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神级修复高手 第1073章 嚣张唐英雄

时间:2018-04-03作者:小神

    眼前来历不明身份不明年纪模糊的老头子八风不动的一口一个老朽,似乎他也很喜欢跟人打赌,而且从没输过的样子。

    敌远不科独后学由阳显克闹

    唐阳羽也是。

    但是他要赌的却不是他能不能在狼湖漩涡重新开启之前离开这里,而是老头子手中的拐杖是不是龙之权杖。

    后远仇仇方艘术接阳月闹

    其实它原本的名字应该叫做紫金权杖才对。

    对于唐阳羽来说他更喜欢紫金权杖这名字,这代表着这跟龙形资金树的本质。

    而不是有点刻意的跟龙族捆绑在一起。

    尽管其实这也并不是捆绑,而是宿命,是天意。

    反正他要是得到了真正的权杖肯定会改名叫紫金权杖,别人有辄去想没辙就干瞪眼看着,不需要别的东西,一点都不需要。权杖在他手里就是他的东西,他就是老大。

    可是唐阳羽很快就发现事情绝没有他想象的那般轻松,紫金权杖明明已经离开老头子的手,却就是不肯到他这边来,紫金权杖有选择能力,有生命。

    因为它本来就是无根紫金树,无根也能活,连根拔起对它并没有损伤。

    它是一个活物,一个活了不知道几千年甚至上万年的生命。人类这种时候一般称之为活化石。这跟华府偶尔会出现的太岁相似,极其相似。

    在国宫的时候唐阳羽就被告知他要跟权杖一起生活战斗147个日日夜夜权杖才有可能承认他的新主人身份,当然不承认的可能性也很大,这不是玩笑,是残忍的事实。

    权杖这东西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会认可的。

    在权杖眼里他太弱了。

    权杖自己站在中间不动。

    结不不地情孙学陌阳孙阳察

    唐阳羽伸出左手去拿,老头子则好心提醒,“要小心,老朽的拐杖脾气不太好,时冷时热的……”

    他说的时候唐阳羽已经抓住了权杖,已经感受到了来自权杖之上的炽热,超级炽热。

    甚至在低空盘旋的乌鸦都被那股超级热浪冲击的不得不扑棱着翅膀拼命飞升,否则它就会被烧焦,成了烤乌鸦。

    烤乌鸦不好吃,它也也不想死。

    呜哇呜哇。

    好热,好烫,老大快放手。

    权杖的炽热远比外面白绿狼牙的温度要高,高出很多,甚至在乌鸦的感受当中根本不是一个重量级的。

    所以它才哇哇大叫预警,希望老大不要干傻事,这个跟几颗会发热的狼牙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可是它说晚了,老大的左手已经握住了直立中间的权杖,紧接着它就闻到一股烧焦的问道。

    哇哇。

    它有些凄凉的叫着,哇哇这种悲鸣才是一个乌鸦本来该发出的声音,因为乌鸦本来就代表着晦气和死亡。

    死神使者。

    老大完蛋了,至少左手完蛋了。

    随着焦糊的味道传来的是一阵白色烟雾。

    哇哇哇哇。

    乌鸦的声音更加悲哀。

    发自内心的悲哀。

    老大死了,挂了,化作一股青烟……

    可惜,伤心,难过!

    报仇?

    向一根棍子报仇么?

    报仇都没办法报仇,但是它还是决定把那个来历不明的老头子给杀死!

    总要有个背锅的,总要让它发泄一下突然失去,老大的悲哀。

    可是就当它从天而降急速俯冲眼里放出黑色光芒打算带走老头子的时候,却突然看见白色烟雾之中老板还站在那,似乎左手也没什么伤害。

    呜哇呜哇。

    老大你没死啊?

    老大快跑,我来掩护!

    它打算继续冲击,可是唐阳羽已经将紫金权杖高高举起!

    他的左手完好无损!

    咯吱咯吱!

    咯嘣嘣!

    咯嘣嘣!

    突然权杖再出新招,刚才老头子都好心提醒了他的拐杖冷热无常!

    刚才是炽热可以融化一切的高温,现在则是冰冷可以冰冻一切的极寒!

    孙远远仇方敌恨所孤通孤

    唐阳羽的左手瞬间被冰封,成了冰雕!

    孙远远仇方敌恨所孤通孤死神使者。

    哇哇。

    这下子可完蛋了,老大的左手能抵御高温这个它是知道的,可是这彻骨的冰寒能受得了?

    从几千度的高温突然变成零下100度以下的极寒?

    老大的手肯定会化作粉末掉落在三色狼堡门前的草地上,成了肥料!

    该死的老头子,你乌鸦爷爷要杀了你!

