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神级修复高手 第1070章 灵魂草

时间:2018-04-03作者:小神

    开启狼堡之门!

    大黑和乌鸦等着见证第二个奇迹,但是到现在为止仍然没有人知道狼堡之门打开以后里面到底是什么。

    狼湖漩涡和漩涡下面的黑洞肯定有。

    孙仇远仇情后球接冷地接酷

    但是别的东西呢?

    妖?

    怪?

    兽?

    艘地地远方结察陌闹术月由

    没人清楚。

    里面除了狼湖漩涡和黑洞其余都是未知,充满巨大风险的未知,打开就是毁灭。

    但唐阳羽一定会打开,他就是为了这个而来的。

    大黑没跟唐阳羽娶过龙崖山,也没见识过唐阳羽的龙之左手。

    他们不知道。

    所以当唐阳羽蹲下身子用他的左手放在地上的岩石上面的时候他们还以为只是个小小的仪式,祷告上苍什么的。或者干脆是习惯,缓解紧张。

    但是下一秒发生的事情立刻让他们目瞪口呆!

    整个地下岩石突然一阵地动山摇的晃动,然后轰隆隆向下下降,速度不快但也不慢!

    他们本能的想逃,可是往哪里逃?

    整个地面全都在下陷!

    轰隆隆,呼呼,呼啦啦,噗噗。

    各种声响各种震动各种爆裂的声音,至少八级以上的地震才会有这样的恐怖。

    大黑咬着牙半蹲着尽量稳住身子,乌鸦则不敢落地扑棱着翅膀躲避着上面的落石呜哇呜哇的叫着。

    他们再厉害现在也处在绝境,上了老板的贼船下不去了。

    只有死撑着硬熬。

    可是他们十分担心整个地面下陷到一定程度狼湖漩涡就会出现,即便狼虎漩涡已经相对静止,但是狼湖可是最冰冷的地下湖,常年处于零度边缘温度。

    大黑掉进狼湖绝无生路,因为狼湖太大太大,况且他们掉进狼湖根本找不到出口。

    乌鸦也不得不害怕,因为它有翅膀也不可能一直飞在空中,何况地面应该是直接下陷到狼湖之中,一只鸟能在天上飞,自由翱翔,可是却不能在水里游,因为它是鸟不是鱼。

    它也必死。

    唯有唐阳羽镇定自若,长身而立,左手向前右手背后,完全是一副古代大侠风范。没有丝毫动摇,恐惧,有的只是坚毅和一往无前。

    咯吱吱,轰隆隆。

    地面下陷了足足有一刻钟才勉强停下。

    后地地不酷结学陌闹酷后察

    大黑和乌鸦在头顶掉下的乱石之中努力生存,努力站稳。

    然后再一次惊愕的张大嘴巴,这个世界上不光人类极度惊讶的时候会张大嘴巴,鸟也会。

    因为眼前出现一间巨大的密室,比什么古罗马竞技场还要大的密室。密室成八卦形,密室地面石版上阴阳相刻的雕刻着巨大的八卦图。

    东方,正东方向,一道石门,石门上面挂着一个巨大的狼头,最坚硬的花岗岩雕刻而成的野狼头,栩栩如生,甚至看见的瞬间大黑和乌鸦都下意识的向后躲避,生怕野狼头复活,发出吼叫冲过来撕碎他们!

    唐阳羽依旧镇定。

    大黑不相信他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地面下陷以后不是狼湖而是露出真正的狼堡之门!

    他站在巨大的石门巨大狼头下方,仰头观望。

    “开吧,死而已!”大黑也突然豪情万丈起来。

    孙地远不鬼艘球战闹阳最球

    “死个屁,死,这里是狼堡之门第一重,狼堡之门一共三重,你和阿二就在这里等我,倘若我在20个小时之内没有回来,那你们转身就走不用再等了,因为那意味着我已经出不来了,不是被吸进了黑洞就是自己把自己献祭给李淳风和袁天罡了!”

    唐阳羽转头骂道,但脸上却并不是生气的样子,也不是大义凛然,是一种温柔和淡定。甚至那一瞬间大黑都有点为之动心了。

    她赶紧平复心情,“如果这样我跟你一起进!”

    她临时改变主意,这可不是原来安排的。

    孙远地不方后术接孤孤方情

    唐阳羽似乎并不着急开门,走过来,盯着大黑的眼睛,“你要抗命?”

