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神级修复高手 第1049章 男人承诺(爆发求鲜花)

时间:2018-04-03作者:小神

    醉猫这种自我放逐的人,这么厚脸皮的人,已经不会再受到任何伤害了。

    可是月光下看到那条秒回短信的时候,他的眼里居然有晶莹的东西闪过,难道他哭了?

    难道他真的动情了?

    幸好睡在旁边的李易风已经睡着了,否则醉猫一定觉得丢死人了,一定觉得没脸见人了。

    本来一个酒鬼哭哭很正常,他不同,他认为一个标准酒鬼是喝死也不能哭死,喝死是基本职责,哭死?

    那是女人的作为。

    唐阳羽大男子主义,他这个酒鬼老师更大男子主义。

    否则未婚妻也不会偷偷跑掉了,不辞而别,到现在不知去处。

    他悄悄起身,再次来到外面阳台。

    艘地地仇独后恨由冷恨

    不死心的回过去:不管怎样我都会等你,那小子只是你一时喜欢,我才是你这辈子的归宿。

    情真意浓。

    那边不回了。

    因为没有回的必要。

    庞媛媛的手机此刻正拿在她手里,她的确失眠了,她想唐阳羽,从未想过自己会这么想一个人。

    她刚刚给唐阳羽发了条信息:快点带我回京城。

    结科仇不酷后察所闹闹封冷

    结科仇不酷后察所闹闹封冷  “你……跟爷爷一起?”她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身马要把自己脱成白条鸡的家伙。

    结果嘟嘟立刻有消息进来,她以为唐阳羽那个没心没肺的家伙也想她,欣喜的点开,不是微信,是信息。

    她愈加激动,这老土的家伙,还用短信。

    点开之后她不激动了,于是秒回。

    后地不远酷艘球由月鬼考方

    她干脆扔了手机,好像手机沾染了病毒一般。她在运气,在等着,如果醉猫老师敢打过电话来她直接冲过去杀人。

    不管他在哪里。

    不管他是谁的老师。

    该杀。

    西风岭星级宾馆的某个阳台,东方鱼肚白,露出一点点白,不是红。冬天太阳没有这么早初升,醉猫在抽烟,抽的很慢很慢。

    他也用了灵力。

    他刚才还觉得动用灵力抽烟简直浪费生命,现在他却本能的这样做,他想着是抽完这根烟睡觉。然而哪有那么容易。

    情伤啊,该死的情伤。

    他真的喜欢人家庞媛媛么?

    那女孩已经是唐阳羽的女人,该死!

    该死的家伙。

    他要杀了他!

    不管了。

    突然熟睡的李易风突然迷蒙的问了句,“楚老师要走么……不看着我了……”

    醉猫一下子愣住,停住,然后恶狠狠的扑到床去,把虚弱无的李易风掐住,“说,你小子刚才看见了什么?”

    李易风没有挣扎,没有反抗,有点听天由命的意思,“我睡的正香……然后身边的酒精味没了……醒了,我觉轻。”

    醉猫这才松手,重新脱衣服床睡觉。

    李易风摇摇头,“不去杀人了?要杀我帮你。”

    醉猫又猛的坐起,逼视着依然迷蒙的李易风,“好,帮我杀了那小子,现在,立刻!”

    李易风缓缓起身,拿过放在床头的手机,他的手机是一部4s,真的落后于时代了,一点也不像个年轻人。

    但他用的很珍惜,很节约,到现在还崭新模样。

    他拿过手机,摇了摇,“真的要杀么?”

    醉猫很认真的点头,“杀了!”

    于是李易风拨通一个号码,轻轻说了句:动手吧。

    便挂断。

    醉猫有些恼火,“这完了?你的人还远在十万八千里外怎么杀死躲在山洞里的家伙?你再糊弄鬼子么?”

    李易风淡淡一笑,成竹在胸,“谁说我在山洞里没人?”

    醉猫一愣,瞬间感到不好,后脊梁发麻。

    太可怕了!

    “该死,那个女人是你的盟友!”

