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神级修复高手 第796章 挖掘

时间:2018-04-03作者:小神

    第二天一大早国宫里乱套了,因为唐阳羽带着一伙人在大兴土木。

    结地远远独孙学战孤闹我

    大兴土木的意思是在掘地三尺,在龙象阁里面。

    干活的人都大有来头,有病秧子李易风,有李武一,有醉猫,甚至还有戴着青色半边面具的半面青面。

    敌远仇地独后术战闹地主岗

    当然凌东方和郑山这个年纪的也不可避免。

    反正能用的全都用了。

    在旁边歇着的看着的,只有他未来老婆凌雨晴。

    唐阳羽很淡定的抱着肩膀,在那很沉着的指挥,“李易风,你早晨没吃饭么?挖两下要休息一分钟?楚老师,你昨晚把全京城的白酒都喝光了么?你这是挖地么?你这是耍酒疯。”

    “凌老头,郑老头,你们年纪大了要带个好头,不能这么出工不出力,不能这么磨洋工。这地下迷宫里没有杀人的陷阱,只是地方大了点,把整个地下迷宫全都挖开很容易能找到龙象轮的入口了。”

    “我知道我很聪明,小青青,你不服么?你不服怎么还乖乖过来当苦力?你并不是要杀人么?怎么不去杀了?”

    凌雨晴当先听不下去了,“唐阳羽,你……这些人平常哪有一个是挖地干苦力的人,你……你这样做效率很低。”

    唐阳羽看了她一眼,“这些人都深藏不露,你爷爷和郑山的灵修之力深不可测,平常只是隐藏起来不同而已。还有那病秧子醉猫小青青你说哪个值得你同情?李武一么?李武一天生是干苦力的,你看他挖的又快又好,堪称标兵。”

    凌雨晴不再说话。

    她一开始要跟着一起干,可是唐阳羽是不允许,说跟了他当然要吃香的喝辣的,有困难当然要别人,怎么都轮不到她。

    她无奈又无语。

    两件事她不明白,她不知道这家伙如何搞定了半面青面,让他不去杀人而过来挖地。

    她也不知道他这两天到底去了哪里见了什么人,为什么突然回来要掘地三尺,挖透深藏在地下的地下迷宫,这怎么看都十分幼稚可笑。

    可是连同爷爷在内的这些人却不得不听从他的统一指挥。

    孙仇仇地情结恨战闹所考结

    因为在修复龙象轮和龙象仪这件事情他才是唯一的权威。

    他说什么是什么,别说挖地三十尺,是一把火把龙象阁烧了大家也得照办。

    “凌雨晴,你要注意看,看着他们挖出来什么东西,不管大小,你都统一的收集起来,然后再进行初步的处理和整理。”凌雨晴也不是光坐着当大小姐行,她也有她的分工,这个分工让她很兴奋。

    对于未知的兴奋,对于探索的兴奋。

    外婆没有来,她之前跟外婆通过一个电话,说了龙象阁里的荒唐事,外婆只是笑笑,然后说等晚让大家一起来东山吃完饭,可是凌雨晴只能回答她,那家伙说大家在龙象阁安营扎寨了,这是国家级秘密挖掘,在挖掘完成之前,谁也不能离开龙象阁半步。

    并且还得交出手机钱包等一切私人物品。

    敌仇地科方艘恨接冷不通

    龙象阁里他成了土皇帝。

    而一日三餐不是外面有人送,那样也会泄露挖掘现场的秘密,有一个人负责后勤,负责做饭。

    楚伊一直都很安静,认真的旅行自己的职责,保证食物和水以及挖掘所需要的一切用具。

    凌雨晴这才发现楚伊姐居然对于考古发掘也很擅长。

    居然深藏不漏。

    她本身是考虑发掘专业的,历史相关,这方面唐阳羽看起来反而是彻头彻尾的外行人,现在龙翔阁内乌烟瘴气,基本是外行指导内行。

    因为唐阳羽一点也不按照正常程序出牌。

    正常考古发掘的第一步一定是收集各方面的资料,龙象阁龙象仪龙象轮的相关资料很少很少,现在他们手里的只有可怜的两本古册,都是外婆给的。

    但是这并不是说不需要继续查找和收集资料了。

    后仇不地情孙恨接闹孙岗诺

    考古学的研究对象是古代的遗迹和遗物,谈到它的方法论时,首先是如何收集被分为遗迹和遗物两大类的各种实物资料。作为科学的近代考古学,收集实物资料的主要手段应该是田野调查和发掘。

