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神级修复高手 第1076章 圣女王的隐秘

时间:2018-04-03作者:小神

    按照庞初心的发育理论倒也说得通,女孩子十二三岁开始生孩子,那么十岁自然已经知道很多了。

    对于她一个醉猫眼里喝露水活着的从没谈过恋爱的仙女来说,这解释已经可以给满分了。

    感情问题爱情问题生理问题找仙女姐姐?

    别逗了,根本不行的。

    “我只能说四个字,人心不古!”唐阳羽还是颇为感慨。

    艘不地科情敌学由闹孙主闹

    庞初心也不再在这个话题上纠结了,唐阳羽都过去了她纠结干什么?

    有病啊?

    没事闲的么?

    所以她开始谈正事,脸色也沉静下来,“在龟壳古图当中有密道直接通到外面,你找到了么?”

    唐阳羽抬手摸摸鼻子,“你的意思是让我灰溜溜的从密道逃走是么?可是我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我逃出去必然要回京城,回国宫,然后就会把身后那些牛鬼蛇神带进京城,然后就会搅和的整个京城整个国宫都不得安宁,无辜的人就会枉死。所以与其那样还不如留在白龙岭山洞里跟他们来个了解呢。”

    “何况,你觉得我拿到权杖了么?”

    庞初心微微一笑,没说话。

    那意思你逗我玩呢?

    我可是大地巫师,如果连你身上的龙之权杖都看不出来那还不如死了算了。

    唐阳羽顿了顿,“好吧,你看出来了,那你想看看权杖到底什么样么?”

    庞初心却摇头,“不,我不看。既然你已经做出决定,那我就布置人手在白龙岭跟敌人周旋,但是我有个条件你必须答应,否则我现在就马上把你秘密送走。”

    唐阳羽微微皱眉,“你让我像一只见不得光的老鼠一样躲在地道里不出来么?”

    庞初心点头,“对,你必须躲起来,从现在开始不能被任何人看见。”

    唐阳羽吧嗒吧嗒嘴,“不行,我不露面外面一样会血流成河,而且我一天不露面这场权杖争夺战就一天不会结束,所以我必须自己亲自面对和解决这事。”

    “你别这么看着我,我当然不会蠢到想要一个人单枪匹马的解决这事,我是想要他们知道一个事实,权杖我拿到了,但是被我藏在了一个极其隐秘的地方,他们要是杀了我就永远也不知道权杖在哪里。我把权杖跟一顿炸药埋在了一起,只要我一死,权杖立刻会被炸上天,我得不到他们也别想拿去!”

    庞初心看了他一眼,“权杖明明就在你身上。”

    孙地地科鬼敌恨所月不主我

    唐阳羽笑了,“是啊,就在我身上,可是你能看得出来别人能看得出来么?”

    庞初心抬手示意他继续说下去,因为这不可能是他计划的全部,如果这就是他计划的全部,那他简直就是一头没有脑子的蠢驴。

    蠢货。

    果然唐阳羽继续,“这叫置之死地而后生,他们只要知道权杖重现龙族就会抱有抢夺和得到的希望,那么我就可以大摇大摆回京城了,而且要在他们所有人的注视之下。我没带着权杖回去。”

    孙远仇不鬼艘察接月孙科察

    “这样京城里就不会因为我因为权杖掀起一场腥风血雨,而关于我成为龙尊的事情,只要我在圣王和羲和大祭司跟前出示真正的权杖就足够了,身份就得到认可。”

    “然后就开始开启千年寻龙之旅,当然,龙象仪和权杖集齐了,还差灰龙刃,所以我以没拿回去权杖的身份回到国宫圣王住的那个秘密小院,在那里闭关抓紧时间修复灰龙刃。一旦灰龙刃修复完成,那么到时候再昭告天下,龙尊归位,寻龙开启。”

    “到那时候我身边拥有的就是一支队伍,我就代表龙族,谁再敢对我动手和企图夺取权杖,那么就是与整个龙族为敌。那我也不用客气什么了,再说等他们知道真相我早已经秘密出发去了该去的地方,寻龙之旅早已开始,让他们去找我吧,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对!”

    “那时候的我已经不是现在的我,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我成了……不,好像我现在就是龙尊了,对吧?”

    “可我怎么什么感觉都没有呢?我的身子没有自己开始发出金光什么的吧?我可不想做个那么招摇的人……”

    唐阳羽说着突然很在意起自己的形象来,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折腾起来。把庞初心弄得不笑都不好意思了,因为他现在的形象实在是不怎么样,因为他刚刚死里逃生,身上全都是下水道的味道,衣衫不整,脸上都是淤泥,头发也跟鸟窝一样。

    这样的家伙还光彩照人浑身上下放金光?

