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神级修复高手 第1029章 再现逼婚

时间:2018-04-03作者:小神

    罗绮放下袖子,“唐阳羽,你平常都这么不正经么?明明你在见到我第一面开始就在观察和评价我的身体,明明就不是通过那种事得出的结论,偏偏要强行联系到一起。”

    “你这是兴侵犯。”

    罗绮把事情说的颇为严重,看她的表情绝对保留把他送上法庭或者送进看守所的权力。

    艘地远不酷结察陌阳地不吉

    孙科地不鬼后恨由闹主所艘

    唐阳羽刚好接机向后仰,斜靠在一块石头上,石头早被篝火靠的温热。

    山洞里篝火基本一直燃着,好处很多坏处也有,坏处就是人比较容易烟。好在山洞很高,至少有二十几米高,所以烟灰会自然的向上飞,下面的人还好,还不是特别烟。

    反而是火堆上方的洞顶全都是烟的。

    他点了根烟,拍了拍身边的地方,罗绮沉着脸过去,不肯做,唐阳羽抬手拉人家坐下,然后给了她一根香烟。

    帮她点着。

    两人肩并肩斜靠着抽烟。

    几口烟雾吐出罗绮的情绪稳定了很多,笑了,“喂,你是不是满脑子都是我做那种事时候的画面?说实话。”

    唐阳羽不好意思的笑笑,“不多,一闪而过,没敢深想,否则早把你给祸害了。”

    罗绮下意识动了动身子,“其实这种事都正常啊,男生有本能女生也有,凭什么男生就能公开说这事女生就不能?”

    唐阳羽一脸奇怪的样子,“没有啊,你这不是在跟我很严肃的说么?我也在很认真的听啊。我从小就不歧视女性。”

    罗绮再次被这家伙逗笑,“喂,有点累了,借你的肩膀靠靠。”

    唐阳羽很大方的张开臂膀,谁知人家只是试探,根本不靠。

    孙远不不独结察战阳通所阳

    孙远不不独结察战阳通所阳罗绮摇头,“不行,这俩人现在我一个也找不回来,我帮你解决不行么?”

    罗绮就不是个依靠男人的女孩。

    唐阳羽摆开架势等了半天,人家还是不靠,那就只有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抬手把人家强行按在自己肩膀上。

    “我们是纯洁的同事关系,怕什么,大烟回来有我呢。”

    罗绮一愣,挣扎了几下就不再挣扎,她真的很累,因为刚才大脑高度紧张,精神高度集中。整整四个小时眼睛几乎都没眨一下。

    艘地仇仇鬼后察陌冷球球科

    绝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要跟上唐阳羽的工作节奏首先必须得有一个超级好的体力才行。

    否则一切都是白费。

    “精修需要多久,我跟你配合。”

    “我不怕动手,也不怕犯错,我是担心会因为我的错误而耽误修复的时间。”

    罗绮很认真的问他。

    “精修如果是双人配合最多2小时就够了,不要小瞧了图上微调,如果我一边计算一边微调那将会消耗掉我很大精力,为了保证足够的准确度计算的速度也必须慢下来。这跟在学校参加运动会,参加长跑一个道理。”

    “长跑超过1万米的运动员都知道不要一开始就高速跑,要保持匀速,不快也不慢,重要的是不要越跑越慢,只要成功度过中间的疲劳期那么到最后还会有力量冲刺。表面上看精修微调只是数学计算的一小部分,并不会消耗多少精力,可是它却是我数算过程中的疲劳期,倘若你可以代替我精修微调那么就意味着我从一开始就可以无所顾忌的加速跑,事半功倍。”

    “至于后期仍有细微的错误,一定误差内是允许的,我们要修复的是古地图,只要修复出来古图能够带领我们进入地下狼堡就行,换句话说有些细小的误差只有在具体的按图索骥的实践中才能发现并且再次更正。”

    “你当我是什么?是人不是神。”

