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神级修复高手 第1035章 来一个灭一个(精彩爆发求鲜花)

时间:2018-04-03作者:小神

    醉猫根本是来送人头的。

    他对修复古图没什么兴趣,但是对于修复古图之的华府传统术算却十分感兴趣,因为术算之不但有常规的数学计算更融入了易经八卦礼乐等传统化精髓,是一门综合性的传统计算或者测算方式。

    是唐阳羽不让他核对他也会屁颠屁颠的自己去核对的,现在只是耍了个小聪明,弄得好像是唐阳羽求他一样,极其需要他一样。

    醉猫立刻放下爱之如命的烧刀子,擦擦手,跑去核算了。

    这边只剩下唐阳羽凌东方庞初心三人。

    醉猫算解脱了,因为留下的三人很尴尬。唐阳羽唯独还好,他死猪不怕开水烫,而且他在凌东方跟前没那么拘束,更没规矩。

    倘若来的是外婆,那情况对他则完全不同。

    庞初心表面淡然实际也难受,这种监视的活真不适合她这种仙气十足的仙女。这种活甚至都不适合庞媛媛,大烟也不适合。

    真正适合的是二烟。

    一个小孩子,看着没什么心机,实际你说什么她都懂,但又让人没有任何防备,一个小孩子而已,才九岁,一阵风都能吹跑,瘦的纸片一样,那么营养不良的家伙还会监视人?

    笑话。

    而且到了关键时刻可以直接毫无顾忌的把她干掉,小事一桩。

    但是笑到最后的人一定是二烟,她最擅长的也根本不是监视偷听,最擅长的是杀人,让她忍那么久等得到所有情报以后杀人呢。

    怎么杀?

    她站起身,微笑的像不戴人皮面具的大烟一样好看,一样迷人,盯着对方的眼睛。

    然后她直接走掉,当她走出屋子的那一刹那,那些人,那些轻视想要杀死她的人会突然觉得心脏很不舒服,一个接一个倒地。

    她认为这是这个世界最炫酷最有效最直接又最没有痕迹杀人的方法,是福尔摩斯来了也没办法更没证据把她判定为杀人犯。

    可惜二烟不在,唐阳羽不允许她来白龙岭,要她远离这件事。

    二烟很固执,很不听话,但是对于自己唯一老板的命令却从来都会不打折扣的执行。

    这点其实大烟也正在受她的影响,因为大烟和二烟对待老板的态度是两个极端,表面看肯定大烟要更强大,实际则是二烟的影响力更深,尤其是对大烟。

    所以现在的大烟才会以工作的名义开始对老板也言听计从,在某个特定时刻。

    艘地远科独孙术陌孤阳早察

    二烟即便在也没用,二烟不是庞家人也不是庞初心的人。

    还是只有庞初心过来。

    沉默,三人沉默,身边只有木柴噼里啪啦的响声。

    唐阳羽很喜欢这响声,喜欢的不得了,还喜欢木柴燃烧发出的那股香味。大部分树种都有自然的纹路和香味。

    从他的角度和出身讲他应该十分痛恨那么优美纹路的木材在他眼前被烧成灰烬。

    因为家具修复也是唐修重要的一环。

    可他却很喜欢。

    木材在历史燃烧取暖做饭烧水抵御凶兽的功能要远在制作成精美的家具之前,过去可以现在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在欧洲大部分家庭都有壁炉,现在仍有相当例的壁炉在冬天会用木柴取暖,白桦松木什么的都有。

