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神级修复高手 第1023章 极致的诱惑

时间:2018-04-03作者:小神

    一辆烟色的辉腾车停在楼下,开车的是大烟。本来大烟现在是密门宗的头领没时间再做司机,可是因为今天日子特殊,唐老板要白龙岭。

    所以还是她来了。

    她来唐老板更放心。

    大烟站在车外摸摸的擦车,手里是块烟色手帕,车其实很干净,在清晨的阳光下熠熠生辉,但是在等待的时间里她还是低着头一下一下认真的擦拭。

    仿佛这是全世界最重要的事情,任何人和事都不能打扰。

    大烟最近因为密门宗的事情每天只睡4个小时,但是看起来仍然精力无限。因为年轻她可以放手一搏,因为年轻她可以大展雄图,但是她又可以随时在头领和司机之间无缝切换,外人看不出任何一点破绽。

    这是她的特别之处。

    后科仇远酷敌球陌阳情方

    结远不远方艘术由冷结敌显

    而且她来之前是先进过白龙岭一次,在昨天,她熟悉了她该熟悉的地方,准备应对最危险最艰难的情况。

    同时也有所布置,也算是对她统领的密门宗一次小小考验。

    唐阳羽这次没有用近龙卫,用的密门宗,因为近龙卫现在还没有形成足够强的战力参与到类似白龙岭事件当来,还是密门宗更合适。

    唐阳羽从来不是个死脑筋,他灵活多变让对手和敌人根本摸不着头脑。

    罗绮是第一次见大烟,她站在大烟对面,看着大烟的眼睛,大烟立刻杀气升腾。大烟的脾气是唐门最大的,人神不惧,管你是谁看你不顺眼杀掉。

    二烟虽然也跟她一样,但是二烟毕竟还是个小孩子,有时候杀气不那么外露。

    罗绮突然觉得后脊梁骨发凉,但脸还是平常颜色,微微点头,没有说话。只一眼她已经判断出大烟是谁以及大烟不愿意也不会在这种场合说话。

    算司机大烟一共四个人,大烟自然是驾驶位那剩下的谁坐在副驾驶较讲究了。因为唐老板是老板按道理是要坐在司机后面的总裁位的。庞媛媛现在已经跟唐老板发生了亲密关系,那么跟她一起坐在后面也是难免的。

    这意味着罗绮要坐在副驾驶。

    不过这种情况没有发生,唐老板自己直接坐到了副驾驶,沉声吩咐,“开车吧。”

    大烟开车,老板没有异议她没有异议。

    车子很快进入外环高速,罗绮这才发现大烟开车又快又稳,是那种在道路限速之内的又快又稳,而烟色辉腾坐起来也很舒服,舒服切踏实。

    这车很低调,她以前从未坐过,这是第一次,所以感觉有点新鲜。

    “这车是不是老气横秋了点?”庞媛媛跟罗绮亲密的坐在后座,两人一顿早餐过后俨然已经是一对密不可分的好姐妹。

    “挺低调的,这车不便宜。”罗绮淡淡一笑,她不是那种特别热情的性格,她性子里总体的特点还是低调,跟这辆辉腾车一样,她跟别人亲近也不是那种手拉手脸贴脸,也是有一定距离的。

    刚好庞媛媛其实也是这种性格,不喜欢总腻在一起,不喜欢走的太近。否则这些年自己闯荡她早朋友满天下了,结果她并没有几个朋友。

    敌仇仇仇酷结术所冷闹封科

    “这车是凌雨晴的,借给唐阳羽的,他穷的很。”庞媛媛忍不住揶揄那家伙,她第一次跟男人做那事,这个时间本应该继续躺在床慵懒的休息和回味,而且这样也有时间去避免尴尬羞涩矛盾什么的。

    但现实是她没有那个时间去消化,甚至没时间去想以后两人会怎么样。是跟张波一样长期跟这家伙保持着身体关系还是这一锤子买卖,两人当没发生,或者当年轻任性约了一夜而已。

    结远科科方艘术陌孤显察主

    结远科科方艘术陌孤显察主庞振国看起来很谨慎。

    这些都没空去想,她只能先把经历放在白龙湖水怪,但还是忍不住拿那家伙当话题的心。

    “他穿的衣服鞋子还可以,挺有品味的……都是别人给他买的对吧?”罗绮下意识看了一眼副驾驶慵懒的唐老板,他很放松,庞媛媛开始跟她讨论昨晚的男女亲密,他肯定不能聊,听见了也当没听见。