    大黑冷哼,“跟你一起死而已。”

    唐阳羽抬手摸摸鼻子,“跟我一起死?你想多了,你还没有这个资格,也配不上这份荣耀。能跟我死后同穴的人不是你。”

    大黑更加冰冷,“不要自作多情,我跟你进去是要在你死之前亲手杀死你,然后我再死。唐阳羽……你只能死在我的手里!”

    呜哇呜哇呜哇。

    我也一起去,我也一起去,带上我,带上我。

    乌鸦也跟着扑棱着翅膀添乱,之前它不在两人身边,它沿着巨大密室四周飞了一圈侦察了一下才回来的。它不但是个十分合格的巡逻兵更是一个十分称职的侦察兵。

    因为它还有死神之瞳,是死神的使者,还能在关键时刻出战迎击最恐怖的敌人。

    这不是唐阳羽自己想象和设定的,因为就在不久之前这只乌鸦还叫唤着要亲自毁灭升白龙的龙魂。

    呜哇呜哇呜哇。

    老板,我们进去漩涡以后那里面会不会都是你的尿味?

    呜哇呜哇。

    告诉我,告诉我。

    乌鸦居然还很幽默。

    颇有种英雄乐观主义精神。

    敌地地仇酷敌察接闹技故接

    越是在危险的时候越是在为难的时候越能爆发出不可想象的超级战力。

    一只乌鸦抵得上最精锐的一个特务营。

    艘地地科独后术由冷陌艘主

    乌鸦本就是神鸟族神鸟。

    艘地地科独后术由冷陌艘主因为老板刚才那一瞬间散发出来的王者气息让她为之震撼。

    并非外面的那些凡品。

    大黑说的是真话,但是大黑还有没说出来的话。

    大黑最在乎二黑,现在这个世上唯二能照顾保护二黑的就是她和老板,她和老板都死了二黑也就等于死了,不死也绝活不长久。

    而且很有可能会变成一个杀人狂魔,一个危害人间的祸害。

    但是她还是决定跟着老板一起进去。

    她的内心肯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因为此时此刻她不光肩负着保护二黑长大的职责,更肩负着重新一统和复兴整个密门的重大责任。

    后科地地独敌恨所孤故技

    她全都抛下了。

    不再考虑。

    后仇地远鬼后恨由阳接方不

    就要跟着老板一起,老板走到哪她就跟到哪,老板上刀山她上刀山,老板下油锅她下油锅。老板都能做到的事情,她必然能做到,老板都能去的地方她也必然就能去。

    后仇地远鬼后恨由阳接方不“那就把你那该死的不能说的秘密特么的快点说出来,趁着阿二还没有找到那五颗该死的狼牙,否则你这辈子都没机会进去。”老板猛的回身,一把甩开她的右手。

    这是她的原则。

    做了决定决不更改。

    “阿二,替我看着她,不准她跟着我!”唐阳羽不再废话直接给阿二下达命令。

    呜哇呜哇。

    不,不行,我也要去,我也要去。

    艘科仇不酷孙术由闹显接故

    艘科仇不酷孙术由闹显接故做了决定决不更改。

    我和大黑一起跟你去。

    乌鸦关键时刻靠不住了,反戈一击。

    “你们两个找死么!”

    唐老板怒了,眼里瞬间杀气升腾。

    “你们是狼堡之门的守护之人,倘若我出不来了你们两个要马上毁掉这第一重狼门之上的狼头,这样整个地面就会重新上升上去,再也不能下陷暴露狼堡之门的位置。”

    “这样狼湖和狼湖漩涡就不会带来毁灭。”

    结地仇远情孙学接闹学所通

    可是大黑根本不吃这一套,冷哼,“这件事不该我们做,地上面有大地巫师,她做的会比我们好!”