    一家人围坐在火堆或者壁炉跟前的感觉才是家,亲情都会跟着一起增进。

    唐阳羽从未享受过这种火堆旁的亲情和天伦之乐,所以他才会在火堆旁跟罗绮迅速建立了相互信任又亲密的关系。

    虽然他们并没有直接约定成为盟友,可他们已经是坚不可摧的盟友了,至少暂时一段时间内都是。

    艘仇远科独敌术由月学太我

    没有能知道所有的未来,所以指望未来是必然的定数一成不变是十分愚蠢的行为。

    唐阳羽坐在火堆旁放空自己,努力的放空自己,一会他得继续开始术算了,一算基本又是一个白天加一个夜晚。

    这时候的他是个工作狂。

    凌东方最近这些年从未以龙族使者的身份处置过任何事情,从未。他年纪足够经验足够,可面对类似白龙岭水下升白龙这种畏难的经验却是零。

    他国宫院长的身份让他在绝大多数领域都大大超越眼前的两个年轻人。

    这事不行。

    他不是不知道怎么开口,但是怎么开头确实是个难点。

    他本来指望唐阳羽那小子能主动点坦诚点的先说出来,这样省去了他这边的询问和尴尬。可这小子正在神游天外,心思都不知道跑到太平洋还是北冰洋了。

    敌不科不方艘球由阳考封科

    根本没工夫给他撑场子。

    男人也许是如此。

    凌东方内心苦涩,因为他是这样不会直接表达感情的男人,他平常对后辈对家人一直都是严肃。现在这小子用严肃回报了他。

    尽管他们之间的关系最近已经恢复的不错。

    他们是真正的家人。

    凌东方有那么一刻甚至想带着雨晴过来会好许多,这小子不会这么嚣张跋扈没有礼貌了。

    但跟唐阳羽不会让二烟踏足白龙岭一步,凌东方对凌雨晴的要求也是如此。

    凌雨晴并不是整天只顾着集团公司生意对唐阳羽置之不理,她真的打过一个电话,给外婆,打算过来看看。

    只是她打电话的时候知道这种可能性是零。

    但外婆的回答让她多少放心了些,“你爷爷会去见他。”

    孙仇科不独艘察接闹考太故

    她没有给凌东方打电话,一切在无言更好,这是他们祖孙20年的相处方式。

    足够。

    大家族的规矩是传家之本,可同时也扼杀了很多亲情和天伦之乐。

    两难的矛盾,只能取一。

    沉默,连闲聊都没有,因为凌东方跟庞初心真的没什么闲聊的,不是一类人,差距过大,代沟过大。

    凌东方是个严肃的老学究,庞初心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

    这俩人怎么交流?

    沉默了至少有半个小时,最后还是唐阳羽伸伸懒腰最先说话。

    “你们都没话说是吧?那散会吧,都该干嘛干嘛去。”

    “我还有活干。”

    庞初心笑了,她忍的也挺辛苦,毕竟凌东方是她尊重的长辈。她又没办法先开口,只能指望着唐阳羽神游天外以后撑场子。

    她也需要她撑场子。

    “那你去忙。”她轻巧的天籁之音的回了句,居然有点俏皮。

    凌东方心里一惊,因为他从未想到庞初心还有这样的一面,她应该只是不食人间烟火,轻易不会多说一句话。

    同时他也再次见识到了唐阳羽这小子的强大,恐怕只有他才能让仙子一样的庞初心这么笑了。

    发自内心,放下所有防备,还是在他这个长辈面前。

    那一刻他知道其实他要问的都很简单,庞初心基本已经是唐阳羽的人。

    这个人的意思不是身体归属,而是立场和规则原则。

    而且她真的很智慧,没有挽留,淡淡的你去忙。

    唐阳羽不可能真的扔下他们两个干对眼去忙的。

    他的确忙,现在这个时间段却是属于他们两人的。

    “你还真不给我面子,算了,说说吧,龙族那边是什么态度?”他终于肯稍微正经点的展开话题。

    当然这话是跟凌东方说的。

    他不是回答问题而是反问。

    凌东方顿了顿,“能够决策地龙族的现在是圣王和大祭司。”

    看起来他话没说完,实际他已经说完了,那意思你跟圣王穿一条裤子地龙族的情况你还不知道怎么回事?

    我说了也没用,在这两人跟前我只是右下位的方桌长老。

    那么你应该跟实际掌权和综合最强的羲和大祭司建立联系了,看你怎么办了。

    唐阳羽抬手摸摸鼻子,“大祭司怕是正在焦头烂额,光是地下龙城连下的龙城召回令够他喝一壶的了。”

    “这样也好,他不到真正的绝境是不会来找我的。”

    “但是,眼前的时间无论对于地龙族还是地下龙城最重要的都是龙尊的选举产生和寻龙之旅开启。在地龙族出现圣王的时候,大祭司回不来地下龙城,必须先将这三件大事处理妥当才行。”

    “地下龙城很多人早跃跃欲试,早不甘心世世代代只能生在地下长在地下死在地下,他们想要透透气,想要把深埋在地下的权力带到地来,想要当统治者。可地下龙城也不是铁板一块,还是有部分人是坚决坚守《龙经》的,他们现在也正在博弈。”

    “还要我说的更明白么?让那该死的羲和先自己吃尽苦头,然后让他放下大祭司那点虚无的骄傲来找我。因为我是修图和掌握狼堡地图的那人。”

    “因为只有我才能进入地下狼堡,跟龙象仪一样,我亲手修复的只有我能开启,狼堡古图我修复的只有我能看懂。”

    “不信你们龙族可以尝试第二次抢走未来即将修复好的古图试试。”

