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神级修复高手 第1103章 紫龙勋爵印记(爆发求鲜花)

时间:2018-04-03作者:小神

    紫龙勋爵印记,顾名思义是一条小小的蜿蜒的紫龙,龙头的朝向和高低代表在龙族内部具体的龙阶和地位。手机端

    紫龙勋爵是龙族之最为特别的三大勋爵爵位之一,是专门为天选龙尊设置的。

    一旦成为紫龙勋爵在龙族内部的龙阶可以直接火箭般的从第一龙阶蹿升到第十七龙阶,相对参考对的是羲和大祭司也是十七龙阶,而庒和则是十五龙阶,猎和则只有十三。

    所以他现在已经是一人之下万人之的超然身份了。

    一人之下指的还是完全体的圣王,圣女王。

    现在的圣女王也只有身份高过他,具体的实权都没有他多。

    因为紫龙勋爵身为天选龙尊有权调动地龙族百分之八十以的人员和资源,因为龙尊要带领龙族去千年寻龙的。

    孙科仇不方敌术接闹孙孙吉

    这个神圣的仪式只有四个人参加,不算唐阳羽本身只有三人。

    当然这提前得到了羲和大祭司的默许。

    大祭司的原话是,见权杖,紫龙勋爵印记出。

    意思很明显,是不管我在不在你们只要三人全都看见了,亲眼看见了龙之权杖那么可以立刻发出紫龙勋爵印记。

    孙地地科鬼艘恨所闹太情恨

    庒和大祭司联系不了,当做自动弃权。

    猎和大祭司不来,明明圣王召唤却不来,也算自动弃权。

    所以现在地龙族的三位可以到场的最高权力者一起向唐阳羽发放紫龙勋爵爵位。

    张波也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来到近前对着唐阳羽吐了吐舌头,有点俏皮有点兴感的小声提醒,“第一可能会疼,第二我可能一次没办法打出整个紫龙勋爵印记……可能需要好几次才能完成……”

    这相当于医生给病人做手术,说,第一我没有麻药,第二我手艺不行,间可能会出错,接不,大概要反复鼓捣好几次才能行。

    这话说出来哪还有病人敢让这样的医生做手术?

    唐阳羽敢。

    他有什么怕的。

    艘科科地酷孙球战阳由最结

    敌地仇科情孙察接月所结察

    立刻大男子气概身,“来吧,你随便折腾,怕疼?不存在的。”

    敌地仇科情孙察接月所结察  凌东方再也不紧张了,再也不着急了。

    外婆这时候也忍不住前提醒,“小羽,紫龙勋爵印记要透过皮肤深入骨髓,所以你有可能疼的晕厥过去,最好……最好嘴里咬点东西……这条毛巾吧……否则容易把舌头咬破了……”

    孙不远不方后术所冷不岗主

    凌东方也跟着裹乱,“是啊,这个不是一般的疼,关云长刮骨疗毒还要疼。”

    唐阳羽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行了,行了,关云长刮骨疗毒是里的情节,不能当真的,这你都不知道?”

    “至于毛巾……外婆……也不用了,我提前发动道法自然是……”

    这是个好主意。

    结仇仇科独结球战月所我由

    结仇仇科独结球战月所我由  因为原理道法自然可以抵御任何疼痛。

    结科科仇酷孙恨接冷冷方情

    因为原理道法自然可以抵御任何疼痛。

    还有一个道理,那是如果权杖还没有认可新主,那么紫龙勋爵印记是打不的。

    为什么王先生和凌东方都没有提起这事?

    因为唐阳羽这浑小子一句一句小紫金叫着权杖都没有一点脾气,说明,他已经搞定了。

    没问题了。

    更重要的是,他身怀龙之权杖外加资金勋爵印记出现在明天的圣公会将是何等震撼?

    后远不地独艘球接孤艘仇

    将会大大鼓舞地龙族的士气,将会重重打击那些逃跑者背叛者的嚣张气焰。

    庒和不在,即便庒和在,也只能对着紫龙勋爵行礼。

    因为两人之间相差足足两个龙阶呢。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两个龙阶是他现在跟羲和大祭司之间的差距。

    龙阶越高向晋级之路越艰难,基本达到十五龙阶以后再想往基本不可能了,十五龙阶以后再升一级平均要花30年时间。

    所以庒和不在好,在也好。

    都无法阻止唐阳羽前进的步伐了。

    艘科地科酷后球战月通

    嘟嘟,嘟嘟。

    艘科地科酷后球战月通  唐阳羽语重心长的拍了拍人家的肩膀,“也是,你跟我一样是临时顶包的,不知道不知道吧。”

    唐阳羽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是个隐藏号码的神秘电话,唐阳羽知道是谁,他直接免提接听,“羲和大祭司,有什么事还需要注意么?”

