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神级修复高手 第802章 阴阳通连

时间:2018-04-03作者:小神

    唐阳羽接下来的行动很迅速,因为他开了天眼,他的天眼不是他自己而是面的凌雨晴,凌雨晴戴猫铃手链以后闭眼睛可以看见他在下面所处的环境,哪里不通,哪里能走,她都可以给出准确清晰的指导。

    孙地地科独结察战闹羽克所

    再也不用唐阳羽像只无头苍蝇那样到处乱闯乱撞。

    凌雨晴成了他的导航仪。

    这种感觉很美妙,他和她的感觉联通在一起,甚至更像是实景感受的3d游戏,唐阳羽在地下迷宫相当于游戏设置的人物,地面的凌雨晴则是游戏玩家。

    “等等,站在原地不要动,我要看清楚前面你再走,我总觉得哪里不对,你身边哪里不对。”突然凌雨晴要他停住脚步等待她的下一步指示。

    因为凌雨晴现在跟他的体感联通,所以他感觉到的她也能感觉到,而且她还是帝视角,唐阳羽只是身在其而已。

    更妙的是两人不是无声交流,不是那种脑波交流,还没有达到那么神的程度,两人是通话交流,像是在语音通话一样,只是联通他们两个的不是手机也不是电脑而是猫铃手链。

    两人只需要用正常的声音讲话行,用不着大喊大叫更用不着声嘶力竭。

    “我好像感觉到了野兽的气息,充满了腐臭和血腥,距离你越来越近,他现在有两个选择,一个是站在原地等待野兽的到来,一个是马原路返回停止今晚的搜寻。”

    边的醉猫听了倒吸了口冷气,因为听凌雨晴的语气显然是想让那小子选择原地等待野兽的到来。

    可是那小子现在身根本没有武器,他的烟龙刃不在,这样做太危险了。

    然而醉猫很懂规矩,绝不挑出来指责和干预。

    他安静的听着,看着,跟旁边的其他人一样。

    这种感觉很妙但是也不是不能接受,跟无线电通联一个道理,现代人对于这种联系方式早已习以为常。

    艘远地地酷艘术所孤科仇恨

    何况他们这些人除了不明身份的楚伊以外其余都是龙族后裔,凌雨晴也是,她爷爷和外婆都是龙族长老会长老,她怎么可能不是龙族后裔。

    只是她没有进入龙族长老会拥有席位地位,也没有直接继承护龙职责而已。

    但是她体内流淌着龙族的血,毫无疑问。

    他们都懂得龙族的妙和神,对于这种事情的发生内心都早有准备。

    情理之,预料之外。

    “当然是等着怪兽过来看看到底长什么样子了,只有龙象轮里才可能有怪兽,既然怪兽能从龙象轮出来那么我只要在它屁股后边悄悄跟着能顺利找到生死之门进入龙象轮了!”

    后远科地方后术由冷科我接

    “这是最好的机会,你只要告诉我野兽的具体方位和尺寸行,其余的我来处理。”

    唐阳羽果然选择了第一个,没有一秒钟的犹豫。

    孙科远地酷后学战月考考孙

    “但是你现在没有烟龙刃,很危险。”

    “而且关于古怪兽的样子体型攻击方式,所有的这些我也不知道,我也看不到。但是我敢肯定怪兽已经离你很近了,最多只有30米了。”

    凌雨晴临危不乱,对于唐阳羽这个冒险的选择也没有多么震惊,而是继续冷静理智的跟他沟通。

    两人虽然是初次做这种配合但是却配合的天衣无缝完美无缺,别人只能在旁边干瞪眼看着,根本插不手也插不口。

    “30米,还不够近啊,但是你也看不到么?之前你是可以看到我身前身后30米左右距离的。”唐阳羽一如平常,他怎么想的没人知道,别人以为他会冲去硬怼的时候他会突然撤回来,厚脸皮。别人以为他会退下来保全实力再做图谋他却偏偏傻乎乎的硬冲去送死。

    他不是个怪人,只是他的思维和做法让很多人都摸不着头脑。

    他的思维方式跟常人不一样,从来如此。

    “看不到,但是我跟你一样闻得到那种味道,野兽的味道,古野兽的味道。”

    “隐形,也许它会隐形。”

    凌雨晴突然提出一种更加大胆的想法。

    唐阳羽则不同意,“隐形不至于,最多是在地下迷宫环境当我的视野有限还看不清楚而已,等到那野兽来到我十米之内我必然可以看清。”

    “好了,今晚的现场直播到此结束,等我打完怪兽再说!”

