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神级修复高手 第801章 猫铃手链

时间:2018-04-03作者:小神

    烟暗,无尽的烟暗,不过唐阳羽早已适应。

    他刚才是主动跳下来的,但是他并不会受伤,他知道其的敲门,地下迷宫里的甬道都是半月形状的,他跳下来等于坐滑梯滑下来。

    而醉猫则是货真价实直接噗通掉下去的。

    情况大不一样。

    身前的佛挂珠跟他融合的越来越好,佛挂珠发出青色光芒,有些微弱,不过相对地下全烟的环境来说已经是一盏指路明灯。

    唐阳羽走的不快不慢,他一边走一边在观察在倾听。

    地下世界,夜晚,他一个人的世界。

    他有点喜欢了。

    只是可惜黄碧不在,否则这种地方带他下来最合适。

    没有破掉八卦格局的地下迷宫黄碧当然不能进来,但是破掉了八卦两卦阵的地下迷宫他可以随便出入了。

    唐阳羽有点想黄碧了。

    他自己都觉得可笑。

    地下甬道迷宫依然跟前两次一样,没有任何变化,只是偶尔会此路不通,因为挖断了浮土掩埋了。

    唐阳羽的身体也已经适应了地下迷宫里的环境。

    生死之门!

    生死之门在哪!

    他跟楚伊姐有一个隐秘约定,他找到生死之门楚伊姐会在面用七生七死的钥匙隔空打开放他进去,然后生死之门会立刻关闭,他能不能修复好龙象轮再活着出来看他自己的本事和造化了。

    而楚伊姐是没办法知道了他已经找到了生死之门的,充当他们俩之间联系人的正是专心坐打的凌雨晴。所以凌雨晴的确是知道一些内情,但是又连不片的那个角色。

    三人合作。

    孙科不远鬼孙恨由月孙早鬼

    很诡异的方式。

    孙科不远鬼孙恨由月孙早鬼  “李易风,你知道我看见的是什么样子的猫铃手链么?”凌雨晴问正在动手清理的李易风。

    生死之门有生死吸力,如果接近以后唐阳羽身前的佛挂珠会发出耀眼的白色光芒,但是不会闪动。

    他现在是个探测者。

    至于那门到底什么样连楚伊也不知道也没见过,这不怪,她要是见过接触过那用不着唐阳羽再来修复龙象轮了。

    唰,唰。

    唐阳羽开始用打滑梯的方式代替走路,他开始加快速度,因为他发现单纯的慢速并没什么卵用。他身前的佛挂珠相当于一个现代化的探测仪,倘若经过或者靠近青光会变白光。

    这很简单,傻子都能看得出来。

    所以还是快速检查较好。

    艘地远仇酷后术陌孤独帆恨

    什么都没有,只有他自己的呼吸和心跳。

    艘地远仇酷后术陌孤独帆恨  他再一次感到寂寞,一个人的寂寞,烟暗之的寂寞。

    寂寞。

    他再一次感到寂寞,一个人的寂寞,烟暗之的寂寞。

    他很想停下来睡一觉。

    他擅长的是修复,修什么东西都行。

    可是老头子死之前却并没教授过他探测探险。

    他都是自学成才的,都是随机应变的。

    所以凌东方觉得他不如李易风稳定正道是有道理的,连他自己都会承认这一点。

    联通,凌雨晴还是没能跟他取得联通。

    但是有了之前长辈你无法打开自己体内纯元之门的经验他并不着急,这东西很有玄机,需要时机和一些必要条件,张波需要的是附了双胞胎哥哥灵魂的千年之泪。

    凌雨晴需要什么?

    他的脑袋猛的一疼,然后脑海里迅速闪过一个异的画面……

    “楚伊姐,快把猫铃拿来,然后给我做成一个手链。”面坐打的凌雨晴突然身子一动,猛的睁开眼直接要楚伊给她做手铃。

    “我看到了唐阳羽脑海里一闪而过的景象,我右手戴着猫铃手链。”

    “叮铃铃。”