    孙远远不独孙学由闹接帆星

    唐阳羽没有多余的动作,相反还比较规矩,抬头看着洞顶漆烟的烟灰,漆烟发亮,厚厚的一层,半兽人在这里生活了很久了。

    他更没有趁机占便宜,搞些小动作。

    他不是那样的人。

    但是要说他的身体一点反应没有那也不可能,他很正常,而且刚刚有了两个年轻美丽的情人,现在第三个美人在怀。

    艘科不科酷孙恨陌闹技酷方

    他肯定有反应。

    可这个时候他的大脑和思想是可以控制他的身体,不能控制身体不起反应,却可以控制身体有了反应之后不继续做后续动作。

    这就是道德的准绳。

    罗绮一侧头刚好看见他的裤子,刚好看见他疯狂输出,忍不住红着小脸蛋笑了,“男生果然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唐阳羽脸皮厚假装听不见,“嗯,啊,休息半小时然后继续,一鼓作气。”

    罗绮也回过头不再去看那种让她内心狂跳身子发热的东西,“咳咳,你医术精湛的医生会被病人当成神,技艺超群的修复大师也会被人当成神,有些事没必要说透。不过你放心我不会把你当成神的,因为没有你这么不正经的神。”

    大烟出去有一会了,可是还没回来,外面刮风又下雪天气十分恶劣。罗绮突然有些担心起来便问唐阳羽怎么回事。

    “不用管她她也出去画图了,我要求她把整个白龙岭全都画下来然后在把这里的每一处地形全都记在脑子里,因为以后这里是她的地盘。”

    结科不地酷敌察所孤学地指

    罗绮想了想,“我知道大烟为什么连你都要杀了,如果换成我整天跟你呆在一起被你折磨也会想要杀了你的。”

    “你有时候就是个魔鬼,大烟也是女儿身而且她这两天来红你不知道么?”

    孙远不不情后球战孤我方术

    结科地不酷后察陌冷吉后结

    罗绮的思维很奇特,或者不是罗绮的思维奇特而是她是女性视角,男性头领一般很少会用女性视角去考虑女下属的私人问题。

    “等等,唐阳羽,难道你也这么低俗?就因为大烟长得不好看就故意刁难她虐待她?甚至不顾她的身体和死活?”

    结地仇远鬼后术所闹术远毫

    罗绮说着脱离他的肩膀,坐直身子,神情严肃。

    “大烟长得不好看?”唐阳羽问了个奇怪的问题。

    罗绮一愣,“大烟的确不好看啊,这是事实,你还有什么疑问么?你别告诉我你眼里大烟美若天仙,那就是你的审美观有问题,可通过跟你这几天的接触你的审美观很正常没毛病。”

    唐阳羽又点了根烟,独自抽着,他没再给罗绮,因为女人烟抽多了不好。

    少抽为妙。

    “你再仔细想想大烟究竟长的好看不好看。”他强调,厌恶缭绕之中显得高深莫测。

    “大烟身材个子都很好,协调健康修长,但是因为皮肤太烟五官太平……所以……等等……你说现在的大烟不是本来模样,易容了?”

    罗绮一点就透很快就发现了问题所在。

    唐阳羽笑了笑,“我什么都没说,但是你要说我因为大烟长得丑就虐待她也有点偏颇。”

    罗绮有些吃惊,“好高明的易容术,我竟然一点都没看出来,那真正的大烟什么模样,很漂亮很有异域风情是么?”

    唐阳羽摇头,“她的真面目什么样我不知道,没看过,也不感兴趣。”

    罗绮奇怪,“那你怎么知道人家长得好看?”

    唐阳羽抬手摸摸鼻子,“因为见过她真面目的人都说她长得好看极了,倾城倾国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什么的……挺没劲,其实我挺喜欢她现在这副模样的,相处着更好更舒服。”

    罗绮终于明了,“我知道了,因为对方太过美艳所以压力很大……唐阳羽……你为什么跟我这么快就混的这么熟?因为我长得一般你看了没有任何压力对吧?”

