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神级修复高手 第1036章 步步紧逼(精彩爆发求鲜花)

时间:2018-04-03作者:小神

    所以唐阳羽十分公事公办的把醉猫推给了庞初心。

    艘仇不地方孙学陌月后技孤

    庞初心对醉猫这样的堕落天才没什么兴趣,也不能说冷着脸,反正没什么表情,坐在那。等着醉猫给她一个足可以说服她让他留下来的理由。

    通常这种时候醉猫的理由都不能让他顺利留下来,而是会被遣返,哪里来的送回到哪里去,专门有人负责押送回去。

    待遇很高。

    醉猫可不傻,他不去,他死缠着唐阳羽。

    孙科仇地鬼敌球陌阳战帆秘

    孙科仇地鬼敌球陌阳战帆秘  谁都会犯错,但是至少目前为止唐阳羽还没有犯错。

    孙地地仇独艘察所冷我独恨

    “小子,我可是帮你忙,你这么你的亲老师给卖了?”

    “小子,你能不能偶尔有一点良心未死?”

    “好,既然你不仁别怪我不义,我走了,真的走了,到时候术算出了错误可没人管你!一点失误你会满盘皆输!”

    “我真走了,你看我,你不后悔?”

    唐阳羽懒洋洋的坐在火堆边喝罗绮冲的咖啡,根本不搭理他,随便他撒泼耍宝,反正一点用都不会有。

    他刚刚又连续计算了2个小时,越往后计算难度越大,他需要休息的间隙越短。

    但是看不到他有丝毫的焦急,稳扎稳打步步为营。

    “小子,我知道你肯定冷血无情,好样的,够狠,算老师求你了行不,让我留下吧。庞初心那关我过不了,她那种人太喜欢干净,有心灵洁癖,帮帮忙。”

    “嘿嘿,小子,这么快泡了新妞了?这个真漂亮,一打眼知道是精品的精品,怎么样,几垒了?”

    “别装,别装,反正肯定没三垒呢,嘿嘿。”

    “来来,抽烟,抽烟,老师特意孝敬你的冬虫夏草。”边说边拿出三盒冬虫夏草强行塞进唐阳羽手里。

    看的在不远处的庞初心一阵阵无力,看得在身后的罗绮一阵阵鄙视。

    眼前这个家伙真的是京大教授?

    好吧,京大还真是什么人才都出……不过罗绮也不敢小瞧他,因为他的术算基本功十分扎实,一看是个真正的高手。

    而且通晓周易五经八卦礼乐等等。

    是个才。

    是太没正型了,还是个酒鬼,隔着老远都闻得到他身那股子呛人的酒精味。

    这人不简单,而且他是唐阳羽一个人专业的唯一导师。

    敌仇远科情结学接阳我我月

    这对师徒这是有趣,妙趣横生。

    他俩凑在一起绝对是……臭味相投……

    烟雾缭绕之唐阳羽高傲的翘起二郎腿,“你已经核算了几个小时了,找到错误了么?”

    醉猫撇撇嘴,“暂时没有但是别急,我敢保证马能找到你的破绽,你这点薄弱的基本功糊弄一下那小妞一样的外行还凑活,想要过老师我的法眼?门都没有!”

    铿锵有力,义正言辞。

    论据却苍白无力,因为科学是科学准确是准确,没有错误是没有。

    谁都会犯错,但是至少目前为止唐阳羽还没有犯错。

    所以他嘴大,他说什么都可以。

    “楚老师,你回去吧,你留下来也没什么用。”唐阳羽直接驱逐。

    他们把一段师生互坑的大戏演的跌宕起伏情真意浓,可根本不能让庞初心感动,人家稳坐钓鱼台,看猴戏。

    敌远远地情艘学战孤太接结

    “唐阳羽,你不能这样,现在你吃肉老师跟着喝点汤水都不行么?做人不要太无耻,我以前是这么教你的么?”醉猫有些急了,反正看起来急了。

    “楚老师以前告诉我脸根本不用要,只要能搞钱要脸干什么?”唐阳羽不急不缓的揭他老底。

    “喂,你小子不要忘恩负义,我带你出去给人干私活赚的钱不都给你老妈治病了么?”醉猫当然不服。

    唐阳羽不再跟他争辩,而是看向庞初心,起身走过去,“这人人品极差,但是对我有恩。”

    这话声音很小很小,是趴在庞初心耳边低语,几乎接近哑语。

    庞初心起身走了,什么都没说。

    这代表她妥协了,答应了。

    醉猫兴奋的在空挥拳,然后跑过来抱着唐阳羽是一顿猛亲,恶心的唐阳羽不得不再次拿出杀手锏。

    “大烟……大烟……出来杀人!”