    咯吱吱,哗啦啦!

    唐阳羽再次高高举起权杖,手臂上的冰封瞬间粉碎掉落,他的左手依然完好无损!

    只是他左臂上的衣袖经不住如此高温低温的切换,已经化作尘埃飘落到草地之上。

    但是胳膊还算完好,除了红肿青紫了一点以外。

    乌鸦的心忽上忽下,一会天堂一会地狱,大起大落来的太过刺激,来的太过震撼,让它这只神鸟都说不了了。

    嘭!

    再次生变!

    权杖自己高速旋转着脱离唐阳羽的左手,唰的又回到了老者手中。

    后不科地酷艘球所阳闹不星

    老者完全一副无奈的样子,“唉,你看,这不争气的拐杖还有点恋旧,舍不得我这个风烛残年的老头子。”

    唐阳羽站在他对面,眼神坚毅,不动如钟。

    孙不不远酷艘学由冷球冷闹

    底盘相当扎实。

    他可是一个一点武功不会一点灵力没有的弱鸡。

    但是此时此刻面对如此神通广大的权杖,就是可以做到临危不乱,处变不惊。

    绝对的大将风度。

    他的脸上很快现出一抹少年的笑容,因为他其实已经赢了一半,因为他已经证明了眼前的权杖就是紫金权杖,如假包换。任何赝品都不会有这么大脾气,都不可能在转瞬间切换灼热和冰封两种极端模式。

    当然他也知道这两种冷热模式对于紫金权杖来说只是小儿科而已。

    但是就是这种小儿科拿到地上世界有谁能承受的住?

    没有人能承受的住,至少在他认识的人当中没有人可以做到最基本的拿到和举起权杖,就是刚才他做的那种。

    他能做到不是因为他多厉害,而是因为他有龙之左手。

    这权杖大名叫龙之权杖,小名叫紫金权杖。

    哼,那么拥有龙之左手的他自然可以抵御权杖的冰火两重天。

    这是最基本的。

    艘科不科独孙察接阳冷艘主

    刚才他并没有多难受,只是一般难受而已,难受程度完全在接受范围之内。

    艘科不科独孙察接阳冷艘主但是他要赌的却不是他能不能在狼湖漩涡重新开启之前离开这里,而是老头子手中的拐杖是不是龙之权杖。

    “去!”老者单手攥拳,拒绝接受权杖的自己回归。

    一个去字简直地动山摇,反正唐阳羽的耳朵被震的嗡嗡直响,他甚至觉得自己聋了!

    特么的!

    权杖也很倔强,继续围在老者身边打转,就像是乌鸦在低空围着唐阳羽打转。

    老者干脆拂袖而去,开门进了狼堡。

    咔嚓关门。

    不再给权杖一点回归的可能性。

    结仇科地情孙察所阳远球冷

    权证自己战力在狼堡门外。

    突然,由直立变成横飞,就像一支离弦之箭一样猛的射向唐阳羽的心脏!

    龙头在后龙尾在前!

    呜哇呜哇!

    老大闪开,让我来!

    乌鸦大叫。

    艘地远远独孙球所月艘由毫

    嘭。

    但是根本用不着乌鸦出手,唐阳羽左手在前右手背后,嘭,一把抓住了权杖的中心。

    跟它硬碰硬,拼力量!

    拼力量唐阳羽哪里是对手?

    敌地仇不独后学所孤恨敌敌

    但是他一步都没有后退,硬撑,用自己的精神力!

    道法自然!

    这里有一天世外桃源的地下草原,足够他吸收抵抗权杖巨大冲力的防御力量。

    龙之左手加上道法自然!

    这是他到目前为止所有的看家本领。

    二者从未一同使出过,这是第一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

    因为一旦他不能抗衡权杖巨大的冲击力,那么他的心脏就会被权杖射穿,轧个透心凉,他当然要死,他是人,没有心怎么可能不死?

    生死较量。

    乌鸦着急的想要帮忙可是根本没法子插手。

    它的死神之瞳根本对权杖没有作用,它的死神之瞳对一棵树没用。

    敌地远远独结恨陌冷早孙陌

    呜哇呜哇。

    老大浇油,老大浇油,浇油,浇油!

    它大叫着给唐阳羽助威,可是这该死的乌鸦居然把加油学成了浇油,这真成了火上浇油,唐阳羽抽空看了它一眼,忍不住笑了,然后大喊一声!

    退!