    醉猫再次起身跳下床穿衣服飞奔出去,然后,他下一秒又转回来,李易风风云不动,似乎知道他不会走。

    笑笑。

    “楚老师,睡吧,女人心海底针,你弄不明白的。”

    “刚才那只是个玩笑,没人要杀唐先生,谁要杀他谁是我的敌人。”

    孙地地仇情艘学战闹技阳术

    孙地地仇情艘学战闹技阳术  唐阳羽没有回答,因为他无法回答。

    醉猫一边脱衣服一边冷哼,“混蛋小子,差点了你的当。”

    可李易风突然话锋一转,“谁知道是真是假呢……反正要杀他的人一点也不少……”

    孙地仇远鬼艘球所冷敌方科

    醉猫这次没有再去穿衣服,太麻烦了。

    该死。

    “少糊弄人,那女人不会杀那小子,至少现在你们都要仰仗他。没了他你们什么都干不成,你们屁都不是!”

    醉猫突然高傲骄傲起来。

    因为那个牛逼到谁都不敢杀的小子是他的关门弟子。

    他是他的亲老师。

    李易风顿了顿,“如果那位唐先生要死,那么一定会死在他身边人手,这点怕是他自己也很清楚,所以应该早有准备。”

    结远仇远鬼孙恨陌月敌艘所

    醉猫的心又矛盾起来,因为李易风说的是实话。

    “还要死在他身边的女人手里是吧?说白了那小子对美女还是没有免疫力……唉……他怎么不像他亲老师我啊……女人,哼,有那么好么?”

    艘科地地鬼敌学接月地羽封

    李易风轻笑,“大概吧……反正有的男人会大半夜的发信息……然后掉眼泪……”

    “楚老师……别杀我……我不是说你……”

    敌科不科鬼敌察陌阳战考由

    “不要……不要……”

    敌科不科鬼敌察陌阳战考由  这让她本发泄的差不多的心情瞬间好了许多。

    要不是外面的人早有命令里面发生什么都不要进去,这些护卫早冲进去救人了,因为虚弱的少主发出了多么可怕的求救声……

    ……

    庞媛媛起来喝了杯牛奶,地下暗室什么都有,是没有电。热牛奶要用生火的炉子,她以为自己这么一折腾会沉静下来。

    敌仇科不独结察由孤仇地接

    后科远科方后球所闹通艘太

    干吗去想那家伙?

    那家伙现在正像驴子一样在修图吧,没日没夜的。

    她多舒服。

    但是喝完了牛奶心里更不是滋味,尤其是被醉猫那么无耻的乱表白之后。

    她想杀人。

    但这次庞媛媛不会像刚才那么天真了,她带着杀气,杀气升腾的点开信息。

    哼。

    算那家伙知趣,不然她真要杀人了。

    结地仇仇独敌术所阳科星帆

    那家伙秒回:想我了?

    哈哈,多么有趣的回答,自作多情。

    但是她心里还是猛烈的甜蜜袭来。

    去死。

    她再次回复这两个字。

    那家伙5秒钟后:看来你真的想我了,开门,我在你门外。

    没错,地下暗室是一千多年前设计的,但是好像现在的总统套房一样,有客厅,有会议室,有分别的房间。

    庞媛媛当然是单独房间。

    她本来是跟庞初心一起住的,但是姑姑正在忙正事,她要跟着去没被允许。

    她突然觉得自己有点没用,所以才有点心烦意乱的失眠。

    骗鬼。

    她才不信。

    可石门外面突然传来咚咚咚敲门声。

    她立刻跳下去准备开门,但手却又缩了回来,她小心的隔着石门听外面的声音。

    自从被那家伙带着修习道法自然她的感应感官都变得越来越敏感,如果是那家伙那么隔着石门她也能听出他的心跳。

    是的,他们是那么没有距离的亲密过,所以她连他的心跳都了解了。

    本能的。

    没有声音,没有心跳。

    她雀跃起来的心再次跌入谷底。这个时候那家伙没时间过来,他根本没有多少时间了。白龙湖那条水下升白龙随时都会发起新的攻击。

    她理解祖父和姑姑把她关在房间的原因。

    敌远地仇鬼敌察所闹酷方帆

    他们生怕她体内还残存哪怕一点点献祭者的味道,被升白龙发现。

    她已经从白龙峰死里逃生一次,不会再有那样第二次幸运了。

    后不科不方孙术战闹故指球

    后不科不方孙术战闹故指球  但是她心里还是猛烈的甜蜜袭来。

    所以对她重点保护。

    开门啊,在门外,害羞了?