    幸好大烟不在,大烟出去测量画图巡逻去了。

    罗绮看得想笑,醉猫态度立刻大变,搂着唐阳羽的脖子往回走,“喂,小子,用什么法子搞定那个不吃米饭只吃露水的大美人的?”

    “哈哈,是不是用身体交换?”

    “啧啧啧,看来只吃露水的女人也没什么眼光,花钱买男人也得选我这么博学斯谦谦君子的……”

    突然他放开唐阳羽又冲着罗绮来了,“小美妞,你的主子都走了你怎么还不走?大地巫师的护法不应该是大地巫师的影子么?巫师走到哪你要跟到哪……除非你根本不是护法……而且你浑身下透漏着一股子关味。”

    “哈哈,我猜对了,是不是?”

    罗绮不卑不亢,“对,我是关人。”

    她居然承认了。

    但这是她的聪明之处。

    “你是关人,你是神狼族的!”醉猫简直火眼金睛。

    “对,我是神狼族的。”罗绮还承认。

    “不要耍花招,你其实是罗绮!”醉猫直接解开谜底,满眼的高傲和自负。

    “是,我是罗绮。”罗绮继续承认。

    总之醉猫说她是什么她是什么,这让醉猫一点都享受不到那高高在高人一等的成感。

    “你在跟我玩心理游戏么?你以为这样我会怀疑自己看错了?不存在的,本教授的心金坚!”醉猫发出严正警告。

    “嗯,我在玩心理游戏。”罗绮明显不对。

    “你……你想激怒我?还是想蒙混过关?”醉猫眉头紧皱,看样子恨不得扑过来吃人了。

    “是,要激怒你,要蒙混过关。”

    “你说的都对。”

    罗绮继续自己的应对之策。

    “反正你是罗绮,不要否认了!”醉猫被折磨的快没办法了。

    “是,我是罗绮,我不否认,罗绮给大地巫师做了护法。”罗绮继续延伸这个问题。

    “嗯?这也有可能,我怎么没想到,所以你其实是庞家人!”醉猫好像发现了新大陆。

    艘远地地酷孙球由月陌通诺

    “是,我是庞家在关的内应,你还想知道什么?”罗绮开始反问。

    “那你承认你是关人了?不,承认你最近一直在关?”醉猫也问。

    “我一直在关。”罗绮还是顺着他,顺从的醉猫都要疯了,原来被人一味的顺从竟然被人连续硬怼还要痛苦。

    这是什么鸟道理?

    后仇不科独后术接阳球恨由

    “你一直在关你是罗绮你已经被唐阳羽同化了,是不是?”醉猫只能强打精神加大威胁力度。

    后仇不科独后术接阳球恨由  “水下升白龙,本来它只剩下一层龙魂而已,按道理一千年的囚禁饿封印早已让它仅剩的那一层龙魂灰飞烟灭。却没想到它的龙魂非但没有飞散相反还越来越强,根据唐阳羽对其前几日出现的描述,恐怕它现在的一层龙魂已经成为龙晶,逆境龙魂升级龙晶,也是说相当于至少三层龙魂的威力了。否则断然不会如此威力!”

    “是,都对。”罗绮还是赞同。

    醉猫无语了。

    因为他为什么都对。

    “鸡蛋是水里种出来的,母猪能树,对么?”醉猫眼珠一转独辟蹊径。

    “鸡蛋是水里种出来的,母猪能树。”罗绮像是一个复读机。

    ”小妞,你耍我?你别以为我是教授不打女人!”醉猫要动粗了。

    “你说的都对。”罗绮很机械的回答。

    后仇科科情孙察陌月仇冷接

    唐阳羽已经笑的快岔过气去了,笑弯了腰,笑出了眼泪。

    醉猫转头对他冷哼一声,“闭嘴,不准笑!”

    “笑什么笑?笑个屁,这小妞是神狼族新头领罗绮!”

    唐阳羽捂着笑的生疼的肚子直起身,学着罗绮的样子,“对,她是罗绮,神狼族新头领,楚老师你说的都对。”

    醉猫知道,他永远问不出答案了。

    他放弃,他认为自己心里有数行。

    艘不科远鬼孙术由月通孤艘

    不过此刻关打乱罗绮却躲在京城郊外的山洞里给别人打下手这实在匪夷所思,因为罗绮的地位并未稳固,随时都有翻船的危险。

    这算什么?

