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神级修复高手 第820章 匠人协作

时间:2018-04-03作者:小神

    唐阳羽傲气冲天,但是说话的口气却并不让人讨厌,因为谁都知道他这是负责任的态度,并不是瞧不起陈远。

    如果他瞧不起他不会把他亲自请过来了。

    他这么做恰恰是出于对陈远的尊重。

    陈远点头,转身在附近走了几圈,让自己彻底放松下来,集注意力,直到自己的双手完全恢复稳定不再发抖才回来。

    他主动伸出双手,放在唐阳羽跟前,“你先检查一下我这双手。”

    双手要足够干燥,不但不能抖,还要保持正常的温度,不能过热也不能过冷,而且指甲也要修剪的整整齐齐不能有任何毛刺。

    要求很多。

    艘仇远仇独结术由冷独酷岗

    但这对于陈远来说都是最基本的东西。

    “你确定自己可以?”唐阳羽面无表情的问道。

    “是的,我可以,这里没有人我更适合做检验。”他不卑不亢的回道。

    唐阳羽这才让开身位放他过去。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在他的身,他没有慌乱,气定神闲,“我一向都是慢性子,慢工出细活,所以你们大家可以找个凳子坐下等。”

    他主动给大家提了个醒。

    大家自然不会跟他客气,各自找凳子行军椅什么的过来坐下。

    结果证明陈远这个人是十分诚实的,因为他的确属于那种慢工出细活的人,他可不是单单检查龙象轮和龙象仪部分配件的契合度和缝隙问题,他是从头开始检查。

    因为唐阳羽刚才尝试安装龙象轮的过程本身是破坏龙象仪结构的行为。

    之前检查的完美组装,现在都变了。

    而且他不光负责检查,他手里拿着一个只有几克重的小锤,他是一边检查一边敲打,一边恢复和修复。

    这个小锤是古钟表修复用的东西,他也算是活学活用,现场发挥了。

    他没有再征询任何人的意见,直接手,因为唐阳羽让他检查是对他的信任。

    即便是面对的龙族圣物龙象仪他该做什么还是要做什么,不能还没做呢被吓死。

    龙象仪这种龙族圣物的修复过程从来都是团队修复,单靠个人是不行的,这也是唐阳羽的聪明之处,他从一开始定位四人修复小组,无论是李易风李武一还是陈远早都被他计划其。

    他是其最重要最核心的修复工匠,可是却也离不开另外三人的配合。

    孙科科远情后学接冷指克闹

    他很安静,也不说话,眼睛很放松,不像别人那样死盯着陈远的每一个动作不放。

    那些人如此紧张的盯着陈远手里的小锤子是因为他们对陈远并不放心。

    结不地地酷敌球战孤冷艘后

    唐阳羽这个最该担心陈远手艺的人反而是最放心的一个人。

    修复手艺很多玄妙高深更有天赋所限,可是修复当最大众也是应用最广泛的手法却只是一个熟练工而已。

    孙仇远远情孙术接闹方情

    唐阳羽看见陈远的第一眼想起了那个历史有名的卖油翁。

    古时候有个一个弓箭手叫陈小资,好像能十次有八九次能干到十环吧。于是和一个卖油的老大爷吹牛逼说本大爷如何如何,

    结地不仇酷敌球战闹不羽星

    卖油的没吱声,而是拿一个大钱放在葫芦嘴,然后用水瓢盛满一瓢油通过大钱的四方孔往葫芦里倒。

    结地不仇酷敌球战闹不羽星  “你确定自己可以?”唐阳羽面无表情的问道。

    结果大钱居然一点油也没沾到,此时卖油翁潇洒的对那个射箭的说,“无他,但手熟尔”

    弓箭手马泄气鸟,再也不觉得自己有多牛了,因为卖油翁告诉了他一个以前他看不透的道理,这世任何一件事只要肯一直努力练习反复操作,一定能达到非常高的境界。

    神箭手和卖油翁其实并没什么差别,只是职业和用心的地方不同而已。

    所以没有任何必要瞧不起别人的工种。

    这个故事唐阳羽不是从书本学的,而是在他很小很小的时候家里老头子讲给他听,基本每天晚睡觉之前都要讲一遍。老头子为什么这么做呢?

    后远仇仇独后恨陌冷科吉吉

    唐阳羽当然也会追着老头子屁股问为什么,老头子的回答从来都是,“因为你是个榆木疙瘩,你根本没有天赋,所以做什么都要靠后天去努力,去勤加练习才行。”

    唐阳羽当时相信了自己是个笨蛋,因为他对的人物是唐宗放。

    这个故事给唐阳羽的一生都造成了相当大的影响,直到现在和未来。

    因此从修复龙象仪角度讲,他内心深处一直都是尊重李易风李武一和陈远三人的,只是他绝不会直接用嘴说出来表达自己的感受而已。

    他什么都有数,但是是不说。

    这也是从小养成的习惯,因为家里的老头子对别的什么事要求都不严格,因为他被称为榆木疙瘩,笨蛋。但是老头子却要求他嘴严,甚至为此使用了几十种法子训练他,刺激他,打击他。

    为的是试探他的嘴巴到底严不严。

    结果很快老头子自己从唐阳羽嘴里也问不出任何有用的消息了。

    但是老头子非但没有失望反而还高兴的给唐阳羽吃了足足白只烤鹅。

    凌雨晴挨着他坐着,理所应当的,忍不住小声问唐阳羽,“别人真的行么?明明你自己检查的效果更好时间更快,不是么?”