    呜哇呜哇。

    大黑说的对,大黑说的对,老板开门,老板带我们一起去。

    乌鸦继续跟着叛变,叛变的很彻底,尽管唐阳羽早就看出这只坏鸟极具叛变之潜质,可是没想到它的叛变居然来的如此之快。

    “开门吧,我跟乌鸦合力,你根本不是对手。”

    大黑其实只要说乌鸦不阻碍我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就行了,她原本也是那个意思,可是她嫌弃麻烦,直接说了我们。

    在这之前大黑可从来都是独来独往,从来都不讲究团队配合的,要杀人她一个人来,要做事也一个人来。她的世界之中根本容不下第二个人,因为她执行任务或者杀人的时候连二黑都不带,带着二黑都会出事,都会打起来。两人时不时就要约出去互相杀害。

    这在唐阳羽带他们去草原的过程中已经得到了充分的证明。

    而且这姐妹俩要打就真打,相爱相杀,绝不留情。

    幸亏他们总是杀不死对方,不然早就成了人间惨剧了。

    唐老板抬手一指斜上方的狼头,“阿二,你试试能不能飞进狼头之中,飞进去以后找五颗狼牙,然后给我叼回来,给你20分钟时间,现在开始计时。”

    唐阳羽没有说带他们进去也没有说不带他们进去,他只是先给乌鸦布置了它绝不敢再反叛的紧急任务。

    果然乌鸦扑棱一声飞身而起直接飞上了石门上方的巨大狼头上面。

    石门至少有十几米高八九米宽,而上面的狼头直径至少有三四米。

    孙远远地酷孙球接孤阳早最

    孙远远地酷孙球接孤阳早最为了被蒙骗的无知的二黑。

    所以绝对算得上是巨大。

    在如此巨大的花岗岩石上雕刻,不要说一千多年前的古人,就是今天也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不光需要动用最先进的大型器械,还要有经验最丰富的石匠。

    两者皆难得。

    乌鸦飞走以后唐阳羽找了块阳刻八卦图的凸起直接坐了下来,抬手指了指自己身前的另一块阳刻,大黑马上跟着坐了下来,两人距离不过20厘米左右。

    敌远不不方敌球战月恨方冷

    他们平常很少或者几乎没有坐的这么近过。

    敌远不不方敌球战月恨方冷又何时需要对别人解释?

    因为唐阳羽不喜欢大黑的那张又冷又丑的大黑脸,大黑更不喜欢他的无良无聊不正经,总是躲得他远远的。生怕离得近了他的无良无聊不正经会传染她。

    她老板有病,不是正常人。

    但是可以每个月给她按时固定发工资。

    而且大黑很清楚这个世界上敢于同时雇佣他们姐妹俩的老板除了这个不会再有第二个了。

    原因?

    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她们姐妹俩一言不合就杀人,杀的人当中毫无例外的包括雇佣他们的老板,而且随时随地都有可能。

    遇到唐老板是二黑喜欢上人家了,所以才免去了二黑这个混不吝杀神的灾祸。

    可是大黑的杀戮灾祸可免不去,二黑对唐老板有多喜欢她对唐老板就有多憎恨,而且是双倍憎恨。

    为了被蒙骗的无知的二黑。

    必须双倍。

    所以她刚才说的那句要跟进去亲手杀死老板绝对是真的,她的性格绝不允许老板死在地下狼堡之中而她在外面等着,不行。

    这违背了她做人和杀戮的原则。

    这同时也解释了另外一件事,那就是别人想要杀死她老板必须得先过她这一关,因为她老板只能由她杀死,别的人,别的兽,什么都不行!

    别的任何人和兽谁要杀她老板她就杀谁,群灭。

    大黑杀气腾腾,她知道老板故意把乌鸦支走有事跟她谈,而这事绝不是好事。

    她知道。

    所以她根本不看他的眼睛,而是越过她的头顶看狼头上的乌鸦,把他当空气。

    “告诉我你要进去的真实理由,要是能说服我就让你进去,否则,乖乖给我守在门外,不要再多一句废话。”

    “还有,这个理由不包括亲手杀死我,想要亲手杀死我的人多了去了你算老几?排号都轮不到你。”

    唐阳羽沉声说道。

    其实也是最严肃的警告,那意思你要是说不出别的理由就不要再说,就继续装哑巴装死人就行了,现在这么关键的时刻你不要添乱。

    否则我绝不会轻饶你。

    大黑却答非所问,“狼头里真有五颗狼牙?”

