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神级修复高手 第1033章 坦诚相见(超精彩大爆发求鲜花)

时间:2018-04-03作者:小神

    庞初心瞬间冷静下来,刚才她有点失态了,当然她所谓质问唐阳羽都是十分平静的语调,不像别人失控的疯癫。

    后不不远鬼孙学所阳地艘接

    其实她看到罗绮和大烟在无所事事的打架知道关那边不会乱,罗绮早有准备。说她早有准备不是说她早预测到郑霸会死而是她对于观众之内的变故早有防备,各种变故都有相应的处置手法。

    所以她才没有火烧屁股的飞回去,才有闲工夫跟大烟打架,拼命。

    结地远远鬼敌学所阳酷不远

    因为她绝不是走不了,如果真的十万火急她必须回去那么大烟无法阻拦她,吊儿郎当的唐阳羽也不会让大烟阻拦。

    她坐下来烤火,地下通道的确四通八达也方便,但是里面却很冷,因为地下通道内还有通风口,只有他们在节点使用的地下暗室才是按照冬暖夏凉的标准建造的。

    京城属于山区,属于绝对的北方,历史久远一点的以前这里是关外的蛮夷之地。

    “也是,关的事关自己解决,我们身在京城也不好插手。古图修复的进程怎么样?”庞初心开始谈正事,因为眼前他们的精力全都应该放在白龙岭。

    因为暂时龙族的精力全被突然逆袭产生的圣王吸引和制约,放松了对白龙岭的关注,这样他们才得以有一个相对宽松的应对环境。

    他们的对手不是人,是一条只剩下一层龙魂的水下升白龙。

    肯定要对付一条复活的恶龙要简单的多,但是对付龙魂这种事十分玄妙离,他们都是菜鸟,唐阳羽这家伙手里任何可以束缚和屠龙的圣兵圣器都没有,只能年轻火力壮全靠他自身的九头烟猫真气。

    这玩意用好了也得两败俱伤,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然后即便是大地巫师也在,还是没有这更好的办法了。

    这样的战斗叫做鏖战。

    十分艰险和危险。

    幸好前天在白龙峰水下升白龙受伤逃走才让他们有了喘息和调整的时间,但是无奈的还是得指望着唐阳羽修复古图进入地下狼堡取得龙之权杖。

    反正之前庞初心已经跟他沟通过,现在临时抢修白龙刃根本来不及。为了避免下次水下升白龙出现的时候唐阳羽还是得赤手空拳的用身体当武器搏斗,要在那之前取得龙之权杖。

    但是取得龙之权杖也没那么简单,即便修复好古图进入地下狼堡也得有龙族的大祭司引导才行,这件事还是得唐阳羽出面跟圣王张波同学沟通,张波再去找地面的大祭司。

    地下龙城暂时还不在她的掌控之内。

    “还行,预想的快了一点,因为有罗绮配合。”唐阳羽回答的很实在,但是没有说出具体进度情况。庞初心也不再追问,这点她很好,她会给唐阳羽最宽松最宽容的环境让他完成修复工作,不会催促也不会埋怨。

