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神级修复高手 第1074章 紫金王朝

时间:2018-04-03作者:小神

    唐阳羽一周之内解决战斗是最后的期限,也是最坏的打算。

    他心里既紧张又放松,紧张的是随时都在生死边缘,放松的是他都看到了十年后的自己,害怕个球?

    何况狼堡里的老头子也是人,他能在这里生活一百年甚至一千年他为什么不能?

    他当然也能,没什么不行的。

    大不了脑袋一热就是跟他们干就是了。

    战略上蔑视对手,战术上重视对手,这是最基本的战术战法。

    寂静,四周一片寂静,大黑不知道怎么样了,刚才老头子口头用她威胁了一下,但是唐阳羽根本没在意。因为如果老头子真的要对大黑不利,结果只有两个。

    第一大黑力战身死,第二大黑把老头子直接剁成肉酱。

    绝对不存在第三种可能,就是大黑被俘虏,成了威胁唐阳羽的工具。

    还有一点大黑身上现在有了暗夜之心护体,老头子想要弄死她也没那么容易。

    所以结果就是老头子拿大黑威胁他的时候要么大黑就安然无恙的活着,还在地下草原上寻找灵魂草,要么大黑就已经战死。

    大黑还活着唐阳羽自然不会受老头子威胁,大黑要是死了,哼,唐阳羽更加不会被他威胁,要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杀了老头子替大黑报仇。

    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至少在唐阳羽的脑子里就这么简单。

    绝没有第三种可能,非黑即白。

    因为他无比信任大黑,在这种时刻。

    就像他也无比信任天上的那只乌鸦。

    那只乌鸦能爆发出来的超级力量老头子还没见识过,但是最好别让四神使者的乌鸦爆发,否则带走老头子这条老命也不是什么难事。

    唐阳羽现在根本不管这个老头子是不是李淳风或者袁天罡。

    反正谁挡了他的路,谁不给他好过,谁就要死!

    必须狠辣起来。

    在这个世人思维中根本不可能存在的地下世界。

    那老头子不是什么幻影幻象,那老头子就是人,实实在在的人,也需要吃饭上厕所睡觉也会老去的人!

    没什么两样。

    唐阳羽大概用了20分钟才围着三色狼堡赚了一圈。

    说实话他觉得挺无聊的,因为没有任何其他人类的痕迹,除了草地也没有别的东西,没有树木,没有荆棘,没有蓝天,没有高楼大厦。

    这看起来是天堂,实际上却是一处绝死之地。

    然后他回到三色狼堡正门,一屁股坐在褐色台阶上,身子靠着暗红色的大门。

    等着。

    等着乌鸦和大黑回来找他,在这个地下草原手机无线电联通根本不现实。

    而且大黑的手机早就在水道中毁掉了,唐阳羽的黑莓还在,因为他早有防备的放进了防水套袋里,进口的那种,很平常,却很实用。

    他看过电量充足……信号……在他们掉下来的地方有信号,奇迹般的。

    因为他们掉下来地方的斜上方就是地下草原唯一的太阳光亮来源。

    有太阳的地方就有信号。

    真强。

    但是他不会用手机求援,一切都靠他们自己。

    要死也是二人一鸟死而已,不会拉更多人垫背。

    呜哇呜哇呜哇。

    乌鸦回来了,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乌鸦嘴里叼着权杖回来了!

    叼着权杖上面龙头的一根龙须子。

    呜呜呜,呜呜呜。

    啪嗒一声乌鸦张嘴将权杖扔到草地上,权杖甚至没能自己站起来,它看起来疲惫极了,而且好像受到了极其残忍的虐待!

    紫金权杖居然打不过一只乌鸦?

    咯吱吱,暗红大门打开老头子也一脸惊讶的看过去。

    “后生,你带来的这是一只死神之鸦么?不,它不是死神使者,它本就是死神的四十七分身之一!”

    “好吧,拐杖归你了。”

    老头子一脸失落。

    唐阳羽没有去捡权杖,乌鸦低空盘旋一边哇哇叫着一边威严的看管着。

    反正权杖都不敢动。

    唐阳羽内心也是吃惊,这跟他所知道的事实不符,乌鸦就是死神使者,死神有很多乌鸦使者,阿二只是其中一只有点本事的而已。可现在老头子张嘴就说它是死神的四十七分身之一。

    老头子怎么知道死神的?

