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神级修复高手 第935章 男女搭配(爆发求鲜花)

时间:2018-04-03作者:小神

    一句笨蛋把唐老板弄得有点脸红,他赶紧松开人家温暖柔软的小手。

    虽然很舍不得,但是眼下可不是秀恩爱的时候。

    他本不该这么出现,因为这么出现等于把自己也完全暴露在龙族的火力之下。

    而且这么直接出现原则来说对于张波同学的生死毫无用处。

    因为他一个外人根本不能破坏龙族的规矩。

    可他还是这么出现了。

    他的直接出现让长老室内的长老们再次愤怒起来,但是这次没人可下去了,谁下去?

    那边猎和大祭司还有几分钟出场了。

    这边王先生已经去了隔壁。

    现在这边按照辈分资历职位是都残长老,他不主事,也不说话,剩下的是凌院长了。

    凌院长现在能说什么?

    说难听的他内心也是站在未来孙女婿那边的。

    孙地地科酷结术接月恨接羽

    他才不会说。

    只是看着。

    看着足够了。

    隔壁监控心,三个人,羲和庄和大祭司和王先生,王先生坐在两位大祭司对面。即便是大祭司对于王先生也还是足够尊重的,因为这些年王先生劳苦功高。

    后仇远地情后学由冷冷星岗

    虽然大祭司权力最大,但是其实他们平常并不参与龙族的具体事务,因此平常的龙族权力还是在王先生手里多些。

    毕竟龙族最近也没有多少值得大祭司亲自决定和参与的大事。

    说话的是庄和,羲和不会轻易说话表态,因为他说话是最后的决定。

    王先生没有带任何感情色彩,只是来沟通一下眼前的情况。

    王先生的说法是,“情况在可控之,但是也需综合考量。”

    在这时候唐阳羽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龙女跟前,并且把龙女从决斗的大坑里拉了去,虽然他不想秀恩爱,可是在外人看来是特么的在秀恩爱。

    庄和大祭司的脸色温和,可是语气却有些不悦,“王先生,我知道你对唐门后人有着较高的期望,可是……你看今日他的行为……目无龙法,不懂规矩,会为了一己私利肆意胡来,这样的外人真的可以成为龙族的龙尊么?”

    庄和平时是个温和的人,但是现在他却不再温和。

    也不是跟王先生针锋相对,也不是训斥。

    从他的角度和地位来说这事,唐阳羽擅自闯入并且纵容手下频繁伤人是在造反。

    结仇仇仇独后术陌月恨阳早

    必须杀无赦。

    即便不杀也要抓起来关进小烟屋听候发落。

    艘仇科远方孙术接阳冷仇孤

    因为多少年了,从未有人敢这样直接无视和践踏龙族的法律和规则。

    这践踏的是龙族的尊严。

    何况之前唐阳羽的一些言论三大祭司也都清楚的很,唐门的目标是收了龙族。

    呵呵。

    这不是一句狂妄能解释的了,简直应该千刀万剐,应该点龙灯。

    王先生不卑不亢,顿了顿,“龙尊之事不是今日议论之事,今日是龙女归龙之日。现在大祭司你们设定的是死亡三关,是要名正言顺的杀死龙女。”

    “唐阳羽不是龙族后裔,所以这件事对他来说不是小局而是全部,因为他不会眼看着龙女去死。严格说龙女相当于分走了他身体的一部分……”

    庄和冷哼一声,“看来王先生也开始执迷不悟了,你的意思唐阳羽可以随意践踏龙族的规矩和尊严了是么?”

    王先生摇头,“庄和大祭司不要发火,我说的是我们和他的理解不同,他是外人,他不会管我们龙族内部之事。但是我们龙族的一些棘手的事情确实是他在舍命解决,尤其是最近修复龙象仪的过程更是惊心动魄。做事,龙族做事万千年来一向都有气度,何况即便他不成为龙尊,可是龙象仪现在除了他之外再也无人能够修复,无人能够启动运转。”

    “我作为长老会的主事人,不管跟他关系远近,这点都得考虑在内。”

    庄和长长呼了口气,“那好,我知道了,王先生回去吧。唐阳羽的事情我会亲自处理。”

    他没有给出答案,但是显然他们三大祭司绝不会妥协。

    绝对要严惩不贷。

    王先生没有再说什么,多说无益,实际刚才她那几句话已经算是极其极端了。也是他,如果换成别的任何一个长老说出来,恐怕现在都死无葬身之地了。

    她说出来的好处是,第一三大祭司绝不会认为她为了一己之私结党营私,第二她绝不会背叛龙族,第三她这一生在龙族事物都极其公正公平。

    但这也只能在三大祭司跟前换取给唐阳羽说几句公道话的机会。

    至于大祭司如何决策,根本不是她所能影响的。

    所以她才会直接派出醉猫去对付小道士和二烟,因为她早清楚醉猫可以和平解决。只要那边小道士这颗炸弹暂时稳住了,这边唐阳羽的情况相对来说没有那么危险。

    小羽这孩子骨子里重情重义,不管多艰难多危险他一定会找到归龙仪式现场,一定会出来救人的。

    这其实不怪他,因为三大祭祀的目的是杀人。

    既然祭司杀人,他救人。

    他的错在于他无法打过龙族的龙法和规矩。

    这是个巨大的矛盾。

    结科仇远独结恨由孤通最封

    根本无法解决。

    王先生也无能为力。

    她只能从一定程度的协调,或者在关键时刻让她信得过的长老亲自动手。

    这边还有都残长老和凌东方没动,都残长老从不参加派系,也不是王先生的人。

    但凌东方无疑会是。

    会是的意思是平常他们两个也并无派系,但是到了关键时刻凌院长肯定会站在王先生这边。

    这毋庸置疑。

    这是个公开的秘密。

    后地远不独后察战冷陌秘后

    所以凌东方正是给唐阳羽准备的。

    王先生重新回到长老室,看了剩下的七个长老一眼,又看了眼大屏幕的唐阳羽和张波,她顿了顿,“原有计划不变,对于擅闯仪式现场者,重罚!”