    唐阳羽一口气把事情剖析的十分透彻。

    凌东方一时无语。

    这时候旁边撅着屁股兴奋的进行术算核算的醉猫突然插言,“凌院长,这小子的意思是说古图修复好的那一刹那已经印刻在他脑子里,通路陷阱诅咒什么的。古图修复好了他可以给任何人看,也可以被地下龙城地龙族或者庞家人神狼族抢走,他没关系,因为抢走了也是白费,根本看不懂,根本进不去地下狼堡。”

    “虽然我对这小子也很不爽,但是我丝毫不怀疑他这话的真实性。”

    醉猫一心多用,在那么复杂繁复的高难度术算之还能分心偷听这边的谈话,也是个葩。不过没人会因此吃惊,他本是这样的人。

    如果不是自暴自弃自我放逐他本是地龙族半面青面还要有天赋的第一龙族天赋者。

    但是即便他自暴自弃没脸没皮成这个程度,依然没有人敢小瞧他,在最关键和危机的时刻。

    每每那样的时候他总会出现,好像早设置好了程序的机器人。

    庞初心淡定如水,这件事她还没有跟父亲沟通,只是这事她早清楚,早看透了。唐阳羽才是真正乱世的钥匙,乱世的宝贝。

    如果他想成为枭雄的话,那么他会成为了不起的一代枭雄。

    因为他本身的宿命是九头猫的唐门武修。

    只是到现在为止这家伙似乎连成为唐修的意愿都没那么强烈,更别说找回真正的自我灵魂成为威震八方的武修了。

    敌科仇不酷孙学所冷孙秘帆

    而且这小子发展的趋势和形态也很诡异。

    敌科仇不酷孙学所冷孙秘帆  他不是不知道怎么开口,但是怎么开头确实是个难点。

    他到现在为止,不是小时候,是到现在19岁为止都没练过一天武功没修过一天灵力。最近才开始被动的修习道法自然。

    道法自然也许是这世最为高深的一种修炼。

    大可以大过天,可是小也会小到毫不起眼一事无成。

    当世武力灵力大成者,宗师,不少。

    道法自然成功者都没有更别说巅峰者。

    可是他一手推出促成了龙族圣王的诞生却再一次已经被证明了很多次的那个小众道理,没什么不可能。

    想法和梦想总会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他从来也不是按照常理出牌的家伙,他的宿命都被篡改的乱七八糟。

    但他没有沦为废物和笑柄,他正在坚实的前行。

    “我也不怀疑只有你一个人能读懂古图,进入地下狼堡,甚至取得龙之权杖。但是,地下龙城那些人甚至地的某些势力没那么简单,他们会在你拿到龙之权杖走出地下狼堡之后再动手。179天,你需要跟龙之权杖一起战斗179天,你的意志甚至你的鲜血要流进权杖的青色龙头,它才会是你的。”

    “这还不算,你非我龙族,龙之权杖在179天之后是否会成为你的圣器没人知道。这件事也不能用圣王当例子,因为圣王本是龙族,不管是叛龙还是暗龙皆是龙族,只是最近这些年地龙族的一些人格局太狭隘了,才会无知的把这两种人从龙族人为的划分出去。”

    “千年定海佛挂珠是你外婆遗留给你的信物,所以才会认你,但是最终还是回到了龙族龙女圣王手,这是轮回。这是宿命。龙族圣物圣器必属龙族。”

    “我这么说是因为如今地龙族甚至没有能力保护好你千辛万苦得来的龙之权杖。所以取还是不取,现在也是个重大问题。”

    凌东方一席话深入浅出很有格调,很能彰显他的学识心胸和格局。

    老而弥坚,他这段话更能提前他平常不会显露出来的忠心和勇敢。

    但是如今的情形光有忠心和勇敢还远远不够,还要有足够的实力不死,足够的势力对抗更强的势力族才行。

    庞初心吃惊于凌东方的坦诚,当着她的面的坦诚,他直接说到了地下龙城,至少他本不该在她跟前提及地下龙城。

    因为唐阳羽的烟莓手机24小时无间隙联通,他完全可以单独跟他沟通。

    现在他直接当众说了出来。

    “这才是乱世,所以乱象丛生。”她插了一句看似没有实质内容的话。

    凌东方一愣,微微皱眉,然后自嘲的笑笑,“初心姑娘说的对,最终还是我的格局小了。我局限在龙族之内,而初心姑娘看到的是整个乱世。那么我愿听听初心姑娘的高见。”

    结远不地情后学陌月所术通

    庞初心却摇头,“解决的法子你还是问唐阳羽,他有。”

    唐阳羽看看庞初心,眼神干净而明亮,“庞初心,说话别说一半,别把我带沟里,现在是问你有什么高见,不是我。”

    结不科不情敌球接月所鬼

    庞初心也看着他,“我即便有法子也没有你的法子高明。”

    唐阳羽不服,“为什么?”

