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本宫专治各种不服 196 想走上犯罪的道路

时间:2018-06-20作者:柳暗花溟

    ,精彩小说免费!

    赵平安迷迷糊糊地笑了下。

    这个穆耀真是急性子,而且办事干脆利落又不留情面,刀刀见血,真不愧是穆家人。

    她上午说的那件事,他下午主就摸到人家的仓库,逼迫着对方就范了。最绝的是,他还早做了准备,立即让人还敲锣打鼓的四处说:大长公主体恤百姓抗灾辛苦,特特从高官富户中借了东西,分给大家过年呢。

    只不过片刻,街头巷尾的百姓都惊动了,沸腾了。

    这样一来,苏美华以及那些人的算计也就全部落空。他们拿出大笔财物,却成了被她赵平安劫富济贫。可为了防止他们狗急跳墙,穆耀也宣扬了那些人的大方与配合。如此,谁还能再敲锣打鼓辩解回来不成?再辩也没人信了。这事,就讲究个抢先。

    大长公主那么好算计的?打落了牙往肚子里咽吧!

    她本以为只是躺一下,哪想到一下子就睡着了,睡得还特别沉,似乎把整个外界都隔绝了,原始得像死亡一样。

    大约她这些日子来积累了太多疲劳和压力,硬顶着时还闭幕式不觉得,略一放松那根紧绷的弦,人立即就虚弱起来。这次她凭白无故的发烧,还因为免疫力低下过敏症状严重,都是因为累的。

    她就这么昏昏沉沉的睡,也不知过了多久,直到生生把自己给饿醒。

    “绯儿,什么时辰了?”她还没睁开眼睛就问。

    她感觉至少已经是深夜,因为外面安静得很,万籁俱寂也差不多,只能听见冬夜的北风呼啸着吹过。而她的床前,应该站着个人,因为烛火映出个阴影,温柔的把她包围了。

    “丑时。”一把浑厚深沉,略带沙哑磁性,似乎从宽阔的胸腔中发出,好听得好像甜美梦境,又像是黑浓巧克力的声音回道。

    丑时是半夜一两点了啊,居然一觉睡了几个时辰,简直猪一样,但是等等,男人?

    是男人!

    赵平安猛然睁开眼睛。

    穆远!

    他什么时候来的?绯儿她们在哪里?

    照理说,她身边的三大宫女纵然都知道她有非穆远不嫁之心,但毕竟没有挑明,更没有定下,以绯儿的讲规矩,绝不可能让他们孤男寡女在大半夜共处一室的。

    虽然,咳咳,大半夜别说相处,都共同泡过汤了,似乎这种程度也没什么……

    她眨巴眨巴眼睛,努力聚集于眼前,终于看清穆远确实存在,就站在她床前两尺外,并不是个梦境。

    他身上还穿着军装,不过却脱了外头的铠甲,只着军中常服。灰蓝色的棉布袍子,仍然衬得他如山岳般高大。但细密的布料和厚嘟嘟的棉花,又令他显得没那么孤骏凌然,柔和了他身体的线条。

    另一边,烛火映着他的脸,因为他的鼻子太高挺了,整张脸都似被那光明和黑暗一分为二,半明半暗,莫名有些邪魅感。

    这样的穆远如此陌生,又充满诱惑力,让她有点心痒痒的,想走上犯罪的道路。

    不过她居然不知说什么好,只傻笑了下,抬起手,下意识地要抓脸,因为脸上也痒,像有小虫子爬似的。

    穆远却突然上前一步,轻轻捉住她的手腕,“当心抓破皮。”

    “不舒服。”赵平安低声道,听起来腻声腻气,不知不觉就在撒娇了。

    穆远犹豫一下,干脆坐在床边,不过却欠着身子,只是坐了个边边,离赵平安被子下起伏的腿还保持一段距离。然后,他又从怀中拿出了一个白色的小圆瓷盒,拧开盖子,用中指沾了些里面的膏药,轻轻抹在赵平安的脸上。

    立即,他略粗糙的指尖带来的丝丝凉意迅速扩散开来,极大缓解了那又干又痛又痒的症状。还让她起了身鸡皮疙瘩,只觉得有些奇怪的刺激感。

    “这是什么?”赵平安转移注意力。

    她抽了抽鼻子,发现就算有点鼻塞,也还是闻得到淡淡的花香和药香,挺好闻。

    “唐太医给的,说可以止痒。”穆远简略的回答,并没有收起盒子,而是又抹了些药膏出来,东一点,西一点,涂在赵平安脸上的,脖子上。

    他凝望着她,却又避过她的目光,眼神那样专注而温柔,好像她是世上最珍贵难得的宝物,他碰一下,她都会碎的。

    赵平安受不了这个。

    是女人都受不了这个吧?那样被珍视,珍视到小心翼翼,心都酸了那样。

    所以她忽然坐起来,唔,她腹肌也挺有力的,就这么直不愣登地坐起来,因为穆远近在咫尺,而且还没有反应过来,立即投体入怀,双臂搂着那腰身,把自己镶嵌得刚刚好,又稳妥,又安宁。

    呼,现在舒服了。

    穆远吓一跳,一只手还拿着药盒子,另一只手正举在半空,就这么愣怔了片刻,才低声道,“莽撞。差点把药膏摔了。”

    这是责怪她吧?怎么听着那么宠溺呢?

    呵呵,宠溺,多好的词,她活了三辈子,第一次感受到这么美好的词汇。

    “摔就摔呗,本宫是大长公主,还是国公主,切,一盒子破药膏我还摔不起吗?”她以面颊蹭蹭他的胸口,故意用刁蛮的语气,“都说我娇蛮任性又无理,还野性难驯,是个纨绔公主,全是被我皇兄宠坏了的,那我就坏给大家看好了。以后再用这么珍贵的宫廷御用药膏子,一次都是拿两盒,用一盒,摔一盒。”

    她说得有趣又活泼,穆远忍不住微笑起来。

    他很少大笑,但伏在他胸前的赵平安却感受到他笑意的震动和心脏愉悦的跳跃。

    那一刻,赵平安居然有岁月静好之感,明明这一世他们还没算真正开的始,感觉却像蜜里调味油。可是,他们都还没有真正“深度”接触过。

    “唐太医说我这是怎么回事了吗?”她随口问。

    穆远的手臂松垂下来,轻轻拢住怀中人,摇了摇头道,“没有。”

    “那你就敢离我这么近?”赵平安嘴里这么说,却更紧的缩进那怀抱,“万一,我染上了天花了呢?我跟你说,那个疫苗,我是说痘,也不是完全有效果的,也可能不管用。”毕竟,自从疫症爆发她就一直奋战在第一线,很危险的。

    就算在现代,也有种了疫苗的科研人员不小心感染的。

    …………66有话要说…………

    来点甜!
小说推荐