    华府传统文化中没有死神的字眼,有的只是黑白无常,孟婆,阎王爷。

    他应该说阎王分身,而不是死神。

    但是唐阳羽还是相信了他的判断,因为如果不是死神分身权杖根本不会落得如此悲惨下场。

    这时候不是他追问乌鸦真身的时候,这时候是借机落井下石趁热打铁的时候。

    乌鸦已经给了老头子重重一击,那么他当然要毫不犹豫的再冲上去踹三脚。

    他很擅长这个,从小就擅长。

    当然他不是靠别人做到的,是自己先把对手打趴下然后自己再冲上去踹三脚。

    所以他在小学的时候就有了个威名赫赫的外号,唐三脚!

    说的就是他下手无情。

    方圆几十里范围内的大孩子小孩子都害怕他。

    害怕的要命。

    简直。

    “老头子,你姓什么,多大年纪了,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说吧。”角色瞬间转换,他一下子把自己放在了审判者的位置上,老头子则成了罪犯。

    在死神乌鸦震慑下的罪犯。

    老头子不怎么害怕,但是他应该从来或者太久没跟外人打过交道,所以说话办事的反应本能的有些缓慢。

    他想了想,看那样子真的是认真的想了想的样子,然后抬起头,“我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也没有名字,我出生在这个地方,死在这个地方,可惜我不会死……我是不死之身……”

    老头子像是在说梦话,就像是在梦游。

    唐阳羽笑了,冷笑,“老头子,这里是你的地盘,天时地利人和都是你的,你何必装的这么可怜兮兮?只要你一句话我们根本没办法活着离开,不是么?”

    老头子有些迷茫,“是你们自己闯进来的,这里只有入口没有出口……你抬头看……那水怪又开始了……”

    轰隆隆,轰隆隆!

    震天的响声突然从远处传来,然后整个地下草原都开始跟着转动起来,就像是洗衣机里面的轮盘,还是一台老旧落后的洗衣机,轰隆隆,跟打雷一样。

    而且整个地下草原转动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唐阳羽和大黑还有乌鸦突然感到一股冷风从四面八方袭来!

    老头子眨眼间消失不见。

    躲进红色的大门里了!

    到了现在他们终于明白,老头子真的能控制所谓永不会停止的狼湖漩涡,所谓的三色狼堡其实就是狼虎漩涡的中心,而且整个地下草原都在飞速转动,偏偏三色狼堡纹丝不动!

    所以当漩涡开启的时候只有呆在三色狼堡里才最安全,只要有足够的食物和水,想活多久都没问题,重点是这里没有病菌,只要老头子坚持锻炼,他的寿命一定会很长。

    “我们强攻进去!”

    大黑在漩涡开启之前的一瞬间来到三色狼堡跟前的,脸上带着从未有过的兴奋!

    很显然灵魂草她找到了!

    但是她没有说。

    因为老板约定的就是找到目标的一个得手之后马上去找另外的人会合!

    “不着急,屏气凝神再忍忍,只是冷了点!”说着他弯腰低头捡起一直被乌鸦看的死死的权杖。

    然后问了死死落在草地上像是使出千斤坠的乌鸦一个问题。

    “既然这全长这么没用那我要来何用?有你阿二就够了!”

    说着突然抬手就要把权杖扔进更强的漩涡吸力之中。

    幸好他们在漩涡重新启动的时候呆在三色狼堡门口,因为这里是最安全的地方,不光里面安全,外面也是受到漩涡引力最小的地方,否则他们三个要是呆在别的任何地方,早就被疯狂强大的吸力卷进漩涡之中,成了肉泥……

    死无葬身之地了。

    所以唐阳羽并不着急。

    甚至看起来还有心情开玩笑。

    呜哇呜哇。

    老大别闹,权杖的用处大着呢……我也是被逼着放了大招……否则搞不定的……

    唐阳羽微微皱眉。

    他懂了。

    乌鸦暂时把权杖收拾的服服帖帖其实一半是它真的是死神分身,一半是它脑子绝顶聪明,一半死神之力一半最强大脑,这才勉强把权杖吓唬住。

    一旦权杖反应过来。

    呵呵。

    肯定会失控,毫无疑问的。

    权杖不懂鸟语,权杖只懂一点人话。

    所以乌鸦可以放心的跟老大沟通,不用担心权杖会看破。

    所以它说这话的时候表情相当之凶恶。

    给权杖的感觉好像是,放着我来,我来把它撕碎,带下炼狱!

    反正权杖在唐阳羽手里都没挣扎也没反抗,颇有点认命的意思。

    甚至有些可怜,因为它龙头上之前根根直立的龙须全都绵软下来,耷拉着,像是泄了气的皮球,再也不耀武扬威。

    唐阳羽的动作停在半空中。

    然后开始对权杖训话,“听着,你跟我回到地上世界可以成为龙族至尊,可以成为超级圣物,被人类万代敬仰。你留在这里一事无成,只是一个风烛残年老头子手里普通的拐杖而已。”

    “紫金,我不强迫你,你想留下回到老头子那里现在就走!”