    即便他最后没有修复成功没能进入地下狼堡她也会替他抵挡来自外部的巨大压力,她会替他承担这些东西,负面的影响。

    庞初心这时候扮演的角色有点相当于大明星的经纪人,她在外面打点好一切,唐阳羽只需要在后台磨练好自己的演技和台词行,其它的什么也不要担心。

    或者现在她把唐阳羽放在半兽人山洞内,远离外部影响像是把他放在一个独立安全的实验室,唐阳羽是那个工程师。

    唐阳羽自然知道庞初心的良苦用心,但是嘴不会说什么。

    说白了大家现在都是局内人,谁也跑不掉逃不走,包括庞媛媛在内。大家要做的是在一条小船齐心合力度过风浪艰险的大海汪洋。

    好在现在唐阳羽跟庞家这边跟神狼族这边相处的都很愉快,即便庞建国那边他暂时无法左右,可有庞初心和庞媛媛二女替他去做工作,这很好了。

    像他这边都没敢计划庞建国再拿出龟壳碎片结果庞初心早已想到了前面,又让庞建国拿出了100片来支援。

    孙地不地独孙学接阳科所不

    孙地不地独孙学接阳科所不  ……

    因为虽然他们在一条船,可是以庞建国的角度还是不敢完全相信他和神狼族,他谁都在防备。

    公平来看庞建国做的很好,无可挑剔。

    后远地地鬼后察所阳考秘战

    毕竟他没有什么特殊天赋更没什么特别本事,凭借的全是庞家那个外人看起来很可笑的维护国家正义的信念。

    唐阳羽内心也尊重。

    庞初心点点头,“还需要什么工具辅助跟我说,对了,龙族大祭司那边的工作做的怎么样了?”

    唐阳羽抬手摸摸鼻子,看了看不远处打的不可开交的两个人,“这事让张波同学去处理吧,现在还没回复,她搞定了以后会第一时间给我消息的。”

    庞初心笑了,“你还真是甩手掌柜做习惯了,不过这事本来不能操之过急,即便是圣王也要讲究手段和耐心。龙之权杖是地龙族最至高无的圣器,同时也是最厉害的圣兵,谁得到了谁会成为龙族地的最强力量拥有者,虽然还无法跟成熟晋级以后的圣王相,但是前期一把龙之权杖可以说在龙族内外横着走了。”

    “万千年来龙之权杖从不外传,龙族人早知道权杖在哪只是一直没办法找到古图没办法进入地下狼堡,这才显得安然无事。”

    “现在地三大祭司按照你之前的描述应该全部可以争取到圣王和你这边,但是地下龙城的那九个大祭司可未必答应了。一旦古图修复成功的消息传出去地下龙城在龙族乱世已起的情况下势必要派出最精锐力量过来抢夺。”

    “地下龙城本来是龙族最核心最强大的力量所在,地龙族根本无法与之匹敌,哪怕现在地龙族有了圣王,但是这个圣王还是个菜鸟圣王,可以说只有巅峰圣王百分之一的实力甚至还不到。所以地下龙城的计划很可能是夺取龙之权杖同时借机活捉并且囚禁圣王,这样他们能一直用自己的地下龙城之力统治整个龙族,地地下全都是他们说了算。”

    “即便龙族一直在没落,在这个千年周期内,但是地下龙城却一直掌握着龙族绝对权力,他们怎么可能会甘心失去?他们谁都清楚如果让你得到龙之权杖再跟圣王联手,那么你们征服一统地下龙城的日子不久了。”

    “他们当然会在你们羽翼未丰之前选择先下手为强。”

    庞初心把地龙族和地下龙城的事情一次性分析的颇为详尽。

    唐阳羽对这些事情也应该极为清楚,但是她还是要在他跟前仔细的跟他叙述一遍,引起他的特殊重视。

    庞初心真正的目的在于提醒唐阳羽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有半点放松和疏忽,千万不要以为地龙族有了圣王之后可以掌控一切。

    敌科仇科情孙恨所冷术最所

    还远没有到达那种程度,甚至需要终极决战的时候他这个不会武功没有灵力的家伙还是会绝对主力,第一主力。

    像在这白龙岭一样,最终冲锋陷阵的还是他。

    他不能有任何依靠之心。

    这其实对19岁的唐阳羽极其残忍,但是这种时候庞初心也只有主观忽略他的年纪,否则这种话即便只是张嘴说说都会觉得是一种犯罪。

    幸好唐阳羽成年了,满了18周岁,不然那更是重度犯罪了。

    “本来这事我还想过几天再去研究呢,现在你一说出来我的心……也没什么不好受,我早知道关内乱白龙岭水怪异变什么的都只是毛毛雨,龙族内乱,地地下之战才是最可怕的。现在连龙尊还没正式产生呢,寻龙之旅也一拖再拖没有正常开启,然后先来个龙族内乱内战分裂,嗯,都赶到一块不是什么龙族乱世那么简单了,直接接近世界末日了都。”