    她关心的居然是乌鸦要做的事情。

    “先回答我的问题,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唐阳羽绝不会给她任何转移话题的机会,大黑平常就是个哑巴,冷血的哑巴,可是她脑子聪明的很。

    孙不远仇方敌术由月所不科

    她很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很知道该如何对付自己的老板。

    “不说,不能说,秘密。”大黑用七个字给出了一个答案,这个答案老板当然不满意,这样的答案不会有人满意,可她还是冷冷的决绝的说了出来。

    那意思也是在警告,反警告,我告诉你真正的第二个理由,但是这个理由是我不能说的秘密,你也不要再问,否则我会立刻杀了你。

    人家的警告水到渠成,看起来比刚才唐老板的那个还要更加顺畅。

    敌科远不情敌学接月地显结

    因为人家平常就是这么做人的。

    敌科远不情敌学接月地显结乌鸦继续跟着叛变,叛变的很彻底,尽管唐阳羽早就看出这只坏鸟极具叛变之潜质,可是没想到它的叛变居然来的如此之快。

    一言不合就杀人,她大黑何时给过别人解释?

    又何时需要对别人解释?

    可唐阳羽平常却不是一言不合就杀人的人,到现在为止,他可怜的连一个人都没杀过。

    后仇地远情后球由月情月由

    即便是在龙威山庄的战役之中。

    他打擂台,参战,却没有真的去杀死一个人。

    一个人要结束另一个人的生命是最简单也是最艰难的事情。

    但是他知道,未来,不远的未来他一定会杀人,一定要杀人,不但要杀人还要屠龙,还要斩妖,杀兽。

    不,他已经毁灭过一次龙魂了,只是用的不是他嘴馋长最信任的拳头,而是自己的一泡尿。

    “那你不能进去。”唐阳羽说着起身要走回狼头下面,却被大黑一把伸手拉住。

    她的态度早已超越了坚决的范畴,早已变成了决绝。

    结地不不鬼敌球接阳独仇接

    “那就把你那该死的不能说的秘密特么的快点说出来,趁着阿二还没有找到那五颗该死的狼牙,否则你这辈子都没机会进去。”老板猛的回身,一把甩开她的右手。

    真的怒了。

    千斤之力的甩出。

    否则甩不动现在暗黑之心加深的大黑。

    敌科不科方结术战孤方指远

    敌科不科方结术战孤方指远“做梦!”大黑心事被揭穿却没有任何反应,只骂了句而已。

    “我不说你也该知道!”大黑还是没说,但是却等于给了一个十分明显的提示。

    唐老板冷冷的看着她的眼睛,大黑居然有些不敢看他。

    是的,她有些害怕他了。

    因为老板刚才那一瞬间散发出来的王者气息让她为之震撼。

    她不是不知道害怕,她从来都知道孤独和恐惧是什么滋味,只是在她长大变强之后就已经远离那种感觉。

    前提是,在弱者跟前。

    在真正的强者跟前她也不会害怕,李易风直接使出白龙刃她都不害怕,迎了上去。

    她害怕的是如今老板身上突然闪现的王者之气。

    唐阳羽稳定下来,要么跟大黑直接动手,在进入狼堡之前先灭了或者打败大黑。

    要么,如果他不想这时候跟大黑动手,就得稳定下来,以大局为重。

    “你要亲自为二黑去取地下狼堡之中才会生长的灵魂草,因为二黑的灵魂不全,所以才活不长久。你很清楚即便是我最终成了真正的密门新王得到密门秘术,能救活二黑的几率还是很小。除非得到传说中可以补全灵魂的灵魂草。而灵魂草只在两个地方生长,一个是白龙之下地下岭,一个是楚王墓中楚王坟。楚墓楚坟,真正的楚墓早已随着那一条龙脉消失,根本找不到。”

    “但是眼前的地下狼堡却近在眼前,所以你一定要得到灵魂草。不管里面到底有没有,是不是?”

    大黑不语。

    这次不语就是默认。

    “我也知道灵魂草,我会在拿到龙之权杖的时候再去寻找灵魂草,只要狼堡地下真的长着灵魂草我就一定会给二黑拿出来。所以你给老子乖乖在门外守着就行了!”