    他不是讲道理,而是告诉权杖一个事实。

    他也不是耸人听闻或者忽悠人,他只是实话实说。龙之权杖本来就是龙族至尊,本来就是超级圣物,本来就会被龙族万代敬仰。

    当然万代敬仰只代表长久的长时间的。

    不代表具体时间长度。

    因为没人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

    没人知道。

    说完唐阳羽松开手掌,权杖却没有落地,而是自己停在空中,它有这个本事。

    权杖似乎在作出抉择。

    它在这里呆的太久太久了,它自己都不知道有多久了,它的野性已经失去百分之九十九,它真的变成了一根没用的拐杖。因为老头子的身体很好,它在这里只是一个装饰物而已。

    它会变得越来越没用。

    老头子活着它还有百分之一的用处,老头子死了,它也就死了。

    即便无法腐烂也死了。

    因为它的树心死了。

    人没有心自然活不成,树没有心可以活,但那是普通的树,权杖不是普通的树,它是宇宙造物之精华,它是一万年才能生长出来的紫金树。

    它是树神!

    万树之神!

    而这里一棵树都没有,它不应该在这里,它应该在地上世界,它应该成为至尊!

    于是权杖突然金光闪现,然后突然变小,变成了一个比小拇指还小的手办,并且自己拉出了唐阳羽衣兜里的褐色编绳,就是唐阳羽给大黑暗夜之心当挂绳的褐色编绳。

    自己把自己变成了同样的挂坠。

    一条精美绝伦的小金龙。

    卧槽!

    唐阳羽简直要上天了,特么的,他做梦都没想到就这么三下五除二的就收服了龙族第一至尊圣物龙之权杖,而且之前所有人都替他担心,包括他自己也很担心他就是有命拿着权杖出去也会立刻被人抢走的。

    因为权杖注定太过耀眼夺目,太过明显,是无法遮挡包裹伪装的。

    可是现在,特么的,权杖居然跟孙大圣的如意金箍棒一样可大可小?

    居然自己把自己变成了金龙吊坠,美轮美奂。

    唐阳羽见过很多宝贝,修复过不少好东西。

    可是他不得不承认和赞叹,自然的才是最好的。

    这世上根本没有能超越紫金权杖的艺术品了。

    他突然觉得自己牛比极了,都能直接飞到天上去。

    他没有表现出自己内心的极度兴奋,而是看了看惊愕的大黑,又看了看大汗淋漓紧张到不行的乌鸦。

    乌鸦当然紧张,因为它能震慑权杖的时间马上就到了。

    马上就露馅了。

    露馅了他们就都得死。

    它最不愿意做的一件事,就是自己带着老板上路。

    还要它亲自陪着死。

    这不行。

    “还行,我的佛挂珠送给张波同学了,暗夜之心送给大黑你了,我自己的脖子上还空荡荡的,有了个小金龙坠,还行。”他前后接连用了两次还行。

    其实已经是兴奋的不得了的象征了。

    只是别人根本不知道而已。

    “灵魂草呢,给我看一眼。”他很好奇灵魂草的样子。

    “你看不到。”大黑冷冷回复。

    她也极度兴奋,出不出的去先另说,但是她在有生之年真的替二黑采到了灵魂草,单就这一点就足以让她骄傲一生了。

    “它在我肚子里,吞下去了。”大黑马上解释。

    这也是她极度兴奋的象征。

    “那算了,现在我们要研究怎么原路返回了。”他开始说正事。

    大黑冷冷,“根本回不去。”

    呜哇呜哇。

    是啊,老大,我们完蛋了,找到了宝贝却得死在这里了。

    唐阳羽却笑了,“不一定吧?希望总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他笑的很阳光,很单纯,很干净,看的对面一人一鸟都是一愣。

    呜哇呜哇。

    老大你有什么好办法?

    快说快说。

    唐阳羽却摇头,“我一点办法都没有,但是……里面的那个老头子却一定有办法……”

    乌鸦无语。

    大黑无语。

    里面的老头子可不是他们的朋友更不是救星,里面的老头子是他们的敌人,恨不得扒他们的皮抽他们的筋喝他们的血。他会放他们出去?会告诉他们出路?

    但是很快大黑的眼睛就亮了!

    “我进去把他抓出来!”

    她理解的意思是老头子有办法停止狼湖漩涡,她只要以死威胁老头子必然就范。

    这样他们就能出去了。

    她想的很简单,因为这种时候不需要什么复杂。

    根本没用。

    一点用都没有。

    复杂死的更快。

    “不,不要你进去抓……他自己马上就会出来把我们请进去……”唐阳羽突然有些高深莫测。

    呜哇呜哇。

    我知道了,老大,那老头子真的没名没姓没有年纪,他只有一个代号,叫做杖奴,这里真正的主人其实不是他,是权杖。只是权杖已经忘记了自己本来的身份,习惯了成为杖奴的拐杖。

    现在权杖已经归顺老大你,那么杖奴自然也会归顺……

    老大,我说的对不对?