    孙不地地酷艘球战阳闹指指

    “所以……与其现在去头疼还不如先集精力先把古图修复好,张波同学那边总需要一点时间先把地那三个大祭司搞定才行。”

    大烟和罗绮已经打了快半个小时了,但是他们没有丝毫停歇的意思。这样好,庞初心刚好可以跟唐阳羽近距离的交交心。

    后地地地鬼敌恨接闹学方

    “你……是不是晚需要媛媛?”她问了一个其隐私的问题,她这个问题的解释含义是你是不是因为现在欲望特别强烈,而我把你可以睡觉充电的女人带走了,然后你把目标放在了同样年轻美貌还性格相投的罗绮身。

    刚好又被大烟撞见。

    我相信你不会是那种见一个睡一个的登徒子,可大烟不会信,大烟只要看见罗绮跟你亲近一点会杀心大起。

    你现在的身体情况只有你自己知道,我原本带走媛媛是为了让你能专心修复,毕竟现在不是儿女情长也不是可以随便发泄欲望的时候。

    何况自古以来的道理都是美人是英雄冢。

    你如果19岁开始沉迷于女人的身体那么你这辈子彻底毁了。

    潜台词和内涵很多,但庞初心不好太直接的说出来,她跟唐阳羽的关系也是越走越近,偶尔也会有些小艾美。

    这种事情的沟通她落后了刚刚出现的罗绮一大步,罗绮基本有什么说什么,只是偶尔会把她自己带进坑里而已。

    “应该是挺需要的,那事一旦开始了会瘾,而且每个女人都是不同的感觉。”唐阳羽相对要直接多了,也不是脸皮太厚,而是这事的确是他要面对的事情。

    因为他内心也有很多疑问,他也是被带进美人局的,并不是他自己看见一个睡一个那么简单。这里面的过程和崎岖庞初心都清楚。

    结科远不方结术战孤球通艘

    所以也没必要过于拐弯抹角,何况他自认为说的也算有点隐晦了。

    结科远不方结术战孤球通艘  虽然华府人常说再一再二不能再三再四。

    庞初心再次下意识看了看越打越远的两人,心情更加放松了些,“你的体质让你可以从不同的女人那得到不同的真气。”

    艘科仇地鬼敌恨所冷故所冷

    结地远仇鬼结球陌冷秘战后

    “而你是九头烟猫命格,所以最终你会有九个女人,这是九头猫宿命。”

    唐阳羽抬手摸摸鼻子,笑了,“不都是女人从我这里得到真气么?张波同学和庞媛车都是……九个?我是九头猫命格得有九个女人?”

    “庞初心,虽然你是大地巫师肯定通晓和预知一些未来,可这事还是有点不靠谱吧?以前从没有人跟我说过。”

    庞初心顿了顿,“这事只有我才会知道。”

    一句狠话把唐阳羽给整没词了,人家是大地巫师,人家是厉害牛逼,人家是看得透他的女人宿命。

    他能怎么样?

    虽然华府人常说再一再二不能再三再四。

    但现在他是三了吧?

    张波他睡了,庞媛媛他也睡了,凌雨晴是他未来妻子,娃娃亲,更是宿命,这三个了。已经再三了,再四也不远了吧?

