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神级修复高手 第803章 龙修技术

时间:2018-04-03作者:小神

    现场很快恢复平静,甚至死一般的沉寂,凌雨晴再也无法连通唐阳羽,没有人再知道地下迷宫的情况,事情又回到了之前的模式。

    失联模式。

    最终还是他们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干着急。

    郁闷!

    憋闷!

    孙科科远情敌恨所孤结我球

    有力气没地方用。

    最后的最后还是要靠那小子一个人在烟暗无的地下世界冒险,搏命。

    这不是他们想要的。

    “楚伊,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是雨晴对于猫铃手链掌控的还不够么?”醉猫忍不住最先打破沉寂,小声问楚伊。

    孙远科仇方后学战冷故方通

    楚伊刚才虽然展现出了一种完全可以凌驾于半面青面之的超强杀机,可是他却不怕她,因为他跟她是一伙的,她又跟唐阳羽一伙的,她是最护着那小子的一个。

    孙远科仇方后学战冷故方通  醉猫站起身,不想再跟他们两个老的纠缠,没意思。

    不会让那小子再受一点点委屈和干扰。

    而且她知道很多他们不知道的隐秘。

    “因为猫铃本来不是雨晴的东西,她只是阴差阳错的借用而已,猫铃本来是小弟的,所以主动权永远掌握在小弟手里。”楚伊很有耐心的给他解释。

    “你的意思是要是那小子想要强行心灵联通是可以做到的,但是雨晴不行,对吧?”醉猫举一反三很快看破事情的本质,他心里五味杂陈自己都不知道是好是坏了。

    那小子身越多宝贝越多技能越多bug他这个当老师的越开心,可是如果他一直总是这样在危险的时候做独狼那不是什么好事了。

    因为好狗架不住一群狼。

    那小子需要有人帮忙分担负担,需要有得力的帮手。

    密门的黄碧大烟二烟四个九零后不错,可是他们在做别的事,除了密门这几个顶级高手别人基本帮不忙了,非但帮不还会添乱。

    “声音,地震,嘶吼,野兽的嘶吼,如果下面打起来了我们应该可以听到的,对吧?”醉猫不再纠结谁主动谁被动的事情,而是问了个更加实际的问题。

    “人兽大战未必会发生,发生了我们也许会听见什么有所感觉也许毫无察觉。”楚伊的回答给了醉猫狠狠的一闷棍,他有点颓废的蹲到地下。

    郑山过来安慰,“唐门小子不会死的,他是长寿之人,只要死不了没什么可担心的,而且他可是九头猫,几十条命在的,真的丢了一两条也根本不是什么大问题,所以没事的,放心。”

    醉猫抬头看看郑老头,哭笑不得,“喂,郑老头,你这是在安慰你自己还是安慰我?听起来怎么那么牵强那么假?”

    郑山有点尴尬的咳嗽两声,“咳咳,也算是安慰我自己吧,因为我也害怕,毕竟地下迷宫里要是真有史前怪兽,那么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是吧,凌院长?”

    他把一直没出声的凌东方也拉了进来,一个人在那愁眉苦脸拼命担心还不如三人聚在一起大家聊聊分担一下压力和环绕的死亡恐惧呢。

    “史前怪兽肯定不需要修复,因为本身是有生命的活到现在的活化石,像是娃娃鱼一样。但是娃娃鱼可没有任何危险性,史前怪兽可不同了,那时候还没有人类,只有巨龙才能对抗史前怪兽吧?而且谁输谁赢根本没人知道。”

    凌东方有点无奈的看着他,“原本因为你老了脑子不灵活了,结果今儿个才发现你这脑子灵活的都可以写科幻小说了。不要无畏的去担心,只需要屏气凝神守住心神好,因为地下发生的事情已经超出我们的控制范围,那么我们只需要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好。”

    “这次是个持久战,要龙崖山那次时间还长……”

    凌东方这态度说好听了是革命乐观主义精神,说的难听了是自我逃避自我麻醉,其实跟郑山的自我施压基本是同一个原理,只是一个选择死命的逼死自己,一个则选择死命的奶死自己。

