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神级修复高手 第797章 谁是后手

时间:2018-04-03作者:小神

    “小子,这样挖下去真的可行?”凌东方再次提出异议,因为到处是空洞到处是陷阱,挖掘的人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危险,很可能直接送命。

    艘地科地独孙察由孤诺指

    这事严重了,他必须干预,不能让这小子无法无天下去。

    “所以我让楚伊姐多准备了几条登山绳,每人一条,一条系在腰,一条系在四边的柱子,这样安全了,掉不下去了。”谁知唐阳羽早有准备,楚伊配合的极其好,他在这边宣扬她按个人头发绳子。

    凌东方剩下的唯一的一句话是,“有安全措施为什么不早!”

    工程还得继续,其实这种大型工程使用挖掘机什么的最好,但是要在国宫里开动机械简直是开玩笑,人工挖掘已经是面能接受的最大程度了。

    挖吧,不知道多久能完。

    但是这小子要这么玩下去他们一起陪着他,看看他到底能不能玩出龙象轮的入口来。

    因为除了这个最笨的土法子他们再也想不出这更好的法子。

    像唐阳羽到了关键时刻只相信他的拳头,回归原始。像是攻城,其余别的方法都行不通,那么最后只有硬着头皮不计伤亡不计成本的正面硬攻了。

    一个道理。

    噗通一声,醉猫像是一件轻飘飘的行李被半面青面从地洞里扔了来,掉进洞里甩了个半死,扔来又摔了个半死。

    敌科科科酷结术由月情月毫

    孙科地科方敌察陌孤孤太通

    其实半面青面采用这么直接暴力的方法并不怪,他要是规规矩矩把醉猫用绳子帮助拉来才怪。

    他自己也没用人拉,飞了来。

    至少在唐阳羽这样的菜鸟看来是飞来的,因为地洞至少也得有10多米那么深。

    说是100米50米那是开玩笑,没有那么危险,否则他也不会让着一堆老小在面玩命的。

    只是醉猫运气不好,他刚要发绳子他掉了下去。

    醉猫看起来有点惨,浑身是血,倒是还清醒,挣扎着愤怒的不服的爬起来,一瘸一拐,显然右腿受了伤。

    但是他说的第一句话却是,“唐阳羽,我要去医院住个一两个月,不能继续给你当苦力了,再见。”

    说着一瘸一拐的往门口走。

    结不科远独结球由阳太孙故

    唰。

    一个烟影飞过。

    醉猫差点直接撞,吓了一跳,“楚青,你拦着我干什么?难道我这样还能继续干活?”

    楚青冷哼一声,“轻伤不下火线,你只不过崴了脚而已,别说你崴了脚是你断了两条腿也得留下来继续挖坑,不能走。”

    醉猫气坏了,“谁说的?谁规定的?让他站出来!”

    楚青戏谑的看了他一眼,“我说的,不服么!”

    醉猫很快瘸着回来,耷拉个脑袋,不走了。

    唐阳羽说的,别人说的他都可以反抗,唯独楚青说的他不能,因为龙象阁里的所有人,算唐阳羽那小子,楚青这个半面青面说杀杀,没有半个例外。

    到了这会他才真正明白那小子为什么非要把半面青面这个龙族叛徒拉进来干活。

    他实际不是来干活的,是来做守门者。

    孙远不不情孙术陌孤月不

    只要他在,只要坑还没挖完,这里边的人谁都别想走。别说受伤,是死了尸体也得在龙象阁先停着,等大功告成以后在往外运。

    牛。

    唐阳羽这招接借刀杀人玩的真是溜。

    可是醉猫心里同时产生第二个问题,那小子真的这么放心大胆的让半面青面在这里一人独大?

    没有人能够制约他?

    反正据他了解的没有。

    可是楚伊的突然离出现让他忍不住又多想,因为怎么看她都是给半面青面埋的钉子,关键时刻在半面青面背后捅刀子的人会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楚伊么?

    楚伊真的是龙隐,七大龙隐之一么?

    仔细看看眼前这个布局和格局,醉猫又不得不佩服他这个唯一土地的牛和智商高。

    短暂的休息过后挖掘仍然在继续,唐阳羽更加大爷,双手掐腰站在椅子一边指挥一边向下面张望。

    醉猫挖着挖着突然想起一件事,“等等,唐阳羽,你跟老师说实话,传说的三只史前怪兽是不是在地下迷宫里?是不是挖着挖着能挖出来?”