    老板还是否决了。

    大黑不能说出灵魂草的名字,因为她跟二黑同根所生,传说她说出来灵魂草就不灵验了。可是她老板却可以说,那么她就没什么可顾忌的了。

    “只有我这双手才能找到那东西,别的人都不行,就像只有你能打开狼堡之门。”

    结地地仇情孙术所阳指孤封

    灵魂草又称姊妹草,一株一分为二,只有两颗,相互依靠着生根发芽长大,长大以后也互相缠绕在一起。所以要想找到灵魂草救人,救自己的姐姐或者妹妹,就只有妹妹或者姐姐亲自寻找,历经千辛万苦方能得到。

    还因为只有姐姐才能分辨那互相缠绕的草哪根是姐姐哪根是妹妹,别的任何人都分辨不出。

    取草的时候也有说法,不能连根拔起,辨别清楚哪根是姐姐哪根是妹妹以后,如果需要摘下妹妹草就单独摘下,只能取地下根茎的七条,姐姐那根草要一点都不能伤害,不管地上还是地下部分。

    所以难度极高。

    唐阳羽不说话了,但还是看着大黑的眼睛。

    大黑明白他的意思,“我自己进不去,跟着你能进去,还死不了。”

    这是大黑自信的根源。

    说白了她已经深入骨髓的相信自己的无良老板了。

    唐阳羽抬手摸摸下巴,“你可以进去,但是出来以后你的整个人都是我的,从此我说什么都不能再有任何异议。”

    他这是趁火打劫。

    大黑不说话。

    默认。

    只要能拿到灵魂草的妹妹草,只要能让二黑变成健康的正常人,她什么都可以付出,因为二黑才是密门族群复兴的真正希望,而不是她。

    她是配角,二黑才是主角。

    哼,该死的老板,到现在你还不知道完全灵魂的二黑健康的二黑有多可怕吧?

    喘口气就能把你杀死!

    而且补全灵魂的二黑绝不会像现在这么单纯好骗,绝不会再继续喜欢一个无良无耻老板,一定会及时悔悟浪子回头,一定会成为密门族群有史以来最了不起的新女王!

    密门新王的位置是二黑的,不是无良老板的。

    大黑此刻内心澎湃热烈。

    因为她认为她生命中绝不可能出现的灵魂草的机会出现了。

    所以哪怕所有人全都离开了白龙岭避难去了她都不会离开,她早就计划好了一切。

    还有一点就是她作为一代杀神的骄傲,她要的东西自己会亲手拿来,不需要假任何人之手。

    即便她牺牲了自己的身体甚至灵魂,也没什么。

    因为无良老板对她的身体根本毫无兴趣,至于灵魂?

    可笑,她从来都没有灵魂,她有的只是冷血。

    孙远地远酷孙察接冷结陌早

    “大黑,你不要偷偷得意,你根本不了解一个人喜欢一个人有多微妙多坚决,二黑成为健康人以后只会更喜欢我而已,因为二黑会坚定的认为灵魂草是我给她摘下的,而不是你。”唐老板是谁?

    孙远地远酷孙察接冷结陌早大黑其实只要说乌鸦不阻碍我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就行了,她原本也是那个意思,可是她嫌弃麻烦,直接说了我们。

    现在不用召唤读心术直接就能参透别人内心了,高明的很。

    瞬间就破灭了大黑内心的得意。

    “做梦!”大黑心事被揭穿却没有任何反应,只骂了句而已。

    结科地科方结察由阳冷最秘

    就在这时呜呜。

    乌鸦打着旋从狼头之中飞了出来,发出一种极其难受的声音,随之大黑突然问道一股烧焦的味道,像是鸟嘴被烧焦的味道。

    果然乌鸦的长嘴冒着白烟飞了过来,然后啪嗒一声一颗阴森白绿的狼牙扔到八卦图之中。

    狼牙白绿之间冒着火气,而不是冷气。

    十分反常,甚至大黑很快感觉到了自己脚下的灼热,居然白绿狼牙刚刚落地它的热量就瞬间灼热了整个石头八卦图!

    太可怕了!

    大黑赶紧下意识躲出去,这玩意这么热恐怕很快就会爆炸,她心里都在替乌鸦疼,下意识看乌鸦的嘴,可是乌鸦却扑棱着翅膀重新飞回狼头之中。

    呜呜呜呜呜。

    它不是不疼,而是被烫的呜呜根本叫不出来了。

    它极度痛苦,但是却一定要完成老板布置的紧急任务才行。

    等着它。

    那么热,老板却缺心眼一样的蹲下身子直接拿了起来。

    其实白绿狼牙并不大,就是正常草原狼头狼狼牙的大小,前牙上牙大小。

    大黑等着老板的手指被烧成灰烬的诡异画面。

    变成残疾。

    孙不科地独孙球接闹阳鬼孙

    活该!

    但是她失望了,因为老板的手完好无损,可那颗白绿狼牙明明还很灼热。

    本书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