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神级修复高手 第862章 雷州京城

时间:2018-04-03作者:小神

    厉害的半面青面,这下子唐阳羽也不得不在心里感叹人家的深藏不露。

    一直以来他都认为半面青面是个极其高调极其喜欢炫耀,极其外向的人。

    实际一路接触下来他发现他平常的鲁莽粗暴形象只不过是他的伪装而已,在世人面前的伪装和面具而已。

    真正的他孤独,倨傲,谨慎,深不可测。

    知人知面不知心。

    艘科仇科酷敌学战阳显术远

    这话唐阳羽这一次有了更深刻的体验。

    逢人且说三分话,未可全抛一片心。有意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这段话出自《增广贤》第九节,翻译成现代汉语是,与人交流说话只能说三分,不能把内心世界全部交给别人。有意去栽花,花不一定开放;无意去插柳,柳树却可能长得茂盛。龙和虎的形态好画,但是龙和虎的骨骼却难以真实的画出。了解人的表面十分容易,但是要深入了解一个人的内心却非常困难。

    这些话实质都在谈人际关系,阐明人与人之间的戒备心理,反映了人们谨言慎行、避祸身的人生哲学。社会是复杂的,人也是复杂的,所以,我们不能故作清高,否定这些话的积极意义。

    这是唐阳羽初的语老师讲的,他记得很清楚,因为他们的语老师提前衰老,真的是因为教书累的,然后那是他讲的最后一堂课,那堂课以后他再也没看见过那个老师。

    传说他住院了,有的说死了,有的说没死但是瘫痪了被女儿女婿接到省城去了。

    艘远仇科酷敌学陌闹接冷独

    还有人说他的女儿女婿都是大官,在省城跺一脚大地都要颤三颤的大人物。

    可这样的大人物的父亲却一直在雷州这个小地方教书,老板死了十几年也没有再找,全部的心思都用在学生身。

    唐阳羽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精神,反正他很喜欢这个老师身那股子韧劲,他永远都是不紧不慢,但是又永远都不会放弃。

    现在想起来其实他讲这个成语的时候一直在用手帕捂嘴,那时候已经咯血了,应该刚是绝症。

    那时候没有人在乎也没有人在意。

    甚至全校的老师和学生都觉得那个教语的老头没什么本事,不紧不慢的,不讨人喜欢,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当真正失去了以后才知道,他是多么称职,多么优秀的一个语老师。

    从那之后唐阳羽又知道了一个新词:没有对没有伤害。

    唐阳羽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那个老师,可能因为那个老师也姓楚,名字叫楚暮。

    楚墓,楚暮……

    他突然浑身一愣,起了很多鸡皮疙瘩。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或许早已经死了很多年的楚暮老头跟楚墓人有什么关系?跟楚青又有什么关系?

    他身边姓楚的已经有三个。

    一个醉猫,一个楚青,一个楚伊。

    而这三个人没有一个是简单的。

    难道他身边出现的楚姓人全都是隐藏的大boss?

    他突然又想起另外一个传闻,是关于楚暮老头的,有人说在他洗澡的时候看见过他的后背有整片的纹身,看起来像是一幅很复杂的地图,藏宝图……

    唐阳羽是个顽皮的孩子,表面老实内心顽皮的孩子,所以他曾经好几次想要试探个究竟。

    但是都没有成功。

    每每要得手的时候楚暮老头全都立刻反应了过来,看他一眼,他立刻吓的躲出老远,然后像现在这样浑身发冷。

    不过并没有引起他多大的注意。

    楚暮老头在消失之前是个无足轻重的糟老头而已,57岁看起来像是75岁的。

    有人见过他的女儿女婿,说是人龙凤,说是都很年轻,年纪轻轻 已在高位,让人心生羡慕,仰慕。那些曾经欺负过楚暮的人开始人人自危。

    当然不包括唐阳羽,因为唐阳羽在楚暮消失的一周以后把他给忘了。

    “你认识楚暮么?”他突然问,心里想着问了。他并不冒昧,他现在个楚青的关系很美妙,亦敌亦友,但是有一点好处,那是他问的问题楚青要么说实话,要么不说话。

    总之都会得到一个答案。

    “坟墓的墓还是暮色的暮?”楚青反问。

    “暮色的暮。”唐阳羽心里一惊,难道楚暮真的是楚暮人?可是楚墓人之有敢叫楚暮的?

    等等,不对,不对,叫楚暮不正是为了避讳墓葬的墓么?

    等等,不对不对,哪个混蛋爹娘会给自己儿子起名楚墓?