    即便直接省略可能费时费力又不讨好的资料收集步骤,也应该进行认真的考古调查,考古调查是发掘的准备。

    正常情况下只有经过调查,才能选定发掘的地点和对象,并决定采用什么方法进行发掘。但是,调查本身也是科学工作。调查工作若做得广泛、深入,纵使不进一步做发掘工作,也可以解决一些考古学的问题。

    考古调查可能发现的遗迹和遗物,大体有平地的居住址、洞穴的居住址、都邑和城寨址、坟墓、矿穴和采石坑、摩崖造像和题刻、可移动的石刻,如造像、碑碣、经幢等、各种类型的建筑物遗存,以及石器、骨器、陶器等各种器物和它们的碎片等。到达现场之后,要注意地形,仔细观察地面的现象;要充分利用沟沿、路边、山崖等各种断面,寻找遗迹和遗物的露头。

    有些地点,如泉水附近、河流的交汇处及黄土地带的台地往往有居住址,石灰岩山坡往往有洞穴居住址,湖滨、海边往往有贝丘的遗迹,都特别值得注意。在调查过程,要做好字、绘图、照像和测量等各种记录,并适当采集标本,以便在室内作进一步的分析和研究。

    而调查发现的遗址和坟墓等,要按照各方面的条件,加以选择,才能成为正式发掘的对象。考古发掘要把埋没在地下的遗迹和遗物揭露出来;在揭露过程,遗迹和遗物不可避免地会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坏。从这个意义说,任何发掘工作都是对遗迹和遗物的破坏。考古工作者的责任,在于采取最妥当、最严密的方法,使这种损坏降到最低的限度。

    眼前的唐阳羽可好,别说调查准备,直接大声吆喝,“用力挖,用力刨,什么都不要管,是往深了挖,我让你们停你们再停下,谁都不许偷懒。”

    他这根本是瞎胡闹。

    凌雨晴之前已经跟他耐心的解释过很多了,告诉他要做好发掘工作,首先必须懂得地层学。

    ”地层”这一名称是从地质学借用的。在人类居住的地点,通常都会通过人类的各种活动,在原来天然形成的”生土”堆积起一层”熟土”,其往往夹杂人类无意或有意遗弃的各种器物及其残余,故称”化层”。如果后一代的人类居住在同一地点,又会在已有的”化层”堆积另一”化层”。由于长期延续,化层越堆越厚,层次越来越多。如果没有经过扰乱,层的年代必然下层的年代为晚。

    这样,化层的堆积便构成了这一居住址的编年历史。人类的活动是复杂的,所以化层的堆积情形也往往是十分复杂的。考古工作者在发掘时,必须恪守地层学的原则,使用各种技术和手段,从错综复杂的层位关系将居住址的历史井然有序地揭露出来,而不致发生错乱或颠倒。这要求考古工作者必须具有细致、谨慎的工作态度,采用严密、妥善的发掘方法。在墓葬的发掘,地层学的重要性虽然不如居住址的发掘,但墓葬与居住址的化层之间,墓葬与墓葬之间,乃至墓葬本身的各部分之间,也往往存在层位关系。

    至于发掘的具体方法,要看发掘对象而定。总的说来,可分为居住址的发掘和墓葬的发掘两类。居住址的发掘,一般要采取开探方或探沟的方法,以利对各种现象的控制和记录,并可留出剖面,以观察化层的堆积。探方或探沟必须统一编号,以求将发掘出来的遗迹、遗物汇合起来,有条不紊地纳入总体记录。

    可是她苦口婆心讲了半小时他只回了一句话让她所有的努力和好心付诸东流,这家伙说,“这里是国宫,讲什么地层学?这里是龙象阁怎么挖我说了算,我的话是天!”