    不说远的说眼前的三个女人,庞初心跟他之间一直存在微妙的艾美,罗绮跟他的关系更是快速升温,而且他特别喜欢跟她在一起合作。

    结科不不情结术接月孙战

    大烟……咳咳……特么的终于有一个根本不会跟他亲近的大烟。

    这好,这好,这说明他还是有救的。

    他下意识看向大烟辗转腾挪的身体,嘴里露出一丝难得的欣慰的笑容,可旁边的庞初心却立刻给他泼了一盆冷水,“当大烟露出本来面目时候你会一下子喜欢人家,你现在对她的感觉都是假的。”

    唐阳羽不服,哪里有巫师哪里有反抗,反正他已经反抗过欧洲大巫师萨齐了,再多反抗一个东方巫师也不算什么。

    “大烟跟我绝不可能,我又不是公牛,说句不好听的,是你跟我有可能发生那种关系大烟都不会。这个我可以保证。”

    “我身边的女人都挺漂亮的,我也不是没见过世面,即便她本来长得再好看我也没兴趣。这点才是最重要的。”

    敌地科不酷艘恨由冷察克毫

    庞初心笑话他,“男人都是视觉动物,如果罗绮是大烟的模样你还会跟人家走的这么亲近么?当然不会,所以才19岁,才刚刚尝到女人滋味的你一定不要保证什么。因为女人不是你能保证的,喜欢和爱情也不是你能保证的,未来更加不是你能保证的。”

    唐阳羽服了,他说不过庞初心,庞初心从来不是咄咄逼人的人,可当她认真起来开始使用连续排句子的时候,那他一定是败了。

    但是败了也没坏处,败了意味着他真的会有九个女人。

    现在还要六个空缺呢。

    于是庞初心又趁着那边那两人还没打完开始引导,或者说诱导他,“唐阳羽,你敢说你没有做过皇帝后宫三千的美梦?没想过左拥右抱大被同眠?”

    唐阳羽的眼神都变了,庞初心在他心目那么高大那么纯洁的形象变了,原来仙女也会谈论男女之事。

    于是他也反问了一个十分隐私的问题,“那你先告诉我你是行冷蛋么?”

    庞初心粉嫩白皙的小脸立刻爬一抹红云,“我……不是……我只是不那么热烈而已……何况我一直单身……以后也会单身下去……”

    敌地不远独孙术接闹显恨鬼

    敌地不远独孙术接闹显恨鬼  我相信你不会是那种见一个睡一个的登徒子,可大烟不会信,大烟只要看见罗绮跟你亲近一点会杀心大起。

    唐阳羽撇撇嘴,像是古罗马贵族在奴隶市场挑选女奴一样挑剔的目光,“不是好,反正我看你第一眼想要是有一天能跟你亲近下会是什么滋味呢?”

    “虽然这种心思一闪而过但还是有过。”

    “我在雷州过的挺好的,虽然穷了点,但是穷的踏实,穷的有自尊。是因为见到了凌雨晴,屁股大腰细腿长才跟着来了京大来了京城。但是凌雨晴是个高傲的性格,不是太好接触,而且我跟人家各方面差距太大。所以来京城最初的那段时间我跟张波同学反而接触的更好些,我们是一见面吵架,把彼此当成了坏人,无所顾忌。”

    “有时候越是这种关系反而越是容易亲近,这是人们说的欢喜冤家吧?然后她因为我被发配到北敦的时候我曾想过,如果不是我先遇到了凌雨晴,那么我会娶张波同学的。”

    “至于庞媛车,她给我的第一感觉是专业同时又神秘,随着接触的增加我跟她一直保持适当的距离,她则沉浸在不停的诱惑我的乐趣当,我想她十分喜欢看我被她诱惑了还得强忍着拿她没办法的尴尬模样吧。”

    “但是最后也许是宿命也许是巧合,反正她还是没能逃出我的手掌心。用罗绮的话说,其实庞媛车的第一次给了我她也不会抱怨不会伤心,相反以后回想起来会是个较美好的回忆。只是罗绮的理由很让人恼火,她的理由是是有经验的男子,因此会给庞媛车更好的第一次感受。”

    ……

    “别的我不说了,你我也不说了,但是我得强调大烟二烟两姐妹我当做自己妹妹去对待,我当自己多了两个妹妹。”

    “不会发生那种关系,大烟也很单纯,二烟还是个孩子,我做不成好人也不会做禽兽的,我可以不保证什么,但是我至少可以控制自己的身体和大脑。”

