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神级修复高手 第841章 生死之谜

时间:2018-04-03作者:小神

    唐阳羽听凌雨晴讲了一路,然后两人达成了一致,他们到了潭拓寺要找三样东西。

    结远仇远鬼孙球由阳月艘敌

    隐藏在房梁之的长箭,大殿方的鸱吻,还有那条石鱼。

    但是先要找到唐宗放遗言那个他也不知道是谁的人。

    “怎么找人你有办法么?”凌雨晴看着站在庙门口手托下巴若有所思的唐阳羽问道,杜卡迪大魔鬼被停在了一边,这是山,一切都低调些来的好。

    “不,你根本没有方法,你爷爷没说你也想不出什么好法子。虽然潭拓寺里的和尚绝对不像传说的3000那么多,但是几百人肯定有。在这几百人当要找一个假死重生的人难度太大了。”

    “所以虽然艰难,可是我们还是得商量好对策再进去,否则会十分被动。”

    敌科地仇酷后恨所闹吉羽岗

    凌雨晴的思维很清晰,而且现在很多事情根本不用唐阳羽告诉她,她直接能感受到,答案在他的脑子里,而她可以看到。

    这很神,她则没有太多兴奋。

    因为对她而言知道的越多责任越大危险也越大。

    得到的同时必须付出相应的东西。

    “死而复生的疯颠和尚很好找,也许。”唐阳羽回头没心没肺的笑了笑,完全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反正我不打不目的不走人的痞子架势。

    “你还真乐观,看来我不可能一下子看透你,你的脑袋很复杂,跟正常人不一样。”凌雨晴笑,苦笑。

    这样的回答代表这家伙又要开始临场发挥,开始胡闹了。

    可是在这时庙门里突然走出来一个灰色僧袍的小沙弥,口诵佛号,“阿弥陀佛,两位施主请跟我来,主持方丈已经恭候多时。”

    后仇仇仇酷后察陌月科太后

    后仇仇仇酷后察陌月科太后  她再看唐阳羽,这家伙还是笑嘻嘻的,还是一点都不生气。

    两人相互对视一眼,得,人家庙里也早有准备。

    庙里有高人。

    两人便跟着小沙弥走侧门,蜿蜒曲折的山之路。

    潭拓寺相当之大,而且依山而建,要从山门庙门走到主持的方丈室至少要走半个小时,远当初唐阳羽探险烟龙寺的时候要大的多。

    烟龙寺只是险峻而已,面积和规模根本没办法跟潭拓寺这样的大寺相的。

    半小时后两人被带到一处有些破旧但是十分整洁的禅室前,小沙弥再次口诵佛号让他们在外面稍等,他进去通报。等了好久小沙弥才重新出来,给出的答案居然是,“我们主持方丈正在午睡,还请二位施主多等待一会才是。”

    话说的倒是不难听,可是这个做法本身是欺负人。

    两人走了半小时过来,又在外面等了20分钟,结果等到的是这样一句话。

    如果是他们两人像别的信徒那样是来找方丈求签解惑的,那还可以,毕竟如今求人的事不好办,不管到了哪里都不好办,庙也是如此。

    他们两人是被小沙弥主动引进来的,号称主持方丈等候多时的贵客。

    然后这样晾在门外了?

    别说给口水喝连一把凳子都不给,两人只能高高站着。

    凌雨晴较担心唐阳羽会突然爆发,因为他从来都不是会受这种窝囊气的人。

    谁知这家伙非但一点不生气而且还跟人家小沙弥客客气气,“喔,原来你们主持方丈正在午睡,那我们继续在这等着是,小师父你也不必陪着,忙你的去吧,谢谢你引路。”

    说着从对凌雨晴使眼色,给钱,塞银子。

    因为他没带钱包。

    凌雨晴不是善于做这种事的人,这么当面给小沙弥小费?

    还是戏耍他们的小沙弥?

    这家伙肯定没安好心,肯定在冒坏水。

    后仇仇科独艘术战阳冷陌早

    所以她没动,没拿钱包,唐阳羽居然过去动手抢,从她的钱包里抢出几张红花花的百元大钞阔气的塞进小沙弥的灰色僧袍里。

    “山的匆忙,一点意思,还请收下。”

    后远远远酷敌察陌阳冷通敌

    结科不远酷后术由阳科封学

    凌雨晴听的一阵反胃,她忍不住别过身去,不能再看,再看瞎眼。

    小沙弥看起来聪明伶俐眉清目秀,一直呆在主持方丈身边境界和佛法肯定乘。

    她觉得小沙弥肯定会拒绝,并且狠狠的批评唐阳羽这种不道德不明的行贿行为。

    谁知小沙弥脸不红心不跳十分熟练的把钱收好,然后站在那不动,口诵佛号,“阿弥陀佛,出家人不贪财,但是也还是越多越好……如果施主身没有更多的现金,把山门外的那台杜卡迪捐了也可以……这样估计主持方丈很快能醒了……”

    “喔,有件事和两位施主通报一声,之前曾经有位施主要见我们家主持方丈,但是他不虔诚……所以在这方丈禅室之外等了足足半个月也还是没有见到方丈真身……我佛慈悲……阿弥陀佛。”

    凌雨晴不知道唐阳羽听完了是什么感觉,反正她听完了想打人,想把眼前不像话的小沙弥打的连他主持师父都认不出来!

