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神级修复高手 第809章 超级战象

时间:2018-04-03作者:小神

    陈远在犹豫,他要不要向这个胡说八道的小子妥协。

    结远不仇情后学陌阳敌艘孤

    因为宗放大师的嘱托仿佛还在昨天。

    受人之托必办忠心之事这是他的做人准则,现在把象龙匙拿出来给这小子用了是违背了当年自己对宗放大师的承诺。

    可是不给他用?

    现在人家传人说要用用,现场用用,用完还。

    他还有什么不能放手的?

    然而事情绝对没有那么简单,因为象龙匙是一头传说的战象的象牙做成的,战象现在的年轻人都不了解,可是战象曾经是很接近神的存在。

    宗放大师当初并不是一开始直接把象龙匙托付给陈远保管,毕竟他跟象龙匙风马牛不相及,他只是个修复钟表的,因为钟表完全是西方传入进来的外物,而且历史较短,所以在以前并不受到重视。

    他也是跟师父只有一小间屋子使用,另半边还得做别的大项的临时仓库使用。

    这时候是宗放大师一次次的在各种场合给大家讲解古钟表修复的重要,其实宗放大师跟陈远和陈远的师父没什么私交,他完全是为了公事。

    突然有一天宗放大师约他出去喝茶,然后也不说别的,开始给他讲有关战象的故事。

    战象,它是古代战争史出现过的最特殊的一种特种部队,它在古代战争发挥着现代部队坦克的作用。经过训练的战象,作战时冲锋陷阵,勇猛无敌,能破城门、毁营垒、拆武器、踏敌军、陷敌阵,常给敌方造成极大的杀伤。

    大约四千年前,印度河明开始驯象。但是象并未完全家养化,人们必须在野外捕捉象来使用。首先被驯化的品种是亚洲象,主要用于农业。人类首次驱使象战场是在公元前1100年左右的古印度。当时吠陀时代的印度有几首圣歌对此加以记载。

    大约同时的华府商朝人也最先将象编入军队。

    商朝人驯化的是栖息于黄河流域的象。

    非洲、南亚的巴基斯坦、孟加拉和东南亚泰国、缅甸等国家都盛产大象,被称为象的故乡。华府的云南等热带丛林地区也是大象繁衍栖息的胜地。

    象的躯体魁伟庞大,是世现存最大的陆地动物。但象并不笨拙。它生性聪明,通人性。象虽行动缓慢,然而跋山涉水如履平地,陡峭山路视若坦途。所以,盛产大象的亚非地区自古有利用象做运输工具、当邮差的传统。它那让人望而生畏的体态巨力更是兵家青睐的战斗力。

    波斯帝国在数场战役使用从印度获取的战象。

    公元前331年10月1日波斯帝国与亚历山大大帝的高加米拉会战,很可能是欧洲人首次面对战象。布置在波斯军队阵列央的十五头战象给马其顿军带来极大的震撼。以致亚历山大在会战前夜感到有必要为此向恐惧之神献祭。高加米拉会战是亚历山大的辉煌胜利。但是他对敌军的战象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征服波斯后,亚历山大认可了战象的使用,并将一队战象编入自己的军队。五年后,攻入印度的亚历山大在与皮鲁斯的海达斯佩斯河会战,已经知道如何对付战象了。

    当时统治旁遮普和巴基斯坦国的皮鲁斯在此会战投入了八十五头战象,形成对亚历山大的巨大威胁。但是最终亚历山大战胜。正当此时,在当代孟加拉国和印度东北部的摩揭陀国拥有六千余头战象。不久之后,旃陀罗笈多拥有九千多头战象。

    这两个巨大的数字是波斯人和希腊人使用的战象数量望尘莫及的。

    历史追溯到1569年。泰国大城王朝被缅甸灭亡。泰王子纳黎萱不甘亡国屈辱,卧薪尝胆,积蓄力量,在爱国遗官志士的拥戴下,于1584年在肯城自立为王。缅甸国王闻讯大怒,但又一时无可奈何,经过八年时间的周密准备,于1592年派遣缅王储帕玛哈乌拔拉率象兵讨伐。早有准备的纳黎萱和其弟弟挥师奋起迎战。他们依托热带山岳丛林的有利地形,设下层层伏兵。当缅军进入泰军埋伏圈时,伏兵猛然蹿出。纳黎萱亲率象兵冲杀在前。霎时缅军死伤遍野,阵线大乱,四奔逃遁。哈在此时,纳黎萱及其弟所骑之象春情勃发,撒开四蹄没命地追赶奔跑的缅军象兵。泰军乘象兵之威奋力追击,不料反陷入缅军阵列圈里。