    只能说这小妞有多重身份。

    而且这小妞对于修复似乎也很在行。

    神狼族还有这样的人?

    怀疑其实已经开始在他心生根发芽。

    最后他神秘兮兮的拉过唐阳羽的袖子,“小子,尽快搞定她,睡了她,管她是谁!”

    唐阳羽十分鄙视,“要搞定她得先问问庞初心,你觉得大地巫师很好糊弄很好欺负是吧?”

    醉猫更加怀疑,“也是,如果这小妞不是吃露水的人她不会这么轻易把我留下自己走了。事出反常必有妖。这里可是庞家用自己身家性命守护的地方,一直都不允许龙族人进入的,除非是特殊邀请。虽然不是敌人,可是关系也从未亲近。”

    “不对,龙族其实一直把庞家当做自然敌人的。”

    “不对,护法是不能离开大地巫师太远的,平日基本如影随形,可这小妞却在关,是关口音和气息……”

    后不地远鬼孙术所闹通月艘

    醉猫已经彻底进入恶性循环了。

    “不对不对,她这是将计计想要迷惑我。”

    艘不科地鬼孙学战孤闹鬼鬼

    “不对不对不对,我要再重新整理下思路,才行,都别打扰我……”

    ……

    唐阳羽看着醉猫的样子,问罗绮,“你动用了心术?”

    罗绮笑,“是你的教授自己钻进死胡同出不来了,不关我事。”

    唐阳羽假装严肃,“你,从不跟我说谎的,护法小妹。”

    罗绮继续笑,“对啊所以我说的是实话。”

    唐阳羽也笑了,“那好,要是你敢下烟手算计楚老师,我跟你没完,听见没!”

    “不管他了,让他自己在一边发神经吧,咱们继续。”

    说罢两人像没发生什么一样像火堆边那个疯子不存在一样,继续进行古图修复。

    只是罗绮参与的越深入越发现,龟壳古图她看不懂,起初还能通读一些纹路道路方向标记,现在混沌一片仿佛进入了迷宫。

    她知道唐阳羽却是越来越清晰。

    这是差距。

    但她依旧尽心尽力,哪怕她一生都达不到唐阳羽修复功力的十分之一也没关系,她一直在学习,一直在努力。

    相蛮不讲理的天赋,她更相信后天的勤奋。

    1小时后,醉猫终于把自己唠叨崩溃了,直接大喊着飞奔出半兽人山洞,啊……

    啊……

    啊……

    唐阳羽和罗绮相视一笑,罗绮看了眼,“一个小时,差不多了,该恢复正常了。”

    果然,大概10分钟左右醉猫一脸疑问的回来,“我怎么在洞外?发生了什么?这位姑娘是……”

    唐阳羽很认真的介绍,“庞初心的护法,没有名字。”

    醉猫很有礼貌的打招呼,然后蹲下继续自己的术算核算。

    刚才发生 事情,刚才他的疑问,全都忘了。

    不是被洗脑。

    而是被干预了记忆。

    个人记忆的片段被截取,然后封存了。

    不是能够拿走人的记忆。

    这很玄学,实际却是基础人类心理学的简单应用,只是并不是谁都会都能使用的。

    反正这种技法唐阳羽不会,他早自学过各种心理学著作了。

    罗绮相信勤奋不代表她没有天赋,相反她还可以天赋异禀,最可怕的事情在于她明明天赋异禀却又勤奋的人还勤奋十倍。

    唐阳羽的天赋未必如她,勤奋更不如她,唐阳羽是典型的懒惰主义者,机会主义者。

    他最喜欢的事情是懒洋洋的晒太阳,懒洋洋的当甩手掌柜,懒洋洋的当大爷。

    ……

    后远科远情敌术陌月月孤克

    京城,国宫,一个没有开放的小四合院。

    东面厢房里灯光昏黄。

    凌东方正在跟羲和大祭司汇报今日白龙岭之行,他最后的总结是,“可控又不可控。”

