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神级修复高手 第1028章 解放本能

时间:2018-04-03作者:小神

    唐阳羽的样子看起来是个女人他就信任,十分不靠谱的样子。

    结地仇地方艘球所闹毫陌星

    因为有罗绮在。

    她顺便还把庞媛媛带走了。

    她这样做的道理很简单,她参与修复是纯粹的外行,不但帮不上忙还会干扰唐洋洋的正常工作。庞媛媛刚刚跟唐阳羽亲密过,她留下会让那家伙分心。

    总想着那些男女亲热的场面,弄不好晚上两人还会偷偷的钻进里面的山洞继续战斗。

    大烟还在,庞初心同时也担心大烟会对媛媛不利,因为她十分了解大烟二烟跟唐阳羽的关系。也因此她并不需要担心罗绮会跟那家伙有什么,大烟就在旁边虎视眈眈的看着呢。

    大烟脑子很清醒,她知道老板不可能等二烟长大了然后娶她,可是她也不允许别的女人再跟老板发生亲密关系,这样会让二烟伤心。

    为了保护二烟这个世界上的人皆可杀,也包括她老板。

    庞媛媛有点舍不得走,但她也明白姑姑的意思,而且爷爷也担心她现在的情况,现在身体各方面都稳定了当然要回去跟爷爷报个到。

    两女离开半兽人山洞里突然有点冷清,气氛和味道一下子就不一样了。罗绮也是心大的主,不在乎庞初心这个举动,虽然她内心觉得有点用不着,是庞初心想的太细了。

    她月接触唐阳羽越能感觉到他内心的坚强和正义。关于女人情人和亲热这件事上她反而从内心挺理解和支持这家伙的。

    如果她是他也会这么做。

    因为一个青春年少精力旺盛资本又十分雄厚的家伙就是见到漂亮女人就想上去交呸啊,这是人类的动物本能。

    艘科地科独艘球战阳由术战

    如果他这个年纪身体资本看见漂亮女人视若无物根本不感兴趣那才不正常,才糟糕吧?

    无意间她其实已经见识过两次那家伙的资本了,一次是通县房子里早起,这家伙有早烈的习惯,即便是刚刚战斗了半个夜晚也还是会早烈。

    结不地仇独结学战闹闹战吉

    她吓了一大跳,她不是那种什么都不知道没见识过的乖乖女,她在学校住的是那种两人一间的高级宿舍,实际上就相当于正常户型小的两室一厅,所以她在大学完全有自己独立的空间。偶尔她也会好奇心爆棚在电脑上找来一些动作片看,亚洲欧洲美洲的都有。

    也会看得脸红心跳,有时候也会觉得有点恶心。

    很明显的一点就是欧洲美洲因为人种的问题资本输出要远大于亚洲。

    但是她通过衣裤形状判断的那家伙的资本输出……根本超越欧美的存在……简直不是人,或者有病。

    动物本能她也有,女人当然喜欢最强壮又最有特长的男人。

    她在内心提醒自己一定是看错了,或者有误差。

    可是就在刚才这家伙跟庞媛媛情不自禁以后站起身的那会,这一次她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他就是个禽兽.

    十足的百分百的禽兽!

    她内心翻江倒海,她忍不住在想龙女张波和献祭者庞媛媛究竟在夜晚里遭受了什么……她们居然还活着……当然这也不是什么奇迹,因为女人都要生孩子的。

    结科地远方孙恨战孤由通恨

    可是那也不是一个概念,那是两回事。

    所以她相信刚刚尝到天堂滋味的庞媛媛一定十分怀念和再次渴望。

    同理拥有超强资本输出的唐阳羽也一定希望每天夜里都征服眼前的美女。

    他需要,正常需要。

    在他结婚之前他都是单身,甚至到现在他跟凌雨晴的男女朋友关系都还扑朔迷离。

    现在社会一个男生或者女生在结婚之前相处过亲密过几个女朋友男朋友再正常不过,这是如今的正常形态。

    没什么不可接受的。

    当然像唐阳羽这样其实是有结婚对象然后还这么疯狂输出的,道德上的确是站不住的,可就因此说他是大坏蛋,十恶不赦也不客观。

    反正罗绮的世界观相对正常,她能够接受。

    好在这家伙平常的时候不会突然兴奋和输出,否则她真有点窒息了,紧张的窒息,内心带着强烈好奇甚至一丝渴望的窒息。

    她在山洞外面说跟这家伙做朋友也是对她自己的约束。

    正事要紧。

    现在突然多了100片细小的龟壳残片,罗绮对此并不觉得是好事,因为就等于把100片细小残片扔进一片大海一样。

    原来那170多片残片刚刚基本计算结束和定位,这100细小残片不能全部直接填图,必然有一部分死原来170多片残片之间部位。

    这种重新的排列组合不要说别的光是数学计算就需要耗费极大的时间成本和人力成本,现在唐阳羽做数学计算用的还不是大兴量子计算机什么的,他也没有。

    后地科远情结术所阳孙学

    这太难了。

    所以看见庞初心和庞媛媛走了,她马上坐过来,郑重提出自己的意见,“我们不如继续专心做之前残片的修复,暂时放弃新残片的加入。”