    50分钟,50分钟了大烟和罗绮还是不分胜负,其实唐阳羽没有全部说完,因为他身边还有成熟美人俞楠,还有无法无天张家大小姐,张洁洁,还有同样叱咤京城的苏一一,还有他拒绝再说的庞初心。

    他身边女人太多,而且每一个似乎跟他都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现在是21世纪了,我不可能做得成韦小宝,韦小宝是七个老婆吧?哈哈。”唐阳羽用大笑来遮掩自己内心的尴尬和矛盾。

    因为他内心有正义。

    庞初心看看他,“你放心,你的妻子只有一个,不是九个,不要太多幻想。”

    唐阳羽瞪眼,“你别绕我,妻子一个情人八个,一共九个是吧?然后孩子呢?还是是十个二十个还是三十个?”

    “孩子我是不介意有很多的,因为我们唐家太缺孩子了,嘿嘿。”

    唐阳羽突然又表现出自己19岁大男孩的顽皮和不谙世事。

    他没有追问自己以后会有几个孩子,因为他自己也有未来眼,他都没看过,他也没看过以后自己会有几个女人。

    生活和活着最有乐趣最刺激的是对未来的未知,如果提前什么都知道了,知道了自己什么时候结婚什么时候不顺利什么时候有情人什么时候生孩子什么时候死掉。

    那人生不是人生了,人也不是人,变成一个有保质期的产品,变成一个设定好程序的机器人了。

    的确很多时候宿命很难突破,不过他也更加享受偶尔逆天改命的挑战和无限乐趣。

    这才是鲜活的人生,鲜活的唐门生活。

    “先不要得意忘形,也先不要说孩子,先说说你打算怎么面对和解决你的九个女人吧,因为现在最起码确定事实关系的有三个了,你总得有个正儿八经的规划了。”庞初心开始谈论后宫的问题,也许说法不同,但是是后宫问题啊。

    牛逼的宿命让唐阳羽一辈子至少要有九个女人,不可能只爱一个娶一个睡一个。

    后科地不酷艘恨陌闹术故远

    他怎么办?

    后科地不酷艘恨陌闹术故远  “应该是挺需要的,那事一旦开始了会瘾,而且每个女人都是不同的感觉。”唐阳羽相对要直接多了,也不是脸皮太厚,而是这事的确是他要面对的事情。

    他不想怎么办,他不愿意去想这些事,因为未来总是充满变数。可是庞初心的提醒也完全没问题,现在已经三个事实女人了,他不想也不行了,不想也不能一三五去张波同学那睡二四六找庞媛车睡,周日清心寡欲陪自己未来老婆凌雨晴谈恋爱吧?

    爱情和睡觉随时都会发生。

    他没有愁眉不展,也没有生气,而是突然笑了,看着庞初心,仙女一样的庞初心,“你以后帮我协调这方面的事情吧,好不好?”

    庞初心笑了,气笑了,“我是你什么?后宫总管?去跟你的每个女人讲你注定要有九个女人,所以不要争风吃醋也不要嫁给别人,安心的做你背后的女人行?”

    “你未免太贪心了吧?”

    唐阳羽手托下巴,“那宿命怎么注定的,注定我一生都跟九个女人纠缠不清悲欢离合的?”

    庞初心还没说话,那边大烟和罗绮停手了,大烟还是没能杀死罗绮,或者是她手下留情了,或许是罗绮真的厉害。

    所以两人的话题到此为止。

    大烟去了远处洞里休息,洞里的远处。

    自己重新生一堆火。

    反正柴火什么都是现成的,半兽人贮存了很多很多。

    罗绮则走到火堆边一边拿毛巾擦汗一边喘气,喘息均匀接过庞初心递过来的白开水喝了几口,这时候不能大口喝。

    唐阳羽则直接把手机递了过去,因为有短信,是她的,他没看。

    后仇仇远方艘恨陌阳太闹结

    罗绮很大方,“念出来行。”

