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神级修复高手 第807章 师徒传承

时间:2018-04-03作者:小神

    唐阳羽始终没说出自己怀里有一个烟色太阳齿轮的事情。

    但是楚伊已经知道,因为她仔细检查过他的身体,可是她并没有说。

    因为不能说。

    时机未到。

    她也如梦方醒,突然明白那个传说的龙象轮跟不是什么巨大无的地下齿轮组,而是一个很小的,加装在龙象仪核心部位的一个核心部件。

    所以之前无论是李易风还是唐阳羽根本谁都修复不好龙象仪的。

    现在唐阳羽让李易风当小工,他自己直接洗了洗手和脸直接睡觉去了,倒在行军床,他自己的行军床。

    楚伊问他饿不饿,他说我在下面吃了一只独角山羊,不饿。

    然后真的睡着了。

    那边李武一正在给李易风打下手,同时也关注着这边的情况,还是忍不住问,“易风,你觉得姓唐的真的不是在耍我们?”

    李易风神色肃穆,他工作的时候修复的时候一向认真,“专心做好你自己的工作,我只当是他对我的修复技术的一种认可。在修复我要向他学习。”

    修复继续,不过从编号1到177要完全组合修复完好至少需要两天时间,也许躺在行军床睡的跟死狗一样的家伙可以成倍的提高这种效率。

    但是他不会这么做,现在1到177号修复的事情是李易风负责。

    这不是演练,也不是勾心斗角。而是实战。

    后不不仇独结恨战孤闹地指

    后不不仇独结恨战孤闹地指  他兴奋,激动。

    李易风的心开始兴奋起来。

    他的确要学习,那不是因为他臣服于唐阳羽,而是他要变强,变得更强,尤其是在修复方面。

    他要用他最弱的一环追,超过,战胜唐阳羽最强的一环,他要让他心服口服。

    他的心很野,他的世界很大很大。

    他这个人,正如他身边亲叔叔所说,很可怕很可怕!

    其实龙象仪的修复跟古代钟表修复差不多,因为两者的结构 特点较类似。

    古代钟表修复技艺是2014年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四批国家级非物质化遗产名录的一种传统技艺。所以这绝对是一项十分了不起的技艺。

    而且在李易风之前,第一次进入国宫修复龙象仪之前他特意用一周时间从国宫最著名的钟表修复大师陈远教授那里学习。

    那是让他十分难忘和刻骨铭心的一周,因为陈远教授允许他直接手操作修复,这可不是一般人会有的待遇,李易风虽然早已名声在外,但是他之前没进过国宫更没有跟国宫的物修复大师一起联手共事过,这是第一次。

    紧发条,齿轮咬合,铃声清脆而悠远……

    国宫高高的红墙内,在南三所里传出的声音穿越历史而来,陈远和李易风这对新师徒二人的心也随着钟表的节奏激动不已,仿佛回到了200多年前的康乾盛世。

    这件刚刚修复的“铜镀金乡村音乐水法钟”原来的主人是乾隆皇帝,此时此刻,与当年乾隆爷欣赏它的心情有所不同,陈远和李易风心更多的是“失而复得”的感动。

    当这件布满灰尘的物第一次出现在李易风面前时,它像一个年久失修的宫殿,断壁残垣、摇摇欲坠、死气沉沉,能把它唤醒的神力量是。

    古代钟表修复技艺,它在2014年12月被列入我国第四批国家级非物质化遗产名录,这项技艺也是300多年间故宫唯一没有出现断层的绝技。

    这也是李易风选择先找陈远教授学习古钟表修复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因为再厉害的修复技术也怕断层断代,一旦断掉想要再达到前人的高度太难了,大多数独特的修复技艺是这样一种种失传消失的。

    很令人痛心。

    敌不远不酷孙察所阳秘科不

    这也是唐门唐修为什么一直都是华府第一修复术的原因,因为唐门唐修传承千年从未断层从未断代。当20年前宗放大师突然选择离开京城离开国宫的时候,当宗放大师的独子很年轻死掉的时候。

