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第115章 姐也土豪了一回!

时间:2018-04-03作者:席祯

    清楚毛阿凤脾性的人,都不喜欢跟她往来,因为那人实在太爱占便宜。

    其实近山坳的村民大部分都挺好相与的,个别几个难相与的,摸清脾气后,惹不起,我躲还不行么。

    “你来就来,别像今天一样提东西上门。要真有心啊,过年教嫂子做绿豆糕。”

    “成!”清苓爽快地应道。

    揣着新做的短褂,心情愉悦地回了家。

    她学会使缝纫机啦!马上就能给自己和向刚车新衣服了!缝纫机车出来的衣裳,针脚又密又平整!啦啦啦!

    路过代销点,见这会儿人潮散了,主妇们回家做饭、男人们上自留地除草施肥。

    清苓顺脚拐了进去。

    代销点开在村道口,用的是公社的房子,曾经是村教室,停课又复课后,学校迁到了江口埠旧祠堂,这里就闲置了下来,给生产队堆放农具家什啥的。

    自从决定开代销点,这几间屋子被大队干部组织人手好生收拾了一番,如今瞧着还算清爽。

    “盈芳,你咋这时候才来呀?”在柜台里清点货品的冯美芹,抬眼看到清苓,高兴地朝她招手,“我还以为你大清早就会过来咧。”

    “大清早人实在太多了,想挤也挤不进。”清苓笑着道,四下看了看货架,发现商品种类还是蛮齐全的,基本的生活用品都能买到,就是数量少了点,不像供销社的大货架,上头全是堆叠的货。

    “有什么想买的吗?”冯美芹靠过来问,“对了!这款头绳你肯定喜欢。”她从杂货柜里抽出一个长方形的盒子,里头是一卷卷的头绳,有皮筋的、丝带的。颜色也比较丰富——大红的、桃红的、土黄的、翠绿的……许是卖的很好,每卷都只剩尺把长了。

    “除了大红,其他颜色在供销社那边都还是时新货。”冯美芹拿出来在清苓头上试了试,边,“你没看到,早上那些娘们拥上来抢的时候,简直要把柜台挤爆了。亏得那几个花钱大手大脚的知青没来,否则连这点都没得剩。我看你迟迟不来,急死我了,等下回进货,谁知道还有没有这么漂亮的颜色。”

    清苓赞同地点点头,相比清一色的红和黑,这几款颜色确实称得上漂亮了。

    尤其是桃红、翠绿的丝带,缠一起做朵花别头上,想想一定很可爱。当即摸出荷包,数出一角钱,把为数不多的头绳都买下了。

    姐也土豪了一回!

    除了头绳,她又买了几枚邮票。

    信封家里有。省城的师兄每回过年都会捎来一些。师傅一年到头写不了几封信,就把多的给她了。

    结好账、收好货,倚着柜台和冯美芹聊天。灵了灵村里村外的信息、唠了唠家长里短的八卦,这才意犹未尽地回家。

    在师傅家吃过饭,趁师傅师娘午休,清苓提上背篓、唤上金,山上溜达去了。

    这个时间点在外晃悠的人少。

    倒不是怕被人看到。想她胳膊没好的时候,都见天地往山上跑,如今胳膊好了,去山上转转有啥好大惊怪的。

    而是怕碰到熟人,揪着她的护士名额不放。善意的打趣还好,那些语带酸意的就让人听着牙疼了。好像她那护士岗位,是这些人好心好意让出来似的。

    不理吧,回头你高傲;理吧,耳朵根不得清净。

    幸好代销点开张,分走了一大波话题,不然不知道要被围观到几时。

    不过话回来,代销点不开,冯美芹就不会调走,冯美芹不走,卫生院里也没自己的落脚之地啊。清苓笑哭。

    “山上的空气就是好啊!”

    来到山脚,清苓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和金吐槽附近那棵核桃树——

    “……都没结几个核桃,难不成核桃也分大年?还是这里的土壤不适合结果子?要照这么,山里那片核桃林,收成好不到哪儿去啊。”

    枉她还想着大丰收一场。嘤嘤嘤……

    金吐了吐蛇信子,慢悠悠地游走在清苓前头。

    一人一蛇先去竹林附近扫荡了一遍鸟蛋、野鸡蛋。

    蛇弟们帮忙摘的草药卖了大价钱,还没犒赏它们呢。

    社员们许是被张红挨蛇咬了一口的事吓着了,打那天之后,除了砍柴上坡林、采蘑菇耨野菜在山脚,没见谁进过深林。

    竹林也好、山洞也罢,依旧是清苓的地盘。

    背着满满一篓蛋,来到山洞。只见不大的洞内,半个空间堆放着蛇弟们采来孝敬她和金大王的果子、药材。

    “谢谢你们!真是辛苦了!”

    清苓摸摸斑的脑袋。搁以前,她是绝对不敢在毒蛇头上摸两把的。这不和金混久了,对蛇这一物种已经免疫了。

    斑偏过脑袋,在她手掌心上蹭了蹭。

    清苓把背篓里的鸟蛋、野鸡蛋拿出来,一一分给斑它们。

    出过力的蛇弟全部都分到了,最后还剩下十来颗,清苓便留着一会儿带回家,学张奶奶腌成咸鸡蛋,既下饭又能吃得久一点。

    进入九月,竹林里已经没什么花头了。运气好能挖到比较嫩的刚竹笋。运气不好,即使挖到了也是又苦又涩。哪怕焯过盐水去除涩味,嚼起来还有渣渣呢。

    清苓便没在竹林逗留,直接去了山腹的米地。

    盘算着时间,米应该成熟了。

    她这趟来,带了把镰刀和一只家里闲置的麻袋。

    但事实上,在她看到米地、看到那一串串沉甸甸的谷穗,欢喜的同时,又觉得自己好傻好天真——麻袋再大,一只能顶什么用啊。

    这是将近两亩地的粮食哎,单光一只麻袋就能搬回家了?

    而且不光搬回去就成了,还得磨、还得晒,瞒得过村里人的眼吗?

    清苓蹲在地头,托着腮帮直发愁。

    金昂了昂三角扁脑袋,属于金大王的威压骤然而至。

    不一会儿,米地附近的蛇弟们,瑟瑟发抖地集体冒泡了,匍匐在米地外的草丛上,恭听金大王的指示。

    也不知金和它们做了怎样的沟通,总之,待清苓回过神,蛇弟们已经忙碌开了。·k·s·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