    这是一种很了不起的果断取舍。

    至少罗绮作为助手有勇气和胆量给出这样的建议。

    唐阳羽低着头手托下巴,“这的确是个好办法,但是明明有更多残片却不利用又觉得很可惜,对于一个修复者来说就叫暴殄天物了。”

    罗绮笑了,“暴殄天物也总比一事无成强,因为我们即便加入新的残片大概率也得不到完整地图,而且精确性准确性会进一步下降,所以还不如专注之前的残片和计算结果。”

    “这就像是考试做题,有100道题,可以不管会不会对不对全都先做完,也可以先拣那些会做的做,不会做的难度太大的放弃,这样最后体现在总分上反而会更加稳定和高分。”

    唐阳羽一愣,抬头看她,火光下的罗绮美丽的不可方物,现在他彻底知道了每个女孩的美丽都不同,身体也不同,夜里的声音更加不同……

    他突然有点心猿意马,因为他们坐的很近,跟前还是一堆燃烧的火堆。

    干柴烈火……一触即发的另一场新战争……

    亲密这事是上瘾的,十分上瘾,尤其是他的疯狂输出程度。

    “我脸上脏了么?”罗绮也突然觉得一点不对。

    “咳咳……学霸就是学霸,什么都能跟考试连在一起……”唐阳羽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以后马上调整,内心重启道法自然。

    这次不是道法眼前的木火而是道法身后冰冷的石头。

    孙远仇科独后恨陌闹秘孤羽

    否则他会扑上去化身禽兽输出的。

    事实证明庞初心刻意把庞媛媛带走的举动真的不那么英明,因为这并没有减少唐阳羽内心亲密的欲望,反而有所增加。

    因为他身边还有另外一个粉嫩的大美人罗绮。

    如果只剩下大烟,那还好。

    他对大烟真的没想法,这是实话。

    “说到考试没人比你厉害了吧?你自己不就是个考试机器么?”罗绮立刻反问,内心波澜再起,她虽然还没经历过那种男女亲密,但是她完全看得出刚才那一刹那那家伙走神看她身体眼神的含义。

    他把自己当成了新猎物。

    还好,她知道他最终控制得住。

    因为她自己也险些控制不住,她脑海里甚至出现了两人逃到外面树林里,冰雪覆盖的密林里,然后……

    她也是最终可以控制那种本能亲密的想法。

    这就好。

    “是,我就是个考试机器,但是我学习并不好,因为大部分时间和经历都在小烟屋里修东西……”唐阳羽顺坡下驴,玩的很溜。

    罗绮天生一双桃花眼,也就是人们常说的笑眼,总是笑眯眯的像桃花盛开的样子一般,美极了,让人看过去的时候总是不自觉的被吸引,被诱惑。

    而实际上罗绮大部分时候没有诱惑的意思,都是被自作多情的男人误解。

    可是面对唐阳羽这家伙,她的心不再淡定,她的桃花美眼之中已经有了本能的诱惑……

    放飞。

    “不,你学习很好,只是你认为不好,认为自己只是擅长考试,擅长记忆和寻找书本上的规律,但其实光从方法学和效率学以及统计学角度讲你的学习成绩就已经比其他人都要好了。学习是一种不能用投入时间长短来衡量最终结果的手段和方法。”

    “你学一本物理学用一周就可以考满分,而且可以记住和熟练应用其中的原理公式,尽管你的目的仅仅是为了应付考试。”

    “但是结果就是你考了满分的同时还学到了比别人更高更多的东西。”

    罗绮本来没必要在这个问题上较真,也没必要说那么多,可是她还是耐心的解释的很详细。

    因为她自己其实也是这样的学生,她很擅长考试,也。

    孙远科不酷孙术陌孤仇科

    “罗绮,你天生就喜欢夸赞别人么?”唐阳羽有些疑问。

    孙远科不酷孙术陌孤仇科这对他是一种难得的放松和灵感。

    “我很少夸人,很少。”罗绮实话实说。

    还没等唐阳羽继续大烟走了过来,哐当一声把水桶故意扔到两人中间,里面的水哗啦全都撒了出来,噗嗤……一股白色烟雾升起,水漫到了火堆里。

    孙不科科独敌术陌冷孙结考

    但是意思很明显,干活就干活,工作就工作,修复就修复,不要那么多废话,不要坐的这么近,没必要!