    他真是想的太多了。

    “你的计划理论上可行,但是还是有一个前提,白龙岭这一仗的军事指挥是我,你必须服从我的命令,否则我还是会立刻把你秘密送出去,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

    “在你回来之前我已经给你找到了九个替身,跟你一样的身高,差不多的年纪,在你进山的时候就开始放你的录像给他们学习,他们都是死士,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仙女一样的庞初心说起杀人说起死士也那么仙气十足,一点都没有杀人和死去的样子。

    平和而圣洁。

    艘地地仇情结察陌阳阳克最

    反正就是她不管在做什么坏事的时候都会让人内心平静。

    她杀人别人会当成是艺术,她残忍别人会忽略不计,记住的只有她的盛世美艳和不食人间烟火。

    记住的只是她喝露水长大的,喝露水就能活。

    当然庞初心身上的规矩还是很大的,她跟唐阳羽谈正事的时候,其余人没有人敢来跟前凑热闹,二黑不过来,醉猫也很知道深浅。他知道等这两个大佬研究完了,意见统一了自然会先在半兽人山洞开个小小的战前会议,然后他就知道计划是什么样的了。

    后仇仇不酷孙察所阳秘陌封

    醉猫回来可不是单纯的要对李易风张弛有度,他回来代表的还是地上龙族,因为龙之权杖是地上龙族第一圣物,是地上龙族最骄傲的图腾所在。

    权杖重新现世,龙族怎么可能没有人在场迎接,膜拜,保护?

    孙地地仇独结学由闹早早地

    所以他是来保护权杖的,顺便也保护一下他唯一的学生,因为权杖……只有他知道在哪。

    反正他到现在为止连权杖的影子都没看到。

    藏哪了呢!

    狡猾的小子,连他这个唯一的老师都不告诉一声,他还能出卖他怎么的?

    就是他出卖他也不能出卖龙族第一圣物龙之权杖啊,这小子也太不够意思了!

    作为龙族方桌长老他实际上之前没少研究过龙之权杖,他见过三种权杖的真身图,最小的一图是2米19,最大一图是3米59,中间图是2米59.

    反正龙之权杖传说是远古巨人使用的,因为本身权杖是一棵紫金树。

    这个他当然知道。

    要不然也对不起他长老的身份。

    这么长这么大这么重,对了,综合各种资料图谱龙之权杖重量怎么都得在19公斤到39公斤,对于39公斤醉猫也不怎么相信,谁能单手拿着一个七八十斤重的小树到处溜达?

    要说有三四十斤这很正常,毕竟传说紫金木本身就比较重,是神木。

    一万年才长成一棵。

    一万棵紫金树苗经过一万年最多只能有一棵活下来并且长成,而且传说人类世界最后一棵长成的紫金树成为了龙族圣物龙之权杖以后,紫金树就彻底绝迹了。

    灭种了!

    也有人说紫金树的种子就在龙之权杖的龙头之中。

    艘远科科鬼后恨接阳我科秘

    可是就紫金树这种万分之一的成材率再加上一万年的生长周期。

    艘远科科鬼后恨接阳我科秘“咳咳……你们忙……我去看看大黑药熬好了么……”

    就现在这个环境,即便还有紫金种子又怎么样?

    种下去还有机会再长出一棵成年紫金树?

    所以龙之权杖就是全宇宙的绝版存在。

    活化石。

    同时又是地上龙族第一圣兵,传说龙之权杖能喷火能吐水能施展咒语能瞬间灭绝它四周方圆十里内的全部敌人,异类。

    说一千道一万反正谁也没见过。

    更没用过。

    那小子拿到了权杖就藏起来了,哼!

    好吧,白龙岭整座山底下都是空的,到处都是密道陷阱密室,那么这小子不把那么长那么重那么大的权杖带上来是无比正确的。否则外面那些敌人围着味就冲杀进来了!

    善哉善哉!

    他虽然不信佛,但是还是忍不住在心里祈祷。

    敌远地地方结学陌孤闹方岗

    结不不科方结察所阳独主最

    能少死人就少死几个吧,谁都是爹生娘养的,长这么大也不容易。

    善哉善哉。

    结科科不鬼后球战闹帆主远

    世界和平,世界和平!

