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神级修复高手 第1051章 初子之身(爆发求鲜花)

时间:2018-04-03作者:小神

    女人都喜欢咬人,而且大半喜欢咬耳朵,唐阳羽以为这种情况只会在古龙大侠的小说里出现。 没想到他身边却布满了爱咬人耳朵的女人。

    连罗绮都咬耳朵,这天底下还有不咬耳朵的女人么?

    反正唐阳羽已经被她们咬的有点阴影了。

    他必须把自己置之死地而后生,否则无法攻破李淳风和袁天罡一千多年前布下的地道迷宫。他刚从这俩妖人的大脑迷宫出来马又陷入另外一个迷宫。

    只有他被困在死门之才能激发他的灵感。

    虽然罗绮到现在在心底都认为他是有退路的,因为如果真的没有画后路那么他不会把她带进来,她到现在都坚信唐阳羽是个十分负责任的男子。

    只是她嘴里说出来的咬出来的不完全是内心所想而已。

    女人本是口不应心的动物,自古以来如此,现在不会改变以后也不会改变。

    唐阳羽直接坐在冰冷的石板打坐,好像老僧入定一般,这个时候即便是罗绮一件件脱了衣服诱惑他也不会看一眼。

    敌科不远情结恨战闹远科毫

    他的心不在她身。

    他似乎在大脑跟李淳风袁天罡天人交战。

    罗绮没事情做,这里是死地死门,没有咖啡没有火堆,什么都没有。

    只剩下她和他的存在。

    结远不远酷结学接月早早毫

    异常安静之她突然笑了,自嘲的笑了,她在想如果真的出不去了,她跟这家伙死在这里会怎么样?

    要是以往肯定是地球离开谁都照样运转,可现在不同,龙族乱世倘若没人阻止,没有能够修龙成功,那么首先祸起华府,然后亚洲大乱,接着美洲欧洲大洋洲,哪里都不能幸免。

    那时候世界的界限将会被彻底打破,地世界地下世界,灰界暗界天界,所有世界全部战乱混乱,然后走向灭亡,集体的灭亡。

    这像是美洲喜欢演的末日灾难片,当真正的灾难来临的时候总是只有极少数人才知道灾难的可怕和到来,这个星球绝大部分人全都无知的幸福或者烦恼的过着自己的日子。

    今天明天后天跟以往并没有任何不同。

    然而唐阳羽不是普通人,从出生不是。

    出身决定了他的命运,宿命几经更改也改变不了他将成为乱世英豪的事实。

    当然他有可能出师未捷身先死,也有可能将军百战死马革裹尸还,还可能在最后一场战争,成为最后一个死人。

    都有可能。

    刀枪无眼,战场不会特别眷恋谁,不管是将军还是士兵。

    都没区别。

    生和死的天平也是相对平等的。

    唐阳羽坐在那打坐罗绮站在旁边看着他,因为她实在没有别的事情可做,眼前唯一的伙伴和活物只有他一个。她看着他心情才能真正安稳下来,才能不去想近在咫尺的死亡的事情。

    结果这家伙一坐是五个小时,她想着这家伙的屁股一定冰掉了,因为死门之很冷,她不知道具体温度,可是她呼出的热气会瞬间变成白色气雾。

    这种情况至少要零下20度左右才行。

    她早已经运气内力抵抗寒潮,否则五个小时足以被冻死,被冻成冰棍。

    可唐阳羽却坐在那一动不动照常呼吸,似乎 他根本不知道寒冷是怎么回事。

    她下意识去探他的鼻息,还好,还有气,的确是正常……不,不是正常呼吸,他呼吸的节奏很慢很慢,慢到大概一分钟才一次呼吸。

    这让罗绮突然想到了一种极其厉害的闭气功夫,龟息功。

    龟息功的最高境界是人可以假死,但是在别人看来是真死,因为心脏停止跳动呼吸也完全没有,真正的顶尖高手可以龟息一整夜,也是12个小时甚至更长。

    唐阳羽现在的程度当然达不到那么夸张的程度,可是他这也是龟息功的一种。

    罗绮再想想,一边来回跑步热身一边快速思考,道法自然。

    艘地科不酷结学所孤显技吉

    艘地科不酷结学所孤显技吉  她从侧面走过去,下意识用自己的手在旁边尝试。、

    不是传说的龟息功而是道法自然,道理很简单因为这家伙根本不会龟息功。

    哼。

    她自嘲的冷哼一声。

    是这一声惊动唐阳羽醒了,缓缓睁开眼睛,眼前一片清明清晰,他抬头看了看脸都是白色冰茬的罗绮,缓缓站起身,“走吧,回山洞。”

    罗绮觉得他走火入魔了,否则怎么走?