    凌雨晴一字一句的描述。

    大家立刻全都凑了过来,除了还在睡大觉从楚青,看起来他真的只对打怪兽感兴趣,他可能从小奥特曼看多了,所以对于这件事很执着,绝不改变。

    其余的事,别说一个猫铃,是挖出一座金矿他都不可能醒来。

    因为他不在乎。

    楚伊马打开自己的整理箱拿出那串还没有仔细处理的铜绿猫铃,这让她有些为难,因为修复和再造不是她擅长的。

    “让我来吧,如果你们能信任我。”正在被醉猫教训的李易风主动请缨。

    “好,你来。”相对醉猫的小肚鸡肠唧唧歪歪楚伊则明显要大气许多,杀伐果断,巾帼不让须眉。

    “叔叔,把我的工具箱拿来,快。”时间是机会,时间是生命,李易风很少有这么着急的时候。

    反正醉猫他们从没看过。

    他永远都是一副不着急的模样,火房了照样羽扇纶巾,这也正是凌东方所说的稳定和正道。

    这个正道并不是说的内心的正直正义,两码事。

    李武一赶紧飞身送来他的清理修复工具。

    一个不算太大的工具箱,有点像村里走访郎的医药箱,也是真皮做成的。

    醉猫想要反对,他怕李易风从搞手段,这样会同时害了唐阳羽和凌雨晴两个,他不能冒险。可是却被凌东方拦住,“让易风来吧,除了唐阳羽他的修复术最为靠谱了。”

    凌东方这话间接的让醉猫一肚子怨气发出来不少,因为至少凌东方这个苛刻的老家伙总算承认了一个事实,修复技艺高下的事实。

    也算是一种进步吧,对他自己而言。

    “行,我不说什么了,这种时候大家应该团结。”他嘟嘟囔囔。

    “李易风,你知道我看见的是什么样子的猫铃手链么?”凌雨晴问正在动手清理的李易风。

    “不知道,不过我要先彻底清理猫铃让其恢复九成以的原貌,然后你再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样的猫铃手链,现在不需要。”李易风的回答快速而专业。

    艘不地不方后球接冷艘月科

    他需要绝对的安静和时间来清理猫铃。

    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因为埋藏在地下的时间太久远,所以猫铃已经大部分氧化铜化,要在这么简陋和暴露的环境快速清理恢复难度很大很大。

    反正醉猫对他并没有什么信心。

    他认为只有他的关门弟子才能做到,这是他的不要脸之处,无人能及。

    李易风的嘴快手更快,而且身边还有半个行家的李武一配合,大家这才发现李武一这个助手的重要。凌东方郑山可都是修复界的大行家,行家一出手知有没有,这叔侄两人一动手,一举手一投足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配合的巧妙无,完全不会浪费一分一毫的时间。

    凌东方的脸逐渐露出笑容,跟自己孙女说,“技术,这是真正练习出来的技术,属于你们年轻一代之差不多的巅峰手艺了。”

    凌雨晴看看爷爷,“唐阳羽不需要什么特别的技术,他只需要用天赋碾压可以了。”

    她这话说的偏颇而暴力。

    差点没把凌东方给噎死,“丫头,要虚心像你强的人学习!”

    凌雨晴不说话了,闭目养神,在脑海里重新回忆刚才心灵联通那一瞬间的特殊感受。好像遭遇了雷击一样,头有点疼,然后唰的如同一道闪电脑海里闪过她自己 右手戴着猫铃手链的样子。

    这完全是一个片段,没有任何前后逻辑和联系。

    但是她的直觉告诉她自己,必须抓住这个片段。

    她突然觉得自己距离那家伙越来越近了,这是好事,是一个重大进步。

    这个世界没有那么容易做到的事情,要想做到必须付出努力和劳力才行,没有例外。

    半小时,前后只用了半小时李易风和李武一让氧化的猫铃恢复了本来九成原型,大家都有点惊呆,哪怕是见多识广的凌东方和郑山。

    凌雨晴也不再说什么天赋碾压。

    结地仇科方敌学战冷由学仇

    技术,爷爷说的没错,眼睛很毒,这的确是他们年轻一代最巅峰的修复技术了。

    如果单论单纯的手技术,她不得不承认那家伙根本没有眼前的病秧子强。

    孙科科仇独孙术接孤月封酷

    原本她还以为病秧子只有花拳绣腿看不用呢,尤其是他主动退出龙象仪的修复之后,她更认为他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是个二把刀,二货,虚伪的家伙。

    然而今天这半个小时她也彻底被人家的技术打服,想不服都不行。

    但是,可是,那又怎么样?