    结远科远酷孙球所孤闹最最

    来到一处,泰王纳黎萱抬头环视四周,猛见缅王储帕玛哈乌拔拉骑在象背,停在不远处的树阴之下,周围簇拥着众卫士,好一派笑傲天下的气势。纳黎萱不禁一愣,但很快便从惊愕镇定下来,不失王者风范,激将之言脱口而出:“皇兄!为何呆立树下,敢来决一雌雄否?良机莫失啊!”

    缅王储帕玛哈乌拔拉听罢此言,刚要发怒,却见纳黎萱身边只有寥寥几名侍卫,心想倘若即令部下前拿下这落之徒,岂不有恃强凌弱之嫌,便二话没说,挥鞭策象朝纳黎萱的骑象猛冲过去,一下将纳黎萱的坐象撞得横在面前。他势举刀向纳黎萱猛力劈下去。泰王闪身躲过刀锋,但头盔已被砍破。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纳黎萱临危不惧急忙回过身来;使出全身力气,驱象撞向缅王储的骑象,并挥刀猛砍下去。这一刀从缅王储右肩斜劈下来,伤及枢神经。缅王储当即毙命。帅亡兵溃。缅军见到这般情景丧魂落魄,惊慌逃遁。

    泰军大胜。从此,泰王纳黎萱名震四方。他与他的象兵以英勇无畏的气概,成为泰国男女老幼赞美的偶像,也使周边蓄意染指这个美丽国家的人望而却步。

    在这之后的150余年间,再无外敌敢来侵犯,对泰国的政局稳定、经济发展都产生了不可磨灭的历史影响。

    结果宗放大师给陈远讲了这么多故事,最终的节点在于,象龙匙是用泰王纳黎萱取胜的坐骑,那只叫做帕龙的战象的左边的那根象牙雕刻而成的。

    这很混乱,反正当时陈远是这么觉得的,因为泰国国王的战象帕龙的象牙雕刻而成的一把看起来是艺术品的钥匙,为什么成为了宗放大师眼的宝物?

    为什么要托付给他?

    后科科不情结察战月通羽闹

    跟国宫又有什么联系?

    只可惜宗放大师除了告诉象龙匙的作用以外再也不肯多说。

    陈远后来也没有多问,他只感激宗放大师对他的信任。

    但是那以后的一个月宗放大师离开京城消失不见了,他这才明白宗放大师为什么要他帮忙保管象龙匙了。这些年,快20年了,他每每闲暇下来的时候会拼命的去寻找各种相关资料,有关战象的一切,有关象牙雕刻的艺术品,尤其是钥匙,龙形钥匙类别。

    但是太少了。

    到现在他什么都没研究出来,他对自己很失望甚至很生气。

    真的很失望很生气。

    他到现在都想不明白的一点是泰国国王的战象怎么会跟华府国宫的龙椅扯关系?

    所以他回到古钟表修复室的小四合院以后,关好房门,问了唐阳羽这个问题,他说,“如果你能回答这个问题,那么我拿出象龙匙借你用,如果你回答不来,那么你不要再开口。”

    这是个难题,巨大的难题。

    唐阳羽怎么会知道?

    他刚才明明说过宗放大师只告诉他在国宫里给他留了三件东西,仅此而已。

    他今天完全是第一次听第一次看到,如何回答?

    陈远这根本是把他往死路逼,根本是不想借给他,不想违背他自己当年对宗放大师许下的承诺。

    敌科不地独艘学接阳接地术

    敌科不地独艘学接阳接地术  唐阳羽顿了顿,“其实相对这个名字的解读我更关注另外一件事,当时泰国国王的驯象师是谁,是不是也是白氏族人?如果是,那么连了,对了,你应该也清楚在如今华府云海之南的白氏族人其实也是华府护龙一族!”

