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神级修复高手 第838章 血眼

时间:2018-04-03作者:小神

    当龙族长老会还在龙象山神秘兮兮的开大会的时候,殊不知唐阳羽在很小的时候,在雷州已经知道了锁龙井的事情。

    锁龙井的传说当从没有资料提到过雷州,雷州最有名的莫过于雷祖祠,三元塔,高山寺,西湖公园这些。

    雷州的锁龙井正是位于雷祖祠,三元塔,高山寺,西湖公园连线的正位置,其实现在是一条老街,老街的名字叫做天南路。

    孙不科远情敌球陌闹毫太考

    这条路的名字如今已经没有多少人在意,但是这条路的最南边,雷祖祠的正前方却有一处斑驳历经风霜的石头牌坊,面雕刻着四个苍穹有力但是早已模糊的大字。

    天南重地。

    为什么叫天南重地?

    现在通俗的说法是雷州城原有一座雄伟坚固的古城池,不仅是古代的政治心,而且是古代军事防御要塞,被称为“天南重地”

    但其实还有更深刻的含义,是这是华府大地镇压和锁住恶龙的最南天,天南重地,天南地重,这样才能压得住只要一个鱼跃能回归大海,能轻松兴风作浪的恶龙。

    锁龙井也不叫锁龙井,锁龙井在天南路的正间位置,而正间位置是一片怪的空地,千百年来寸草不生,只有一口深不见底的老井和一个不知道什么时日建造的老屋。

    敌不仇远酷结术接闹冷战秘

    传说老井的水有毒,所以大人孩子都敬而远之。

    敌不仇远酷结术接闹冷战秘  居民们连夜用铁皮把小木屋围了个严实,总之第二天,那地方变成了一个大号铁箱,唐阳羽他们也不敢再去那附近玩了。

    这便是天南重地的重之重,货真价实的华府最南锁龙井,不是没有锁链,而是锁链都在地下,根本没有露出来而已。

    唐阳羽小时候这里有一个大约五米见方的小屋子,屋子没有窗,门常年挂着锁头,屋身刻着怪的花纹,不知道有多少年历史。

    老人告诫唐阳羽,没事千万不要靠近那屋子,因为里面关着妖怪,妖怪靠喝有毒的老井里的毒水过活。

    敌地科不方孙恨战闹技球通

    所以一旦被妖怪抓住,别说直接吞进肚子吃了,只要被它碰到一点点会立刻毒发身亡。

    可是小孩子总是好的,家里人越不让做的事儿越想试试,总是想去一探究竟,看看这妖怪到底是个啥模样。

    敌远科不方艘球由冷酷恨

    敌远科不方艘球由冷酷恨  说这口井其实叫锁龙井,京城和其它地方也有锁龙井,只是这口较特殊,这井里关着的是一条血龙,很是凶煞,三元塔是用来镇龙的。

    可谓功夫不负有心人,有一年的春夏之交,一道闪电击了这间小屋,把小屋的一边给从到下劈了个大裂口,屋顶都不见了一半,这下可乐坏了这群从小听说小屋里有妖怪的小盆友,唐阳羽当时和四五个小朋友从裂口钻进小屋里,发现里面是一口直径大约两米左右的水井。

    因为雷已经把屋顶弄烂了一半,这个时候,这井和露天的没啥区别,一览无余。

    并且走进以后会发现那口井的石台也刻满了和小屋屋身一样的怪字,井口散发着森然的寒气,探头去看,发现这口井非常怪,它并不是常规的直直下的形状,而是自井口向下延伸越两米可见水面像四周延伸开来,像是饮水机水桶的那个样子,下面不知道水域有多宽,光照下,水呈现深蓝色,可想而知,这水定是极深的。

    井里虽散发着寒气,却同时散发着一股甜香味,唐阳羽一进去立刻闻到了这种味道,感觉自己快飘起来了,但闻久了,却觉得甜香味里夹杂着一股腥味,他也说不好究竟是怎样的味道,总之怪怪的,而且吸多了,会让人想吐。

    唐阳羽从来都是小伙伴当胆子最大的那个,天不怕地不怕,他那时候天真的认为自己的一双拳头可以打遍天下无敌手,什么妖魔鬼怪都不在话下,遇到他只能是送死!

    跪着送死!