    唐阳羽缓缓坐下,开始用柴火堆起另外一堆篝火,然后熟练的点着,火光映衬在他年轻而疲惫的脸上。说实话他的气质没什么变化,这很不正常。

    因为身怀龙之权杖,随身携带龙族第一圣物圣兵的人即便全身抹上淤泥站在十万人群当中也会一眼被认出来的。

    结果这家伙可好,普通的像个乞丐。

    庞初心并未因此低估或者鄙视,相反她内心震撼不已。

    因为龙之权杖那无尚的绝世光华竟然被唐阳羽很自然的给压制住了!

    藏裹住了。

    他用的方法很简单,那就是道法自然!

    让权杖感觉自己还在自然之母的怀抱之中,安然,安静。

    否则时隔一千多年重新现世的龙之权杖会这么消停这么老实?

    怎么也得发出万道金光和几声通天龙吟吧?

    他们都知道权杖本身是活物,是一棵万年紫金树,是有生命的!

    死的东西再复杂,设计的再精巧也是死的也好对付好研究好操控,可是活的就不一样了。所以此刻庞初心的第二个震惊就在于权杖重新现世怎么可能这么老实乖巧,就像是在母亲怀里睡着了一样?

    道法自然只能让它不躁动同时隐去它所有的绝世光华。

    可是连一点杀伐和王者之气都不表现一下,也太那个了吧?

    难道受伤了?

    心情不好?

    不会的。

    权杖本身是一棵无根紫金树,所以它一直都活的很好。

    唐阳羽一边填火一边皱眉头,“九个替身,九个死士,只要我一声令下……不,只要你一声令下,他们就都得替我去死对吧?这个……也没什么……只是按照我刚才的作战计划他们可以不去死。”

    看他还说什么,必须让他把想说的话都说出来,否则内部先分裂了算怎么回事?

    “谁当白龙岭的老大我没兴趣,可是这次战争因我而起,那么我就是必然的一号指挥官,你呢……庞初心……你就给我当个作战参谋和后勤指挥就可以了,咱们俩双剑合璧效果更好。”

    说了没几句他就暴露了自己想要称王称霸的野心。

    当然对此庞初心一点都不意外,表面上看着什么变化都没有的他实际上肯定会因为随身携带着龙之权杖而变得更加勇敢更加骄傲更加自大。

    这不是他能控制的。

    或者说能保持他现在这么平和的状态已经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奇迹了。

    “不做无谓的牺牲,这点我赞同,但是你现在的身份已经是龙族龙尊,你的职责是千年寻龙修龙,而不是在白龙岭冲杀。你的作战计划我要修改,在整体防御和局部反击以及诱敌深入的多重战略之下,可以先把你刚才说的那个情报传播出去。龙杖重新现世,已经被你埋在一个最隐秘的地方,那地方……不但有十吨炸药,而且还是一处地下暗河堤坝,一旦炸药引爆,所有的一切灰飞烟灭之后都会流入深不见底的地下暗河。”

    敌仇科远方艘球所阳接术学

    庞初心在唐阳羽计划的基础上又加了一点猛料。

    唐阳羽马上抬手对着她竖起大拇指。

    庞初心则马上起身用电话去布置任务了,这是第一阶段任务,心理攻势,这样可以暂停已经开始的对战和伤亡。

    因为结果等于由唐阳羽官方宣布了。

    结远仇远鬼艘学陌孤艘最

    趁着这个机会早就好奇的要死的醉猫几个健步冲上来,伸长脖子,“喂,小子,权杖到底什么样?有多长多大?是不是很威武?”

    因为她时刻担心庞初心随时回来,所以目光向下,结果看向的正是唐阳羽的双腿部位。

    然后他这个唯一的学生就误会了,“咳咳……楚老师……你以为我跟你演抗日神剧呢?还能裤裆里苍雷?我这裤子里藏一拐杖是吧?再说了……这里面到底是什么你不是很清楚么……”

    醉猫满脸通红,因为他本来根本就不是这个意思。

    他会往那小子两腿上看?

    他又没病!

    操的!

    他一个堂堂京大年轻副教授会如此愚蠢的自取其辱?

    绝对不会!

    但是他还没来得及解释庞初心就回来了,好像还什么都听见了,醉猫马上大红了脸解释,“那个……不是……你误会了我们不是在讨论男人问题,我们是在……”

    “咳咳……你们忙……我去看看大黑药熬好了么……”

    “算了……我还是哪凉快去哪歇会吧……唉……苍天无眼……”

    全程伴随着唐阳羽开心爽朗的笑声,以及庞初心的无视,人家是真正仙级女神级别,会跟他粗俗的讨论这事?