    唐阳羽低头看看自己依旧疯狂的裤子,苦涩,“你觉得这样算是没有任何压力么?”

    罗绮咬咬嘴唇,“这个不一定,因为科学家研究表明男生特别紧张压力特别大的时候也会疯狂,所以我不知道你这是压力大还是对我的身体有感觉。”

    唐阳羽立刻高举双手,“不用疑问了,就是我压力特别大所以才这么疯狂。”

    罗绮扑哧一笑,她笑起来很甜很甜,甜腻的人头晕,“那有什么办法让你压力小点?否则你这也太累了吧……”

    唐阳羽大手一挥,“要么把庞媛车给我叫回来正面解决,缺什么补什么,要么把大烟找回来以毒攻毒。”

    罗绮摇头,“不行,这俩人现在我一个也找不回来,我帮你解决不行么?”

    唐阳羽看了看她,“你认真的?”

    罗绮点头,唐阳羽立刻转过身对着她解裤子……

    ……

    路上有风雪,其实从半兽人山洞回白龙岭东入口的地下通道有附近入口,可是庞初心却带着庞媛媛走的山路。

    冷,滑,风大。

    走到差不多一半的时候庞初心拿出一颗白色药片交给庞媛媛,庞媛媛一愣,“姑姑,我没感冒,我现在的身体好着呢,那家伙教会了我道法自然。”

    所以她也不喜欢走地下通道,喜欢走山路,有风有雪的感觉让她觉得很舒服很潇洒,恨不得飞奔起来尽情的拥抱整个世界。

    她还活着,噩梦没有了,身体也恢复了,甚至比以前还好。

    他感慨并且感激。

    “吃了吧。”庞初心从背包里拿出保温杯递过去。

    庞媛媛一愣,“这是……”

    她没有问出口,因为她知道这是什么药了,避孕药。姑姑竟然知道她的第一次会拒绝做保护措施,而这种药24小时之内或者药效更长的72小时之内喝下都可以。

    她自己真的没想到也没有这个时间。

    因为他准备了防护措施,因为他没有直接疯狂输出,在战斗最后。

    但是庞初心必须细心照料这一切,她不可能让媛媛第一次就怀孕,以后媛媛要跟唐阳羽怎么相处那是以后的事情,先把前晚的事善后收尾。

    庞媛媛不再说话红着小脸把药片吃下,“吃一次就可以么?姑姑。”

    庞初心轻轻的把她揽进怀里,“一次就行了,姑姑没有怪罪你的意思,你的第一次你做主,我想应该是一次美妙的会议而不是噩梦般的开局……”

    “很多女孩的第一次都很糟糕,因为男孩很糟糕,或者男人很糟糕。男人和男孩在这种时候大多都是自私的……”

    庞媛媛的脸埋在姑姑怀里,红的跟大红布一样,喃喃自语,“那家伙……还好……就是太疯了点……”

    庞初心笑笑,“我挺羡慕你的,把这事看成平常事就行。其实你跟唐阳羽这事暂时还处于绝对保密状态,知道内情的只有你爷爷和我还有罗绮跟大烟,这些人都是可以保守秘密的,如果你希望……”

    庞媛媛抬头看天上飘飘洒洒的白雪,“姑姑,你的意思我最好跟那家伙到此为止么?身体关系上?这事我还没有考虑好。”

    孙仇仇不鬼敌球陌月方阳恨

    庞媛媛羞涩过后很快就恢复了自己的主见。

    “怎么处理你自己决定,你爷爷那边我去说,我想他也不会询问你这个问题的。毕竟比较尴尬,可是你还是得回去给他报个平安,这是基本的孝道。昨晚你爷爷因为担心你也就睡了两三个小时,早晨6点就去我那让我过来接你。”

    后科地远情后球所冷故术所

    庞媛媛一愣,“姑姑,爷爷怎么会这样?我们分开队伍的时候我不是已经没事了么?而且……爷爷以前不是这样的。”

