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神级修复高手 第795章 姐姐的温度

时间:2018-04-03作者:小神

    唐阳羽并不怪,因为他在地底下从来都是九死一生,龙象阁里的那个入口对他来说是生死之门,早晨进去也许永远出不来了。

    结不仇地方结学接孤诺独考

    他没有看淡生死,他依然怕死,怕的厉害,他正值花样年华还没来得及跟心爱的女孩谈恋爱,还没有治好母亲的腿,还没有抚育自己的孩子。

    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去做去完成,他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所以他怕死,尤其是害怕在这么年轻的时候死去。

    但是现实是这么残酷,实际怕死并没有什么用,世界每个人都怕死,不管年老年少不管男人女人,可是怕死不会死了么?

    怕死的人通常死的会更快。

    这是个更加残忍的悖论。

    所以他怕死但是却不会苟活,该干什么的时候绝不手软,该干什么 的时候干什么。

    “龙象轮的入口是生死之门?不是单纯的机关入口么?龙象轮不是一个驱动结构么,驱动龙象仪启动然后预测侦测24龙脉断裂情况。”

    楚伊背对着他,一股烟雾飘过来,有点熟悉的味道,唐阳羽忍不住笑,走过去,“姐,你居然抽烟?”

    边说边伸手从人家手指间夺过那剩下的半截香烟,放在自己嘴里,贪婪的吸了两口。

    唐阳羽现在的情况是每天都要死一次,每天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爬来,爬来的那一刻不管他身多脏,不管在地下经历了多么可怕的事情,第一眼看到地的世界。

    所有的一切都会觉得是那么的美好,哪怕是路边的一坨狗屎都是那么的亲切,因为这是活着的味道。

    香烟。

    后科仇不酷敌学接月故星所

    昨晚突然出现在箭亭的不是别人是楚伊姐。

    可是唐阳羽马又有怀疑,楚伊姐的确是大长腿,但是她的头发却并不长,只是将将过肩而已,他绝不怀疑醉猫和郑山因为害怕看错了。

    长发,及腰长发。

    “姐,你手里有多少人?”他问。

    “不该问的别问。”楚伊很少这么严肃的跟他说话,因为这个问题她不会回答也不希望小弟再问这样的问题,直接堵死这条路。

    “喔,姐有自己的秘密,虽然这很正常,可是我还是有点不开心,有点失落。我一直觉得我是跟姐晚睡一个被桶都不会有什么尴尬的那种关系。”

    “是我太单纯,人最亲近的只有自己。”

    唐阳羽的语气明显不对而且带着很大的情绪,他也很少在楚伊跟前这么小孩子气。

    赌气,明显在赌气。

    嘴说着理解实际内心里却不理解,相当的不理解。

    楚伊看看他,“这事没商量,你再怎么撒娇也不行。而且你已经19岁,对于这件事这种事不应该早有准备么?再说你身边完全跟你说实话的有几个?或者说有一个人这样么?”

    唐阳羽想了想,“以前我觉得有三个,现在只剩下一个了,因为我妈和我姐都不跟我说实话了,反而是凌雨晴不会对我有什么隐瞒,即便是她不愿意说的,我只要问她会告诉你。”

    “我知道这并不是什么好事,可是还是觉得开心。”

    “人都是自私的,所以才会如此。”

    唐阳羽说的越来越惆怅越来越有哲理。

    好像一下子进入了另一个频道,但是这还是没用,楚伊不该说的是不会说。楚伊姐现在是枢人物,唐阳羽突然发现他无法解开的谜团她都知道,他不理解接触不到的人她都有接触。

    楚伊姐。

    唐阳羽每每叫出这个名字想到这个女人的时候,嘴角总是不自觉地翘,带着开心的笑容。

    因为无所顾忌,因为对他无条件包容。

    突然一切开始改变,现实变得越来越残忍。

    他不得不问另外一个问题,“赵清晨只不过是配合你演戏的一个棋子而已,对么?实际他别说要了你的身子,他给你提鞋都不配,一切都是为了演戏给我看么?”

    这是个残忍的问题。

    曾经那么亲密无间的姐弟二人很可能因为这个问题分道扬镳。

    楚伊姐说那铜绿七星是不祥之物,掌控生死之门,然后她将其拿到手。

    为什么用这种偷和抢的办法呢?

    她只需要给小弟打个电话,小弟会百分百信任的给她送过来,还心怀感激。

    结不仇远鬼艘察战冷考学星

    现在这种局面是她搞砸的,而且看起来还是故意搞砸的。

    她为了什么?