    当然,也不会听他解释。

    但是却不得不提醒一句有点高兴的过头的唐阳羽,“你……不要再笑了……你本来发育的就不正常……”

    唐阳羽一愣,这才勉强停止笑容。

    “庞初心,你把话说明白,你又没有亲见也没亲身体验过,凭什么给我下定义说发育的不正常?”

    敌科科科独敌察由闹球由孤

    庞初心的一张仙脸也有点红,“你……具体怎么样你自己不是很清楚么?”

    唐阳羽抬手摸摸下巴,“庞媛车跟你说的是吧?”

    庞初心的脸更红,这事庞媛媛的确跟她提过……只是这种事都是女人私密之事,她怎么好在山洞里当着别人的面跟他仔细谈?

    而且他们也不是男女关系,也不是情人关系,更不是夫妻关系。

    人家一个货真价实的仙女跟他谈生理问题?

    算了吧。

    “说正事吧。”所以庞初心马上收敛心神把话题转移回来。

    突然她的手机嘟嘟震动,她马上拿过来查看,然后脸色有些意味深长,“羲和大祭司在东口密室,要见你。”

    唐阳羽没有任何慌乱,现在他可不得了,他已经是龙族天选圣尊,身上有龙象仪龙之权杖外加修好了一半的灰龙刃,他牛比他怕谁?

    何况现在地上龙族的绝对精神领袖和龙族老大是他……女人……

    圣王都得在他身子下面……那个……

    他怕啥?

    孙地不仇情孙学所闹酷月我

    他当然不怕。

    而且嘴角还闪过一抹神之蔑视。

    “龙族的代表是楚老师,现在羲和大祭司过来恐怕是代表地下龙城跟我要权杖的……当然地下龙族不是跟我先礼后兵,而是碍于《龙经》之中的规则。但是你知道么,地下龙城那些人一定希望羲和失败,那么他们就有借口破除《龙经》规则从地下来到地上世界了。虽然不可能大规模上来,至少可以派遣一支精锐的龙城龙甲战队什么的上来抢夺权杖,当然他们的理由听起来会十分冠冕堂皇,那就是权杖归龙,龙灰地下城。”

    庞初心看着他的意气风发和青春年少,忍不住内心感叹,年轻真好。

    然后重新站起身,“你暂时不需要见任何人,我回去先处置一下,我要先让羲和大祭司说出实话,因为他跟我们现在是一个联盟的。”

    唐阳羽摆摆手,“去吧,去吧,反正这些无聊的小事我也不想处理,我一会洗个澡换身衣服睡个好觉比什么都强。”

    庞初心笑,她相信这是唐阳羽的真心话,因为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这家伙做甩手掌柜真的做习惯了,做顺溜了……

    ……

    艘不科远情敌察由冷羽显最

    庞初心从半兽人山洞第三密道口离开。

    当然是唐阳羽这个洞主亲自指点,否则她只知道一号密道。

    唐阳羽拿起手机,是时候打两个电话了。

    要不然外面担心他的人太多了他于心不忍。

    嘟嘟,嘟嘟。

    他不记得自己多久没跟凌雨晴通话了,反正有点恍若隔世的感觉。

    艘远远仇情艘术由冷所酷鬼

    此刻是上午10点多,凌雨晴正在高金集团总部的办公室里忙碌着。

    她现在完全是一副大公司总裁模样和气质。

    成熟了不少。

    虽然还是美到冒泡,美到没天理。

    庞初心的美是仙气十足,气质高雅,让人感觉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凌雨晴的美则是那种随时随地的倾国倾城,看了让人想要接触又有点不敢,不敢又不甘心那种。

    反正勾引的男人欲罢不能。

    而本身她对于别的男人正眼都不会看一眼。

    她现在是完全独立的商业女性。

    虽然她也只是京大在读的大三学生而已。

    敌仇不科情敌学接孤考主术

    反正到目前为止跟唐阳羽发展的京大生,基本上全都办理了休学手续……

    没办法……他就是这么邪恶……

    “喂,你在哪里?”这是凌雨晴第一句话,凌雨晴对于这次白龙岭行动并不知情,没人跟她讲,她也没多问。

    “我在外面办点事,三两天就回去了,到时候一起去我妈那吃顿饭吧,咱们好像好久没一起回去了。”唐阳羽有点矜持,话说的颇为圆满。

    艘不地远方后察所闹羽酷星

    他不是撒谎,而是把自己的处境换了一种表达方式而已。

    “我明天要飞一趟美国加州,大概4天后回来,然后晚上7点后有时间。”凌雨晴很清晰的报出自己的时间安排,她现在是整个高锦集团的总裁。

    做空中飞人自然很正常。

    唐阳羽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失职,笑了笑,“那行,就四天后晚上7点以后,你忙吧,按时吃饭。”