    唐阳羽有点生气,他跟罗绮是处在可控范围内的朋友间的交谈。

    后仇科远方结察接阳吉情独

    这对他是一种难得的放松和灵感。

    当然大烟也的确打乱了他们之间的那点小爱美。

    他回头看了大烟一眼,大烟根本不怕,反而对着他做了个十分潇洒的格杀的手势。不过她还是给了老板一点面子,直接走出山洞去了,去外面巡逻和警卫。

    其实就是回避。

    她不看了,看了脏眼睛。

    但是在她回来的时候如果发现老板跟那个关中女人亲近过了,那么那个关中女人就一定要死,必须死!

    罗绮有点奇怪,“大烟就这么走了?我以为她会动手的……真的……刚才我们俩有点过于亲密了……”

    罗绮聪明直接,现在还要加上大胆两字。

    唐阳羽吧嗒吧嗒嘴,“你想要她动手是吧?那我把她喊回来,刚好看看你是什么套路,嘿嘿。”

    唐阳羽的脸皮一直很厚,尤其是混熟了以后。

    当然他的厚脸皮还不止于此,他的厚脸皮还在于即便面对陌生人也很厚。

    用一句最通俗的华府语言来表达就是:臭不要脸。

    “算了,我长这么大都没真正动手打过一次架,我怕被大烟秒杀。”罗绮也笑,戏谑自己,她似乎很擅长这个。

    并不是那种没有原则的贬低自己的做法,而是出于实际。

    后地地科独敌察陌月所羽

    让人听了反而觉得舒服又搞笑。

    后地地科独敌察陌月所羽罗绮瞬间受到了巨大鼓舞,注入了无尽的信心,下意识把衣袖再往上卷卷,但是突然停下来,不对,哪里不对。这家伙说她左右手均衡没有短板是什么意思?

    “你这么一说我想起了李寻欢中的天机老人,他是百晓生兵器谱榜单第一,人们都怕他,但是他因为名声太大几十年没出手了,结果在最后跟上官金红的对战中挂了,有点可惜。”

    “龙族乱世已起,你也该多锻炼一下身体了,不然还真应付不来。”

    唐阳羽的表情没那么搞笑和幽默了,相反带上了一丝沉重。

    敌不科地酷孙恨战孤月学毫

    但很快就又恢复无忧无虑无法无天的境界,“当然我要好很多,因为我这也不会那也不会,打架直接用拳头拼命也用拳头,反正我只有拳头。”

    说着他有些骄傲的拿出自己的左手,伸出手指,在火堆前凝视,罗绮原本还挺感动,因为这样的话从没有人跟她说过。

    她到底是什么等级的高手她自己都不知道。

    因为她的武力灵力等级没有经过实战检验,一切都是空的。

    她也是第一次在别人面前戏谑自己的武力等级,属于突然没心没肺的敞开心扉那种。

    谁知道这家伙正经不过三秒钟立刻变脸,她也看着这家伙的左手,手指修长而干净,手指甲也修剪的整整齐齐,他的手指很兴感!

    居然。

    “你……这意思是男生常说的……黄金左手……一生的伙伴么……”她一字一顿有点认真的问道,话题已经偏到姥姥家了。

    唐阳羽一愣,居然有那么两三秒没反应过来,还下意识晃动着自己的左手问,“你说黄金左手?这事……你也知道?”

    罗绮笑了,脸红的笑了,“男生不是都是这么说么?尤其是单身的男生,大概从青春期的十一二岁就开始跟自己的左手为伴……”

    唐阳羽点点头,“差不多吧……难忘的十一二岁……难忘的黄金左手开启之旅……”

    罗绮突然微微皱眉,“可这么多年我一直有个疑问,为什么非得是左手呢?右手不行么?”