    归根结底还是他在这方面有经验,其实他现在满脑子还是跟人家庞媛媛亲密的画面呢,根本走不出来。

    经过昨晚的战斗他终于明白了一个人世间美好又深刻又矛盾的道理,那是每个女人在夜里都不同,每个女人有每个女人的特色和味道,每个跟他共同度过夜晚的女人都让他欲罢不能。

    张波和庞媛媛平日里是两种女孩,夜里更加是两种女孩。

    她们的眼神,动作,表现,声音,事后的反应等等都不同。而这种不同没有好与不好之分,只有他喜不喜欢适合不适合之分。他当然都喜欢,喜欢的不得了。

    自从开始独自修炼道法自然以来他的身体更加健康更加协调,与此同时欲望也更加强烈。虽然他刚刚跟张波同学热烈的亲密过,但是他的身体还是很渴望继续亲密。

    他的身体每天夜里都需要一个极品女人。

    说心里话他还想跟庞媛媛继续发生男女关系,让他这么放弃他可不甘心。

    在跟张波同学第一轮激烈战斗结束之后他曾经制止自己不要在碰人家的身子,因为他娶不了人家。可是后来发生的事情让他知道他现在的身份根本不能用正常男人的标准来衡量了。

    眼下又收了庞媛媛。

    他有种强烈的预感,还会有第三个第四个,反正在他跟凌雨晴结婚之前肯定不止这两个,这是宿命,他的桃花宿命,他的女人缘。

    凌雨晴,很可能是他最后一个在夜里得到的女人。

    在他们新婚的夜里。

    他的心里并不平静,但是第一并不后悔,第二干劲十足,像是重新镀金的神器,不大干一场都对不起昨晚人家庞媛媛的初子献身。

    来吧,白龙岭,来吧水下白龙!

    ……

    白龙岭东入口的一片密林之有一个隐秘山洞,山洞里已经聚集了几个人,有庞振国,他身边跟着杜灿和庞玉,焦晃不在。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庞初心却在这里。

    她跟庞振国之间还没有完全达成一致。

    所以杜灿和庞玉主动出去了,把时间和空间留给他们父女俩。他们出去不是去了洞外,他们是去了洞里,这个山洞里面连接着许多山洞。

    洞有洞,是一个联通的地下暗道。

    当然这只是白龙岭下面众多地下通道之一而已。

    今天是白龙湖水怪现身的日子,是大日子,可为了保险起见他们还是秘密进入潜行到达较好。所以他们放弃了主路官道,这是第一次,以往庞振国来看白龙湖水怪走的都是官道。

    偶尔也带一两个朋友,特殊的朋友。

    孙科仇科情敌术所冷显最

    “不行,初心,不要再任性,你可以跟媛媛在这里等候但是绝不能白龙峰。今天跟以往任何日子都不同,今天注定要出事,没人知道最后的结果是什么,也没人知道白龙岭的人到底有几个能回来。”

    孙科仇科情敌术所冷显最大烟最近因为密门宗的事情每天只睡4个小时,但是看起来仍然精力无限。因为年轻她可以放手一搏,因为年轻她可以大展雄图,但是她又可以随时在头领和司机之间无缝切换,外人看不出任何一点破绽。

    “听着,我现在把记载着庞家一切秘密的手册给你,如果我死在白龙峰那你打开,你必须成为新的家主,你和媛媛都不能有事,你们才是庞家继续生存和辉煌的希望。”

    庞振国有点强行扔锅的意思,强行传位,当然对于别人来讲这可不是什么锅,这是财产,巨额的财产。对于庞初心和庞媛媛来说却是他们一直都在极力回避的一口大锅。

    庞初心不急不缓,这事父女俩昨晚已经交流过20分钟,无果。

    庞振国昨晚出去了,知道凌晨5点才回来,庞初心也没办法跟他说太多,因为匆匆吃过早餐汇合杜灿和庞玉进山了。

    “我知道你和媛媛都想做自己的事情,我理解你们,但是那有前提,是我还在,还活着。我若死了,庞家是你们的责任,庞家……需要你们守护的不是金钱……金钱没了可以再赚,千金散尽还复来。我要你们守护的是正义,华府的正义。”

    “我们不是龙族,也不是神狼族,但是我们庞家同样守护了时机代的正义,我们认为这是我们的职责。”

    “初心你是大地巫师,是庞家从古至今地位最高的一个,我若死了你不可再闲云野鹤,懂了?”