    其实意思是搞不定唐阳羽那小子。

    那边暂时是山无老虎他这个猴子称霸王。

    羲和大祭司的脸色不好看,但是也没办法再苛责凌东方,因为他该得到的情报都得到了,而且准确无误。

    结地不仇情结学战孤酷地

    剩下的事情他本身没有足够的权限和权力。

    剩下的事情是他和新圣王的,那个叛龙菜鸟。

    “这些事圣王都知道了么?”他问。

    “知道了,但是圣王让我找你商量,她说他的确跟唐阳羽有联系,可是只是具体某件事的沟通,整体把控和联系还是要大祭司来负责。”凌东方回应。

    孙不仇科酷艘球陌冷恨早最

    这是圣王放权,算是对他这个大祭司的高度信任。

    可这点信任并不能让他因此高兴起来。

    后地仇仇方孙术接月艘太考

    他在思考,然后又问,“王先生那边怎么说?”

    本来他会喊王长老,那是他一直对王先生的称呼,可今时不同往日,现在他跟地龙族成了一个战线,一个利益体。

    那么还是喊一声王先生较好。

    王先生是方桌长老之首,这些年管理地龙族十分稳健,甚至可以说没有王先生没有现在地龙族的稳定和积累沉淀。

    结远仇地独后察所阳鬼远所

    结远仇地独后察所阳鬼远所  “鸡蛋是水里种出来的,母猪能树。”罗绮像是一个复读机。

    尽管大的势头还是衰落。

    “王先生不能去白龙岭,那里是她的五大禁地之一,去了会不久于人世……而且我想现在还没到让王先生做出那种牺牲的时候。”凌东方沉声道。

    羲和大祭司听了自嘲的摇头,笑笑,“我也是老糊涂了,都忘了王先生有五大禁地不能涉足,否则她的成肯定是大祭司,而不是一个方桌长老了。”

    “王先生不能去,唐阳羽也不会出来,在所有事情有一个基本定论之前。所以他是想让我亲自去白龙岭见他么?”羲和大祭司不得不暂时放下自己的身份威严了。

    “他没说,但眼前的形势恐怕是的。否则那边太多不确定因素,危机四伏。”

    “水下升白龙,本来它只剩下一层龙魂而已,按道理一千年的囚禁饿封印早已让它仅剩的那一层龙魂灰飞烟灭。却没想到它的龙魂非但没有飞散相反还越来越强,根据唐阳羽对其前几日出现的描述,恐怕它现在的一层龙魂已经成为龙晶,逆境龙魂升级龙晶,也是说相当于至少三层龙魂的威力了。否则断然不会如此威力!”

    孙科不远独敌学陌孤吉酷不

    “偏偏是水下升白龙,太难对付了。”

    凌东方说起这个话题十分感慨,为难,自责。

    大祭司顿了顿,“办法还是那几个,两个在地两个在地下,在地下的两个法子我们不用想了,只能选择地的两个法子。”

    “唐阳羽,白龙刃烟龙刃都在他手里,现在龟壳地图在他手里,也只有他有机会拿到龙之权杖。”

    “而他非龙族之人。”

    大祭司眼里有绝望。

    因为他是最传统的龙族大祭司,遵守《龙经》,很难接受唐阳羽这个外族人掌控地龙族几条命脉的事实。

    不能接受。

    但是已经可以面对。

    他不再逃避。

    “若想跟我谈让他离开白龙岭回京城找我。”这是大祭司离开之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

    半小时后张波同学也来到凌东方的房间客厅,“大祭司让步了?”

    凌东方点头,“让不了,但是要求唐阳羽回京城见他。”

    张波同学淡淡笑笑,“行,也算进步,可是唐阳羽最近回不来。”

    凌东方看看窗外,“我去一趟白龙岭够了,没有第二次,第二次没意义。唐阳羽不能来,不妨先让初心姑娘来,因为她既能代表庞家又能代表一部分唐门。”

    张波一愣,“庞初心,庞家隐藏的大地巫师,的确是个很特别的人物。只是想让大祭司接受她代替而来没那么容易吧?”

    凌东方笑了,“是不容易,但是总得先努力一下,现在唐阳羽内外交困,水下升白龙不搞定随时都会重新积聚力量发难,一旦抵挡不住那是巨大灾难。”

    “所以现在谁也不能打扰他修复古图,这是第一位的。王先生不肯出面是这个意思,找了个禁地托词,大祭司应该也明白。”

    “这边大祭司已经个李易风有过多次接触,我明天找一个李易风,让他从做做工作,李易风脑子灵活应该明白促成唐阳羽跟大祭司的直接对话势在必行,而且越快越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