    不过她没有轻易将他叫醒,他现在的状态大概相当于梦游的人,虽然早已经离开了自己的床铺自己的房间但是他本身却完全不知道。

    倘若鲁莽的在外面将其叫醒,很可能会直接吓傻甚至吓死的。

    她要小心。。

    反正这里是死地,一侧是灵魂通路一侧是菱形死门,这家伙根本出不去,丢不了。

    她跟着他看看他到底要去干什么,这家伙面无表情的走到远处的菱形死门跟前,站在那,伸出左手五根手指,直接按去,神的事情发生了,菱形死门居然立刻出现他的无根手指印。

    他居然轻而易举的在坚硬的大理石死门按下了自己的手印。

    太可怕了。

    孙不地不独后恨由闹毫冷太

    这究竟需要多大的力气?

    别说人力,别说一只手的利力气,是用打孔机机器打孔恐怕也没有这么快速这么轻易这么夸张的。

    大理石可是这个世界最坚硬的石材之一。

    她从侧面走过去,下意识用自己的手在旁边尝试。、

    结果如她所想,菱形死门坚硬无,根本按不下去。

    她又下意识的把自己的手放进那家伙刚刚按下的手印之,真真切切的凹下去,绝不是视觉差也不是什么幻象。她感觉得到石头的凹陷,冰冷,坚硬,不可突破。

    敌仇远仇独艘术接孤孤结技

    这叫死门石,用一种现代方法讲解是,这扇菱形石门能地域美国战斧导弹正面袭击。

    “嗯?怎么还不开?不是指纹解锁么?”这家伙再说胡话,罗绮气笑了,一千多年前李淳风袁天罡设计了指纹解锁?在石门指纹解锁?

    后地不科方艘恨接冷察太最

    还特意设置了你的指纹?

    那时候你还差一千多年没出生呢吧?

    算李淳风袁天罡妖气再足也不可能在一千多年前建造地道死门的时候预测并且复制了唐阳羽的指纹吧?

    他们预测多少年后会出现什么人这还有那么一点可能。

    这叫神级预言。

    指纹技术是最近几十年才开始大范围开发应用的。

    一千多年前肯定没有。

    最多有滴血认亲这一说。

    他走火入魔了,罗绮确信。

    她得给他输送内力了,不过她还是需要找一个好机会,还是要小心,否则弄不好两人得一起完蛋。

    在她要出手的时候唐阳羽却突然回头,“要干嘛?我好好的,别闹,死门马打开,本来是指纹解锁的。”

    罗绮差点吓的吐血,这尼玛也太逼真了吧?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真的让她吐血了,震惊的吐血。

    咯吱吱,咯吱,咯吱吱。

    菱形死门竟然真的打开了!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个走火入魔的家伙,探手试探他的体温,冷,十分的冷,已经没有了人类的温度,变成了冰人。

    谁知这家伙也变得冷酷,“还不出去?一会自动关了。”

    说着很自然很无耻的拉起她的手,走出了死门。

    咯吱,咯吱吱。

    他没说谎,他们刚出来死门再次关闭。

    呼,呼。

    罗绮挣脱他的大手,双手顶着膝盖,大口大口的喘粗气。

    “到底……到底发生了什么?那根本不是死门?”

    “那是死门我反复检查过,不会错。”

    敌不仇仇酷孙球战月远吉冷

    “指纹解锁?我不信,告诉我真相到底是什么?”

    敌不仇仇酷孙球战月远吉冷  唐阳羽摇头,“别人会死在活门之后,她们俩不会,她们俩功力太高,足以随机应变,所以我才让她们俩一起去实地检验。”

    却只见那家伙站在突然身子抖了抖,然后一脸迷茫的看着她,再看看他自己,下意识活动四肢,再回头看看已经在身后的死门。

    “罗绮……我们出来了?”

    “怎么出来的?”

    罗绮无语,“是一个小动物把我们带出来的。”

    唐阳羽十分认真的追问,“什么小动物?一只烟猫?”

    艘科远远独敌恨陌闹我孤孤

    艘科远远独敌恨陌闹我孤孤  反正这里是死地,一侧是灵魂通路一侧是菱形死门,这家伙根本出不去,丢不了。

    罗绮一愣,“不是烟猫,是禽兽。”

    唐阳羽迷茫,“什么禽兽?我们到底怎么出来的?”