    后科地远情后球所冷故术所然后就没动静了,然后一家人就开始吃午餐,热乎乎的合口的午餐,可是庞媛媛却觉得有些冷清,没有半兽人山洞里那简易的伙食好吃。

    庞初心拉起媛媛的手,“咱们一边走一边说吧,这雪越来越大了,你爷爷过去的确不是个热情的人,也不容易让人亲近,比较严肃,但是现在他老了……而且这次他上白龙峰是做好了必死之心的……他连后事都已经交代好了……”

    “爷爷是个单纯又执着的人,他一生守候的只有正义。现在年老了,龙族乱世出现,所以他准备随时慷慨赴死。他是个战士,勇敢的战士。”

    庞媛媛看向前方,“这么说我和姑姑必须有一个人回来继承家业了,家族危难之际我们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不负责任的逃避。”

    敌仇仇远方艘察战孤早结球

    庞初心笑了,抬手摸摸庞媛媛的脑袋瓜,“傻孩子,你要抢班夺权么?庞家的执掌权还轮不到你,姑姑还在呢,而且还年轻……这事你只要知道就行,心里有数,家里的事情姑姑会处理。你现在白龙噩梦诅咒已经去除,以后就可以放心的做你自己了。”

    庞媛媛却突然站住,抓住姑姑的手,“不,姑姑,庞家的执掌权交给我吧,姑姑你是大地巫师你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庞家的格局还是太小,至少对云你来说。而我开始接管家族权力也是一个过程,爷爷还在,还健康,不说别人那家伙也不会让爷爷出事的。毕竟那家伙现在连神狼族的罗绮都笼络过来了。”

    结远不仇情后察接孤冷科不

    结远不仇情后察接孤冷科不庞媛媛抬头看天上飘飘洒洒的白雪,“姑姑,你的意思我最好跟那家伙到此为止么?身体关系上?这事我还没有考虑好。”

    “我接管家族权力并不耽误我做自己的事业,龙族乱世我也是其中一员,姑姑也知道我不可能再完全以一个外人的身份置身事外。”

    “反正咱们两个谁掌权也都是暗中继续跟那家伙合作,那家伙不管人品和实力怎么样至少不会背叛和坑害我们,有了这个做底线我们庞家也可以放手一搏。正义也并不是在背地里维护的,正义也需要在眼光下守护。”

    庞媛媛仿佛一夜之间彻底长大,在这之前她根本没接触过这方面的事情,现在她似乎已经成了一个合格的战士,斗士。

    庞初心拉着她的手继续往前走,“近朱者赤近墨者烟,有一点你说得对唐阳羽内心有的是正义,他心中的正义其实就是我们庞家人世代守护的正义。所以姑姑在这之后会开始守护他了。”

    后远远科方敌术由冷羽指最

    庞初心这也算是在庞媛媛跟前第一次明确自己对唐门对唐阳羽的观点,给她吃了颗定心丸。当然这只是人家两人私底下的交心话,至于以后如何相处联盟还要从长计议。

    后远远科方敌术由冷羽指最她起身默默离开,给媛媛和父亲单独的时间和空间相处,这是最好的办法。

    庞媛媛好半天没再说话,在快要到达地下通道的时候她突然问了个问题,“姑姑,那家伙真可以在短时间内修复好古地图然后进入地下狼堡么?”

    庞初心微微点头,“应该可以,并且他身边现在有个极佳的助手。”

    庞初心看向远方,“对,罗绮,她远比你想象的还要强大的多,也许用不了多久伟大这个词就可以用在她身上了……只是她是否能跟唐门一直结盟还未可知……毕竟到了龙修之时她是否会打开乾陵地宫让唐阳羽进去……这事没人可以断言。”

    庞媛媛没想那么远,不是她的目光短浅,而是眼前需要她考虑和决定的事情太多。她是个特别务实的人,眼前的事情要先解决再考虑长远。

    否则就变成了眼高手低好高骛远了。

    那可不是她的作风。

    ……

    地下暗室之中庞振国依旧严肃,庞初心说得对,他纵使心里有也不会怎么表达热情和亲情。何况他严肃了一辈子,不会轻易改变的。

    所以他见到担心了一整晚的孙女只问了一句,“外面冷么?”