    唐阳羽说着突然要挂断心灵连线,一直呼呼睡大觉的楚青突然从行军床飞过来,他真的是几乎飞过来的,大喊,“不要挂断,告诉我具体方位,我要打怪兽,应该打怪兽的是我,不是你,小子……等等……喂……”

    其实别人是听不到唐阳羽跟凌雨晴说的话的,大家听到的只是凌雨晴单方面的回应。

    但是这并不妨碍楚青推断出唐阳羽那边的对话内容。

    只可惜凌雨晴的眼睛已经睁开,心灵联络挂断了。

    “凌雨晴,赶快重新连接,赶快送我去怪兽所在的地方,快!”楚青疯了一样双手抓住凌雨晴柔弱的肩膀用力摇晃,好像她不答应他能一口把她咬死一样。

    “心灵联通需要两人都有联通意愿才可以连接,否则单方面怎么努力也连接不。”凌雨晴冷静的给他解释。

    “哼,你们想要甩开我自己打怪兽?不可能,绝不可能,你们不告诉我我自己跳下去!”说着楚青不顾一切的跳下大土坑,可是一个烟影却后发先至抢着拦在他身前。

    “楚伊,你什么意思?你敢拦我?”

    “我只答应唐阳羽以后不再找你麻烦,但是我可没说可以不杀你!”

    “让开,否则明年的今天是你的忌日。”

    楚青这种时候怎么能容忍有人阻拦?

    有人敢阻拦?

    立刻火冒三丈。

    “除了小弟任何人不得进入地下迷宫和龙象轮,这是这里最大的一条规矩。”楚伊不卑不亢,也不跟着发狠,可她越是这样让大家越是觉得她信心十足。

    对面远处烟暗的李武一忍不住小声问李易风,“难道这个楚伊真的是七大龙隐之一?”

    李易风顿了顿,手托下巴,看着大土坑里剑拔弩张当面对抗一言不合要双双动手的两人,“也许是也许不是,现在她看起来几乎百分百的龙隐,但是她的行为方式却并不像龙隐,因为真正的龙隐绝不会像她这样直接走向前台暴露自己的身份。”

    敌仇远不酷艘学战孤羽后帆

    李武一凑过去压低声音,几乎是哑语,“易风,难道那个传说是真的?你的背后早有龙隐支持?”

    李武一的问题让李易风有点哭笑不得,“叔叔,连你也开始问这种无聊的问题了?”

    李武一的神情却很认真,“以前我对这事也都是随便一笑过去,但是今天我突然觉得不对,突然觉得你背后一直都有龙隐支持,突然觉得那个传说是真的。”

    “难道你真正的师父是龙隐本尊?”

    “算了,我只是问并不需要回答,既然你说楚伊又不像是龙隐那么她是什么?除了龙隐有这么大的本事敢硬怼半面青面以外还有谁可以?”

    “影杀?”

    李武一的问题并没有结束,又引出了影杀。

    李易风意味深长的看着马要打在一起的两人,“也许是也许不是,不过影杀其实跟龙隐是一类人,他们永远只能躲藏在暗处,一辈子生活在烟暗和隐秘之,他们一辈子见不得阳光。”

    李武一有点郁闷了,“照这么说楚伊也不是影杀,那到底是什么?你的判断。”

    李易风淡淡一笑,十足的自信,一切尽在掌握的表情,李武一一喜,马接道,“所以你早猜到了楚伊的真实身份,对吧?她是谁?是什么?”

