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神级修复高手 第808章 万能钥匙

时间:2018-04-03作者:小神

    国宫南三所古钟表修复室内,凌东方正在跟陈远交涉。

    其实古钟表修复室其实是个小四合院,在南三所里算是较有地位的修复部门了。

    陈远这人并不好接触,平常跟凌东方往来不多,他这个人典型的那种不善交际也不愿交际的书呆子。

    他只认钟表修复,专业相关的怎么聊都行,专业之外的他一个字都没有。

    艘远地地酷结学所闹鬼接克

    不过最近他收了个新徒弟,他的人生似乎从此变得圆满了。

    他一直都在秘密参与龙象阁内的相关修复,这点作为国宫院长的凌东方自然很清楚。可是当他跟陈远言明来意以后这人居然直接拒绝了。

    “不,院长,我不能也不会去破坏龙族的规矩,你请回吧,我很忙。”

    凌东方有点生气,这人不是做了婊子还立牌坊么?

    明明已经一直在通过李易风参与龙翔阁内的龙象仪修复,现在正式邀请他反而又不去了?

    孙远科地鬼艘术由孤后远术

    所以凌东方的脸色变得颇为难看,在国宫博物院凌东方的权威还是没有人敢挑战的,他平常虽然不是一个说一不二的独裁者,但是也绝对是个强势领导。

    他要么不说,说出来的事别人得遵从。

    他是个强者。

    “陈教授,这理由不成立,马跟我走。”凌东方直接来硬的,不再商量。

    结仇不科独后恨接冷通吉远

    商量是针对能商量和值得商量的人的,对牛弹琴根本没用,所以还是直接来硬的较好,是最有效的方法。

    “院长,我拒绝。”陈远抬手扶了扶自己的烟框眼镜,直接怼了回来。

    “陈教授,你也是所里的老人了,这种时候怎么耍起了小孩子脾气?这种时候不应该以大局为重么?龙族的事情和职责的确一直由龙族后人来守候和实现,可是现在龙族需要你的帮助,我亲自过来请你,你却随随便便的拒绝了?”

    “告诉我,你到底在想什么,到底要求什么!”

    凌东方很生气,不过说话还算客气,还是叫着陈教授。

    陈远这种书呆子,闷罐子,他这么做肯定有他自己的理由。

    结仇不不方结察战阳闹冷技

    果然陈远再次伸手扶了扶自己的烟框眼镜,“要我去帮忙也行,让唐门后人来请,院长你不行。”

    他丝毫没有给凌东方这个院长面子。

    而此刻的凌东方还真拿他这种犟驴没有任何办法,他深呼吸,再深呼吸,“为什么,为什么非得那小子亲自来,告诉我。”

    陈远看向窗外,“我不想解释。”

    ……

    凌东方一个人回来,然后看见醉猫等人正在填坑,没错,之前是挖坑,现在是填坑,因为唐阳羽突然说不用挖了,一切都结束了。

    而他们的任务很简单,把自己挖出来的坑填平,把龙象阁的地面恢复原状,然后可以出去了。

    他说的容易做起来哪有那么简单?

    这些人一个力工一个瓦工都没有,挖坑还勉强,填坑恢复原状,这怎么可能?

    再说这种事可以让南三所内部相关部门接手了,没必要非得可着他们这一堆老弱病残欺负啊。

    结科地不鬼孙球陌冷鬼考艘

    但是说这些都没用,因为在唐阳羽跟前根本没道理可讲。

    下去干活的还是那几个人,除了凌东方,凌雨晴和楚伊还是在面看着。

    后远仇科鬼艘恨由冷主阳接

    这很葩。

    凌东方低着头来到唐阳羽跟前,找了把铁锹直接下去填坑,很自觉,“陈远我请不来,要叫你自己去叫。”

    他只给了这么一句。

    大家都很吃惊的看过来,因为这太不符合常理了。

    唐阳羽看看一脸郁闷的凌东方,“我知道你不行,算了,你们继续填坑,我去去来。”

    唐阳羽居然没有怎么为难凌东方自己出去了。

    这有点出乎预料。

    他出门以后凌雨晴马跟楚伊商量,“姐,咱们也别干看着了,也下去帮忙吧,那边李易风和李武一修复龙象仪呢,这边少了两个劳力。”

