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神级修复高手 第1056章 男人留下,女人后撤(爆发求鲜花)

时间:2018-04-03作者:小神

    大战即将到来,可根据唐阳羽现在掌握的情况看升白龙可没打算出来跟他决斗,人家正忙着撞破狼堡之门水淹京城呢。

    要决战也得有决战的对象才行。

    反正庞初心走了,走的很坚决。

    半兽人山洞里又剩下罗绮大烟和唐阳羽三人。

    坐在火堆旁吃饭,折腾了半天该吃饭了,庞初心喝露水可以用不着吃饭。

    大烟肯定不说话,罗绮一直在飞速思考,突然眼睛一亮,放下手里的碗筷,“我知道了,唐阳羽你明天只管去白龙峰跟升白龙决战,怎么引出的事情不用你操心,大地巫师会解决一切。”

    唐阳羽一脸鄙视的看过去,“你没听见么,只能靠我自己,没有人可以帮我。没有人可以帮我的意思是要跟升白龙决战得我自己想法子把这条恶龙引出来再打,否则想打也没机会。”

    罗绮不服,“如此生死存亡之际大地巫师真的坐视不理?坐视不管?把所有的责任和危险全都推给你?那她算什么大地巫师?叫缩头巫师算了!”

    罗绮还是很有正义感的,替唐阳羽打抱不平。

    十分努力的。

    大烟的表情则十分冷血,一点都不觉得她的老板有多不容易。

    孙仇不科独艘术战闹结闹我

    所以罗绮连大烟都看不下去了,“大烟,你也说句话啊,你不支持你老板么?”

    大烟冷哼,“我一个月拿5500块工资你还要我做那么多?”

    罗绮一下子愣住,因为第一她没想到大烟会回答,第二她没想到大烟的回答会如此牛。

    太赞了!

    这理由天底下谁都得服气。

    给人家5500工资又让人家当密门宗头领,又让人家当司机当厨子当保姆当保镖,现在还要人家精神支持?

    算了吧,别说5500是55000都不够。

    550000也不够,因为大烟还得随时准备给这个烟心老板卖命。

    罗绮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表情尴尬的看着唐阳羽,她总觉得唐阳羽是有办法治服大烟让她老实。

    她甚至脑海里幻想出一个特别有趣的情节,唐老板伸手掏出一张百元大钞直接扔给大烟,说,那个谁谁谁你去吧升白龙给引出来,这只是定金,事成之后还有300.

    反正也不知道怎么的她这么想了。

    然后盯着唐阳羽的嘴巴等着他说话。

    结果他像是个哑巴根本不说话,似乎跟大烟心有灵犀的样子,似乎两人早心有数。突然她觉得自己像个二傻子,被这俩人给戏耍了。

    可是她又说不出哪里被戏耍了。

    敌科远不独敌恨由冷艘所结

    晚8点,睡觉。

    这是罗绮的想法,反正她是没办法把升白龙引出来也没办法灭绝龙魂,她只能在梦默默的支持了。大烟在距离火堆不远的地方睡。

    结远仇不鬼艘学接冷由地

    她却突然发现唐阳羽不见了,下意识起身,前后左右都没有,屏气凝神感应那家伙的味道和气息。

    没有!

    她马问大烟,“你老板去哪里了?”

    大烟毫不在意的伸手指指地底下,“下去半天了。”

    罗绮一阵焦急,“那你怎么不跟着?他一个人下去会有危险的!他一定是去引诱升白龙了!”

    大烟鄙视的看看她,“我下班了,他是死是活都不关我事。”

    罗绮深呼吸再深呼吸,然后她发现乌鸦阿二也没有了,不见了。

    “阿二跟他一起下去的?”

    大烟闭眼睛,“大烟早飞出去了,她不喜欢住在山洞里,她是乌鸦,不是蝙蝠。”

    大烟的话居然多了起来,至少相对之前要多了不少。

    罗绮心里发冷,唐阳羽不见了乌鸦也不见了,他只能去做一件事,只会带他的乌鸦,他人生第二好的朋友,当然他第一要好的朋友黄金左手一定也跟着去了。

    因为他不是残疾,黄金左手还长在他自己的胳膊,胳膊也还长在他的肩膀。

    “你睡吧我去找他们。”罗绮脸色冷峻的直接出了山洞,她知道其一个地下通道入口,但是大烟说那家伙没从那个入口下,从别的入口下去的。

    别的入口她不知道,她只知道一个入口一个出口。

    那么她出山洞找乌鸦的踪迹更加务实些,因为她早已经记住了乌鸦身的味道。

    她坚信唐阳羽会干出这种事情,关键时刻他会以一种大男子主义思想选择一个人承担所有危险。

    可是她还没走多远突然发觉不对,扑棱棱乌鸦飞了进来,原来外面又开始下雪。

    那气息……正是唐阳羽。

    她连忙回头看去,这么快逃了回来?

    一定受伤了!

    可是唐阳羽一边揉着肚子一边往火堆跟前走,看着穿戴整齐往洞口走的她,“罗绮,大晚的你不睡觉出去干什么?”

    罗绮不搭理他,冲到他身边直接动手……下一顿摸索一顿检查,结果……一切正常,是味道……

    “你刚才不是下了地下通道去用你身体里的献祭者的味道引诱升白龙出来么?”

    唐阳羽想要抬手摸摸鼻子,伸到一半又放回去了,下意识在身擦擦,“谁告诉你我大半夜不睡觉去地下通道找死了?”

    罗绮看向大烟,大烟可不吃亏,“我说老板在下面没说他去引诱升白龙,他是去厕所,因为下面的厕所山洞里的更舒服,臭味也不会随着风吹到山洞里来。”

    大烟破天荒的解释的十分详细。

    详细的不行。

    罗绮深呼吸,“你是去厕所了?厕所要带着乌鸦么?”