    唐阳羽还是递了过去,人家大方是人家大方他却不能小气。罗绮看了看,笑了笑,把手机又还给他,同时删除信息。

    这不是小心,是对眼前这个固执家伙的尊重。

    “罗绮,你说以后咱俩会不会也发生点什么事?”唐阳羽收回烟莓手机突然问了个十分无礼的事情。

    “嗯……也许会吧。”罗绮落落大方没有害羞也没恼羞成怒,而是用了相对肯定的回答,因为她也可以说也许不会吧。

    可她说的是也许会吧。

    孙科地科独结学战孤孤指主

    虽然表达的意思基本相同,但是心态和态度是有很大不同的。

    庞初心没想到这家伙会来这一手,内心猛的一紧,她提前告诉这家伙有九个女人可不是让他从19岁开始随便跟漂亮女人乱来的。

    敌仇不不方孙察陌阳恨敌远

    “但是你跟大烟发生点什么的可能性更大吧,因为大烟在别人跟前是冷血杀手,在你跟前听话乖巧的像个受气的小媳妇……”罗绮突然又补充了一句,反击回来,唐阳羽还没等洋洋得意被再次刺激到了。

    庞初心跟着笑,轻笑,“我觉得罗绮说的很有道理,大烟天不怕地不怕怕你。”

    唐阳羽连解释都没法解释,因为这俩女人居然一秒钟成了攻守同盟,来一起对付他。

    他突然有点后脊梁骨发麻,不要说九个,说现在 的三个如果联手一起对付他,算他可以得到天下,那又怎样?

    还不是会死的很惨很惨。

    所以他忍不住笑了,嘲笑自己,他这么大男子主义的人怎么可能被女人吓到。

    不行,必须得从一开始教育好。

    否则必成大患。

    看到他一阵无语无奈又笑又闹的样子两个女人笑成一团,唐阳羽还是第一次看见庞初心笑的这么四肆无忌惮这么开心。

    原来庞初心跟庞媛车都一样,都喜欢看他尴尬的模样。

    哼,等着吧,如果注定是九个,那庞初心你别想跑,我一定找机会先把你收服,然后有你这个大姐在她们面管着压着,我舒服多了,剩下的只有享受了。

    嘿嘿。

    敌科科远酷艘球战冷我接考

    他的世界观没变,人生观也没变,他只是被逼出来的。

    唐阳羽起身大笑,笑的十分开心,十分爽朗。

    哈哈哈哈哈。

    罗绮一阵无语,“他疯了么?术算把脑袋算傻了?”

    庞初心平复下下来,实际刚才内心也是一阵波澜,有些事她不能说。

    “他一直都这样,还是个没长大的小孩子。”

    罗绮顿了顿,“回去告诉庞先生,关的事三日之内会基本平复。”

    结地地远方孙球所冷察早陌

    既然庞初心来了那么罗绮得给人家一个交代,毕竟这么多年是庞家人替神狼族在守护白龙岭,功劳苦劳都有。

    只是现在还不是她跟庞振国坐下来摊牌和她表达感谢的时候。

    庞初心点点头,“乱是祸端也是机会,在关你会确保我和媛媛的安全,在白龙岭你的安全我来保证。”