    唐阳羽猛的站起身,吓了人家罗绮一跳。

    然后又缓缓坐下,点了根烟,慢慢的抽着,心思沉重奥妙无穷的说道,“这个……也许是一种本能……根据我的亲身经验来说……左手要比右手效果更好一些……”

    “咳咳,我觉得我们可以继续讨论古图修复的事了,不然大烟回来真的要杀人了,连我也一起杀掉,眼睛都不眨。”

    罗绮也有点尴尬,但这确实是她这么多年内心很大的一个疑问,这种事她又不能问别人,又没有男友,这次算是终于找到了一个绝佳的好机会。

    结仇远仇酷结球所阳结

    问了出来,她好像卸下了一个很大的心事。

    唐阳羽想要转回正题她却还没有游走出来。

    “你认识的男生都是左手么?”她追问。

    “基本都是左手,当然也有偶尔一个右手,但是那种人会受到大家集体鄙视的,并且一致专业的认为他根本就是个外行,不懂得其中的好处和奥妙。”

    “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是用好了却是男人一辈子的超级福利。男生聚集在一起常说,尤其是失恋后会集体感慨,伸出自己的黄金左手感慨,女人什么的都是浮云,靠不住,还是自己的左兄弟靠谱,永远不离不弃。”

    唐阳羽说这话的时候神情有些悲壮,十分进入情景。

    结远地远酷孙球接月月酷恨

    结远地远酷孙球接月月酷恨她羞赧的点头。

    突然唐阳羽也给了她一个突击,“那你呢,罗绮,左还是右?”

    结仇仇仇独艘球由月所陌学

    这是个道理上平等的问题,但实际中一千个男生也不会问出一个女生的隐秘问题,唐阳羽张嘴就问,因为他跟人家混熟了,因为他喜欢这种小小爱美。

    开心的时候就开心,没那么多拘束。

    说不定他明儿个再遇见水下升白龙就挂了。

    人生漫长又短暂。

    该享受的时候就享受吧,难道眼前有这么好的交流对象。

    罗绮的脸更红,红的润润的嫩嫩的水水的,好看极了。她这才意识到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自己挖坑把自己埋了起来。

    当然她可以选择不回答,还可以选择撒谎,说,我不做那种事,恶心。

    的确很大比例上女生不做自己快乐自己的事情,男生则不同,男生基本上全民皆兵。

    她紧张了那么几秒钟,然后本能的伸出自己洁白粉嫩的小手,两只手都伸出来,似乎有点为难,不知道选哪个……

    唐阳羽立刻兴奋的蹦出一句,“随机,全能?”

    艘远科地情艘学所闹孤帆孙

    她羞赧的点头。

    站起身,“我们修图吧……不能这样下去了……我觉得自己太污了……”

    这就是罗绮的另外一个好处,她不会因为自己是女孩就把所有责任全都自然的推到男人身上,她会自己主动揽责。

    何况这个话题的确是她开头的。

    她问了人家人家也问她同样的问题,这很公平。

    但是这种公平认定的前提是,她一出生就注定是个普通女孩之上的强者。

    敌仇地仇酷结恨接冷显闹最

    两人开始修图,但是修图之前首先要选择,是选择罗绮的方案放弃第二批100残片还是选择唐阳羽的乐观方法,把残片全都混进来。

    这就需要他们彼此说服对方了。

    虽然在修复过程当中唐阳羽才是主角出于绝对的主导地位,但是罗绮也绝不会放弃她坚持自己意见的权力。

    两人开始针锋相对。

    “如果加入100细小残片,那么你还可以保证一个时间么,修复出狼堡地图的时间。我们没有时间,很紧迫。紧迫到庞初心自己不留下来还带走了会扰乱你心思的庞媛媛。”

    罗绮很认真的样子。

    谁知唐阳羽很气人,答非所问,“庞初心也不总是对的,她只是带走了让我分心的一个女孩而已。”

    他是很认真说这话的。

    差点把罗绮给噎死。

    她缓了有五秒钟才缓解过来,深呼吸,“我说的主题是修复的选择,不是女人。”

    唐阳羽像是终于听懂了似的点头,“你知道有一种手法叫做炫技么?”

    罗绮一愣,“怎么?这种时候你还想着炫技?唐阳羽……你不是这么不现实的人,你知道孰轻孰重。”

    唐阳羽手托下巴,“我知道,但是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一个小秘密,你过来。”

    罗绮本能的贴过来,他一字一句,“这100细小残片原本是一块大龟壳……所以我们只需要先把它修复完整然后再填图就行了……事半功倍……”

    敌地科不鬼结球陌冷我远孤

    罗绮的耳朵被他弄得痒痒的,有些不舒服,又有些热,有些刺激。

    反正很矛盾的感觉。

    结仇仇仇独敌恨由闹科术

    她假装镇定的直起身子,“真的?你怎么看出来的?这么厉害?”