    庞初心回,“走正道,以胜。”

    唐阳羽撇嘴,“切,你的意思是你太正直出不了馊主意,我不是好人所以卑鄙的法子多的很,是吧?”

    庞初心也很狡猾,“我没说,是你自己说的。”

    此情此景看在凌东方眼里他不禁又多了一丝担忧,替孙女担心,眼前的两个年轻人一来一往默契知足心有灵犀,看着是斗嘴,实际则更像是在秀恩爱。

    而且连他看着都很般配。

    他不动声色,这是私事,家事。

    现在龙事国事为重。

    “办法谁都知道,既然只有我看得懂古图进得去狼堡,那我修复好古图之后故意放出去让他们绞尽脑汁的去研究,我自己则一去不复返。”

    凌东方一愣,“说的具体点。”

    唐阳羽咧嘴一笑,“还要更具体么?是我大摇大摆的当着所有眼睛的面进入狼堡,然后不出来不行了。”

    凌东方也笑了,苦笑,“你不拿着龙之权杖出来不能直接成为龙尊,寻龙之旅不能再拖延了,否则关必然大乱,关乾陵地下龙脉是天下龙脉之首,倘若那条龙脉直接断裂那么你再去修复其它龙脉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你要进去必须出来。”

    “等等,难道你的意思是现在所有人都认为你必然会修复古图进入地下狼堡取得龙之权杖成为龙尊,你却从没想过要这么做,刚才的法子只是在敷衍我。”

    “你要通过其它的法子成为龙尊,例如……例如圣王钦点。这样地下狼堡的宝藏和龙之权杖成了你的护身符,没有人再会杀死你,最多会抓住你囚禁你审问你逼迫你。同样因为你并没有得到龙之权杖这个地龙族第一圣器,圣兵也没人会把你太当回事,因为你即便成了龙尊也没有真正的屠龙之力,注定会重新回到白龙令取出龙之权杖。”

    “实际你可以修造出回龙刃,灰龙刃足以屠龙。”

    “好一个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怪不得初心姑娘说你的法子才最高明。”

    凌东方几乎是第一次正面称赞唐阳羽。

    可是一边的庞初心听了并没有任何兴奋,相反还轻轻叹息一声,“凌院长,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法子的确是个好法子,但是恐怕这个19岁的小男生不是这么想的……”

    凌东方不解,这已经是他能想到的最好的法子,简直绝妙经纶。

    “不是这么想的?那他怎么想的?”

    庞初心顿了顿,“他真正的想法是进去那道龙之权杖马出来,并且昭告天下,然后大家都来枪权杖他见一个灭一个,来两个灭一双,他要正面突击用武力征服一切来犯之敌……不对,他根本没有武力,也许是用他的拳头吧,他觉得自己的拳头很能打。”

    凌东方笑了,不信,“想不到初心姑娘还挺幽默,我相信唐阳羽还分得清轻重缓急的。”

    庞初心不回应不反驳。

    看向唐阳羽,唐阳羽撇撇嘴,猛的站起身,“对啊,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即便明知不敌也要勇敢亮剑,狭路相逢勇者胜。让我老当缩头乌龟整天到处东躲西藏惶恐不可终日,我不干,从小我喜欢打架,既然他们不怀好意而来,打回去是了,硬怼!”

    后不不不独孙恨接孤指阳显

    凌东方听的心都发颤。

    因为他突然意识到这可能是这混蛋小子的真实想法。

    于是再也不能淡定,再也不能无动于衷,再也无法斯,也猛地站起身,“唐阳羽,你非要自作聪明的自寻死路么?”

