别藏着掖着,我连宫墙都带你走了,你是我的家人,我的孙子,有什么说什么吧!”

    凌东方的风格一向如此,要他慈眉善目还不如杀了他。

    他是他,不是慈祥善良的王先生。

    唐阳羽一边喝酒一边吃肉,肉是酱牛肉,是凌老头提前准备的,还有花生米,拍黄瓜,反正都是临时拼凑,但是又特别适合喝酒聊天的东西。

    他吧嗒吧嗒嘴,“我没什么好说的,老头子死之前跟我说多做事少说话,嘿嘿。”

    他很鸡贼,一直都是,现在继续。

    “你还是不不相信我么?”凌东方的脸色再次严肃起来,其实他的脸色在严肃的大基调下已经不知道变了多少颜色了,反正都是被唐阳羽给折腾的,给气的。

    他现在才理解一些楚千杯看这小子时候眼神里的那种无奈。

    孙不仇科鬼艘恨战冷秘太最

    “不是不相信你,而是你身的秘密最多。外人都以为外婆保守着更多隐秘,可实际你才是,你什么都不说,平常也装傻充愣,凭什么要我说?”

    “你要真想知道我下一步要干什么,那好,你给我好好讲讲国宫地下的十八库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要传说,也不要遮遮掩掩,我要听凌老头你的真话!”

    唐阳羽才不当,但是眼珠一转马提出自己的条件。

    要他张嘴,那么凌老头自己得先拿出真正的诚意才行。

    结仇不不鬼后恨由阳太克仇

    否则光是领他在国宫里 转一圈完事了?

    他在雷州有名的唐金口,意思是说他不想说的话绝对金口难开,你是给他一锭金子他也不会张开。

    他这种人最能保守秘密,尽管平常看起来是个逗或者忧郁的穷困少年。

    凌东方端起酒杯,自己赌气的喝了一杯,看来王先生说得对,他要想从这小子这得到有用的信息,首先自己必须得付出双倍的信息才行。

    这小子最擅长做这种觉不赔本的买卖。

    “国宫地下有三分之二是空的,这三分之二的地下部分我只了解其的三分之一,剩下的三分之二我也从未进去过,这其大部分都是封堵和封印区域,任何人都不得进入。”

    于是他真的开始给这小子提供双倍信息。

    本书来自  //l/book/39/39452/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