    楚伊淡淡一笑,“也是,下场吧。”

    凌雨晴马凑过来,“但是一会那家伙回来要是乱发脾气姐你可得挡着。”

    楚伊点头答应,两人各拿工具下去参与填坑。

    ……

    后科仇地鬼敌球由闹情羽仇

    后科仇地鬼敌球由闹情羽仇  楚伊点头答应,两人各拿工具下去参与填坑。

    南三所古钟表修复室内,陈远坐在那正在研究一个慈溪时候的古钟,看着没什么复杂的,也没什么毛病,他却研究的聚精会神,连唐阳羽进来了都没有察觉。

    或许不是没有察觉,而是他不想回头。

    后远科地情结学陌月不艘由

    他要拿一把。

    唐阳羽来绕到他跟前,看着他,“陈老头,你点名叫我来?”

    陈远没抬头,没看他,因为他觉得他缺少基本的礼貌和教养,跟之前的李易风相简直天壤之别,人家是个翩翩佳公子,眼前这个?

    唐阳羽坐了下来,翘起二郎腿,“你很想收我当徒弟是吧?但是你知道这根本不可能,即便我的唐修未成,还只是个半吊子,可是我姓唐,我是唐门如今唯一的传人。所以你趁早死了这条心,我永远也不会拜你为师。”

    “我的老师只有一个,是家里早死了的老头子,其余人都不配!”

    陈远没有生气,似乎他也预料到这个唐门传人是会这个样子,是会这么粗鲁和不讲理。

    他总算把目光从那个大钟转移出来,看了唐阳羽第一眼,“唐阳羽,你真觉得自己可以修好龙象仪?”

    唐阳羽抬手摸摸脖子,“大概吧,怎么你不服气?”

    陈远眉头紧皱,“我是替宗放大师心寒,居然教出了你这么一个不务正业的传人。”

    唐阳羽顿了顿,“这是我自己的事,与你无关,而且借用之前某人的一句话,我是平常没有丝毫的练习,是再不务正业也完全可以凭借天赋永远压制你的宝贝病秧子徒弟。”

    “虽然我一向不承认自己有什么天赋,但是那也要看跟谁,跟病秧子?嗯,我自己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没有天赋了。”

    “陈老头,你听明白了?听明白跟我走,少废话。”

    陈远有些怒了,脸色铁青,“唐阳羽,我怎么都是你的长辈,你怎么都得叫我一声教授,况且宗放大师真的没有跟你提过我么?”

    唐阳羽撇撇嘴,“你?没听过,别说是你,是凌老头我家老头子都没提过一句,你觉得很很厉害很了不起么?”

    陈远深呼吸,再深呼吸,强迫自己不要杀人,他是个人,是个教授,是个大工匠,他这一生从未有过这种想要杀人的冲动。

    从未有过。

    而且他可不是什么隐藏的绝世高手,他是陈远,是古钟表修复专家,仅此而已。

    “真的一个字都没提?那宗放大师当年寄存在我这里的东西你也不要了是么?”陈远一字一句的问道。

    “你若给我要,你若不给那送给你了,我不要也罢。”唐阳羽的回答更加混蛋,混蛋的简直街的小痞子还要混蛋。

    他似乎对于陈远没有丝毫的好感。

    他故意这样做,故意激怒和羞辱陈远,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恐怕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原因了。

    “哼,我陈远一生清白绝不会要你们唐门的东西,你来了,我给你。”陈远说着走进里间,翻找了半天终于找出一把钥匙,一把象牙雕成的钥匙。

    是一条象牙龙形钥匙。

    问题是这种钥匙最多只是一件艺术品而已,再好的象牙其实也没多贵重。

    但唐阳羽很快改变了主意,因为他召唤了读心术,他很震惊,因为这把象牙龙形钥匙居然真的是开锁的,而且还是开启乾清宫正大光明牌匾下面龙椅的钥匙,龙椅下面有密道!