    当大家都失去了宗放大师的行踪的时候,很多人都以为唐门唐修也会随着宗放大师而远去了。

    业内人都很痛心,不少人甚至流泪。

    因为那时候几乎没有人知道宗放大师已经有了一个孙子,唯一的孙子。

    终于,没有断代,没有断层,虽然唐阳羽到现在还坚称他根本没有完成唐修特训,但是大家心里都不这么想,这小子一次次在修复界的惊人之举,恐怕是仍然无法超越当年宗放大师唐修技艺也绝对不逞多让了,至少大概可以平起平坐了。

    唐门的规矩很严苛,唐修真正出徒至少需要20年到30年。

    后远地科方结球所闹吉后后

    结远远仇独结学由冷考由术

    单从时间来看唐阳羽说的是真的,他的唐修不可能出徒,因为他前后从宗放大师那里学习的时间还不到15年。还差至少5年到15年。

    这是一个巨大的窟窿,根本无法填补,唐门唐修家族教授的方法前15年全部都是基础修复,后几年才会从量变到质变。

    然而这个世界总有例外,在外人眼里唐阳羽是个例外 ,大大的例外。

    当陈远教授远远看见李易风的身影的时候他是有些兴奋的,只是当看清楚从远处走近的年轻人以后他又瞬间失望,他当下说了句,“我希望的来的不是你,而是另一个年轻人。”

    敌远科仇独孙术接月战远独

    李易风谦卑的躬身施礼,“陈教授盼的那个人是唐阳羽,他的确是我们年轻一代之的翘楚,我资质平平反应也慢,只是想要在他背后追赶一下而已,还望教授成全。”

    其实李易风如果动用家族关系陈远肯定会教授的,倾囊相授,而且客客气气,他没有那样做,他亲自登门,在大午最热的时候。

    看着他柔弱的身子坚强的眼神。

    陈远教授答应了,因为他的教受土地的方式相对开放,并不一定是家族传授那么单纯和狭窄。

    敌远科科酷艘学战冷结秘克

    于是他马给李易风讲了一个故事,一个真实的故事,“准确的时间是1601年,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想方设法将40多件贡品送给明朝万历皇帝,这些让九五至尊大开眼界的宝贝间有一大一小两面洋钟。利玛窦做梦也不会想到,这些让他拥有在京城永久居留权的礼物,除了为他传播教义提供更多便利之外,还催生了一门技艺--古代钟表修复。”

    “到现在300多年过去,1977年冬天的一个清晨,我自己站在师父面前,向师父行礼之后,师父只说了一句话,“要耐着性子好好学”,从此我开始了和故宫珍藏钟表的不解之缘。那一年,我16岁。如果单纯的从建国后开始计算,我已经是古代钟表修复非遗技艺的第三代传人。“

    “李易风,我和你说这些并不是炫耀自己的身份,而是想把我师父,也是你师爷的那句话送给你,要耐着性子好好学,你们现在的年轻人,尤其是像你这样的天才公子,也许最缺的是这个耐性和耐心。因为古代钟表相对简单的修复往往要持续几个月,难的甚至要断断续续修一年。拍照记录、制定方案、拆卸、除锈、锉削、钻孔、补齿、焊接、装配、调试……每件钟表都各有各的待解难题,然而,却都要经历以各项程序,直至被唤醒重新运转。“

    午后2点钟,国宫奉先殿内的钟表馆里参观的人络绎不绝,这些被唤醒的故宫时间记忆在这里与世人见面;与之相,南三所里的钟表组实在是太安静了,阳光透过白色的百叶帘照进来,“沙沙沙”,镊子和表芯零件轻轻摩擦,似乎能听见历史的回声。

    李易风很快爱了这种感觉,陈远教授没有要求,他自己却做了个承诺,以后每年会来南三所的钟表组义务做工30天。

    这对于他这样的人,这样的身份,这样的公子,十分难得。

    而在陈远看来,李易风虽然不是他最希望传授技艺的那个人,但是却是他遇到的最有天赋又最有耐心的年轻人,因此他对他十分看好。

    而最终的结果让他震惊,原本他亲自修复都需要一个月的铜镀金乡村音乐水法钟,居然在这个初入钟表修复的年轻人的帮助下,一周时间完美修复,完成了!