    结仇仇仇独敌恨由闹科术“我脸上脏了么?”罗绮也突然觉得一点不对。

    唐阳羽咧嘴一笑,把那100残片碎片全都拿在手里,装进袋子拿在手里,颠了颠,“手感,质感,声音,质量等等。”

    说着他把袋子递给罗绮让她闭上眼睛也学着他的样子颠颠,罗绮依法照做,然后瞬间惊奇的睁开眼睛。

    “真的,真的是一大块龟壳!”

    开工。

    两人分工明确,唐阳羽对罗绮的信任程度又加深了一层,是专业上的信任,因为能够在他的指导下一下子就分辨出100碎片出自同一块龟壳的人也绝无仅有。

    绝大部分人颠了之后会一脸迷茫,这怎么分辨得出来?

    根本不可能。

    除非拿到实验室去做全面的化验检验才行。

    可是罗绮可以,而且罗绮不会对他说谎,她分辨不出来,她不行就会说不行,绝不会不懂装懂。所以他对她放心。

    唐阳羽直接计算,复杂繁复的数学计算,罗绮则根据他的计算摆盘,也就是在一个地图纸上做复原工作。

    当然她不会有唐阳羽做的那样好,那样精确,但是这样会大大提高修图拼图效率。她的那些小失误和不精确最后唐阳羽会做整体修复调整。

    她简直变成了唐阳羽的黄金左手。

    4个小时,又4个小时过去,100个细小残片变成了一整块龟壳,八角形状,拼接之后竟然有种美轮美奂的感觉,仿佛死而复生,熠熠生辉。

    罗绮半跪在地上,“这就是修复的魅力么?”

    当然唐阳羽还没有做最后的调整,他们只完成了第一部分。

    罗绮恋恋不舍的起身让出位置,“你来吧,你才是专业的,我是东施效颦。”

    唐阳羽没回应,他真正工作的时候除非必要否则不喜欢说话,他不是上去直接动手,而是坐在那看,用眼睛硬生生的看。

    但是罗绮知道看的背后他的大脑正在像一部高速运转的计算机那样在运转,在重新计算,在修正。

    “你到对面去。”唐阳羽像个指挥千军万马的将军命令。

    罗绮马上过去,看着他,“等等,难道你要我做最后的微调?我做不到的。”

    唐阳羽目光冷峻,“我说你可以你就可以,因为你左右手全能,均衡,没有短板。”

    后远仇仇独敌术接闹故鬼陌

    罗绮瞬间受到了巨大鼓舞,注入了无尽的信心,下意识把衣袖再往上卷卷,但是突然停下来,不对,哪里不对。这家伙说她左右手均衡没有短板是什么意思?

    该死,他在说那件事?

    那种事!

    在这么认真的时候?

    她抬头,眼里有怒火,“喂,你正经点。”

    唐阳羽的确很认真,“这很关键,你伸出自己的双手。”

    罗绮尽管已经准备发怒但是还是忍着照做,大局为重,过后再跟他算账。

    秋后算账。

    君子报仇一会不晚。

    反正十年她肯定等不了那么久。

    后仇科远独后恨接冷故主仇

    孙仇远不酷后恨接月情秘孙

    就一会。

    再忍一会。

    唐阳羽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两颗一模一样的石球,用石头磨成的石球,分别放在他的左右手上,“给你10秒钟你告诉我哪个球更重。”

    罗绮有些不理解,深呼吸,平衡双手仔细衡量。

    “右手更重,重了十分之一。”她在第5秒就给出答案。

    唐阳羽没做评论,没说结果,“换手之后再告诉我新的答案,你的答案一定不同。”

    孙地不地鬼艘恨陌阳术不技

    罗绮照做,第三秒就做出结果,“左手更重,重十分之一,结果一样。”

    她很倔强的坚持,相信自己的手感。

    唐阳羽眉头紧皱,但随后便拨开云雾见青天,笑了,笑的很干净很开心,“结果完全正确,但是在十万人中能够得出同样结果的人都不会有一个。”

    “所以你左右手均衡,没有短板。”

    罗绮长长的呼了口气,“可是……你怎么知道的……你是根据那种事得出的结论对吧?这……有点无耻。”

    唐阳羽一点都不这么认为,“因为我问你的时候你在不说谎的前提下下意识伸出左右手,衡量了半天眼里还是迷茫,这说明你没有主手,即便不干那事你平常做别的也没有主手,也就是说你既不是右撇子也不是左撇子,所以就是你夜里趣阅解放自己的时候也会随机,左右都行。”

    罗绮这回不再理性,忍不住骂了句,“你就是无耻之徒,别解释了!”

    本书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