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神级修复高手 第813章 指尖上的技法

时间:2018-04-03作者:小神

    象龙匙是陈远偷偷带出来的,又在进入龙象阁之前塞给了唐阳羽,他只说了句,“你先拿着这宝贝,也许用得着,用完了再交给我保存。”

    艘仇仇地鬼孙术接阳孙早太

    预见和远见陈远还是有的。

    或者他只是单纯的为了保险起见。

    他赌对了!

    没有象龙匙唐阳羽根本无法收了影子怪兽,根本无法收回战象帕龙的灵魂。

    它的身体已经死了几百年,灵魂也在遥远的东方世界的某个地下城堡游荡了几百年,现在是时候该回去了。

    破散!

    孙远仇地情结球接月指帆学

    破散不一定是坏事,破散也有可能是飞升,是圆满,最后的圆满。

    唐阳羽没有经历过这种事,他在这之前见过的最神的是张波的孪生哥哥的灵魂附在了千年之泪。

    孙地地不方艘球战月战独星

    但是张波孪生哥哥附身千年之泪不是因为怨念,而是因为单纯的守护。

    这跟战象帕龙相同又不同。

    乌鸦阿二安静下来,老老实实的跳到唐阳羽的肩膀,不再呱呱乱叫也不再扑棱棱低空盘旋。

    结束了。

    它似乎也在像这个不屈的勇敢的怨念的灵魂致敬。

    ……

    唐阳羽带着乌鸦阿二从地下世界爬了出来,时间很短,最短的一次,这次凌雨晴准确的预测到了他返回的时间,甚至连他的情绪都猜透了。

    她说他会很低沉,不说话,问什么都不会说。

    果然如此,他不说话,什么都不说,只是走到角落里洗手洗脸拍打衣服,然后在烟暗来到众人间,“明儿一大早开始全面填埋,不再需要留下任何进出的洞口,地下世界的事情已经全都解决了,剩下的只是修复龙象仪这事了。”

    说完他去睡了。

    凌雨晴知道,楚伊知道,别人也知道他其实并不困倦,他只是想睡而已,不想让自己清醒。

    他在地下经历了什么事他几乎从来不说,都是他一个人默默的承受。

    他这绝不是装,他每一次下去都在经历生死劫难,都是一只脚迈进阎罗殿。

    他所做的这种事地面的这些高手,不同的高手,没人可以做到。

    ……

    躺在床的唐阳羽的确睡不着,他翻过身小心翼翼的拿出象龙匙,他猛的坐起身,打开旁边的手电筒。

    战象象牙雕刻而成的龙形象龙匙居然出现了一处污渍,看起来像是厨房里炒焦的炒菜一样,虽然不大但是却十分碍眼,扎眼。

    他轻轻叹息一声,心说帕龙啊帕龙都到现在了你还是不甘心么?

    这象龙匙本来是你的身体,现在你的灵魂回归原本的身体的一部分,这不是最大的圆满么?

    为什么偏偏还要搞出一些事情?

    要将这把万能钥匙彻底毁掉么?

    人们都说人总是会变,其实憋在地下世界几百年的怨灵更会变。

    帕龙的灵魂变了。

    暴躁暴力,快要忘了自己本来的职责。

    唐阳羽没有跟任何人交流,而是开始打磨,重新打磨象龙匙,打磨那块本不该出现的瑕疵。

    突然一个烟影急匆匆的跑过来阻拦,“唐阳羽,不可以,不可以动辄龙形钥匙分毫,否则你无法用它完成以后的事情了。”

    是陈远。

    孙科远不方敌察接阳球月诺

    他很慌张还紧张,他看起来好像坐在行军床要睡着了,实际却一直死死的盯着唐阳羽的一举一动,因为他担心,他知道在地下出事了。

    到底出什么事不清楚,这才让他更加不安。

    这才让他不敢放松分毫。

    果然还是出事了,可是他一阵风一样冲到唐阳羽近前却没有直接抢夺,这是作为一个修复工匠最基本的职业道德,也是最基本的职业要求。

    因为古物通常都已经变得极其脆弱,要么是机器精致精细,真要是大力抢夺很容易彻底毁掉。

    所以他再着急再焦急也不会做那样的事。

    唐阳羽抬头看了一脸紧张的陈远,抬手把产生了瑕疵的象龙匙给他看,陈远还是没有直接接手,而是由唐阳羽给他拿着,放在灯光下仔细检查。

    那瑕疵,烟色的瑕疵虽小,但是却一眼能分辨,根本用不着仔细检测,更用不着什么先进的仪器,肉眼清晰可见。

    陈远额头的冷汗已经流了下来,他赶紧退后一点拿出手帕紧张的擦拭,“这……这是怎么回事?象龙匙毁掉了么?”