    醉猫站起身,不想再跟他们两个老的纠缠,没意思。

    可他又不忍心这个时候去打扰凌雨晴,凌雨晴一直很安静,看不出她在想什么,也看不出她紧张和害怕。但是她表面再平静也掩盖不了她对于地下这场人兽遭遇战的担心。

    而且这场遭遇战基本是她一力促成的。

    她所有的事情都计算到了,唯一没有计算到的是唐阳羽才是掌握心灵联通主动的那个人,可以随时切断联络。

    敌远地科方敌恨陌闹帆毫恨

    她完全感觉到不到他的视觉和身体感觉了,彻底的断开分离。

    这感觉来的有点太快,太刺激,好像坐过山车一样。

    她的想法醉猫还无奈,因为她也再一次想到了龙崖山那次。

    结果等。

    她希望唐阳羽快点出来。

    天亮之前出来。

    结果他们等了三天三夜那小子都没有任何消息,期间她还想尝试用烟莓手机打电话,在龙崖山这招管用的,只是这次根本不用尝试也知道没用了,因为那家伙根本没带手机。

    什么都没带,只穿了衣服鞋子,只拿了把丛林王军刀还不是烟龙刃。

    死亡。

    她唯一有些坚信的是他还活着,因为倘若他死了,不需要猫铃手链通联她也能强烈的感觉到,好像她和他的命运他的生死早被捆绑在一起,从他们一出生开始。

    她突然怪异的想到了他们之间的娃娃亲,难道这里边除了外婆和宗放先生之间一时兴起的私人约定还有别的隐秘在!

    到处都是秘密,心累,却又刺激,刺激着他们不断进化不断变强不断前行。

    前段时间她还有些羡慕张波的纯元进化,现在轮到她自己了,她和唐阳羽一起进化,一起升级,想想这同样也是一件美妙的事情,如果他们都能活到以后,回忆起来一定觉得津津有味。

    平淡的人生基本相同,精彩的人生却各有不同。

    三天三夜每个人心头都笼罩着一层疑云一层阴云,只是有一点还好,那是面的所有人都没说过要放弃,甚至连在心里想都没想过。

    结科远科独艘术由阳我孙敌

    唯一郁闷又有趣的居然是楚青,半面青面,霸杀。

    他这三天三夜像是祥林嫂一样,自言自语叨叨咕咕,“都是我不好,我当初应该跟那小子一起下去打怪兽的,没了我那小子根本不是怪兽的对手。”

    “都是我不好,我当初应该跟那小子一起下去打怪兽的,没了我那小子根本不是怪兽的对手。”

    “都是我不好,我当初应该跟那小子一起下去打怪兽的,没了我那小子根本不是怪兽的对手。”

    她像是一个复读机,反复不停的重复,别人想听也得听不想听也得听。

    等着,大家都在等着。

    像是那部电影等待戈多一样。

    他什么时候来?我不知道。

    我是在等待我的戈多,我却真的不知道他会什么时候来。

    他告诉过我,他会来,让我在这里等他。

    我答应他,等他。

    这种等待注定是漫长的,

    我在深似地狱的没完没了的夜里等待,

    生怕在哪个没有星光的夜里会迷失了方向,

    开始是等待,

    这是等待戈多里面经典台词,大家都以为楚青终于不再祥林嫂以后他开始反反复复的念叨这段对话,新一轮开始,楚青,半面青面,霸杀,变成了人人敬而远之的唐僧。

    但其实他说的不是没有道理,开始是等待,后来发现等待已经成了一种习惯,也许唐阳羽那小子早被史前怪兽给吃掉了,早一命呜呼了。

    艘地仇科鬼后恨接月学学考

    可是他们面的人,活着的人,还是会等待,一直等待下去,然后等待变成了一种习惯。

    凌东方的目光开始有意无意的看向那边远处的李易风,他又在吃药,一天五遍药,每顿至少十几种药物搭配,一天下来几十种,他是货真价实的药罐子,病秧子,他能活到现在真的是个迹。

    这样的人,真的要成为新的龙尊么?