    这句话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反应最大的是楚青,“小子,原来你叫我来是打怪兽啊,早说啊,这活我愿意。你们都听着,快点挖,别耽误了我打怪兽。”

    楚青也是个疯子,本来是个疯子。

    无可救药的疯子。

    某些时候跟唐阳羽还能疯到一块。

    唐阳羽根本没回应,不打算多说什么,反正往下挖是了,反正不管这地下迷宫下面有什么都得继续挖地三十尺,他没有选择,因为他的时间不多了。

    敌科不仇情结恨战月陌恨主

    敌科不仇情结恨战月陌恨主  “我知道刚才那样的地洞别人掉下去不死也残,他却根本没什么事。”

    因为楚伊告诉了他另一个秘密,掌握生死之门的七生七死,也是他嘴里的那块铜绿七星离开机关超过7天以后龙象轮之门会彻底关闭。

    再也没有人能够找到,即便找到了也没人能打开,强行打开龙象轮将会自毁。

    这不是他们想要的结果。

    所以唐阳羽才临时召集了这么一支葩的挖洞施工小分队。

    敌科科仇酷艘恨由月故陌鬼

    楚伊站在唐阳羽身边,眉头紧锁,唐阳羽从凳子跳下来,看了她一眼,笑了笑,“姐,你不会觉得真能从地下迷宫里挖出史前怪兽吧?”

    楚伊顿了顿,“说不定真能。”

    唐阳羽有点无语,“即便真有传说的史前怪兽也是在龙象轮里边啊,地下迷宫只是故布疑阵而已,而且龙象轮和地下迷宫只有一条唯一的通路,平常还是完全封死的,怪兽怎么从那边到这边串门?”

    楚伊也看了他一眼,“小弟,地下几千年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许根本没有史前怪兽,也许都死了,也许现在已经不是三只变成了三十只三百只,一切皆有可能。”

    唐阳羽吧嗒吧嗒嘴,“姐你这境界不去修禅真可惜了。”

    楚伊咬咬牙,“做好一切最坏的准备吧,到时候真正能作战的只有四个。”

    唐阳羽下意识向着挖洞现场看去,“你我病秧子还有小青青,四个,够了。”

    楚伊却摇头,“不,你不算一个,你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要在面保持不动,一个是指挥大局,一个是注意观察随时可能出现的生死之门,有可能一闪而过,一旦你抓不住机会再也找不到了。”

    唐阳羽没办法反驳,实际如今龙象阁里真正的大佬是楚伊姐而不是他,因为楚伊姐知道的更多,很明显隐藏的本事也最大。

    “楚千杯。”楚伊给出一个名字,一个答案。

    可是现在的醉猫真的可怜极了,一瘸一拐的,浑身是血的,像个绝望的囚徒一样挖着洞,看那样子是真的可怜,一点都不带作假的。

    “哼,果然这只醉猫隐藏的很深,这样我放心了。”

    “我知道刚才那样的地洞别人掉下去不死也残,他却根本没什么事。”

    唐阳羽嘴角闪过一抹狡黠。

    这不是什么好人表情,可也不一定是十恶不赦之徒的标签。

    这件事越来越好玩了。

    大家全都开始进入游戏了。

    进入自己的角色了。

    凌雨晴很专注,她知道这事不简单,也知道楚伊姐不简单。她心思玲珑,刚才醉猫给她摆了个姿势,那意思你知道内情么?

    孙仇地科酷结球战月孙鬼太

    凌雨晴没办法说自己知道内情,也没办法说不知道,她处于知道和不知道之间。

    孙仇地科酷结球战月孙鬼太  可是现在的醉猫真的可怜极了,一瘸一拐的,浑身是血的,像个绝望的囚徒一样挖着洞,看那样子是真的可怜,一点都不带作假的。

    醉猫接下来的动作是对着半面青面割喉,那意思一旦出事打起来谁来收拾这个牲畜?

    凌雨晴的目光下意识看向一个人,只是这个人跟醉猫想象的不一样,凌雨晴看向的是唐阳羽。看的醉猫一阵肝颤,一脸苦水,那意思你个傻丫头还真单纯,你还真以为你家男人关键时刻能降的住打得过霸杀?

    你真是很傻很天真。

    可凌雨晴根本无惧醉猫这种苦水和挑衅,她是坚信那家伙能打败半面青面一次能打败他第二次第三次。

    艘不不仇酷结恨由冷鬼帆情

    醉猫的眼神则看向一直安静的楚伊,凌雨晴也知道楚伊肯定深藏不漏了,但是她不相信楚伊能打败半面青面霸杀。

    她的想法和思路跟醉猫都完全不同。

    所以两人的交流最终以失败告终。

    这像是一个迷局,一个猜谜游戏。

    除了他们俩别人也在猜,郑山一直跟凌东方交流,凌东方的回应是再看看。

    李武一当然也会跟李易风说这事,李易风的回答则更具深意,“也许到时候我可以试试。”

    敌不仇科情艘学接冷考最早

    李武一一听吓了一跳,急忙阻止,“小祖宗,你可不能意气用事,不值得,现在绝不是使出全力的时候,这样不但会暴露自己弄不好还会两败俱伤。”

    李武一这话茬居然对李易风单独抗衡霸杀十分有信心。

    所有人加起来现在反而唐阳羽的耳朵最敏感,叔侄俩的蚊声细语他也听的一清二楚,“喂,你们两个别瞎想了,你们根本不是小青青的对手,安心挖好自己的坑,小心别掉进洞里被怪兽吃了行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