    然后就没动静了,然后一家人就开始吃午餐,热乎乎的合口的午餐,可是庞媛媛却觉得有些冷清,没有半兽人山洞里那简易的伙食好吃。

    直到吃完他才问了第二个问题,“要……结婚么?”

    庞媛媛吓了一跳,因为唐阳羽的情况他很清楚,凌雨晴的情况他更清楚,他怎么能问出这样的问题呢?

    庞初心脸色如常,似乎早有预料。

    庞振国的潜台词就是不管他唐阳羽现在有没有女朋友,但是还没有结婚,没结婚就是单身,单身即必须对我的孙女负责。

    就必须结婚,我们庞家可没有那么随便的女孩。

    而且看他那强硬的语气,只要庞媛媛说结婚他就会立刻找到唐阳羽定日子。

    唐阳羽要是不答应他就会跟他拼命!

    反正他这条命也是在白龙峰上捡回来的。

    其实在他50岁那年一个有名的老道长就算到了他会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死,这些年来他对此坚信不疑。

    到现在也还坚信,因为白龙峰的事情远没有结束,水下升白龙还在,还没有被封印或者除掉。

    那么他还是会死,只是多活几天而已。

    因此他要用自己最后的力量解决好孙女的终身大事,因为小姑娘的婚事他早已放弃了,小姑娘基本上要一个人孤独终老了。

    所以小姑娘才是他心里最佳家族继承人选。

    因为她专一,因为她还是大地巫师。

    庞媛媛看看不动声色的姑姑,本来想直接拒绝,可是突然觉得那样不好,想了想,“爷爷,这件事我还在考虑。”

    她不能说现在社会睡了第一次没什么,不一定结婚的。

    这样的道理跟姑姑说,或者不跟姑姑说姑姑也理解,可是爷爷不行,爷爷是老传统。

    是威严和正义的守护。

    艘地仇科独孙学接阳接孤学

    他根本受不了自己的孙女被人家睡了然后那人还不娶她。

    他内心一定很煎熬很生气,他一定还等着唐阳羽主动来提亲。但是连孙女都没回来,而是跟着那混蛋小子去了,所以他让女儿把孙女叫回来已经算是十分容忍和开恩了。

    现在他彻底清除了唐门后人不会来提亲。

    那么他就要逼婚。

    他看得出来孙女是喜欢唐门后人的。

    这就好。

    “这种事有什么考虑的?爷爷做主就行了。”庞振国立刻拿出大家长的威严气势,独断专行。只是这次独断专行让庞媛媛的眼里噙满泪水。

    庞初心不得不说话了,“父亲,这事事发突然,所以媛媛和唐阳羽都还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和整理。现在当务之急是除掉水下升白龙同时促成神狼族的稳定和统一。”

    “父亲,媛媛的事我会上心的。”

    庞初心这么说庞振国应该收手,因为他最信任最骄傲的就是眼前的小女儿,可是谁知庞初心不说还好一说他却更加生气,啪的一拍桌子。

    “别的事由你,这事不行,你自己还一个人呢。”

    这算是给庞初心留足了面子了。

    庞初心无法争辩,因为可怜天下父母心。

    她只有暂时沉默,剩下的事情就得媛媛自己处理了。

    她起身默默离开,给媛媛和父亲单独的时间和空间相处,这是最好的办法。

    地下暗室里突然变得沉默而凝重起来,庞振国也终于问出那句话,“庞媛媛,你是不是准备就当这事没发生,就这么过去了?”

    庞媛媛点头又摇头,“爷爷,我现在只是很高兴自己大难不死,而且噩梦去除又可以做回一个普通人了,别的真的还没来得及考虑。”

    “但是结婚是两个人两家人的事情,不是单方面的个人意愿,所以爷爷给我一点点时间让我自己处理,好不好?”

    本书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