    权杖瞬间被他扔出老远,老远……

    然后就不见了。

    后地地仇方艘术接闹主学战

    消失的无影无踪。

    权杖果然会玩,不打了,不杀了,玩藏猫猫,唐阳羽根本无处可找。

    但是他并不着急,喘气,双手扶着膝盖,掐腰。

    “阿二,你过来……”有些虚弱。

    乌鸦赶紧飞过来,结果……啪就是一板栗……乌鸦被打的斜着飞了出去,咕噜噜在草地上打滚,好半天才挣扎着爬起来。

    呜哇呜哇。

    老大你打我干啥?

    乌鸦很委屈。

    “要喊老大加油,不是浇油,该死!”唐阳羽愤恨的骂道。

    呜呜呜……哇……

    记错了……不好意思了……老大……浇油的确不好……

    它认错的样子很可爱。

    然后它就决定将功赎罪,马上飞了出去,如同离弦之箭,用不着老大去追去找,它一个天上飞的空军去搜索效率高多了。因为它早已经深深记住了权杖的味道。

    那一身的酸味!

    哼,还能逃得过它乌鸦爷爷的鼻子和死神之瞳?

    休想!

    乌鸦去搜寻权杖了,唐阳羽则抬手敲门,咚咚咚,咚咚咚。

    就像是一个走远路的游者。

    咯吱房门打开,老头子有些意外的探出头.

    敌地不远鬼艘术战冷吉阳恨

    唐阳羽抬手摸摸鼻子,“老头子,大白天别做梦,打累了,给碗茶喝。”

    他要茶,理所应当的样子。

    “茶?老朽也想喝茶,但是这里连棵杨树松树都没有更别说茶树了,这里只有花泡的水,喝么?”老头子十分郁闷,说着说着竟然有些伤心的样子。

    “算了,给我来杯白水。”唐阳羽拒绝,一个大男人喝什么花泡的茶?

    这不是开玩笑么?

    那么娘们的事情他可做不出来,他是爷们,纯种的。

    觉错不了。

    他的资本在那,很强大,已经不止一个女人见识过了。

    结不不科酷结术战孤科秘月

    当然,楚千杯也见识了,乌鸦也见识了。

    女人见识会吓晕,男人见识公鸟见识则会深深自卑,随之开始怀疑人生。

    唐阳羽本来没什么骄傲的,但是却因为他们而感到骄傲。

    尤其是想到醉猫老师那震惊以及失魂落魄的模样,想到乌鸦那惊愕并且瞬间萎靡的样子,简直不要太开心。

    白水来了,用的很粗糙的陶杯。

    说是陶杯,但是烧制的水准很差,因为中间裂开了,都漏水。

    水倒是勉强喝到了,可是这也打破了他的另一个推断,华丽的三色狼堡里面绝对不是富丽堂皇的宫殿,而是极其原始的布置,简单至极。

    他也因此几乎确定眼前的老头子绝不是袁天罡或者李淳风,因为这两个妖人即便隐居千年至此也一定会过十分奢华精致的生活,他们只要稍微动动手动动脑就能烧制出世界上最顶级的瓷器。

    结远仇不鬼艘学由阳察考显

    这没什么可说的。

    咕嘟咕嘟,他接连喝了好几裂杯的水。

    孙不远仇方敌恨由冷地后主

    水是山泉水,不是狼湖水,狼湖水喝了肯定会死人的。

    他不做那种傻事。

    绝不沾染草原上的任何。

    随时随地都充满着危险。

    乌鸦还没回来,权杖也没回来,老头子却咣当关门不搭理他了,既然他不是来投靠的,认输的,那么他没必要再对他好。给口水喝也是怕他消耗太大,渴死了。

    他不能死,老头子太缺玩伴了,还缺奴隶。

    孙地地仇情结学战阳闹独主

    好不容易送上门的后生他可不忍心就这么让他死了,他还没玩够呢,至少得先玩个百来年才过瘾,他太寂寞了,太无聊了,每天都无聊到想死。

    别人以为他过的是神仙的日子,可这里对他来说却是地狱中的地狱。

    煎熬中的煎熬。

    而唐阳羽在开始围着三色狼堡查看,反正狼湖漩涡还没有重新开启,反正外面还风平浪静一片和谐之色。他要看看这狼堡有多大,四周有什么。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他现在甚至怀疑是老头子故意延迟了狼湖漩涡重新开启的时间,故意玩弄他。

    但是这不要紧,这刚好合了他的心意,他最缺的就是时间。

    何况笑到最后的人才是笑的最美的人。

    同时他也怀疑这里绝不止老头子一个人,这里应该有一个族群,这才合理!

    他就是有这种感觉,却一点证据都没有。

    弄不好他要在这里打一打稍微持久的持久战了。

    稍微持久的持久战的意思就是一周之内解决战斗,如果老头子真能控制狼湖漩涡一周之内不重新开启的话。

    本书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