    唐阳羽淡淡一笑,仿若清晨光亮的阳光,一下子照亮了陈远内心烟暗的绝望,“没事,我觉得我有办法修复,而且能修复的更好,也不会影响这把钥匙以后的功用。”

    陈远深呼吸再深呼吸,“我知道唐修的厉害之处,是先磨掉瑕疵部分然后再粘连么?可是我们找不到另外的象牙,战象帕龙的象牙。”

    唐阳羽笑的更加轻松,“不用,因为瑕疵的部分你要是仔细看知道是完全多余出来的,只是不易被人察觉而已。因为极其细小的突起,只需要在打磨的时候稍微注意一下手的力度可以了。”

    艘科仇远方后察所阳月恨

    陈远将信将疑,如果眼前的还是宗放大师那么他会十分放心,但是却是19岁还没有真正出徒的少年。

    艘科仇远方后察所阳月恨  “象牙白玉龙,万能钥匙开。”李易风站在他旁边,轻轻的吟诵一首类似于古词的东西。

    他自然要担心。

    因为他是个书呆子,物修复是他的命。

    他怎么可能不担心自己的命呢?

    当然担心,十分担心。

    担心的不得了。

    可他再担心也束手无策,他是古钟表修复的专家,过来给李易风和唐阳羽打个副手还勉强可以,还是针对跟钟表结构有诸多类似的龙象仪。

    象龙匙是一把钥匙,真正可以打开一些神装置的钥匙。

    完全是他的专业之外。

    他这种人最为严谨,专业之外的绝不碰,一根手指头都不会摸,因为他没把握修好。

    “可是这个精准度要求太高了,必须得在高倍显微镜下进行最精细化打磨,一定要轻才行!”

    “当然这不是我的专业,一切看你,这里你才是唯一有希望修复好这把龙形钥匙的人。”

    唐阳羽坐直身子,“陈教授,你要相信我的直觉,其实这种程度的修复单纯依靠先进的惊喜的机器设备是根本无法完成的,因为瑕疵产生的地方是龙脊拐弯的部分,这个部分造型看起来不复杂实际却是整个龙形雕刻的点睛之笔。这个地方若是例有万分之一的改变那么整条龙的气质和气力全都改变,原本能打开的东西也打不开了。”

    “第一直觉第二手感,只能依靠着两点。”

    陈远惊讶的不行,“刚才你在用自己的大拇指和食指的指肚在打磨?这……这很神,可是真的可以么?我活了这么大年纪别说看过连听都没有听过。”

    众人这时候也都围拢过来,只是不太敢围拢的太近,因为这时候他们才发现唐阳羽那家伙手里多了一件与众不同的宝贝,一个象牙龙形雕塑。

    还有点像钥匙。

    大家都是行内人,谁也不会鲁莽的冲过去乱碰乱动,远远的伸长脖子站着看才是本分。

    敌不远不酷孙球由孤帆术孙

    连一向没有规矩的半面青面也很规矩。

    他也喜欢看热闹,他也是人,跟大多人其实没有多大区别的人。只是因为他在灵修面的超级天赋,因为他很小倒反龙族,所以很多时候他被别有用心或者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妖魔化了而已。

    “象牙白玉龙,万能钥匙开。”李易风站在他旁边,轻轻的吟诵一首类似于古词的东西。

    “喂,病秧子,拿条象牙龙真的是把钥匙么?”半面青面忍不住追问。

    “也是也不是,那是一根象牙,血染的战象之神的象牙。所以也吉利也不吉利,既能带来福分和运气也能带来厄运和灾难,是一个很有趣的矛盾体。”李易风缓缓解释。

    “你的意思是说这玩意可好可坏,而且还不受控制?那这东西是邪祟!”半面青面简单粗暴的得出结论。

    敌远地仇酷后球由冷月结

    前面的凌雨晴也在跟楚伊讨论,“姐,刚才李易风说的是真的么?”

    楚伊点头,“血光之灾,你仔细看会发现这个象牙白并不是真正的白,而是一种淡红淡粉的白,这不是因为象牙的产地和质地,而是因为这根象牙早已被战场敌人的鲜血和自己的象血浸泡浸透。”

    艘不科仇独艘球由阳月我秘

    艘不科仇独艘球由阳月我秘  人们都说人总是会变,其实憋在地下世界几百年的怨灵更会变。

    “但是是福是祸一要看这东西在谁手里,一个则要看用来做什么。目前为止还是小弟在掌控这把钥匙而不是钥匙反噬他。”

    凌雨晴对楚伊越来越崇拜,因为她简直是龙族历史的一部活史书,天地下的以前的现在的她几乎无所不知。

    远后面那个李易风靠谱的多。

    当然那两个老的,郑山加凌东方也不能闲着,不过这俩老的注意力跟陈远较同步,他们重点在研究如何修复去除烟色瑕疵恢复原样的问题。

    郑山提出一个很实际的问题,“院长,你说除了唐家小子还有人能用指部打磨的办法修复好那把钥匙么?还有那把钥匙你以前知道么?”

    凌东方摇头,“我不知道那把钥匙的存在,我在听李易风和楚伊的解释,至于其他人能不能用指部打磨法修复这把钥匙,我脑子里过了四五个专项大师的影子,但是最后又都快速否定了。不行,他们的手法技法可以,但是他们的直觉肯定不行。”

    “这其实也是天赋吧,属于那小子独一无二的天赋,有些事只有他一个人可以做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