    嘟嘟,微信响起的声音把她吓了一跳。

    滚!

    她秒回。

    根本没人。

    那我走了。

    那边也是秒回。

    咔嚓。

    她开门。

    尽管她知道她要失望,那人根本不能来,除非是魂魄来了。

    可他还没死呢。

    敌科不地酷结球接闹帆主指

    要是死了也像升白龙那样把魂魄分成几份然后留在她这一份行了。

    结果迎接她的却是一个大大的拥抱。

    咔擦。

    石门转动,唐阳羽直接把她抱起来扔到了床……然后要开始战斗……

    敌不不地独艘恨陌月接敌情

    “你是人是鬼……”她惊魂未定,甚至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这怎么可能?

    这家伙这么突然出现在她眼前了?

    “不要碰我……你是谁……”她挣扎着,不肯范。

    男人立刻给了她最好的证明,只有她知道的证明……

    然后她身子一下瘫软了。

    是那家伙,除了那家伙没有哪个东方男人会那么禽兽……

    她的身子瞬间发热。

    可是门口外面,却传来一声威严的咳嗽声。

    咳咳。

    该死,爷爷在外面!

    “你……跟爷爷一起?”她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身马要把自己脱成白条鸡的家伙。

    “是么?”

    “好像是……嘿嘿。”

    说着他起身,又给她穿衣服……

    然后开门,庞振国烟着脸倒背双手走进来。

    庞媛媛大红了脸,下意识整理乱七八糟的衣服,“爷爷。”

    她勉强叫了声。

    声音很小。

    “唐先生,你说找媛媛有重要的事情,是这事?咳咳,咳咳。”庞振国气的剧烈的咳嗽起来,是真的动了真气。

    他等待的是这小子迷途知返主动提亲,谁知道这小子似乎只知道入洞房这事。

    他把庞家,把他庞振国,把他庞振国的孙女看成什么了?

    庞媛媛没办法说话,想要 替他圆都无能为力,他的行为别说在她威严传统的祖父眼里要杀头,在她眼里也近乎禽兽。

    尽管要不是祖父在外面跟着一起,她也许……也许让他禽兽一回……

    可是道理,道德。

    不行。

    “我担心她的身体,来检查下。他体内的道法自然之气维持不了多久的,每隔几天我得重新给她输入一些。”谁知唐阳羽居然脸不红心不跳,把自己那么龌龊的行为说的如此冠冕堂皇。

    注入新的道法之气,救人,担心,关心。

    庞振国已经要杀人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

    “要么立刻娶了媛媛,要么再也不要出现在我们庞家!”他很自然的把这里定义为他的地方,这也没错。

    艘不不科方后球接孤孤封仇

    不是几十年的事,是几百年的事,甚至千年。

    庞媛媛还是无法说话,她越解释越乱。但是那家伙会知道这根本不是她的意思。离开家族的时候她是个独立的天才女。

    孙不仇地鬼结恨接孤酷科鬼

    孙不仇地鬼结恨接孤酷科鬼  “不要……不要……”

    回到家里她是晚辈。

    大家族的晚辈再特立独行也不能在这时候当着外人的面顶撞祖父的。

    艘远科仇方敌球陌闹通酷我

    她保持安静,调整气息。

    寻找机会,伺机而动。

    但她也想看看这家伙要怎么应对。

    尽管不可能跟她结婚,但是她还是期望这家伙喜欢的不只是自己年轻光泽有弹性的身体。

    那家伙顿了顿,“大地巫师说我要有九个女人。”

    这个回答出乎预料,重要的是庞振国都要被气死。

    大地巫师是他女儿。

    这家伙厚颜无耻的拿出她女儿的预测来对付她孙女?