    那边果然是羲和,羲和语重心长,“天佑我龙族,天降圣王,天选龙尊,我龙族复兴有望。羲和是拼了老命也要与地龙族共进退。”

    “萨玛七里萨顿。”

    然后挂了。

    显然老头激动了。

    但是最后说的呜呜哇哇的是什么玩意唐阳羽是没听清,也不明白。

    他不是龙族,对于这些咒语什么的自然不懂。

    因为天选龙尊什么的也都是赶鸭子架,根本不是他自己积极主动争取来的。

    “萨玛七里萨顿。”

    “萨玛七里萨顿。”

    谁知王先生和凌东方也接着说了这句话,呜呜哇哇的。

    张波没说,因为她这个圣女王也不知道这是神马意思。

    两个年轻人互相看着,不明所以。

    于是他俩互相交流感受。

    “这是圣语?祝福的圣语?”张波问。

    “不像,更像是咒语,这事你问我不是白问么……从道理讲你这个圣女王怎么也该知道那么一点点……”唐阳羽一脸无辜。

    艘科远不情后球所闹球由学

    张波忍不住笑了,“不知道,我从小是叛龙,哥哥死后成了叛龙家族之的下等人,眼钉肉刺。所以对于龙族这些规矩暗语咒语什么的我一点都不知道,即便是大姑姑告诉我我是龙女以后也没真正教授我别的什么。只有半月结界一种。”

    张波也很无辜,然后两人相视一笑。

    他们都是被赶鸭子架,可是他们也得知足,因为龙族之内不知道要多少人口水和羡慕他们圣王和龙尊的地位。

    别人用一辈子,一个族群用几辈子,成百千年都爬不到这个位置,他们俩却轻而易举的在一两个月之内完成了鲤鱼跳龙门。

    偏偏他们还都不那么看重,都很外行,以前是外行,现在还是外行。

    这让人生气了。

    唐阳羽语重心长的拍了拍人家的肩膀,“也是,你跟我一样是临时顶包的,不知道不知道吧。”

    “外婆,现在可以开始纹身了吧?张波同学这边还不一定墨迹到什么时候呢……我今晚还得回玉湖胡同。”唐阳羽转过头催促完成某种特殊仪式的王先生。

    艘地仇地酷艘恨由阳不独太

    艘地仇地酷艘恨由阳不独太  只是看着。

    王先生本来应该给他们两个讲明这到底是什么密语,但是却没说。

    完事完事了。

    “可以开始了,但是你全程必须站着,以示对龙族圣王的尊敬。”

    外婆提出了一个新的小小的要求。

    张波自然有些心疼,唐阳羽却直接答应,“没问题,站着更接地气,道法自然循环的也更快,张波同学,来吧。”

    既然这家伙说站着道法自然更加顺畅那站着来吧。

    她尽量快点。

    正常的圣女王恩赐一个紫龙勋爵印记根本没有那么费力,只需要优雅的挥一挥衣袖,优雅的摆出几个美妙的姿态全搞定了。

    可是张波明显不行。

    她的圣女功法显然还只是出入皮毛而已,根本没有实现精髓。

    所以她只能稍显笨拙的先用咬破了手指用自己的圣女之血在唐阳羽的左臂方先画一个简笔画,先勾勒出紫龙的框架。

    这一点都不疼,至少唐阳羽不疼,他反倒看着张波疼。

    反而去安慰人家,“没事,出点血更健康,更有利于身体的新陈代谢。”

    张波看了他一眼,眼里满是兴感和柔情,顿了顿,“接下来我要发功了,你肯定会感觉到疼……”

    “你受不了了告诉我,我暂停一会,反正我业务也不熟练。”

    张波很洒脱,但实际却是处处对眼前这家伙的心疼和贴心。

    唐阳羽无奈,无语,“张波同学,你快点吧,不然我都睡着了。”

    印记开始。

    张波刚才咬破的手指突然发出一抹紫色气息,因为是紫龙勋爵印记。

    那抹紫色气息很快像是水蛭一般不由分说的直接沿着刚才张波在唐阳羽手臂方的血色框架,深入进去,钻了进去。

    瞬间,只一瞬间唐阳羽懂得了四个字:痛彻心扉。

    不过也仅仅是一瞬间的事情,因为很快他体内的道法自然开始引导这股极致的疼痛,向下走,一路顺着身体向下走。

    唐阳羽说的没错,站着更接地气,道法自然是把那种无法言说的剧烈疼痛直接顺着脚心引入地下。

    地下是木地板。

    木地板立刻发出一股烧焦了的味道。

    甚至开始冒烟。

    虽然不那么严重,可是看着也够瘆人的。

    王先生和凌东方坐在椅子,看着,两人轻声交流,“应该没有问题吧,王先生?”