    他兴奋,激动。

    因为他终于找到了一个真正的弟子,真正的传承人,注定很快会超越他这个师父的传承人。

    这是他们这修复大工匠一生最为得意最为兴奋最为幸福的一件事。

    这如同华府理念之的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他们更是如此,他们即便自己的修复技艺登峰造极但是却在死之前没有培养出一个或者几个合格的继承人,那么他们这一生失败了一大半!

    李易风在修复完成铜镀金乡村音乐水法钟之后没有再隐瞒,直接说明了他的用意,他要申请进入龙象阁要去修复好龙象仪。

    听到这话陈远已经没有震惊,因为他虽然不是龙族后裔,但是关于龙族和龙族长老会还是知道的,也知道北昆仑雪山李家护龙一族。

    所以他也说了句话,“你有什么难题可以过来找我,随时都可以,只要我能帮得忙,会全力以赴。“

    这是他们这种修复大工匠的爱国之心,爱徒之心。

    敌仇不地情结球接闹毫岗鬼

    现在社会真的是越来越少了,现在社会大部分都是教会了徒弟饿死师傅,血淋淋的,让人生气甚至绝望。

    好在国宫不是如此。

    好在,好在。

    后来李易风也没少找陈远一起研究,有些零件的替代品是陈远帮忙画草图寻找替代原料然后亲手制作的,只是他不能进入龙象阁而已。

    陈远也参与其。

    后远不不酷孙学战闹诺仇由

    然而还是没有,最后还是放弃了,交给了那个叫唐阳羽的唐门少年。

    陈远很想找唐阳羽谈谈,很想告诉他,最好跟李易风一起修复,李易风是难得的修复天才,十分难得。而且即便当年的宗放大师身边也是有伙伴的。

    但很可惜到现在为止他都没有见到,但这话他是跟李易风说过的。

    所以此刻的李易风看向唐阳羽的时候心里不自觉想起了陈远教授。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所以在修复了2个小时休息的时候他走了过来,来到只睡了两个小时重新起来精神百倍的唐阳羽跟前,“我要请一位龙族之外的老先生来帮忙,只有有他在我才能确保前177件完好无损的修复完成。“

    唐阳羽看了他一眼,“你说的陈远吧,我没意见,据我所知陈老头算是为数不多的有些真本事的人,但是这事你不应该去跟凌老头说么?跟我说没用。“

    李易风有点鄙视,“现在的龙象阁内你才是真正的老大,这话是你自己说的,现在想要反悔么?自己打自己嘴巴?“

    唐阳羽一愣,随后有点憨厚的抬手揉揉鼻子,然后起身直接带着李易风来到了凌东方跟前,“凌院长,你帮忙去把钟表组的陈老头叫来吧,现在需要他。“

    他人生第一次对凌东方这么客气,大家都很不适应,连凌雨晴和凌东方本人都不适应。

    可是凌东方只能不出预料的拒绝,“不,这不行,龙象阁他不能进,这是龙族的规矩,不能破。“

    唐阳羽淡淡一笑,“这规矩早破了,我和阿二都不是龙族人也都进来了,而且陈老头的人品你应该我清楚,这种时候不要墨守陈规了,快点修好龙象仪要紧。“

    凌东方还是没有答应,反问,“你为什么不出手一起修复,为什么偏偏要李易风和陈远教授一起?“

    唐阳羽顿了顿,“因为前期的修复我做不了。“

    这句话最牛,最气人,凌东方无法反驳,因为现在他是老大,他嘴大的,他说什么都是对的。

    所以咬咬牙出了门。

    结仇仇地情后术由冷孤主后

    他是第一个出门的人。

    这让醉猫有点羡慕,他小声问可不可以跟着一起出去,因为酒没了,这几天因为担心唐阳羽所以他借酒浇愁,喝光了所有库存。

    唐阳羽只回了一句话,“你敢迈出龙象阁一步,我把你交给小青青和阿二一起处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