    如果那小子真的死了,那么他和王先生他们根本没有选择了,只能是他。

    后地仇不情后球由冷羽不

    李武一早注意到了这个微妙的细节,所以他内心有些窃喜,“易风,也许你可以轻易拿到那个龙尊之位了……但是看你愁眉苦脸的样子你并不想用这样的方式拿到。”

    “你也许真的想成为唐阳羽的助手,因为你最喜欢跟随战术,一直跟在他身边成为二号人物,然后等到合适的地点合适的时机再一举超越他成为一号人物。”

    “这符合你的性格,战术不错。”

    李武一相对是个外向的人,他们叔侄俩的行军床在东边的最边,最角落,所以他们俩在那小声嘀嘀咕咕别人基本也听不见,尽管这些人除了凌雨晴耳力都极其好。

    可是他们也不是神仙,也不会每时每刻都没事干偷听人家叔侄俩说话。

    何况人家叔侄俩精明的很,不会在这里说真正的秘密的。

    结地不远情敌术接月所冷术

    “楚伊姐,我想唐阳羽已经进入了龙象轮,跟着怪兽,已经开始了修复工作,因为我的心一直很平静,没有任何波澜,平静的有点不正常,可是越是有点不正常越是正常。”

    凌雨晴跟楚伊站在一起做饭,当然凌雨晴最多只能打打下手,而且还很不称职,没办法,她在厨房里真的毫无天赋,反应慢的很。

    但主要她是陪着楚伊姐,也是缓解自己内心的压力。

    “最好的情况是这样。他肯定没死,因为这个世界可以第一个感觉到小弟死讯的人永远都是你。”

    “没有消息是好消息。”

    楚伊回她。

    “可是我想不通他会怎么修复呢?只凭一双手么?龙象轮那么大,说不定还要一边修复一边跟史前怪兽对战,想想都混乱。”凌雨晴苦笑。

    “其实如果换成你你也能应付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潜力可挖,平常安逸惯了潜力也逐渐消失了,但是像小弟这样从小经过特殊训练的专业人才是不会存在这个问题的。那你说他以前见都没见过西方世界巫师的大水晶魔盘他是怎么修好的?”

    “绝不是运气更不是小聪明,真正顶级的修复技术全人类都是相通的,一通百通,只是很多时候外在的形式和形态不一样而已。”

    楚伊不是安慰凌雨晴,而是说出一个基本的事实。

    艘远仇远情艘术陌孤地最通

    凌雨晴这回不是苦笑而是开心的笑了,“是啊,像楚老师说的唐阳羽完全依靠天赋可以碾压李易风了……”

    她内心充满骄傲,当她说出这话的时候。

    艘仇仇仇鬼结术战月通方我

    地的人都很无聊,所以三天过后每个人都开始给自己找事情做,李易风和李武一找的事情是清洁清理那个自己根本无法探测和转动的龙象仪。

    这东西不大。

    大家也没有什么反对意见,甚至两个老头和他们俩临时组成了一个课题研究小组,专门研究龙象仪怎么清洁怎么工作。

    他们都相当于专业或者准专业人员,研究起这个来很快忘了唐阳羽在地下生死未卜的事情,专心会让人内心沉静,安静,甚至会让人进入一种忘我的境界。

    孙远远不独后球陌阳不最由

    孙远远不独后球陌阳不最由  这是等待戈多里面经典台词,大家都以为楚青终于不再祥林嫂以后他开始反反复复的念叨这段对话,新一轮开始,楚青,半面青面,霸杀,变成了人人敬而远之的唐僧。

    李易风不想忘我,他只想在这种微妙的时候做自己该做的事情,他还有用,即便在这么尴尬的时候。

    他甚至对于修复这种技术有了新的理解和历练。

    他开始作图,重新作图,尽管很可能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做无用功,但是他还是坚持这样做,他相信坚信这样的历练不会是无用功,不会白白历练。

    积少成多,科学的态度是失败的态度,失败了一次再来一次,失败了一百次再来一百零一次直到下一次不再失败,正确了,变成了真正的科学。

    修复也是如此。

    修复从来都是一门科学,不,修复更不仅是一门科学,修复甚至是国粹。

    当24龙脉断裂,当华府大地陷入到异常悄无声息的巨大危机之的时候,需要的是龙修之术。

    他不甘心只有唐阳羽可以掌握龙修之术,他坚信自己一定也可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