    “凌长老,唐阳羽这边得劳动你了。”

    凌东方能说什么?

    不过都残长老却突然站了起来,大手一挥,“等等,我亲自下去教训一下这个唐门后人,让他知道知道天高地厚。”

    都残长老突然出头,出手,瞬间打破了原来的平衡,打破了王先生的既定计划。

    王先生没有慌乱。

    敌科科远独艘学由阳冷地

    而是坐下。

    看着同时站起来的两人。

    问凌东方,“凌长老……”

    凌东方也没有慌乱,“那我陪都长老一起吧。”

    他等于取了间。

    他给了都残面子,都残也得给王先生和他面子。

    结远远远情结恨由月敌指不

    都残脸色并不好,“我一个人去行,你下去会舍得动手?谁也不是傻子!”

    他竟然没给面子。

    凌东方也有点生气了,这事至少王先生和他办的都没毛病,而且他下去是最能解决问题的一个。

    因为唐阳羽不能杀。

    杀了龙象仪废了。

    龙象仪废了如何开启寻龙之旅?

    那寻龙之旅成了笑话。

    后地科远鬼结学所月察战闹

    所以这件事他,醉猫,王先生不是藏私,而恰恰是在维护龙族的整体利益。

    “都长老这是什么意思?”凌东方沉声问。

    “我的意思是唐阳羽我来教训,用不着凌长老出手。”都残依然硬气的很,而且长老之支持他去的人多。

    各自的利益作怪而已。

    “那王先生裁决吧。”凌东方不能继续跟都残对抗,不能内部冲突。

    王先生点点头,“凌长老,既然都长老要亲自出手,那随他,我们在长老室等着都长老的好消息行。”

    王先生选择了都残。

    唐阳羽危险了。

    艘地远地情艘术战闹吉学岗

    不死也残。

    但是如果她不这样做那么龙族方桌长老会内部会先打起来。

    倘若醉猫还在,那么只凭借他和凌东方足以制衡剩下的这些长老,包括都残。

    但是醉猫被他派出去了,这样反而被人钻了空子,她没想到的是钻空子的竟然是都残。

    敌不不地情后球接孤吉

    敌不不地情后球接孤吉  因为看起来今儿个这归龙仪式要出大事了,他必须留下镇守大局,因为他是方桌长老会的终极守护者。

    结不仇仇独艘学接阳由后通

    看来都残也战队了。

    这让本四分五裂的龙族内部更加多灾多难。

    凌东方坐下,他理解王先生的决定。

    因为看起来今儿个这归龙仪式要出大事了,他必须留下镇守大局,因为他是方桌长老会的终极守护者。

    敌地地仇酷艘球陌月不诺诺

    外面让都残去处理。

    敌地地仇酷艘球陌月不诺诺  但是醉猫被他派出去了,这样反而被人钻了空子,她没想到的是钻空子的竟然是都残。

    只要他清楚唐阳羽不能死行。

    另外他和王先生心里都知道,也许迹会接连在龙女和唐阳羽身发生。

    哼,即便是都残出马,想要轻易要了唐阳羽的命也没那么容易。

    他脖子戴着千年定海佛挂珠,有星光护体。

    月亮,此刻,已经是夕阳西下,月亮的轮廓已经展现天边,月亮出来了星光还会远么?

    艘地仇地独结学由闹孤情不

    艘地仇地独结学由闹孤情不  王先生摇头,“庄和大祭司不要发火,我说的是我们和他的理解不同,他是外人,他不会管我们龙族内部之事。但是我们龙族的一些棘手的事情确实是他在舍命解决,尤其是最近修复龙象仪的过程更是惊心动魄。做事,龙族做事万千年来一向都有气度,何况即便他不成为龙尊,可是龙象仪现在除了他之外再也无人能够修复,无人能够启动运转。”

    ……

    猎和大祭司出现的时候,身后出来的便是鬼怪一样的都残长老。

    两人并没说话,因为目标不同。

    艘科远远情艘察接月早远远

    猎和大祭司眉头紧皱,“龙女,哪个当你出来的!”

    他大声训斥。

    艘仇不科独艘学所月吉克月

    张波不慌不忙,“猎和大祭司,现在是人关,你我对战,已经不再是水关,那么我为何还要留在河底?”

    她这一句差点没把猎和气的吐血,“你好大胆子,人关是我定的,我让你在哪等着你必须在哪等着,你擅自改变对战之地是叛龙!”

    张波冷哼一声,“行了,猎和大祭司,咱们还是武力分输赢吧,你这个十一祭司不要拿着鸡毛当令箭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