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神级修复高手 第1050章 密室私隐(精彩求鲜花)

时间:2018-04-03作者:小神

    没有门,前面肯定没有门。

    庞初心和大烟站在那不动,图指示有活门,实际却没有。

    他们已经在这研究了1个小时,一无所获。

    然后一条烟影闪过,拍了拍两人的肩膀,“辛苦了,小鬼,继续努力。”

    “再见。”

    那条烟影穿行而过,眨眼消失,跑的兔子还快。

    二女对视一眼,大烟不出声,庞初心也不出声。

    两人一个喝露水的不食人间烟火,一个不说话的时候一个月都不说一句。

    要是换成庞媛媛罗绮,肯定会直接骂一句:死变态。

    他经过,只是经过而已,居然没提出任何建议。

    这算什么?

    这俩人也足够执拗执着,继续找。

    绝不去向那家伙求助,反正她们手里拿的新图肯定是真的。

    艘远不科鬼后球接阳酷主羽

    假不了。

    ……

    嘟嘟,嘟嘟。

    地下通道内也有信号的烟莓,每每这时候唐阳羽会想起凌雨晴。打来电话的是醉猫,醉猫似乎真喝多了。

    张口来,“小子,一切结束以后跟我决斗吧。”

    唐阳羽笑,“哈哈,为什么?你不想活了么?”

    醉猫冷哼,“我要让你死的心服口服,挂了!”

    唐阳羽没有摔手机,因为醉猫老师追求庞媛媛的事他是第一个知道的,还是他去方园会所给说和的。结果现在他把庞媛媛说和到他自己怀里来了。

    醉猫老师能善罢甘休?

    能咽下这口气?

    他被李易风给说服了?

    还是两个人惺惺相惜的聊了一通宵。

    他不光是来看庞媛媛,同时也是依照新图熟悉地下通道,让自己的大脑更加清醒。只有亲自走在一千多年前修建的通道之内他才更能找到李淳风和袁天罡这两个妖人留下的蛛丝马迹。

    很难找到。

    因为建筑是死的,人才是活的,现在人早死了千年,怎么好找到当年的灵气?

    他对面有人,他不担心,因为是罗绮。

    敌不仇远情敌恨所阳冷阳仇

    罗绮跟她一起下来的,然后再某个暗室等他,十七条地下通道星罗棋布像是蜘蛛一样,有的通联有的完全隔绝。

    是真实的迷宫。

    孙远不不酷孙术战冷我球酷

    罗绮在其一个小一点的地下暗室等他。

    她看起来有些冷。

    后科科远方后学由月地秘克

    “这地下是水,不是地下暗河,有一个湖泊。”罗绮一见他立刻告知她的发现。

    “因为这里其它地方更冷么?”唐阳羽问,笑笑。

    “因为有水气,还有地下湖的味道。”罗绮回答。

    “不光有地下湖的味道,还有升白龙的味道,所以赶紧走,现在还不是开战的时机。”唐阳羽说着拉起人家的手跑。

    罗绮没什么,她不是献祭者,身也没有献祭者的味道。

    危险的是唐阳羽。

    现在庞媛媛彻底安全了,他却还在旋涡危险之。

    一口气跑出很远,唐阳羽却没有回半兽人山洞,而是开拓新的地下通道。

    罗绮怪又惊喜,“我怎么觉得半兽人山洞是整个地下通道的转站?”

    唐阳羽这时候才松手,不是占人家便宜,而是一种本能的保护。

    如果真的发生什么只有他拉着她的手才能更好的护卫。

    尽管罗绮的战力绝对在他之。

    孙远仇科酷后术所闹战恨阳

    可架不住他大男子主义心态作祟,他认为,坚定的认为这时候男人是要保护女人,哪怕女人更强。

    他身边的女人他强的占多数,所以他习惯了。

    可是他还是会保护他们。

    这是他讨女人喜欢的地方,再强的女人潜意识里也是希望被男人保护的。

    “你遇到了庞振国?”罗绮突然问。

    “我先找的他,让他带我去找的庞媛车。”唐阳羽故作镇定。

    后远仇不鬼结恨战孤故早情

    “哈哈,然后被人家祖父逼婚了。”罗绮笑的很炸裂,很开心,她平常不是这么热情开放的性格。

    “呵呵,哈哈,是啊。”唐阳羽尴尬无。

    “我很好你是怎么活着离开的,以我对你的了解你会答应娶庞媛媛的,而且还要当着人家女孩的面说,分明你们刚刚亲近过……而且怎么看庞媛媛都是特别适合做妻子的那种天才美女企业家。”罗绮有些八卦,因为女人都八卦,她也不例外。