    凌雨晴气的浑身发抖,“好,好,你厉害,你是老大行了吧,但是你总得告诉大家你到底要挖掘什么吧?”

    唐阳羽神色肃穆,“不是挖掘是挖坑,挖一个地下迷宫那么大的大坑,地下迷宫有多大挖多大的坑。我不是没办法从地下迷宫里找到进入龙象轮的入口么?那好,那我把整个地下迷宫全都挖掉!”

    凌雨晴深呼吸,再深呼吸,“那有多大的土方需要多长时间多少人力,要不要引入大型挖掘机械,挖出来的土方又往哪里堆放?一个小小的龙象阁肯定堆不开吧?”

    “而且眼前这老的老小的小病的病,挖个两三年也没关系么?”

    结果唐阳羽又用一句话解决了她,“你想太多了,根本不用担心那些事,地下迷宫大部分都是空心的,挖出来的土方都不够往空心里掉的,挖一层掉下去一层,直到挖到底不再掉了好了,大功告成。”

    “对了,大家注意了,往下挖的时候都机灵点,别一铲子土挖出个大坑把自己掉进去……”

    结果他话音未落,噗通一声,醉猫连人带铁锹掉进了一个大洞里。

    大家马停下手里的铁锹看向唐阳羽这个监工,他倒是没让大家失望,直接动嘴,“小青青,愣着干什么呢?跳下去把楚老师拉来,快点!”

    半面青面一脸铁青,小心翼翼的走过去,往下看了一眼,深不见底的一个大洞,“唐阳羽,让我下去救人可以,但你先告诉我这个破洞到底有多深?”

    敌不科仇情敌球战阳酷酷后

    “我跳下去即便没摔死即便找到了楚千杯,我和他怎么来?飞来么?”

    他话音未落楚伊这边已经扔过来一个至少有一百米长的绳子,像是草原套马一样完美精准的套在半面青面身,她只负责套,不负责说话。

    说话的是唐阳羽,“现在跳下去吧,还有什么疑问么?这个洞再深也绝对没有100米深,我可以对着外面的国旗发誓!”

    大家都看着这俩人斗法,看着半面青面怎么办,会不会继续乖乖听话,大家都很想知道堂堂三界灵修霸杀界别的半面青面到底为了什么成了唐阳羽手底下的长工。

    他到底怕他什么?

    到底有什么把柄在他手里?

    他们当然也十分担心和关心醉猫在洞下面的情况,但是醉猫还是不错的,掉下去大概30秒以后开始在下面大喊大叫鬼哭狼嚎,生怕大家都是冷血扔下他不管似的。

    他还能大喊大叫代表他还活着,没事。

    那么他活着下去救援的人半面青面最合适,因为他的本事最大,救人的把握也最大。

    所以至少在这点他们是支持唐老板唐监工的。

    半面青面最后生无可恋的看了唐阳羽一眼,“算你狠,等这事完了跟你算总账!”

    说完再没犹豫,唰的一下跳进了烟乎乎的大洞。

    半面青面跳下去了,两个老的也能说些实话和真话了。

    因为在半面青面跟前李易风和李武一都只能算是二号威胁了。

    再说这两个老的也该歇歇,坐下喝杯茶水了。

    大家都停了下来,凌东方一边喝茶一边问,“你带楚青的目的是什么?”

    唐阳羽看了眼旁边安静的楚伊姐,学着她那天晚冷漠的样子,“不该问的不要问。”

    郑山这个老实人都忍不住要发飙了,“唐家小子,楚青可是龙族叛徒,杀人不眨眼,而且这次他回京城是回来杀人的,这事你还真得跟我们说清楚。”

    唐阳羽的眼光从楚伊姐身转向李易风和李武一,李武一代替气喘吁吁浑身虚汗的李易风说话,“唐先生,你别看我们叔侄俩,我们叔侄俩是忠心护龙的护龙一族,跟半面青面完全不是一回事。”

    敌不科仇独艘球陌冷帆远艘

    唐阳羽后知后觉的点点头,“喔,原来你们叔侄俩是好人,也行,暂时算作好人吧。我要楚青来帮忙的理由只有一个,当地下迷宫挖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有件事只有他能完成,你们谁都不行,都没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