    它说的对不对只有唐阳羽能听懂,大黑和权杖都干瞪眼。

    权杖有生命,但是它的生命表现可不像一只乌鸦那样。

    它的本质还是一棵树。

    甚至唐阳羽都想等他完成了千年寻龙之旅以后就把紫金重新载到土地里,让它继续当一棵树,继续吸收日月大地宇宙精华。

    这才是它真正的归宿。

    鸟的归宿是山林,鱼的归宿是江河大海。

    他自己的归宿是京大。

    嗯,这个挺靠谱。

    权杖似乎也感受到了新主人的心意一样,立刻发热起来,表示它也激动了,兴奋了。

    这种心灵的沟通根本不需要费力。

    浑然天成。

    因为唐阳羽一直在道法自然!

    道法自然跟紫金树瞬间就形成了绝配!

    因为道法自然本就是自然,紫金树本就是自然之中的一棵树。

    不管它怎么特殊,怎么至尊还是一棵树!

    所以紫金树来到唐阳羽的怀抱就好像回到了自然的怀抱,一下子就找回了紫金初心!

    于是它炽热的表达自己的感激和兴奋,以及沉浮。

    树终究是树,万树之王也得像更高级生命的人类之王沉浮。

    所以只是跟唐阳羽相处了不到一刻钟,紫金权杖就已经把唐阳羽当成了人类之王。

    但其实这也是一个预示,因为唐阳羽现在不是人类之王,现在是什么都没关系,紫金权杖完全有能力跟他一起成就一个新的紫金王朝。

    反正紫金权杖已经找回初心,已经开始豪情万丈。

    咯吱一声。

    果然老头子打开暗红大门。

    恭恭敬敬对着唐阳羽三次作揖,是那种很古朴的手势,现在基本已经绝迹。

    语气也变得躬谦和客气。

    “将军请。”

    他引着二人一鸟进入了三色狼堡内部!

    将军!

    他用了将军二字。

    不是先生,不是主人,不是王。而是将军!

    唐阳羽瞬间感觉到体内的血液一阵没有理由的躁动,炽热!

    哼!

    没想到他体内的武修之血在这里被杖奴唤醒了!

    但也只是短暂的唤醒而已。

    三色狼堡里面跟他刚才看见的不太一样,刚才看到的简朴无比,现在却在简朴中看到了威威大气,大气贵气而威严。

    “将军,这里是杖王朝,也是紫金王朝的起点,您只要从这里沿着台阶一直走下去再走出去就可以回到那个山洞。”杖奴谦恭的介绍,小心而谨慎。

    但是杖奴的话说的似懂非懂。

    杖王朝,紫金王朝的起点。

    地下密道倒是完全可以理解,直接可以走出去,可以直接走到半兽人山洞。

    白龙岭地下本来就是空的。

    “将军,我们后会有期,这里还有诸多珍宝诸多古籍等着将军开启阅览,但是现在,将军该走了,老奴只能给将军争取半个时辰时间。”杖奴说着弯腰打开一处暗道口。

    不愿再多说。

    唐阳羽这时候绝对应该多问的。

    可是他没有多问。

    他一个字都没问。

    只是跟杖奴说了句,“那你就再多活几年,等我回来。”

    然后带着大黑带着乌鸦带着紫金权杖就走下了密道……

    40分钟后他们就走了出来,神奇的走了出来,十分顺利,密道之中没有灯光,只有黑暗,但是密道之中很干燥,不再有狼湖冷水也没有蛇虫鼠蚁。

    什么都没有,他们就沿着一直走,因为就只有一条密道然后他们就走了出来,十分的顺利。

    顺利的他们自己都不相信。

    他们回到半兽人山洞的时候,有个人正在等他们。

    是个女人。

    长衣如雪,一身白洁。

    唐阳羽抬手摸摸鼻子,“你这是在等我回来还是在给我送行?”

    因为宛若仙子的庞初心这一身可以说是仙子衣衫,也可以说是……孝服……华府人很有智慧的,很早就流传着一句话,叫做要想俏一身孝。

    孝的意思就是白色。

    庞初心看着他,走过去,在距离他大概20公分的地方站定,“我以为你有九成的可能要死,所以来这里给你送行。”

    唐阳羽微微皱眉,“行,你还真够实在的,我知道了,至少我死了还有个美人给我披麻戴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