    “不该你知道的不要瞎问。”唐阳羽沉声警告。

    “哈哈,过程肯定很好玩,不过……你刚才为什么牵我的手,我跑起来你可快多了。”罗绮故意提及细节。

    “因为你的手又暖又软又好看。”唐阳羽的回答充满不正经。

    居然,罗绮对这个不正经的回答居然欣然接受,一个会说谎话哄女人开心的男人,也许是坏人,是垃圾,但是女人是开心。

    罗绮可不是会活的很累的那种女人。

    敌远科仇方孙察所冷战结孤

    “大二的时候当青年志愿者,有广告商找我去做手模和脚模。”罗绮跟着他的话题走。

    “你拒绝了?”唐阳羽对于金钱和娱乐圈的态度还是相当清高的。

    因为他从小穷到大,穷不怕,穷习惯了。

    即便现在他应该算是有钱人了,小富翁。

    但他还是总忘记带钱包,因为潜意识里他是穷人,带钱包是个装饰品,根本没鸟用。

    “没啊,拍一组照片给10万,我一口气拍了五组,拿了50万,还是税后。”罗绮的回答让唐阳羽的心都炸裂了。

    忍不住揶揄,“你个俗人,拜金女。”

    罗绮一点不生气,“对啊,我是俗人,是拜金女,外婆养我不容易,我得多回报外婆些。你知道七生珠宝吧?那个卡迪拉钻戒是我的手,现在在京城海地铁的广告牌还都是,商场里的专卖店也是。”

    唐阳羽听了忍不住再次直接的粗暴的拉起人家的小手,仔细,一点点的看,“嗯,这双手的确还不赖,是有铜臭味了,不好不好。”

    “以后你缺钱朝我要,不要再去拍那些暴露的广告了,不好不好。”

    罗绮眨眨眼,“你的意思是你养我?养多久啊?一个月给多少钱?一辈子么?”

    唐阳羽大手一挥,“养你一辈子又怎么样?反正你不要再去拍那些低速小广告了。”

    罗绮颇为幸福的点头,“嗯,好啊,那你一个月给多少钱?现在是不是先给点定金表达诚意?”

    唐阳羽马低头寻找钱包,结果罗绮先替他说了,“别找了,你根本没带。”

    唐阳羽不好意思的伸手挠头,“天长日久,等回京城直接给你张银行卡不行了。”

    罗绮点头,“不过你也可以直接用支付宝或者微信。怎么,你不用?都没绑定银行卡么?”

    唐阳羽更加尴尬,“唉,说实话我现在卡里有多少钱自己都不知道,高金投资的分红每个季度分一次,高金应该还没倒闭吧?”

    是的,他在高金投资,如今凌雨晴开始掌控的高金投资有分成,这不是他想要的,是凌雨晴和俞楠还有庞初心强迫他要的。

    而且他还有一个非挂名的隐形懂事资格在,并且拥有一票否决权。

    这通常是创始人才拥有的终极权力。

    他当然也不要,可是这三女人给他了俩小时商业常识课,说这个权力必须留在现有管理层之外,必须留在他手里。

    否则高金投资很容易动荡崩盘。

    他勉强答应,并且承诺一旦高金投资稳定下来,这权力立刻交给凌雨晴。

    也是说他压根没想过一票否决,只是以备不时之需。

    罗绮一惊,眼睛闪亮,“高金投资总市值几百亿,一个季度的分成有多少?几百万?几千万?直接过亿?”

    唐阳羽抬手摸摸鼻子,高深莫测,“想知道么?”

    罗绮用力点头。

    “我不知道,哈哈。”唐阳羽说的是实话,百分百实话。

    罗绮很惋惜的叹息一声,“因为那钱你从未觉得是你的,也从未想过真的会动用。你还是想要依靠自己的大明珠宝赚钱是吧?”

    唐阳羽一边沿着越来越低矮的通道往前走,“了解的够深刻的,大明珠宝都知道,服你了。”

    罗绮鄙视的笑,“当然知道,你还跟庞媛媛合作了一个金石俱乐部,本来出于半停滞状态,但这次你俩的关系突飞猛进,回去之后金石俱乐部怕是要挂牌营业了。”

    唐阳羽停住,“是金石会所,虽然华府如今会所已经被那些烂人玩烂了,但是我还是觉得叫会所更简单干练些。”

    “庞媛车想从我手要走金石会所的掌控权决策权。”

    罗绮眼睛又一亮,“你给她了?你对美女总会心软。”

    唐阳羽很怪的看着她,“没有啊,没给。”

    罗绮一愣,随后骂道,“禽兽不如的家伙,人家清白的身子都给你了,你连个会所都不给人家!”