    楚暮合理多了。

    一查同叫楚暮的人至少也有好几千吧?

    巧合,巧合而已。

    楚青的脸色变了,“你在哪见过先生?”

    他称楚暮为先生,他这路货色还会称别人为先生?

    老师在他嘴里是个骂人话,贬义词。

    他叫醉猫楚老师是完全的百分百的恶意!

    “先生?也是,他是我初的语老师,累病了,然后生死不明,正常来说应该死了五六年了吧。”唐阳羽很快冷静下来,越是这种时候越要冷静。

    他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把注意力放在楚暮身。

    他现在的注意力应该放在身在暗处的烟灭杀才对。

    他没有,因为他知道一点,烟灭杀到了以后不会长期潜伏在暗处,而会从正门来见他。

    烟灭杀才不会对他有任何忌惮,在烟灭杀跟前他是个菜鸟,是个雏,是个随时可以一脚踩死的蚂蚁。

    尽管烟血杀被俘,烟蝙蝠死了伤了不少。

    只是这些对于烟灭杀来说都是小事,鸡毛蒜皮的小事,他微微一笑,绝不会在乎。

    所以唐阳羽在等着这个时刻的到来,在等着烟灭杀从正门进来。

    “先生我从未在现实见过,但是有一段时间每每在暮色夕阳的时候我会犯困,然后会不自觉地睡着,不管在哪。在车,在地,在树,在浴缸里,反正一到暮色夕阳的时候睡着,然后会做梦,梦见先生。正是先生在梦教我突破了灵医之术还有灵摄之术。”

    “所以先生是我的第二任老师,而且很慈祥,远天池山那个老怪物要强百倍!”

    好玩了,这事好玩了。

    可惜唐阳羽身边没有楚暮老头的照片,如果有可以跟楚青梦里的先生对照了。

    “我也不知道先生的名字,我在梦问过,先生立刻离开了,然后我只看到一片暮色而已,而我自己又姓楚,所以脑子里突然蹦出楚暮两个字,从此以后再也没有消失过,离开过。”

    楚青的说法很吓人。

    很渗人。

    唐阳羽 听的则津津有味,他是这样的人。

    绝不会被什么鬼故事灵异故事吓倒是了。

    唐阳羽吧嗒吧嗒嘴,稍微回味一下,“然后呢?”

    楚青摇头,“没有然后了,然后最近一年时间我都没有再梦到过先生,对了,梦里的先生很老,苍老,未老先衰 那种,你知道吧?身子也不高,最多1米7……”

    结远仇地独后恨所冷显闹所

    “他的左脸下面有个疤痕,不大不小,但是第一次看见会觉得有点吓人,实际接触久了知道他根本只是凶相而已,人很好,慈祥,温柔……”

    哼,最近越来越多的怪事发生,越来越多的信息表明,他生长的雷州跟京城内在之间一直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他猛的又想起另外一件事,那是外婆的丈夫死了以后嘱咐一定要埋骨雷州,天南圣地。

    好吧。

    他生在雷州已经注定他别想过一辈子平凡日子了。

    那绝对不行。

    天命是天命,偶尔会有人逆天改命,他不想,从来没那么想过。为什么非要逆天改命?

    遵从命运然后成为命运之王不是更好么?

    “小子,你不用回答,我知道你说的楚暮是我梦境的师父先生。而且我敢保证先生没有死,还好好的活在世。当初离开,雷州也只是金蝉脱壳而已……”

    唐阳羽咧嘴一笑,“我只知道楚暮老头消失之前没有人在意他,没有人跟他说话,没有人尊重他。当他离开以后,所有人都知道自己错了,错的离谱,他的继任者,后任者,他差的太多太远,根本不在一个位面。”

    这俩人说的好像不是一件事,实际却是一件事。

    “我相信我很快可以在京城见到先生了,我有预感,强烈的预感!”楚青突然发神经一样的做出语言,可以召唤未来眼的人不是他,是唐阳羽。

    唐阳羽低下头,想了想,对着窗外,“京城水开始混了,各路鱼虾全都现身了……烟灭杀,不,你是烟灭杀的小弟才对,既然已经到了窗外为什么不进来坐坐呢?”

    楚青却已经狸猫一样非窗而出,他才不会客气,才不会邀请敌人进来,他飞出去只有一件事,杀人!

    杀人的理由很简单。

    外面的烟蝙蝠打断了他跟那小子之间的对话。

    这绝对无法饶恕!

    半面青面,他的另一个代号叫霸杀。

    所以他很霸道,不讲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