    艘仇不科鬼孙恨陌孤毫通

    含义颇多。

    然后她起身走了,也算是收货颇丰。

    孙地地地独后察陌月冷酷早

    唐阳羽站在洞口看着庞初心远去的背影若有所思,罗绮也走过来,跟他肩并肩站着。

    “我如果是个男生,一定想尽一切办法得到她……”她真是个百变的女孩,落落大方的同时还会偶尔古灵精怪,偶尔又侠骨柔肠。

    “别难过,你是女生也能想办法得到她的,想要勇敢去追求,放手去干。”唐阳羽神色肃穆,可是说出的话却没有一个字是肃穆的,都是绝对不正经的。

    他已经从九个女人的极度兴奋和极度恐怖之走出来了。

    “喔,是么,那你告诉我怎么得到她?她并不喜欢女孩。”罗绮似乎当真,似乎真的开始喜欢庞初心,或者只是羡慕她身那种远离浮华的仙女气质。

    因为不管她怎么年轻怎么美丽,但是庞初心身那种仙女气质是她怎么都学不来的,只能仰视,仰慕。

    结不科地独后术所阳羽诺星

    “把你送去泰国不行了,或者北边也行,那里什么手术都能做。”唐阳羽再次哈哈大笑,笑的更加开心。

    罗绮突然成了他释放压力的开心果。

    “骗人,男的变女的做的多,女的变男的很少很少。”罗绮鄙视。

    “哈哈,原来你早研究过啊,没关系,只要有勇气坚持去做一定可以的,你要是真做这个手术我给你出手术费,然后做完以后立刻跟你烧黄纸做兄弟!”唐阳羽戏谑的同时又意气风发。

    罗绮感慨,也许庞初心说得对他是个没长大的孩子。

    19岁而已。

    一般女生都男生早发育早成熟,很多男人结婚生子了几十岁了也还是像个孩子,这不稀。

    于是她也豪迈起来,面对着山洞外面的冰天雪地,“好啊,不妨现在做兄弟吧,我反正从小男孩子性格,较独立。”

    唐阳羽马热情的拉住人家的小手,“嗯,那我们今晚开始睡在一起,两兄弟之间亲密点无所谓的,否则这山洞里一到夜里冷的很,两个人还可以坦诚相见抱团取暖。”

    罗绮终于说了脏字:滚。

    ……

    京城国宫的一处未开放的小四合院,这里是圣王的临时住所之一,国宫内一处,国宫外一处。圣王现在的日常由凌东方亲自打理。

    这相对要方便一些。

    王先生年纪大而且真要是给张波当管家什么的,张波也不会允许。

    孙科科科独孙恨战孤羽羽艘

    凌东方暂时是最合适的人选。

    此刻凌东方在,还有一人是羲和大祭司,至少羲和大祭司表面对张波这个新圣王一直都恭敬有加。只是张波心里清楚他们的关系远没到绝对信任的程度。

    虽然他们现在是一条船的蚂蚱。

    但是正如庞初心所说如今的张波距离真正圣王的距离还很远很远。

    是货真价实的菜鸟。

    张波同学位,羲和大祭司为左,左,凌东方这个国宫院长和方桌长老只能右下。

    虽然张波同学很不喜欢这种复杂的等级规矩,但是规矩是规矩,她初来乍到的叛龙圣王还是先稳固根基要紧,至于更改规矩推行新政的事还是等到她真正大权在握再说。

    好在她前面有个榜样,唐阳羽,唐阳羽结束千年龙修之后会继续会京大学,她也是,龙修完结之后她要回北敦继续完成学业。

    她不会选择跟他一起回归京大,那样没了个性,她是她,唐阳羽是唐阳羽。她被放逐北敦唐阳羽傻乎乎的追过去,在雨那坚定又迷茫的表情,她永远也忘不了。

    他回京大,她回北敦,然后他们还可以再次在北敦的雨相遇。

    何况她不会跟他结婚。

    这是最好的选择,因此她现在心态很好。

    羲和大祭司当先开口,“虽然龙族最近内部颇多变故,可是白龙岭内的事情我们也不能坐视不管,毕竟地龙族第一圣器的龙之权杖在那里。”

    方法很重要。

    孙不科不方孙察所冷方我通

    方法的重要是今天不是张波同学受了唐阳羽的要求主动召唤大祭司来的,而是大祭司让凌东方带路主动找门来的。

    因为白龙岭水下升白龙已经出现过一次了,而这种事情龙族竟然无人在场。

    他已经忍耐了有一周时间。

    现在忍不住了,要找新圣王讨个说法。因为很明显新圣王拒绝龙族出席是为了给唐阳羽行方便,这不行。

    圣王是龙族公器,怎么可能废公而专私?