    唐阳羽一脸无辜,“我什么时候带着阿二了?阿二不是一直在山洞口做警卫么?不是在你身后么?”

    呜哇,呜哇。

    乌鸦站在高处的岩石扑棱着翅膀,大声叫了两声,以提示罗绮它的存在。

    它的确是从洞口飞进来的。

    事实俱在,人证物证鸟证也在,罗绮还是不相信唐阳羽真的去厕所乌鸦真的在洞口警卫,真在洞口警卫该像前几天一样不管外面刮风下雪,是下刀子那只乌鸦都不可能躲进山洞。

    他们在集体欺骗她。

    这让她有点难以忍受,她一直都对大家很真诚的。

    结科不地独艘球所冷毫考显

    他们这么对她是不尊重。

    她决定找他们的老板讨个说法。

    “你不想让我在这呆下去了么?你瞧不起我么?”罗绮问,怒。

    “我睡了,无聊。”唐阳羽根本不做回答,可是脸的表情却出卖了他,他真的瞧不起她也不想跟她再怎么相处,因为满脸都是厌恶,避之唯恐不及的样子。

    “大烟,送客吧,这位客人在白龙岭的旅程结束了。”他紧接着吩咐。

    “走吧,别让我动手。”大烟立刻起身押送。

    乌鸦也瞬间飞起用自己的鸟身挡住老板,防止罗绮怒了发动突然袭击,它的那双死神之瞳冷漠而决绝的看着她,她在跟它对视。

    她不走,不怕!

    结科科地鬼孙学所闹学故方

    “唐阳羽,告诉我一个理由,让我信服我走!”罗绮大声质问。

    “我已经找到了进入地下狼堡的地图,地图已经刻在我的脑子里,而且你也听见了……其实我早有办法灭了升白龙……然后会进入地下狼堡拿到龙之权杖,还有那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金银珠宝。”

    “我不希望有任何外人跟我瓜分这些珠宝,谁都不行,庞家人不行你也不行。”

    唐阳羽果然立刻给了她一个十分令人信服的答案,可是罗绮却笑了,“我不走,这只是你的小把戏而已,你对于明日的决战根本没有信心,也没找到办法,所以要我走,离开这里,恨不得让我连夜飞回关是不是?这样即便京城陷落毁灭我也还能活下去,还能继续守护乾陵下龙脉,对吧?”

    “唐阳羽,你真当我那么贪生怕死?”

    唐阳羽抬手摸摸鼻子,似乎忘记了刚刚完厕所,“我不会对你那么好,别自作多情了。我承认我跟你相处的还是可以的,但是跟你不熟,交情不深。有些话非要我彻底说开么?我跟你从来都不是朋友而是敌人,你的神狼族是我要毁灭和收编的重点对象之一。”

    结科仇科情后术由闹方技太

    “我现在放你回去不杀你是给你最大的面子了。”

    “走吧。”

    唐阳羽边说边挥手,已经不愿意多说一句话。

    罗绮根本不怕大烟,但是她却低估了乌鸦那双死神之瞳,她跟它对视的时间太长了,足足有一分钟,所以当大烟来一手刀将她打晕带走的时候,她竟然身子绵软无法发力,多厉害诡异的力量都发动不起来了,都没用了。

    她晕倒过去。

    ……

    她醒来的时候在一间屋子里,一间标准间,她对面床坐着庞媛媛。

    庞家?

    艘仇不仇方敌恨战阳帆恨孤

    艘仇不仇方敌恨战阳帆恨孤  身后也不对,身后有人出现。

    她到了庞家?

    她赶紧挣扎着坐起来看着遮挡的严严实实的窗帘,“这是哪里?我昏了多久?唐阳羽呢?”

    庞媛媛看着她,“他留在了白龙岭,我们都撤出来了,所有人。”

    罗绮猛地坐起身,身体竟然还没有恢复,一阵眩晕之后要不是庞媛媛动作快她直接摔倒在地毯了,庞媛媛将她扶回自己的床。

    笑了,“没用的,你跟阿二的死神之瞳对视了足足有67秒,你的身体三天之后才能逐渐恢复,现在虚弱的很,别再想着白龙岭的事情了。没用。”

    罗绮深呼吸,向后努力的,靠了靠,靠在床头。

    她跟庞媛媛不算熟,但是相处的还不错。

    只是庞媛媛是庞家人跟她隔着一层,是唐阳羽的人又跟她隔了一层,这等于她们之间相隔了两层距离,这个距离,至少此时此刻这个距离很远了。

    绝不亲近。

    “这是他的主意?”罗绮问,不甘心。

    “这是姑姑的主意,当然也是那家伙的主意,他喜欢逞能,大男子主义,觉得自己什么都能搞定。”庞媛媛表情淡定,似乎早适应了习惯了这样的唐阳羽,这样的男人。

    她的男人。

    “大烟呢?乌鸦呢?”罗绮没有跟她争辩,毕竟人家庞媛媛更加了解那个家伙。

    家伙!

    那厮!

    “大烟他赶不走,乌鸦他本来走哪带到哪,他早有遗嘱,他要是死了把那只乌鸦宰了跟他葬在一起。”庞媛媛笑,多少有点无奈。

    “都是骗子,都是阴谋,从头到尾!”罗绮忍不住骂道。

    “对,差不多都是骗子都是阴谋,但是他的阴谋是除了他们两人一鸟之外的所有人全都撤离到暂时安全地带,他自己去面对升白龙面对挑战和死亡。”

    “不说那家伙多伟大,可是他至少挺可爱的。”

    庞媛媛马怼回去,替自己的男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