    孙不科地情孙球所月结闹科

    孙不科地情孙球所月结闹科  他没有再征询任何人的意见,直接手,因为唐阳羽让他检查是对他的信任。

    她这话是得罪人的,可是仔细品味却并没有问题,她也是为了修复大事好。

    挑不得礼。

    唐阳羽有些意兴阑珊,“其实没有我他们也能完成龙象仪的修复,只是用的时间会稍微长一点,期间的反复也会多一点而已。你记住这个世界离开任何人都照样运转。”

    凌雨晴一愣,她很少看见这家伙这么彬彬有礼又这么谦卑斯的样子。

    “你怎么了?即便如此也是你的速度更快啊。”凌雨晴不服气。

    唐阳羽转过身,看着她,耐心的给解释,“物修复跟小学生做作业是一个道理,小学生自己的做的家庭作业自己再检查,哪怕检查了好几遍,可是很多时候间的错误还是没办法检查出来。不是小学生不认真,而是有些错误很快会形成固定的套路思维,所以自己检查自己的作业难度最大。”

    “反而不怎么相关的专业的第三者来检查最为准确。物修复有时候需要速度,速度慢了会坏事甚至会毁掉珍贵的地下出土物什么的。但是有时候却必须慢,陈远教授的性格正适合慢慢的检查,一丝不苟的,不受任何影响的。”

    凌雨晴很认真的点点头,“我懂了,物修复不光有动静的结合更有快慢的结合。”

    唐阳羽不再回应,事情说清楚了可以,他又不是在教训自己的未来老婆。他从来不 好为人师,因为家里的老头子一直都喊他笨蛋,一个笨蛋又怎么去做别人的老师呢?

    其实直到他懵懵懂懂的来到京城才发现,原来身在雷州小岛的他京城里的绝大部分人的知识面都要宽的多的多,反正到目前为止他遇到唯一能跟他抗衡的是李易风这个病秧子了。

    这个病秧子不但博览群书而且掌握着龙族内部各种隐秘和秘密。

    他很厉害。

    孙科仇仇酷孙学所闹术学克

    这个病秧子让他感觉到了一种紧迫感,人生以来的第一次。

    他不是害怕而是兴奋。

    所以他放手让李易风去修复龙象仪,一次不行再让他修复一次。

    这是他对于自己一生之敌的尊重,同时也是一种对敌策略。

    李易风和李武一也来到他跟前,来到他身后,陈远前检查的时候任何人都不能靠近,唐阳羽也不行凌东方也不行,修复当的匠人最大。

    李武一不会在唐阳羽跟前轻易张口,李易风早告诫过他言多必失,尤其是在小狐狸唐阳羽跟前。

    他为此谨记在心,尽管他现在有很多话要问要说,可他还是变成了一个哑巴。

    说话的只能是李易风,李易风带着些许的疲惫,“你的手腕玩的很好,让这么多人围绕着你来运转,高明的人才会如此。”

    唐阳羽淡淡一笑,“病秧子,你过来是来找我溜须拍马的?”

    李易风摇头,“当然不是,也没那个必要。我是正在一点点的逐渐发现你身的优点和特点。你也知道我跟你差不多是传说的那种一生之敌,所以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必做好一切情报收集和整理工作。”

    唐阳羽抬头看了眼屋顶,龙象阁的屋顶,“那行,想收集什么随便,甚至你想知道的直接问我我都会亲口告诉你。本人亲口讲述的事情真实性更高,从别人嘴里传来的基本都不靠谱,添油加醋的太多了,很多甚至都失去故事本来的走向和主线了。”

    李易风幽深的笑了笑,“是,真有不解的问题我会直接问你。那么现在我问一个吧,省得你说我不尊重你。龙象仪安装完龙象轮之后的部件修复你要一个人全包么?”

    后仇地不鬼孙术接月后诺艘

    唐阳羽有点怪,“不啊,主要的还是你们三个来修复,我只是在出事的时候过来救个急,仅此而已。你们才是修复龙象仪的真正主体和核心团队。”

    “相反,我只不过是个路过的而已。”

    唐阳羽在谦虚,谁都知道龙翔阁内的主宰和灵魂都是他一个人,他偏偏越来越低调,但是并不招人烦,他人缘挺好的。虽然恨他的人想要杀他的人也不少。

    李易风下意识看向前方正在工作的陈远,“你居然是这么给自己定位的,有趣有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