    因为宗放大师把象龙匙交给他的时候还说了另外的话,“象龙匙血气太重,杀气太重,倘若我的后备是无德无能之人,那么你将其放在火炉烧三天三夜毁去!象龙匙是福也是祸!”

    因此他拒绝也有他的道理,他担心还没弄清楚事情真相的唐阳羽私自在不合适的地方和时间使用象龙匙会给他自己和国宫带来灾难。

    果然唐阳羽没有回答来。

    至少在陈远眼里是这样,他觉得唐阳羽会放弃,因为他是个很聪明的孩子。虽然之前他对自己很粗鲁甚至欺侮,可是他这段时间一直在了解和观察他。

    他知道他有德而有能,否则他这个保管者才不会拿出象龙匙给他看的。

    他在内心早认可了他的人品和修复技术。

    他希望他知难而退。

    可是唐阳羽偏偏没有,“那头国王的坐骑战象叫做帕龙,帕字属于白字族。在白字族里,白字都是声符兼义符。去掉面巾露出白龙,所以那头泰国国王的战象帕龙应该是白龙化身人间。”

    陈远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19岁少年,“这是你刚刚想到的?我之前也想过帕龙这个名字,但是我主要在龙字用工夫,因为帕字实在太常见,没什么具体意思,白字族的一般都是空无一物的意思。是无龙,是虚空。没想到你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想到这种解读之法。”

    唐阳羽顿了顿,“其实相对这个名字的解读我更关注另外一件事,当时泰国国王的驯象师是谁,是不是也是白氏族人?如果是,那么连了,对了,你应该也清楚在如今华府云海之南的白氏族人其实也是华府护龙一族!”

    “但是这其的曲折,隐情,我们都不知道,如果想要彻底弄清楚,只有带象龙匙亲自去一趟云海之南!”

    “我刚才之所以说这把象龙匙其实对于龙族圣物来说是一把万能钥匙,因为现在除了它可以打开乾清宫龙椅下面的密道以外,我至少知道它还可以打开其它两件龙族圣物。一件是我怀里这个真正的龙象轮……”

    唐阳羽边说边拿出那个除了他以外再也没有人见过的小小的烟色太阳齿轮。

    而太阳齿轮间有一个不规则的孔洞,本来唐阳羽以为这是安装在龙象仪177片之的孔洞,可是直到刚才看到了象龙匙以后,才猛地醒悟。

    他手里的太阳齿轮并不是龙象轮嵌入龙象仪的完成形态,而是需要一把钥匙打开变形才行!

    他还没有尝试,但是他坚信一定是这样!

    他有一种十分强烈的预感,自己是正确的,绝对正确。

    他好像在那一瞬间看到了战象帕龙在战场的奔跑和嘶吼,看到了鲜血和死亡,看到了胜利和荣耀。

    奔腾的战象,旋转的太阳齿轮,完美修复的龙象仪。

    对了,到现在一切才是真正对了!

    原来家里老头子早都给他安排好了,居然这么神,这么不可思议!

    陈远赶紧扶了扶烟框眼镜靠近,然后马又闪开身子,“这……这真是传说的龙象轮?一直埋藏在龙象阁地下的那个……那个……巨大无……里面有古神兽奔跑作为动力的龙象轮……这是你从地下世界带出来的?”

    唐阳羽点头,“没错,这是我从地下迷宫的另一个宫殿带出来的,而且我在地下宫殿跟一个影子怪兽周旋了三四天,但是直到现在我才明白那影子怪兽是什么,影子怪兽是一头战象,一头神的守候了几千年龙象轮的超级战象!”

    “我知道你有点不信,有点发蒙,我自己也是。可是我现在无确信自己的判断,我遇到的那头影子怪兽,那头超级战像其实是战象帕龙死后的灵魂存在,灵魂依附在一个巨大的影子!”

    后仇仇科酷敌术战月陌秘学

    “护龙一族,护龙战象,守候着太阳齿轮,我用象龙匙打开太阳齿轮,它才会变成最终可以嵌入到龙象仪之的那个龙象轮,才能驱动龙象仪重新工作!”

    “来吧,现在拿出那该死的象龙匙,让我们一起见证一个迹的诞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