    后地不地方后恨由阳主地孤

    为了跟小弟决裂么?

    毕竟一次她告诉小弟,在他认为必要的时候一定要毫不犹豫的杀死她,不要有任何的感情留存。

    “不该问的不要问。”楚伊姐还是这个回答。

    唐阳羽从身后抱住她,她的身子甚至不再温热不再颤栗,她的身子很冷,像个死人,她已经将他这个小弟开始绝缘,自动隔离,这是唐阳羽最不希望看到的事情。

    艘科不远鬼艘恨战闹敌考毫

    不知为何他脑子里突然闪过一句话,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他和楚伊姐不是夫妻,他们是姐弟。

    后地不仇酷敌球战冷技吉酷

    姐姐和弟弟。

    后地不仇酷敌球战冷技吉酷  “姐,没了铜绿七星我还能进得去龙象轮么?”

    姐姐永远不会抛下弟弟不是么?

    “姐,没了铜绿七星我还能进得去龙象轮么?”

    楚伊低头,但是冰冷的身子没有挣脱,也不说话,似乎想用沉默应对,要用沉默赶他走。

    唐阳羽才不走,非但不走反而一把把她抱起来,抱进里面的床,轻轻放下,然后自己也拖鞋床,挨着她躺了下来。

    睡觉。

    不再多问一句话,也不再说什么。

    是安静的睡觉。

    这是白天,不是晚。

    可是唐阳羽还是好困好困。

    后不远远方结术所闹察独远

    他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还是白天,他自嘲的笑了笑,他睡了个回笼觉,睡过了白天和烟夜,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

    这一觉好长。

    他本来以为他已经开始拜托嗜睡的困扰了。

    后远科远方敌察陌阳考接接

    “起来洗把脸,吃饭,然后回去吧。”楚伊扎着围裙过来喊他吃饭,虽然语声冰冷,不过显然还没有完全抛弃他放弃他。

    唐阳羽一骨碌起身钻进卫生间,哗啦啦洗手洗脸,抬头,突然看见旁边的小闹钟,有点怪。不是第二天下午,是当天下午4点30分。

    怎么可能?

    他感觉自己明明至少连续睡了24个小时以,否则他的身体不会这么舒服,不会这么伸展。

    因为最近他早都适应这种越来越长的嗜睡了。

    很快他的目光从闹钟转移到自己的手表,也是当天下午!

    时间在他睡着的时候全都停止了?

    他刚才抱着楚伊姐进卧室的时候已经下午3点30分,他只睡了一个小时?

    不,这不够。

    别说身体变异嗜睡开始,是在家里光着脚丫打架的时候也不行。

    至少要三四个小时才能勉强恢复体力。

    他在雷州的时候每天一直保持着七小时睡眠,这是老头子规定的,一开始不适应,后来成了他自己的生物钟。

    “姐,今天几号?”他一边吃饭一边问。

    “你只睡了52分钟。”楚伊显然知道他要问什么,马给了一个让他死心的答案。

    敌远科科情结术接孤我恨孙

    “为什么?”他追问。

    “算是姐……我……送你最后的礼物,以后你再也不会嗜睡了,如果需要通宵熬夜,大概睡四五十分钟足够坚持一天一夜了。”楚伊低着头吃自己碗里的米饭,甚至都不看他。

    唐阳羽心里震惊,表面不动声色,“喔,不过送这一个礼物么?姐你对我一向大方的,要不多送点?”

    楚伊神色肃穆,“我没时间跟你开玩笑,你也不要跟我开玩笑。我们两个从来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接近你只是为了铜绿七星,因为只有你才能从龙象阁地下迷宫里带出来。”

    “铜绿七星对于你来说是可以丧命的不祥之物,可是对我来说却是古圣兵,因为有了铜绿七星我便可以掌控生死之门。对了,铜绿七星是你起的名字,它真正的名字叫七生七死。”

    “所以,以后记住了,千万不要相信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越是漂亮的女人越是会骗人会说谎。”

    唐阳羽觉得这话在哪听过,有点熟。

    嘴里不时滋味心里也不是滋味。

    他知道事情绝没有这么简单,他知道这很可能是楚伊姐随便找的一个借口而已。

    但是这也有可能是真的。

    结科地地情敌学所孤闹敌接

    后地地科情结术接冷我由艘

    他低着头呼噜噜吃饭,楚伊姐的厨艺跟外婆各有千秋,不同的做法不同的味道,外婆做饭更有家的味道,跟家里的老妈差不多,楚伊姐则不是,楚伊姐做饭很洋气,总让他觉得到处都是惊喜。