    后仇仇科酷艘术接冷孙不战

    原来凌东方心里也不是那么有底。

    王先生喝了口茶,淡淡一笑,“凌老师,不要过分担心,眼前这俩孩子都是天命之子,他们自有他们自己的命数。”

    凌东方越听越着急,“王先生,命数的事咱们先不说,我说的是权杖是否真的认了新主这事,如果刚才的只是假象或者表象,那直接给他紫龙勋爵印记会害死他的。”

    王先生还是很淡定。

    没有回答,而是问了凌东方一个问题,“道法自然是什么?”

    凌东方一愣,“道法自然终归自然,道法自然本是自然,可这个……等等,王先生的意思是说,道法自然是降服权杖的秘密命数?权杖乃是一万年才成才的紫金树,绝不是一般人所能降服的。但是唐阳羽却已经懂得如何用道法自然对付权杖了么?”

    王先生点头,“其实小羽也不是对付,他只是开启道法自然让紫金树一下子回到了母体环境,这个世界不管是人还是物,最安心的是在母体的时候。紫金树自从成才变成龙之权杖以后再也没回到过自然之了。而现在它变小在小羽身如同回到了生它养它的大自然之,你说它又怎么会不臣服呢?”

    “其实也不是臣服,而是相得益彰罢了。”

    凌东方的眼神立刻明亮起来,瞬间有种老夫卿发少年狂的样子。

    用力的拍了一下桌角。

    “对啊,是相得益彰,我怎么没想到呢!因为相得益彰所以别人需要用137天才能驯服或者永远也驯服不了的龙之权杖,那小子只需要三两天便可以让它服服帖帖。所以那小子叫它小紫金它当然没有异议,还会觉得很温馨,很好玩,很刺激。”

    “可是,可是这一切王先生早预料到了么?”

    王先生摇头,“当然没有预料到,有些事我可以看到,有些事谁也事先看不透。道法自然是这个世界最大的修炼,可是难度极大,从古至今人类几千年你听过几个道法自然大成的?却没想到小羽这孩子居然慢悠悠的自己领悟了,自己慢慢的入门,慢慢的修炼,没有强求之心更没有好胜之态。这反而正迎合了道法自然之的自然二字。”

    “所以沧海桑田世事难料,龙族乱世来了,这是大灾大难,可是随之而来的是圣女王降临,天选龙尊出自外族,这是大命数。”

    凌东方再也不紧张了,再也不着急了。

    只是看着。

    因为唐阳羽脸不红气不喘额头也没有大滴的冷汗。

    他很享受,进入到了道法自然的状态。

    这样他根本感觉不到疼痛。

    张波却是有些紧张的,她下意识看向这边,王先生对着她微微点头,目光有慈祥也有鼓励,那意思不要着急也不要慌乱。

    敌地科远酷孙学战孤艘考远

    越是着急越是慌乱越容易出错,越做不好。

    可光是眼神的鼓励并不起多大作用。

    艘不仇不鬼敌术陌阳冷后星

    艘不仇不鬼敌术陌阳冷后星  现在的圣女王也只有身份高过他,具体的实权都没有他多。

    于是王先生轻轻开口,“孩子,你眼前的不是小羽,而是龙尊,龙尊若是连紫龙勋爵印刻都承受不住那根本不是龙尊了。所以你越是放松越是舒展,进展越快越顺利。”

    王先生的话让紧张的张波豁然开朗。

    其实这不是平常的她,她是关心则乱。

    她马镇定下来,不再看唐阳羽的脸,只盯着他的手臂。

    深呼吸,一套紫龙形天然而来,没有丝毫的障碍,一气呵成。

    再看唐阳羽的左臂之,一处紫龙光华随着身体走向,自然,威严,华美。

    居然完成了。

    只用了10分钟而已。

    孙仇仇远鬼艘术由冷不方鬼

    而且前面9分钟还都用来紧张了。

    张波忍不住本能的轻轻的保住赤着半身的唐阳羽,低声耳语,“好了,紫龙形成,不疼了。”

    唐阳羽长长呼了口气,“真的不骗我?这么快完事了?你不是说需要折腾好久的么……”

    他故意把这个折腾说的加重一点,张波立刻气喘吁吁,身子软弱。

    直接挂在男孩身。

    两人再下意识回头,那两个老的却已经消失不见了,紫龙勋爵已经诞生,那么接下来的时间是年轻人的时间了,他们不走还呆在这干什么?

    看现场直播么?

    走出门的凌东方抬头仰望天空,突然问了句,“那小子跟雨晴……”

    王先生淡淡回道,“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双,没人能分开的,你放心吧……”

    凌东方暂时释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