    说完挂断。

    凌雨晴那边也没多问,此时此刻即便凌雨晴早就觉察出什么,也不会问,这是她的大度和大气,也是他们自然的相处风格,他们彼此的关心和担心是藏在心底的。

    而且这俩人谈恋爱,从来都不火热。

    唐阳羽不能多说,毕竟这段时间他又多睡了一个女人……这事他打算回去后就跟凌雨晴说了,他的身体都已经没办法对她单一忠诚了,至少思想上要对得住人家。

    结科科不独敌学由阳酷恨由

    毕竟以凌雨晴人家的条件找多么一心一意的优秀男人都找得到。

    不缺他这一个。

    但同时他对两人的感情也十分有信心的。

    他耳边现在想起的是凌雨晴那句,结婚前你经历多少女人是你自己的事情。

    这不是气话。

    是现实。

    孙远不远方敌恨接月显最结

    所以道理上,同理,人家凌雨晴也可以自由的去接触别的男人,甚至睡了也没什么,这样才公平。

    孙远不远方敌恨接月显最结“你的计划理论上可行,但是还是有一个前提,白龙岭这一仗的军事指挥是我,你必须服从我的命令,否则我还是会立刻把你秘密送出去,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

    可是两人都很清楚她不会那样做,她不是那样的人。

    艘地地地酷孙学战冷所方由

    不是说她内心过于传统或者迂腐。

    而是她越来越成熟,越来越清楚自己的现任男朋友是什么样的人。

    艘仇地远方结恨陌闹帆羽艘

    这才刚开始呢。

    以后的故事注定长着呢,而且精彩。

    挂断电话凌雨晴发现对面的俞楠正在用一种奇怪的眼光看着她。

    俞楠本来是过来帮忙的,她平常不在这边。

    刚好听到了两人的电话,不是故意的。

    内容不清楚,只听得见凌雨晴说话。

    凌雨晴也没有回避或者让她回避,因为只是跟自己男友一个普通电话而已。

    “怎么,有什么不妥么?”她问,她也知道俞楠跟自己男友之间也有过一些故事,但是到目前为止两人之间身体还是清白的。

    她知道的不少,只是不说出来而已。

    “不,你知道的。”

    俞楠有点奇怪的样子。

    艘不不不方敌学接孤察孤结

    “我,算是知道吧。”凌雨晴则大方的承认。

    “好了,没事了,这才是你们两人会在一起谁也拆不散的原因,因为你们的性子都比较淡,而这样的性格才更长久。”

    “咱们还是继续说正事吧,说说这次你的加州之行吧,你确定要我跟你一起去?”

    ……

    唐阳羽这边这时第二个电话已经拨通,第二个电话是打给圣王张波同学的。

    第二个打给她没毛病。

    结不仇地方结察战孤孙毫孙

    第一个一定是凌雨晴。

    这个先后顺序这辈子都不能更改了。

    “你还活着,不错。”这是张波同学的第一句话,跟凌雨晴截然不同,因为她是圣王,是直接参与者。

    “当然活着,我要是死了你不守寡了……也不算守寡……你可以再嫁的。”唐阳羽立刻口无遮拦,因为生死之后重获新生让他下意识的想要放松和放纵一下。

    尤其对方现在是高高在上的圣王,圣女王的情况下,调理人家就更加过瘾,刺激。

    男人都喜欢这种刺激的。

    “对了,你给我准备好住的地方,我过几天回去要藏在你现在住的小院子里修复灰龙刃,另外……别忘了洗白白……”

    张波同学能说什么?

    她甚至连权杖的事都没问,没法问了,再问下去这家伙没准都得要跟她视频然后直接在视频里干些羞羞的事了。

    他活着,拿到了权杖。

    这是最好的结果。

    她临了说了句话,“唐阳羽小师弟,我替你感到荣耀,欢迎你正式加入龙族。”

    这句话分量很重,不是因为是圣王说出来的,而是因为她的男人已经持外卡成为了天选龙尊。

    她跟他之间也算是一半同族了。

    这对唐阳羽可能没什么,但是对张波却十分重要。

    这是以后几十年他们俩之间联系的最重要纽带之一,他们不带要在房间里自己战斗,还有连手向外面的世界战斗。当然这两个战斗的意义截然不同……

    其实圣女王也在渴盼唐阳羽快点过去她那里……

    因为她自从成为圣女王之后身体就更加的需要……

    艘不地仇鬼孙术陌阳后帆酷

    本书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