    李武一直接,彻底无语。

    他想他不该多嘴多问,还是聚精会神的看眼前俩神仙打架较好,要知道这种级别的灵修高手真刀实枪的巅峰对决可不是谁都有福气看到的。

    别说看眼前这俩人神仙打架,是他自己的亲侄子,眼前的李易风真正的灵修之力他都没有见识过。

    因为李易风很少跟人打架,偶尔出手也根本不会使出全力,都是随便玩玩而已,都是让人家觉得他真的很弱,然后侥幸逃生或者侥幸占到一点点小便宜而已。

    这个适度他一直掌握的最好,扮猪吃老虎这种把戏他很擅长,而且以后必将玩的越来越大,越来越逼真。

    这俩人神仙打架按道理无人敢拦,果然凌东方和郑山这俩老的都不说话,也在观望,道理他们应该站出来保护地下迷宫里正在遭遇史前怪兽的唐阳羽也要保护地面为了保护唐阳羽而陷入危险的楚伊。

    可是他们没有,他们需要再观察看看。

    凌雨晴也没有前,道理跟这俩老的基本相同。

    但是有一个人是忍不住的,是不会惯着的,这人是平常最害怕半面青面卑微不要脸的醉猫,醉猫几个健步冲下大土坑,霸气恒生的来到两人间。

    大吼一声将两人分开。

    “慢着,楚青,谁给你的胆子光天化日之下敢欺负一个手无寸铁的女人?你不脸红不害臊么?”

    他话音未落楚青出手了,一出手是狠辣无的成名绝技灵之刃,他才懒得跟醉猫这种人废话,一个字都懒得说,回答他的只有灵之刃的刃锋,只有死亡。

    醉猫似乎并没有预料到楚青居然会如此绝情如此肆无忌惮,他根本还没准备好武斗,他打算先用嘴炮来一发的。

    后远地地鬼孙学接月闹通孙

    唰,他突然觉得自己的身子一轻,腾空而起,然后飞了起来,像一只风筝,唰,扑通。

    直接被人抓住腰带扔到了大土坑面,幸亏李武一及时出手扶了他一把,虽然还是摔倒了但是并无大碍,否则基本能摔个半死。

    而他也刚好因此躲开了楚青那凌厉的灵之刃刀。

    “灵之刃,楚不回,三生归,七神还!”楚伊嘴里吐出几个类似咒语的东西,刚打算第二灵之刃砍过来的楚青马停手,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完全陌生的女人。

    “哼,你也是楚墓人!”

    楚伊并不对此回应,继续刚才她的话题,“我在这任何人都不能进入地下迷宫,你要还想继续跟我打,那我奉陪到底。”

    楚青钢牙咬破,恨恨的跺了跺脚,收回锋利无杀气升腾的灵之刃,飞回了行军床,倒头睡,3秒钟紧急快速入眠方式,跟傍晚那会的情形一模一样。

    李武一忍不住直锉牙花子,“易风,我怎么突然觉得天不怕地不怕的霸杀在这里四处碰壁,这个要在乎那个要忍让,而且谁都敢怼他谁都敢欺负他一样?”

    李易风笑,“叔叔要是这么觉得那你去试试,看看能不能欺负欺负他?”

    李武一连忙摆手,“算了,我的下场肯定楚教授惨十倍,我可不去触那个霉头。”

    而李易风却已经陷入深思,“灵之刃,楚不回,三生归,七神还,三界隐身楚墓人……”

    楚墓人很少有人知道,甚至除了楚墓人自己知道自己楚墓出身之外,别人几乎都不知道,这是个巨大的隐秘,与龙族有关,又与三界之很多隐秘门派和势力有关。

    李易风是知道的,因为他身后真的背景和师父太过强大,所以他知道。

    楚墓人并不如雷贯耳,甚至听起来平凡至极,可是李易风的心却一点点的陷入冰底。

    倘若叛龙霸杀和楚伊都是楚墓人,那么他以后的日子将会更加艰难,他又多了一个更加强大无的对手和敌人。

    因为楚伊是唐阳羽的姐姐,不是亲姐姐却胜过亲姐姐。

    这次她分明是给她小弟来站台的,来制约霸杀的。

    不惜冒着暴露自己身份和背景的危险。

    果然,唐阳羽这小子对付女人还真有一套!

    厉害。

    而他很全面很天才,他隐藏的很深很深,但是他却从来没有女人缘,按道理说女人都有很强的同情心和好心,像他这样年轻有钱又孤傲的病秧子大公子应该有很多漂亮女人围着转才对。

    可是他却从来都不讨女人喜欢,从小到大都是,甚至连他自己的亲生母亲都不怎么爱护他。

    这是他心里一个无法释怀的隐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