    孙科不地方后察陌冷仇封显

    她再看唐阳羽,这家伙还是笑嘻嘻的,还是一点都不生气。

    “原来小师父也是同道人,这杜卡迪可是好东西……来来来……咱们到那边单独谈谈……”边说边自来熟的搂着人家小沙弥的肩膀拐进了旁边的无人回廊之。

    好半天才出来。

    至少有一刻钟。

    出来的时候脸色有点暗淡,甚至还有点失落。

    因为他根本不可能把杜卡迪捐给了小沙弥,因为杜卡迪是她送给他的礼物,他看的他自己的命还重要。

    还有是他想送也送不成,钥匙在凌雨晴这边呢,他只是坐车的,今天。

    孙远远科酷后察战闹所星陌

    “嗯,我原本只是想跟他讲讲道理,告诉他和尚不是这么做的,可是谁知他竟然要动手打我,慌乱之我抬手自卫,结果他的头一下子撞到墙,昏了过去……”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说他醒来后会原谅我么?”

    唐阳羽十分无辜模样。

    “嗯,对,你肯定不是故意的,你是有意的。刚才给他的钱你没顺便拿回来么?”凌雨晴鄙视他,十分的鄙视。

    艘远地远情艘球由月孙陌方

    “没有,我直接留给他做医药费了,虽然我是无心的……”唐阳羽大义凛然,好像自己真的多无辜,做的多么正确一样。

    “算了,不说那个贪心的小沙弥,说说你打算怎么见里面的主持方丈吧?”

    结地仇科情结学由冷诺诺科

    “不过我要提醒你一句这位守一法师出了名的脾气不好,你最好小心一点……”

    唐阳羽点点头,“好,我知道了,我一定会很小心的。”

    结科远仇独后球陌闹陌闹故

    说完抬腿,哐当一声直接踹开了方丈禅室的房门。

    结科远仇独后球陌闹陌闹故  至少有一刻钟。

    凌雨晴淡淡一笑,并不意外,她早知道他要这么做了,之前的提醒也只是尽人事看天意而已。

    她本来不是这样粗鲁和暴力的人,但是跟他在一起长了她越发发觉自己内心深处其实是有些喜欢粗鲁和暴力的……

    这是她本性的一部分。

    可是偌大的方丈禅室里空无一人,两人找了好半天什么都没找到。

    这时候外面走进两个大和尚,年纪都在50岁左右,看见方丈禅室的门开着十分诧异,小心翼翼的进来,却见到一男一女从里面走了出来。

    “阿弥陀佛,二位施主怎么进了方丈禅室?这里是禁地,禁止游人香客进入的,快请出来。”虽然表情颇为严肃,但是说话还算客气。

    唐阳羽抬头看看眼前的两个大和尚,“是你们主持方丈说找我们有事,说一直在等着我们。”

    艘不不远方结球陌月独术秘

    两个大和尚听了立刻脸色巨变,呼吸一下子都变得急促起来,“施主不要乱言,本寺的方丈守一法师月刚刚圆寂,新任的主持方丈还没有选出来,怎么会有方丈法师要见你们……”

    “赶快出来,不要再在这里久留!”

    凌雨晴听了心里猛的一紧,刚才她觉察出不对,这里根本没有任何生气,根本不想有 活人居住的地方。

    哼,果然,守一法师个月圆寂了。

    诡异,恐怖,离。

    她再次抬头看看身边的唐阳羽,这家伙看不出有任何的害怕,抬手下意识摸摸自己的鼻子,走出方丈禅室,“你们说你们方丈圆寂了,那么方丈跟前有个叫山竹的小沙弥伺候对么?”

    两个大和尚听了以后吓的面如土色,“你……你……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小沙弥山竹也随方丈法师一起去往西天极乐世界了……而且……是自杀……在方丈法师死后第二日便自杀了……”

    唐阳羽一把将开始害怕的凌雨晴搂在怀里,淡淡一笑,“果然不出所料,刚才引我们进来的那个小沙弥是假的,那么你们的方丈法师临死之前没有留下什么遗言么?例如假如一个月之后有人来找他要怎么做么?”

    唐阳羽大手和身体的温度迅速让凌雨晴冷静下来,不是不再害怕,而是内心深处安稳了不少。

    不再那么害怕。

    大和尚愣了愣,“这个我们不知道,要问出尘大师兄才行。你们跟我来吧。”

    两人便又跟着这两个大和尚走,凌雨晴忍不住小声问,“这两个是真和尚么?我怎么觉得这里的一切都是怪怪的……”

    唐阳羽立刻趴在她耳边低语,“别怕,都是故弄玄虚,故意吓唬我们的,想把我们吓唬走而已。不过这种吓唬人的小把戏我5岁以后不屑再拿出来用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