    孙地科不情敌学陌阳吉阳闹

    唐阳羽也骂人了,“庞媛车好歹不是卖身吧?要卖身十个金石会所也不够。”

    罗绮又笑了,“这还像一句人话,不过前面也来越低矮,好像是给小人国修造的……前面按照地图指引是活门?”

    结仇仇远方艘球战闹情情诺

    唐阳羽却摇头,“不是,是死门,更厉害的是我们刚才经过的那个菱形门也是死门,所以我们已经被困死在里边了。”

    结仇仇远方艘球战闹情情诺  绝不去向那家伙求助,反正她们手里拿的新图肯定是真的。

    罗绮一听马回身跑回菱形门,果然,如那家伙所说,菱形门永久封闭。

    他们被困住了。

    可翻身回来发现那家伙一点都不着急稳坐钓鱼台,“还有别的活门出去,要么在洞顶要么在下面,是不是?”

    唐阳羽很无辜的耸耸肩,“没有啊,完全没有,这地方应该叫菱形石墓,只有一个菱形入口还是死门,再也没有别的出口。那边越来越矮小的通道是给死人的灵魂留存的通道,那意思人一定要死在这里,灵魂可以出去。”

    罗绮笑了,“看来你是打算灵魂出去了,既然你知道的这么清楚为什么那么轻易走进了死门?”

    结不远远情结恨陌冷后通独

    唐阳羽依然很无辜,“因为跟你聊手好看的事给忘了……谁还没有失误的时候,你不会生气吧?”

    罗绮摇头,“不生气,不是跟你一起死么,活着的时候没机会跟你这个大混蛋在一起,死了葬在一起也行,我没什么奢求的。幸亏之前赚了点广告钱足够外婆养老了,不至于饿死。”

    “喂,你看起来很平静啊。这次是真的出不去了……谁撒谎谁是乌龟王八蛋。”唐阳羽开始骂人。

    “歇斯底里也没用,如果死亡真的来临了,那么平静的接受。我现在在想外面的人有没有可能过来救援的可能,发现你这个大大混蛋不见了以后。”

    结不科科酷敌术所阳故帆陌

    “算了,肯定没戏,发现了找不到这来,找到了也没办法打开死门。”

    “我宣布放弃,等死。”

    唐阳羽点了根烟,递给人家,罗绮也没嫌弃他,也没客气,接过来抽了两口,抬头,“不用愧疚,人生是这样,我不恨你。”

    唐阳羽受托下巴,“我的确愧疚,我在想让你这么死了当个初女鬼不太好吧?你到了下面也会被人嘲笑的……”

    “咳咳……”

    罗绮一口烟雾喷向他的那张无耻的脸,“谢谢,不牢你费心。”

    唐阳羽点点头,“你自己觉得没所谓行,我只是想帮帮忙而已。”

    罗绮站起身,看着他,踮起脚尖趴在他耳边,恶狠狠的,“赶快把那该死的菱形门给老娘打开。”

    后地远地情后学由闹冷酷显

    唐阳羽异样,“打不开啊,死门是打不开,除非李淳风袁天罡复活再世。”

    罗绮继续恶狠狠,咬着他的耳朵,“那你马把该死的双子星给老娘复活,老娘要出去。”

    唐阳羽诧异,叹息,“唉,我以为你不会害怕,你还是害怕了,这不像你。你还是个初女,张嘴老娘闭嘴老娘的多不好,再说你还是个新世纪的大学生。”

    罗绮一口咬下去,很用力很过瘾。

    这时候跟这臭刘芒说什么都是白费,直接动口才是正经的。

    唐阳羽笑,又认真,“真的打不开,我是置之死地而后生,否则永远突破不了李淳风和袁天罡的迷宫诅咒。”

    罗绮松口,嘴里有血,唐阳羽的血。

    她伸出舌头舔舔,很美味的样子。

    “置之死地而后生是吧?那也没关系,那你马给姑奶奶把死地去了只剩下生,姑奶奶还没毕业,还没谈恋爱,还不知道男人什么滋味,这么死了?”

    “不行。”

    唐阳羽伸手摸摸差点被咬掉的血耳朵,“那我刚才说帮你结束初女生涯你还不要,女人啊,总是口是心非……”

    说完,他的另一只耳朵也被咬了。

    狠狠的!

    狠狠的!

    艘不仇地独结察由闹我显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