    乾清宫是明清两代皇帝在紫禁城居住和处理日常政事的地方。它是后三宫之首,位于乾清门内。“乾”是“天”的意思,“清”是“透彻”的意思,一是象征透彻的天空,不浑不浊,象征国家安定;二是象征皇帝的所作所为象清澈的天空一样坦荡,没有干任何见不得人的事。

    寓意很好,也是现在游人游览国宫最重要的游览宫殿之一。

    唐阳羽看着陈远,陈远看着唐阳羽,他也很吃惊,“你,你知道了这把钥匙的来源和用处?”

    唐阳羽点头,“知道了,你这倔老头居然是我家老头子在国宫里最信任的三个人之一,甚至排在凌老头之前。刚才算我失礼,是我不对,你别计较了。”

    他轻描淡写磨平了刚才自己的嚣张与无理。

    陈远双手捧着那个 透明的水晶盒子,眼里有泪水打转,“这是我一生最不能放下的两件事,一件事我没有培养出一个真正的传人,但是现在有了,我有了李易风做徒弟。第二件事是我很担心自己这辈子都没办法把这把象龙匙亲手交给宗放大师的后人。”

    “宗放大师离开的时候你还没有出生,而你父亲年纪轻轻离开人世以后我以为唐门再无后人,也跟宗放大师彻底断了联系……”

    “象龙匙关系着国宫命脉,宗放大师当年的嘱托是,在合适的时候拿出来给你看看,让你知道有这么一把象龙匙存在,在我这,然后收回,再在某一个特殊时刻交还给你打开乾清宫正大光明牌匾下面龙椅的暗门。”

    说完陈远捧着象龙匙回了里屋,小心翼翼的重新收好藏好,然后回来。

    “好了,我跟你去龙象阁,现在去。”

    唐阳羽抬手摸摸鼻子,“我家老头子在国宫留了三件东西给我,他只说过这么一件事,其余的闭口不谈,我也懒得问。如果这三件东西他托付了三个人,那个你知道另外两个是谁么?”

    唐阳羽停止了读心术,因为陈远是家里老头子信任的人是他可以信任的人,无条件信任的人,他自信自己老头子看人的眼光还是很准的。

    所以他不需要在这件事情纠结犹豫。

    他用问的,不用读心术背地里偷窥。

    他喜欢正大光明。

    “不知道,我甚至连宗放大师在国宫里给你留了三件东西而不是一件宝物都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自己手里有象龙匙,别的都不清楚。但是我相信是因为时候未到,时候一到那两个代替宗放大师帮你管理宝物的人会出现,你不要着急。”

    艘地不地独后学由冷陌太地

    陈远说的很缓慢。

    他是普通人。

    难道家里老头子是看他是普通人这一点他做了这么重要的托付?

    不,绝不会这么简单,自家老头子简直狐狸还精。

    绝对还有别的原因。

    两人一前一后从南三所出来往龙象阁走,唐阳羽突然想起了另外一个问题,“象龙匙只是打开乾清宫龙椅下面暗道用的?跟龙象阁毫无关系?这两者的名字也太接近了吧?”

    陈远抬头看天,“这个要你自己去体悟了,也许有关系也许没关系……”

    唐阳羽突然停住脚步,一把拉住陈远,陈远吓了一跳,还以为他要对自己动武,他是个普通的老头,当然会害怕。,不过很快恢复正常。

    “怎么了?唐阳羽?“

    其实他很想叫一句小羽,但是他叫不出来,毕竟他跟这孩子不熟,这孩子对他也没什么感情和尊重。

    他内心百感交集。

    “我们回去,回去你重新拿出象龙匙给我用一下,我要先用那把钥匙打开另一件东西。”

    陈远再次吓了一跳,“这不行,宗放大师嘱咐过要在某个特殊时刻才能把象龙匙拿出来给你用,不是现在,现在你只能看看,只能知道象龙匙的存在行了。”

    唐阳羽淡淡一笑,“我问你一句话,这东西到底是唐门的还是你的?”

    陈远神色凝重,“当然是唐门之物!”

    唐阳羽点头,“那好,既然是唐门之物那么我现在作为唐门唯一后人要求你先拿出来借我用一下,当场用当场还,有问题么?”

    “树是死的人是活的,这把象龙匙能打开的东西太多了,简直是万能钥匙!”

    “你不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