    吃了这次还盼着下一次。

    他把桌子的菜,把电饭煲里的米饭,全部所有的东西都吃的一粒不剩,然后在楚伊姐起身回头收拾碗筷的时候,他看到了她眼角一滴泪水滴落。

    他没再说什么,也不问了,也不要更多礼物了。

    擦擦嘴起身离开。

    拎走只有一句话,“姐,这房子的钥匙我不还你了,你说过这里永远是我的家。”

    走了。

    然后走了,轻轻关门。

    ……

    楚伊继续收拾碗筷,收拾完了回到沙发开始看书,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脸看不到绝望更看不到忧伤。

    因为她知道小弟没走,在门外坐着呢,在赌气,在等她开门把他叫回来。

    她不会那样做。

    她也是坚强和固执的女人,她决定的事情从来都无法改变。

    一直,这样,从下午到傍晚到深夜到第二天早晨,第二天早晨8点,门铃响起,她开门,外面小弟一脸阳光,手里拎着热乎乎的早点,直接从门缝里钻进来。

    “姐早,刚好路过买了点早点来一起吃。”

    边说边布置餐桌,早点很丰盛,不同地方最好吃的早点小吃,加在一起足足有十多样。

    坐下轻车熟路的吃。

    楚伊坐在他对面,看着他。

    “这种小把戏能骗得了我?”她有些戏谑。

    “没什么小把戏,这里是我家,你是我姐,是你出门不在了我也会偶尔买早餐来吃,只不过变成我一个人吃而已。”

    唐阳羽没心没肺的样子,只是他的眼睛很闪亮,他很真诚的样子。

    楚伊终于开始动,也跟着吃了起来。

    唐阳羽笑话她,“不怕有毒?”

    楚伊不说话,不搭理他,没心情跟他开玩笑。

    “我其实是担心姐你会搬家或者去别的地方不回来了,所以在门外守了一夜。我想如果有人找你麻烦我帮你搞定是,但是并没有人来,我突然觉得自己很傻很单纯,因为姐你根本不会走,这里有你要守护的东西。”

    唐阳羽自说自话,开启自我嘲讽模式。

    “我要在这里守护什么?”楚伊问。

    “你小弟啊。”唐阳羽脱口而出,楚伊瞬间放松,因为小弟不能知道这里地下177米的隐秘,知道了他得死,连她都救不了他。

    她深呼了口气,“你觉得姐很好哄是吧?一顿早餐让姐回心转意?”

    孙科科地酷结术战闹孙独敌

    唐阳羽撇撇嘴,“我可没得罪姐你,是姐你自己发神经想要跟小弟分清关系,姐你也不想想咱俩这么亲密的关系能分的开么?”

    楚伊姐笑了,笑容又恢复了温度,身体也恢复了问题,人也变得熟悉起来。

    “臭小子,知道跟姐贫嘴,你以前可不这样,以前老实的很。”

    唐阳羽吃完了,擦擦嘴巴的油花,“我也在姐你跟前会这么放松,在别人跟前,连我老妈和未婚妻都不行的。所以我不会让你走的。”

    “我不是说过了如果我必须死在京城,那么宁可让姐杀死。”

    楚伊姐站起身来到他身后,轻轻将他抱住,“姐才不会杀你,谁敢动你一根毫毛姐诛灭他九族。”

    楚伊姐说这话的时候气势非凡,浑身下杀气升腾,让人不寒而栗,可被她抱在怀里的唐阳羽感觉到的只有温暖,无尽的温暖,吧嗒吧嗒嘴,“姐,你这也太不讲道理了吧,人家白了我一眼你要诛人家九族?你过去的皇帝老子还厉害啊!”

    楚伊姐冷哼,“姐是要过去的皇帝老子还厉害,怎么样!”

    楚伊姐居然调皮起来,真是别有一番风味,唐阳羽瞬间迷醉。

    忍不住喃喃自语,“姐,你再抱着不撒手我要胡思乱想了……”

    楚伊姐还是不放手,相反抱的更紧,“想吧,随便怎么想行,以后姐再也不会跟你分开了,要是老天让我们分开,大不了你跟着姐姐一起逆天改命而已!”

    她看起来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心,决定了很难决定的一件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