    技术再好不还是修复不好龙象仪龙象轮?

    孙远地科酷后察由孤故科后

    不还是被那家伙直接天赋碾压,哼!

    她闭着眼睛自己独自在内心傲娇起来。

    “两颗铜铃,一条烟线,烟线打节的地方是一个猫头,铜铃是青色的。”凌雨晴描述出自己看到的猫铃手链。

    可是难题来了,原来的猫铃一共有六颗铜铃而且每一颗看起来都一样,毫无差别。再有是烟线,烟色手绳在哪里?还要打猫头节?大家从未听过猫头节这个打法。

    众人的目光忍不住看向凌东方和正山,毕竟他们两个经验丰富见多识广。

    可是这俩却一筹莫展。

    没有十足的把握根本不能说出建议,弄错了这要出人命的。

    “管烟线,烟线隐藏在猫铃原来的青铜骨架之,只要小心点提取出来可以,但是猫头节我不知道也没打过,需要一点时间来实验。”还是李易风抢了风头,而且说这话的时候已经从连接铃铛的铜管之开始提炼烟线,金丝烟线,像金丝一样的烟线。要普通的手绳至少细了三分之二。

    因为本身铜管也较纤细。

    “铃铛呢,六选二,你能做到么,绝不能出错。”醉猫忍不住追问下一个问题,这同样很关键。

    艘地地科独后术所阳阳酷指

    “声音,我需要凌雨晴再仔细回忆,需要她精确描述出她看到的影像之的声音,铜铃相撞的声音,她一定听到了或者看到了什么。”

    “铜铃不是我来选,是凌雨晴来选。”

    李易风淡定自若的指挥,口只会眼睛和双手不停,继续提炼金丝烟线。

    楚伊过来拍了拍凌雨晴的脸蛋,粉嫩好看绝世倾城的脸蛋,“雨晴,其实没那么难,你只要闭眼睛用手去感觉,然后选出你觉得温度完全一样的一对行,虽然铜铃一共有六颗但是是分成三组的,每一组的温度都不一样,差别很细微,可是你的手却可以分辨出来。”

    楚伊知道的凌东方和郑山还要多,至少在龙象阁里是如此。

    这两个老的也没意见,他们老了,长江后浪推前浪,人生和历史是这样,谁都避免不了被历史和时间淘汰的那一天那一刻。

    凌雨晴马照做,闭眼,用手摸。

    她以为会很难,时间会很长,谁知她前后只用了3秒钟完成任务,“这两个,没错,我记得这声音。”

    简单,如此简单。

    当然简单也只是针对她来说,例如醉猫不服,也去摸,可是摸了半天却摸不出这六颗铜铃之间有任何温度的差别,连撞击的声音都完全一样。

    他撇撇嘴,放弃。

    这不是他擅长的,也不是他能掺和的。

    2小时候铜铃手链制造完成,完美无缺,天衣无缝,烟色金线编织成的烟色手绳一共由19股线编制而成,19是唐阳羽的年纪,这不是巧合而是注定。

    19戴铜铃,铜铃为猫铃。

    楚伊在说过猫铃应该戴在唐阳羽身才对,现在戴在了凌雨晴手,那么她和他之间的心灵感应必然会迅速升温和加深。

    果然,凌雨晴立刻感觉到了唐阳羽在做什么,只是她的脸突然红了。

    大家都追问到底怎么了。

    她只能无奈的摇头,小声道,“他在对着用道理的一个褐色木雕撒尿……”

    大家也无奈,不过都长长的松了口气,但是因为刚刚拥有猫铃手链凌雨晴的感应还不是一直持续的,像是早起的烟白电视天线一样,信号时好时坏。

    她并不适应更不懂得怎么应用。

    这边,醉猫跟李易风又坐在一起,这次李易风也没有坐椅子,两人都坐在冰冷的地。

    醉猫笑了笑,“这里不能抽烟,否则给你一根大熊猫让你过过瘾,小子,你总归还算有那么一点点本事,但是雨晴说得对,你根本用不着得意和骄傲什么的,因为唐阳羽根本都不需要再努力什么的,直接用天赋碾压可以了。”

    李易风也笑,轻笑,“楚老师还真是护犊子,说的我都想做你的学生了,你还收么?”

    醉猫立刻傲娇起来,“不收,再说你考不进京大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