    他马弯腰捡了一块鸭蛋大的石头抬手朝井里砸了下去,咚的一声,水花四溅,紧接着听到井里穿出隆隆巨响,伴随着铁器碰撞石头还有另外一种像是咆哮一般的声音,水面咕嘟嘟的向涌,地面开始震动。

    唐阳羽也有点害怕了,他当时明显能感觉到一个巨大的东西正在水里朝着她们不停靠近,这可把这群小朋友给吓坏了,瞬间一个个吓得又是哭又是叫,一个个朝着进来时的裂口往外逃。

    后地地科独结恨所闹球星察

    周围的居民也跑了过来,一看这阵仗,强壮的男人们便帮忙把裂口再撬大一些,好让这群孩子出来,唐阳羽全都逃出来后,一个个瘫坐在地吓得瑟瑟发抖,井里的异样持续了好长时间才停歇,人群里的长辈们都是看着这群孩子长大的,又是生气,又是后怕,教育的教育,安抚的安抚。

    这时候人群走出来一个老头子,须发皆白,居然不是本地人,反正没有人说得清楚他是从哪里来的。他身材高大仪表堂堂,即便是年纪那么大了依然丰神俊朗,像是电影里出来的老神仙一样。

    他过去在每个孩子的胸口拍了一巴掌,然后迅速往他们的嘴里扔进一颗药丸。

    这时候人们才惊的发现这个白胡子白头发老头子居然只有一只眼睛,另外一只眼睛是瞎的。

    可怕而恐怖,只是平常被他散乱的白发遮挡住了这才看不到。

    他最后拉着唐阳羽的手,笑着说,“小子,幸亏你跑的快,不然你也跟我一样变成瞎子了,60年前我是因为朝着那口井里多看了一眼,结果瞎了!”

    “幸亏天怜悯我,只让我瞎了一只眼,还留了一只,不然我真的什么都看不见了……”

    说完这个白胡子老头起身走了,吓傻了的人们也没来得及问他到底是谁到底从哪里来,只是他临走之前往唐阳羽手心里放了一件东西。

    敌不科远情敌术接闹球

    一块极其少见的血色鹅卵石,光滑铮亮,甚至可以直接当镜子用。

    他说这块鹅卵石叫做血眼,留着有用。

    居民们连夜用铁皮把小木屋围了个严实,总之第二天,那地方变成了一个大号铁箱,唐阳羽他们也不敢再去那附近玩了。

    只是唐阳羽回家以后昏睡了三天三夜,等到他重新醒过来的时候手里紧紧攥着的那块叫做血眼的鹅卵石却不见了。他问家里的老头子是不是拿去卖钱换酒了,老头子却说他从来没看过。

    说他跟着小孩子在外面乱跑结果突然来了台风和暴雨,把他们全都困在那个小破屋子里,然后台风之后才被村民发现救了回来。

    他算最严重的,昏迷了三天三夜,别的小孩子早都好了。

    敌远不科独后察接冷敌球

    唐阳羽不信,不信这是他的一场噩梦,因为他清晰的记得当时发生的一切的一切。

    他不服立刻起身跑出去找小伙伴确认,可是他们的说法却跟家里的老头子一模一样,是贪玩被台风暴雨困在那个破屋子里。

    然后没有然后了。

    他还是不信,马又跑回到那口井面的那个破屋里那里。

    的确被村民草草修复了一下,但是跟他记忆的样子又有所不同。

    他还想进去,却被老头子直接拖回了家。

    要他不要再想再提起这事。

    他知道那不是梦,他拼命的寻找那块血眼。可是根本找不到,直到老头子临死前的前三天才把那颗本属于他的血眼归还给他。

    并且还给他讲了一个故事。

    说这口井其实叫锁龙井,京城和其它地方也有锁龙井,只是这口较特殊,这井里关着的是一条血龙,很是凶煞,三元塔是用来镇龙的。

    血龙是很久以前被一群特殊的神秘人物锁在这井底的,虽不能出来作祟,但它也不安分,总是在井里咆哮乱窜,距离几十公里的地方都能听到。

    敌科科科情敌球所月考考

    所以,那群特殊的神秘人物便在井台雕刻了镇压的字,又在井修建了这座小屋,屋身也都是镇压这恶龙的字,并派人守卫,这恶龙才消停点,但每年都会往井里投喂活鸡,活羊祭祀,也便没再出乱子,守卫的人负责每年的投喂,并且代代相传,时间久了,后人也许是觉得这最多也是个传说,渐渐懈怠,便不是年年定期祭祀了。

    所以以后迟早还会出事。

    老头子最后说他是雷州岛唯一知道这件事的人,他死了唐阳羽是唯一知道这件事的人,所以他要保守这个秘密,并且要时刻注意观察锁龙井的情况。

    一有异动异象要马联系京城的一个人,一个没有名字没有电话的人。

    老头子只告诉唐阳羽这个人住在潭拓寺,京城的潭拓寺。

    唐阳羽听了立刻追问是不是给他血眼的那个白头发瞎老头,老头子却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你到时候去了知道了……”

    然后老头子不再多说一个字,关于此事。

    唐阳羽从此成了雷州岛唯一知晓这个秘密的人,他有时候自己也觉得这是一场梦,噩梦。

    但是那块血眼却一直跟在他身边,已经被他雕刻成了血色玉佩模样,在五分之一处打了个孔,七角孔,很特别很特别。

    当然他不是一直都随身携带,一直都放在他为数不多的行李之,好几年过去了血眼和那口锁龙井从未出现过任何异动。

    但是现在有了。

    他正在跟凌雨晴研究尊龙会的定位问题,突然觉得心神不宁,下意识回头,猛的发现他房间的方向泛起一阵阵异的红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