    唐阳羽笑了,一点都不害怕,“是敌人自寻死路,不是我。”

    孙仇仇不情结球由闹陌仇考

    凌东方都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

    唐阳羽眨眨眼,“我也在说正事啊。”

    凌东方知道谈话再也无法继续下去,直接走到了洞口,距离庞家给他规定的四小时会面时间还剩下1个小时。可是他都不想要了,说再多都是废话。

    生死存亡之际这小子全当儿戏。

    可是当洞口的冷风吹到他脸颊的时候,他一下子又清醒起来,这只是那小子的计策,他要他无功而返,要把羲和大祭司逼入绝境主动来找他,甚至来求他。

    这不是他的固执,而是他的聪明。

    不是小聪明,大聪明。

    他气氛的走到洞口透气,那边唐阳羽已经重新开始术算,罗绮和大烟又打完一天,大烟还是没能杀死人家,所以她继续给唐老板当助手。

    只是在工作之前拿唐阳羽的烟莓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艘仇不科独孙球由阳诺克阳

    ……

    庞初心一袭白衣来到洞口,白色的长款棉服穿在她身更加彰显出她的高高在和不食人间烟火。

    “水下升白龙随时都可能发动第二次攻击,这次会有更大的破坏力,因为它等这个机会等了足足一千年。只有龙之权杖才能将其永久封印在地堡之下,至于灰龙刃,唐阳羽说修复那个难度极大,修复蓝堡古图难度还大,所以取得龙之权杖是他唯一相对稳妥以及有效的办法。”

    她不得不代替那家伙收尾,本来她是微妙的监视者,结果却要给唐阳羽擦屁股,可见她对他也真的是十足的信任。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真的不行么?唉,那样至少他可以保命,寻龙之旅也可以正常些进行。水下升白龙,是啊,偏偏是条等待了千年的升龙,是地龙云龙什么的都好,偏偏是最难对付破坏力最大的三条恶龙之一。”

    “国宫之内还有一条那小子从烟龙崖带回来的烟龙呢,水下升白龙复活那条烟龙必然也会复活作乱,再有一条,三恶龙聚齐,京城先沦陷了。”

    “其实传说地下龙城还有一把斩龙剑,但是地下龙城是不会拿出来的,而且那把斩龙剑很可能早已流失,因为地下龙城500年前发生过一次大地震,很多东西都不见或者毁掉了。”

    孙不地远情孙球接月帆诺独

    “斩龙剑必须地下龙城的斩龙祭祀使用发动,据我所知如今的地下龙城已经没有斩龙祭祀了……”

    为难,短暂的兴奋之后再次陷入到为难,艰难的境地。

    此时的凌东方和庞初心好像是一对忘年交好友,交流已经没什么问题。

    “节点还是取得龙之权杖之后如何保住,还是这个。都怪我们这一代地龙族无能,年轻一代最有天赋的两个一个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叛龙半面青面,一个成了彻头彻尾自我放逐的酒鬼。”

    凌东方说着一股难言的悲伤从心生出。

    庞初心顿了顿,“其实公平,龙族还有李易风,龙族之外唐门还有唐阳羽,所以这还是一个双雄并起的乱世年代。也许还有别的枭雄人物没有登场,我敢说这个大时代的年轻人并不像凌院长想象的那么弱。”

    凌东方一愣,“初心姑娘好像意有所指,你说是关的罗绮么?我刚刚得到一个情报,说她年纪还轻,30岁以内。”

    庞初心淡淡一笑,“是不是枭雄要未来才能验证,但是乱世本来出枭雄,不但出枭雄还出英雄。唐阳羽的宿命本是唐门武修,但好像宗放大师给他强行篡改宿命的时候封印了他体内的武修通道,可谁敢说他的武修通道会一直封闭呢?”

    “即便一辈子没办法重启武修通道他还有道法自然,平常不显山不露水,一旦大成却又可以于无形毁天灭地。”

    “这些都不是我的个人想象,这些都是他宿命的一部分而已。”

    凌东方走了,放心的走了,因为唐阳羽身边有一个庞初心在,足矣。他之前太狭隘了,脑子狭隘,甚至心胸都狭隘。

    一直以来他以龙族的角度把替神狼族看管白龙岭的庞家当成自然而然的敌人,可是这一次他终于看清楚庞家的本质。

    庞家也是守护正义的家族。

    这个家族有庞初心,那么正义会延续。

    他守护的又是什么?

    其实也是正义,只是守护的方式和道路不同而已。

    事情原本简单,他一直都没看清楚而已。

    长久的相对和平蒙蔽了他们的眼睛。

    而唐阳羽那小子早开始跟庞初心来往,或许他的眼睛更干净,早看到了庞家人的本质,庞初心的本质。

    他终于知道了唐阳羽的可怕和可敬。

    艘科地地方结球所冷球闹太

    所以他回去了,醉猫留下了,自愿的,他要做术算核算,用他自己的话说这是他一生难得的正经一次的机会。他要珍惜,打死都不走,打不死更不走。

    他是这么没皮没脸。

    唐阳羽肯定没意见。

    可是这事原则要经过庞初心的同意,因为这里是庞家的管辖之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