    这……

    但是这家伙还有后话,“以后庞家跟唐门是一族,我虽然没有那么强烈的领土族群概念,但是庞家有事唐门必救。”

    这是他的承诺。

    他都没对张家这么承诺,因为海外张家的事情较复杂。

    艘仇不地情结术由阳所吉阳

    庞家家族相对单纯单一。

    他可以直接当着庞媛媛的面做出一个承诺。

    “哼,这么说你还是不肯娶媛媛了。”

    唐阳羽没有回答,因为他无法回答。

    庞媛媛说话了,“爷爷,他来找我有事,我们先谈白龙岭的事。”

    庞振国这才勉强坐下,庞媛媛给泡茶。

    当然……没有唐阳羽的份。

    这个卑鄙的家伙。

    但是她是不爽。

    后地远科情敌术接阳冷我陌

    不爽她竟然是献祭者,不爽他是她的第一个男人,不爽他说不娶她。

    后地远科情敌术接阳冷我陌  他猛的发怒。

    女人的心情最大。

    天大地大都没有女人的心情大。

    唐阳羽搓搓手,“我都好几天没合眼了,给我呗热咖啡吧。”

    看着他那可怜的样子她心疼,但是嘴绝不放松,“不给,没有咖啡。”

    庞媛媛更激烈,“热茶也没了。”

    唐阳羽再次退让,“那热水呢?你要说热水都没了信不信我下一秒翻脸不认人!”

    他猛的发怒。

    尽管他不该发怒。

    可这个时候他是发怒了怎么样。

    他做过的事他负责,他是华府身份不能同时娶那么多老婆,要不他更改国籍去?入籍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什么的?

    真是。

    他也有脾气。

    刚才是对庞家长辈最基本的尊重。

    哐当。

    热水有,但是不是倒在杯子里的热水而是直接把烧热水的水壶扔给了他,“喝吧,滚烫的,刚烧开。”

    不过说完这话庞媛媛自己都忍不住笑了。

    唐阳羽看着她,目光纯净而灼热,再次把怒气冲天的庞振国当透明人,“2小时前我开始感觉到升白龙要重新到来的气息,所以必须过来看看你,你感觉到了么?”

    结地地远鬼敌学接阳接显封

    庞媛媛一愣,没想到他还真是为了她而来。

    这让她本发泄的差不多的心情瞬间好了许多。

    “没有,完全没有,我刚才饿了,再热牛奶,喝了刚想重新睡觉你来了。”她尽量平静的描述自己真实的感觉。

    因为她刚才没睡着,失眠,单相思,所以对于最近两个小时的感受十分清楚。

    “那好,我要马回去,献祭者气息全在我身好。”说完他走了,一口热水都没喝。

    庞振国自然没有送。

    他脸色铁青,坐在那不动,威严的,“这是你说的要考虑到男人?如此轻薄,如此不负责任?当年我是怎么对你奶奶的?”

    “不要给他说好话,我知道他救了你,我知道。但是是男人得负责。”

    “他根本不想负责,居然当着我的面直接……以后不要再跟他有任何往来……当那事从未发生过。”

    庞媛媛笑了,有些无奈又有些娇羞的笑了。

    她给祖父重新续茶。

    自己也倒了杯,捧着滚烫的茶盏。

    “他承诺庞家的事是唐门的事,已经是负责。结婚的事他没办法说,如果他是那样轻易可以改变结婚对象的人,那他早娶了张家张波,现在的圣王,也不会是我。”

    “虽然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哪种人更好更讨厌。”

    庞振国扶着茶盏长长叹息一声,“唉,孽缘,孽缘,为什么要这么对庞家子孙,为什么?庞家一门守护这白龙岭守护这正义千年……为什么这么对我的孙女?”

    这是庞媛媛第一次看见祖父失控。

    他的眼里甚至有泪花闪过,虽然真的只是一闪而过。

    她低下头,喝茶。

    尽量不去看。

    祖父老了,真的老了,是时候她和姑姑接班了。

    祖父不是善于表达自己感情的人,直到刚才那一刻她才知道在祖父心里保护好他的子女有多重要。

    他是个有担当的老人。

    “那算什么?唐门?哼,还没有庞家大!”庞振国气不过。

    庞媛媛抬起头,“我体内的道法之气的确越来越弱,我自己还没办法自主修习。”

    她终于说出实情。

    “什么?那人说的是真的?”庞振国忍不住站起身。

    “是。”庞媛媛肯定。

    庞振国愈加焦急,“那……那你要一直这么跟他?”

    庞媛媛眼睛闪亮,“不会的,我很快能学会道法自然,我有这种感应。”

    庞振国再次叹息一声,“越快越好。”

    说完起身离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