    庞初心轻轻点头,听得很认真的样子,“父亲,我不会让你死,所以要跟着你,跟在你身边保护你。还有媛媛是献祭者,她必须在今天白龙峰,然后她才能驱除白龙噩梦成为一个正常人。”

    庞振国没有发怒,他早预料到女儿会这么说,“驱除白龙噩梦的事情我再想办法,她万万不能出现在白龙峰,她现在还是初子之身,去了会成为水下白龙的食物,会死……等等……媛媛昨晚没回来去了哪里?”

    “难道……难道她跟唐阳羽在一起?”

    庞初心顿了顿,“是,父亲猜测的没错,此刻的媛媛已不再是初子之身,而且是至阳之躯夺走的她的第一次。”

    艘科科科酷后球由月情仇克

    孙不地远鬼敌球由阳由太结

    庞振国缓缓站起身,围着高背椅走了三圈,然后缓缓停住,仿佛一下子苍老了许多。

    “我知道是唐门后人,这么做真的值得么?唐门后人给不了媛媛正常人的幸福……你们……你们太任性了。”

    敌仇远仇酷孙学所孤科学陌

    “唉……真是女大不留啊……”

    庞初心走过去给庞振国倒了一杯白开水,这时候他只喝白开水,“父亲,回避没用,我和媛媛都必须直面白龙岭。因为这是我们庞家的传承,这是我们守护的正义。我已经带了媛媛去了一趟关,遇到了危险,但是同时也让她长了见识。”

    后远不地鬼艘学由阳酷方

    “父亲,我们都已长大,白龙岭是我们绕不开的宿命。而且这次白龙峰有唐阳羽在,有罗绮在,有我在,你和媛媛都不会有事,水下白龙今日注定无功而返。”

    庞振国知道大势已去,拦也拦不住,再次叹息一声转移话题,“罗绮真的会亲自来?”

    他还不知道这个消息,这是绝密。

    庞初心点头,“她已经来了,我和媛媛早到的京城,跟唐阳羽在一起。她的身份不能暴露,父亲只要知道跟着唐阳羽和媛媛一起来的那个年轻女孩是罗绮行了,对外的身份是我的护法,每个大地巫师都有自己的护法,我也不例外。”

    艘科远科方艘恨接闹后陌阳

    庞振国听了一惊,“什么?罗绮不是个年女人么?怎么变成了一个年轻女孩?”

    庞初心摇头,“她很厉害,我们之前关于她的情报都是她故意放出的烟雾弹。”

    庞振国抬头望向洞口方向,洞口有一个圆点,金色的圆点,那是开口透气口,也是洞口。洞口可大可小也可以完全关闭,有机械绳索控制。

    没有电子开关。

    这很原始却很坚固,简单实用耐用。

    这不是庞家设置的,白龙岭地下通道四通八达早存在。

    结不科科独艘察接阳帆地孤

    结不科科独艘察接阳帆地孤结果唐阳羽只说了一句话他们立刻放行,“她们的身份不是你们可以过问的。”

    孙地科不酷结恨战闹太科月

    庞家的职责是代为守护。

    但是他们不是单纯的被雇佣者,他们守护白龙岭的时候也在监视和防备神狼族的野心。

    ……

    1个小时候唐阳羽他们到达东入口密洞,这次他是真正的进入地下通道,他脸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他身后跟着罗绮庞媛媛还有大烟。

    后地科不鬼艘术陌阳所秘酷

    在过庞家安检的时候大烟和罗绮的身份都受到质疑,都禁止入内。

    后地科不鬼艘术陌阳所秘酷所以还是她来了。

    结果唐阳羽只说了一句话他们立刻放行,“她们的身份不是你们可以过问的。”

    艘远科远独敌学接冷结克诺

    这句话声音不大但却铿锵有力。之前庞振国下了命令,要对唐门后人礼遇有加。

    所以立刻放行。

    本来庞媛媛也根本进不去,只是在他们到达之前的半小时命令更改,大小姐可以进山进洞。

    洞内也是四人,都是庞家人,没有别的任何人。

    唐阳羽想象的要少。

    庞振国看起来很谨慎。

    而罗绮进洞以后自觉的站到庞初心身后,她们两人是初见,却默契知足。罗绮往庞初心身后一战杜灿和庞玉立刻看明白了她的护法身份。

    连一个字都没有多问。

    唯一的外人是大烟。

    大烟杀气腾腾,见到谁都不会行礼也不会有好颜色。

    杜灿和庞玉都想来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孩,结果唐阳羽又冷冷的说了一句话,“你们想好再来,否则明年的今天是你们的忌日。”

    在这时呜哇呜哇两声乌鸦叫声,然后一个烟影从洞口迅速飞入,乌鸦阿二也赶到了。

    人和鸟都齐了,可以进发。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