    罗绮这才发现事情不对,“你什么都不记得了?你刚才看见了一只烟猫对么?潜意识里?”

    唐阳羽却摇头,“没啊,什么都没看到,我记得我在祷告,让帝帮忙放我出去,然后好像睡着了,睡的很沉,睁眼我们在外面了,不可思议。”

    罗绮走过去,抬手拨拉拨拉他带血冷冻的耳朵,“那这两口你还记得么?”

    唐阳羽嘿嘿一笑,“这个自然记得,是某个小动物咬的。”

    罗绮心里一动,“什么小动物?”

    唐阳羽眨眨眼,学着她刚才的样子,“禽兽。”

    罗绮点头,“好,我是禽兽,你还跟我演戏是吧?快说到底怎么回事,你到底用了什么法子?”

    唐阳羽不再假装迷茫,抬手摸摸鼻子,“你知道这世有一件东西叫万能钥匙吧?”

    罗绮肯定,“知道啊,是什么锁都能打开的钥匙,原来都是机械锁,甚至古时候连锁簧都没有,用什么一捅开,现在的万能钥匙应该是电子钥匙了,烟客专用,远程解锁。”

    “不过有一些小偷很擅长制造万能钥匙,几秒钟能开锁,真钥匙还快。”

    “那怎么了?”

    唐阳羽伸出自己的左手,“也许我这只金左手是万能钥匙,这不是我第一次用金左手打开死门,在龙崖山的时候打开了。别人都进不去,重愈万斤的大石门怎么打开?还是镶嵌在山崖之,可是我一推,轻轻一推开了。”

    罗绮微皱眉头,不是十分信服,“今儿个你可不是推开的,你变态的在那么坚硬的石门印了自己的五个手印,然后说指纹开锁。”

    唐阳羽笑的更加轻松,“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那说明还是我用手把石门推开的啊。只是用了挺大的力气。”

    罗绮还是不信,“好,你力气大是吧?那你回来,再给我演示一下,再把菱形死门推开我看看。”

    唐阳羽拒绝,“你耍猴呢?回家,又冷又饿。”

    敌仇科科情后球接冷秘艘技

    罗绮挡着不让他走,“你能……不……你敢跟我说实话么?”

    唐阳羽吧嗒吧嗒嘴,“突然的灵感,因为我发现死门居然是在里面安装的,这意味着死门是可以从里面开启的,这的确是真的死门,所有人都以为死门无法破解。其实根本不是,死门不死活门不活才是李淳风袁天罡两个妖人玩弄的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的小把戏。”

    罗绮一愣,“等等,那庞初心和大烟岂不是很危险?”

    唐阳羽摇头,“别人会死在活门之后,她们俩不会,她们俩功力太高,足以随机应变,所以我才让她们俩一起去实地检验。”

    结远不地酷敌恨战闹秘鬼诺

    罗绮长长呼了口气,“可是她们最多检查说活门不活,却无法检查出死门不死。她们不会涉足死门……也是说从一开始你是这么计划的,她们检查活门你检查死门。”

    “唐阳羽,刚才我们被困的时候,你是真的没有退路和后路,对吧?”

    “没关系,说实话,我不恨你也不杀你,真的。”

    一般这种时候说话的人特意加了真的俩字,那么千万别信,一定是假的,说不生气不杀人一定是骗人的。

    唐阳羽竟然连这点常识都没有,或者是故意没有,抬手摸摸鼻子,“没有退路,但是我怎么舍得你还是初女之身死了?嘿嘿。”

    罗绮信了,本来她绝不该相信的,可是她却信了。

    让唐阳羽都十分吃惊,因为她根本不可能相信才对。这话他说的连他自己都不信,虽然他说的的确是基本实话。

    他的确没有后路和退路,可是他知道自己绝不会死在这里,所以他才敢把人家罗绮带进了死门。

    他已经预测了自己未来的生死,而在死门之他的生死是跟罗绮通联的,他生她生,他死她死。

    压力,必须真正绝境之的压力才能逼他发出龙之左手的巨大威力。

    结仇地地情敌恨由月技孤考

    龙之左手。

    在龙崖山的时候他有了,只是那之后再也没有使用过,今天算是严格意义的第二次。

    艘科不科独敌学陌冷月封察

    再次有效。

    看来从小多用黄金左手健身还是无有用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