    张波同学表情安静,脸甚至带着一丝笑容,平常的笑容,她这段时间已经越来越会收敛自己身的圣王光晕。

    艘不地远酷后恨陌孤远帆后

    “大祭司的意思是我们直接参与,取得主动权,这里毕竟是京城,所以我不担心庞家和神狼族不服,捣乱。问题只有一个,龙族内部谁能修复狼堡龟壳图?”

    大祭司瞬间语塞,因为这才是问题的关键和症结。

    “先不说唐阳羽本来是龙尊人选,单说只有他有机会修复古图,像修复龙象仪一样,他修好了龙象仪被大祭司拿走,结果怎么样呢?连大祭司也无法发动龙象仪,最后还得交到他手里。大祭司说龙族要直接去白龙岭取得主动权,是公开跟庞家和神狼族撕破脸皮,然后还得拿刀架在唐阳羽脖子逼着他修复古图是么?”

    “还有,龙族,地龙族之有人有把握和能力降服水下升白龙么?”

    张波同学声音不大,语速也不快,却字字铿锵有力。

    大祭司彻底灭火。

    “一切听从圣王裁决。”只剩下这一句臣服了。

    那么此情此景需要一个和稀泥的间人出现,右下的凌东方是做这个的,他对着新圣王和大祭司微微点头算是行礼.

    “圣王和大祭司本身都没错,白龙岭藏着地龙族第一圣器这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是我们没办法拿到,否则不会有现在这些事了。这事也不完全算是坏事,因为龙之权杖威力太大,既是圣器又是圣兵,乐观一点说得亏龙之权杖一直都深埋在地下狼堡之,否则地龙族的人心乱象真要是被一个心怀不轨之徒拿到,那龙族必然陷入一场巨大的腥风血雨之。”

    “所以地龙族没有龙之权杖反而一直平安。不说别人说那个拌面青面这些年不敢回龙族报复屠杀不是鸡蛋龙之权杖的存在么?不是一直想找机会得到龙之权杖然后一举灭掉地龙族么?”

    “所以祸兮福之所倚,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但是现在龙族乱世到来龙之权杖不能再深埋地下默默无闻了,必须要找到并且拿在我们地龙族手。”

    “我所忧虑的是地下龙城恐怕我们动手早,他们若是想要强行得到龙之权杖我们……现在无法阻拦。”

    这又是方法的重要性,这话由张波同学这个新圣王说出来未免有些过于焦急和不稳重,但是通过凌东方之口这么一讲事情变得理所应当。

    而且凌东方的说辞十分得体,叫我们无法阻拦。

    没有在大祭司跟前提到内乱,内战,也没有说我们地龙族动起手来根本打不过地下龙城那些违背龙经之人。

    反正这么说目的达到了效果还好,羲和大祭司也能彻底全面明白其的意思。

    敌地仇仇情孙术战孤月由艘

    羲和大祭司的脸色不好看,别说地下龙城,现在地龙族至少还有三分之二顽固势力没有正式承认新圣王在龙族的合法地位呢。

    那地下龙城到现在对于新圣王的出现不发一言,一直保持沉默。

    敌科仇仇方孙术所孤仇独后

    敌科仇仇方孙术所孤仇独后  于是庞初心又趁着那边那两人还没打完开始引导,或者说诱导他,“唐阳羽,你敢说你没有做过皇帝后宫三千的美梦?没想过左拥右抱大被同眠?”

    这绝不是个好消息。

    哪怕地下龙城拒绝承认都现在沉默要好,沉默代表地下龙城也要变天了,龙族地下的核心力量马要突破龙经的舒服来到地了。

    后科不不独敌球由月球地陌

    羲和大祭司之所以焦急的不行主动找门,最担心的其实也是地下龙城拿到龙之权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